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1章 很大的误会
    柳智慧对我来说,是一个,知心的温柔漂亮xing gan对象,而另一面,则是非常可怕的,令我十分恐惧的,可以置我于死地的敌人。

    我从来没有和她结过深仇大恨,可是,我对她的恐惧,并不是因为我得罪了她,而完全是因为另一种原因:她随时可以置我于死地。

    这就好像,古代的皇帝,对于一个臣子的定罪谋反,并不是说这个臣子谋反了,才说他谋反,而是,因为这个臣子有谋反的能力,可以把皇帝弄死的能力,皇帝越想越怕,最后,只能先把他整死。

    柳智慧没再说什么了,让我回去做事。

    我看看她,然后走了。

    相对来说,我觉得柳智慧身上,缺少一种东西,虽然她让我心里舒服,读懂我的内心,但我总觉得那是她刻意做出来,改变自己,让我舒服的,因为她读懂人心。而这种让人觉得舒服,却让我觉得别扭,尽管别人的刻意做出来,和她这种刻意做出来让人舒服,都是一回事。

    她刻意的掩饰着自己的个性,让我感到冰凉,没有那么的有血有肉,所以即使我和她靠得很近,即使她读懂我的心,让我开心,让我倾诉,但我感觉我们还是离得很远。

    或许,她和我慢慢的接触,会变的吧,或许,她将来出去了外面,也会变的,变的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回去后,我让沈月找机会办这事,务必要钻进去雷香桃的宿舍用柠檬汁写一行字:我死得好惨啊,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想象一下,如果晚上洗澡的时候,镜子突然出现这么一行字,吓都吓疯了,就是我自己知道怎么回事,去写镜子上看,都毛骨悚然的。

    不过,这需要时间,和机会,可能还办不到,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吧。

    这天,我出去了外面,天阴沉沉的,时不时的下一点雨,南方的这个时节阴雨天气太让人郁闷。

    在饭店,见到了一个我很不想见的人,梁语文。

    其实我挺想见的,但是知道她去做了那保时捷男人的mi shu后,我就对她甚是失望了,不,应该说,是绝望了。

    她是来看望旧同事们的,还买了吃的来给他们,挺好一个姑娘。

    在前台那里看到梁语文和她们聊着,我只看了一眼,然后就上去了包厢。

    梁语文敲门后,推门进来了。

    看到她,我都懒得起来迎接,依旧半躺着,一手拿着酒,一手捏着烟,一副颓废致死的模样。

    梁语文坐在了我的身旁,我看了看她,没打招呼。

    梁语文先开口了:“你怎么总是不接我dian hua啊。”

    我说:“我忙啊,太忙了,而且手机都不带,忙到死。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梁语文说:“你心情不好吗。”

    我说:“没,心情很美丽。”

    梁语文说:“你是看到我,心里不舒服吗。”

    我说:“没有吧。”

    梁语文说:“你见了我都不打招呼。看也不看我。”

    我说:“那又如何呢。”

    梁语文说:“我觉得你对我态度好像变了。”

    我说:“是吗,变成什么样了。”

    梁语文说:“是不是我离开了这里,没有征询你的意见,你生气了。”

    她还能来和我谈这些,说明我在她心中有些分量的。

    我说道:“没生气,听说你去做了mi shu,公司老总的mi shu,有钱人的mi shu,我感到高兴才是,怎么会生气呢。”

    梁语文说:“我会英文,我朋友就叫我去了。也挺忙的,所以一直没来找你。”

    我说:“是嘛,白天忙工作,晚上忙陪老总,那肯定忙了。”

    看着我冷嘲热讽的样子,梁语文说道:“你不能好好说话么。”

    我说:“怎么好好说。”

    梁语文说:“我晚上是报了课程,要去充电,不然不能胜任这份工作。”

    我说:“做mi shu,老总名义上让你做mi shu,实际上你什么工作都不用处理,伺候好老总就行了,你还用充电什么,你还需要胜任啊?”

