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0章 整死雷桃花
    终于,兰芬和沈月来报,雷桃花那家伙,终于回来了。

    她回来了后,我们躲在宿舍楼后面,看到她的宿舍灯亮了,然后是一声尖叫。

    厉声的尖叫,听得我们都毛骨悚然。

    没错,她一定看到地上的这滩血了。

    接着一下子,她宿舍里来了一群其他宿舍人,大家急忙的报告上面什么的。

    我问兰芬道:“死鸡弄哪里去了。”

    兰芬说:“偷偷带出去扔了。”

    我说:“干得好。”

    很多人听说有人宿舍里出现一摊血,都急忙的过去看,我和沈月兰芬也上去看。

    领导来了,然后狱政科的也来了,检查了一番,没发现什么,柜子里,床底下,都没发现死人,也没发现任何的动物,看着窗外,也没发现任何东西。

    雷桃花吓得面色煞白,毫无血色,看来真的是吓得不轻。

    柳智慧深深的看透了她的弱点。

    众人不知道血到底是什么血,而且血从哪里来的,都看着天花板,也没发现什么啊。

    然后,狱政科的领导等人,让手下们扫了血,拖干净,叫我们散了。

    雷桃花吓得不敢再住那个宿舍,搬到了另外的宿舍,直接就搬了,搬到了楼下的一个空宿舍。

    这敢情好,她以为一楼的宿舍就没有鬼了吗,你真是太天真了,你得罪了我们这些人,比鬼还难缠。

    我回去,睡了个好觉。

    次日,我去拿了批准条,去看了柳智慧。

    柳智慧的阁楼已经弄干净,我走进去看看,然后关shang men,说:“昨晚确实吓到了雷桃花,魂都快吓没了。我们昨晚把鸡血洒在她宿舍,她回去后,看到,差点没晕过去,连都白了,整个宿舍楼都是她的尖叫声,然后她马上搬了宿舍。”

    柳智慧说道:“换做是别人,不会那么惊恐,可是她不行,她想象力很丰富,而且之前遇到过,昨晚肯定没敢睡。”

    我说:“然后呢,下一步呢。”

    柳智慧说道:“她搬去哪里了呢。”

    我说:“一楼,更方便我们去搞事了。”

    柳智慧说:“这次,你们要进去她宿舍才可以。”

    我说:“进去干嘛呢。”

    柳智慧说道:“雷桃花已经被吓得神经衰弱了。再吓一次,她就应该崩溃了。”

    我说:“会吓死吗。”

    柳智慧说:“对于别人来说,不会,但是她,有可能会,但我猜测,她会被吓半疯。”

    我说:“吓死才好。”

    柳智慧说:“心理学上有一个非常有名的试验。几位心理学家想看看心理暗示的威力究竟有多大。于是,他们用尽九牛二虎之力,在jing cha局和法院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位即将被处死的罪犯。这是一种很残酷的试验,因为可能会把人活活吓死。这几个心理学家和jing cha说好,让jing cha把罪犯带到一间黑屋子里,告诉罪犯:根据你所犯的罪,我们已经决定为你执行死刑。本次死刑执行的方式,让你流干血而死。然后,把罪犯捆到床上,将手臂伸出床外固定好,并将罪犯的视线隔开。一位医生拿着一把明晃晃的手术刀伸到罪犯面前说:我现在就用这把刀切开你的动脉血管。一边说,一边用锋利的手术刀在动脉处轻轻地划了一下。不过,医生并没有使劲,犯人只是稍稍划破了一些皮,并没有流多少血。不过,心理学家们在犯人床边放了一个金属盆,用滴漏将水一滴一滴滴到盆里。水滴落在金属盆中,发出恐怖的嘀嗒、嘀嗒的声音。而且,旁边几个化装成医生的心理学家还时不时地说句话,已经300毫升了。一会儿再说一句,已经小半盆了。犯人在这种恐怖的气氛下,脸色越来越苍白,好像真的流失了这么多血一样。再过一会儿,犯人的呼吸越来越微弱。到最后,犯人竟然面色苍白地死去。他被吓死了。过度的惊吓的确能置人于死地。”

    我说:“用这招就很好,应该用来对付康云那种人,让她活活吓死。”

    柳智慧说:“结合雷桃花的各项原因出的结果是,她不会被吓死,但会被吓疯。”

    我说:“吓疯啊。”

    柳智慧说:“受到惊吓刺激后引起的精神紊乱,植物神经紊乱又称神经官能症,是因长期的精神紧张,心理压力过大,以及生气和精神受到刺激后所引起的一组症状群。”

    我说:“那就是疯疯癫癫了。告诉我还能怎么吓她,还去洒鸡血?”

    柳智慧说:“这招不能用,再用她就确认有人