    梁语文说道:“之前我也觉得很容易,因为我有外贸公司的工作经验,而且会英文,后来去做了后,发现做mi shu还是不一样的,难度不小。”

    我说:“是吗,要学礼仪,学伺候老总是吧。”

    梁语文说:“这些都要学,就是接dian hua,记录工作上的一些小事,这些细节,都很有学问。”

    我说:“呵呵,好吧。我懂了,那你既然那么忙,就不用来看我们了嘛,忙你自己的就好。”

    梁语文说:“那我也想你们。在这里工作那么一段时间,也有了感情了,对每个人。”

    我说:“不用,你想你老总就可以了,他给你那么高的工资,十倍啊,我们这里,就不用留恋了。”

    梁语文说:“他是给了我几倍的工资,比这里多,可是没有十倍呀。”

    我说:“那也很好了,哦没其他事的话,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听歌看dian ying。”

    梁语文抿抿嘴,说道:“你和我说几句话都不行啊。”

    我说:“好好好,行行行,你说你说。”

    看着她这副委屈的样子,我有些于心不忍。

    梁语文说道:“我知道你是真的生我的气了,因为我不辞而别,这事没和你说,挺突然的。”

    我说:“我也没想到你会做出这么一个决定。”

    梁语文说:“人往高处走,工资是次要的,主要是我可以学到更多东西,展示了自己的能力。”

    我说:“呵呵,展示你的身体吧。学到了什么你说说。”

    梁语文说:“很多啊。”

    我呵呵了一声。

    梁语文说:“从我朋友身上,就学到了不少。他要请合作商吃饭,我向他推荐了这里,他现在快到了吧。”

    我说:“先谢谢你帮忙照顾生意了。怪不得你过来这里了,原来是过来等他了。”

    梁语文说:“我也早就想过来了。”

    说着,她手机响了,她说:“他过来了,那我先下去了。对了,能不能,就用这个包厢啊。”

    我说:“行,你们用吧,你去跟她们说一声,说我同意的。”

    让你们乐吧,让你和你那个有钱的保时捷老板高兴个够吧。

    她说:“谢谢。”

    她出去了,等她的老板去了。

    一会儿后,fu wu员进来,问我是不是要把包厢给梁语文用。

    我说是。

    然后站了起来,让fu wu员收拾了,我出了包厢。

    迎面过来两人,两个女的,我抬头看,是梁语文和一个戴着眼镜,年纪跟梁语文相当的女孩。

    梁语文过来后,到我面前,对那女孩介绍我说道:“静子,这就是我和你说的,这饭店的老板,张河。张河,这是我的好朋友,我现在的老板,静子。”

    我一愣,怎么不是那个保时捷中年男子吗。

    静子伸手过来:“你好。”

    我说:“你也好。”

    她说:“你好年轻啊。”

    我说:“你也很年轻。”

    她笑笑说:“你看起来应该比我们年轻。”

    我说:“可能吧。哦对了,你是梁语文的老板啊,她是你mi shu。”

    镜子说道:“对呀,我挖了你的墙角了,语文说你很不高兴。”

    这个?这个?是梁语文的新老板?

    不是那个保时捷的中年男人吗。

    是我搞错了吗?

    我说道:“是有点,梁语文是个好员工,我们舍不得她。”

    镜子说:“是你心里舍不得她吧,那么漂亮的大mei nu。”

    说完镜子咯咯笑起来。

    梁语文脸一红,打了镜子一下:“你别乱说话。”

    镜子笑着说:“我说你喜欢他你还不信,你看你脸都红了。”

    梁语文低着头:“不要说了!”

    看来,是我误会了梁语文了,她不是去跟的保时捷那男人,而是跟了这女孩。

    我说道:“你是自己开公司的?”

    镜子说:“外贸服装。”

    梁语文说:“她是个chuan qi的女子,初中毕业后从工厂缝纫工做起,后来呀,自己包下工厂,成立公司,做的服装销往各国。”

    我惊叹道:“厉害,有本事。”

    我心里高兴了,因为我误会了梁语文,她没有跟那个男人。

    我说道:“先往里面请吧。”

    镜子说:“占用了你的包厢,你不会怪我们吧。”

    我说:“哪会呢,你们来照顾我们的生意,我们欢迎都来不及,哪敢怪啊。”

    镜子说:“这你是不会怪,但你还是会怪我抢了你的梁语文。”

    我说:“是,这点我要怪你了。而且她还一声不吭,就遛了,抛弃了我们,太不道德了,这么好的员工,被你抢走,我心疼啊。”

    镜子说:“是不是像失去心上人一样的心疼呀?”

    我说:“差不多吧。”

    镜子推了推梁语文对我说:“你看我们的语文,羞得脸都红了。”

    她自己笑了起来。

    梁语文急忙拉着她进了包厢:“你还说!不许开我玩笑了。不然我ci zhi了。”

    镜子说:“ci zhi吧,回到你心上人这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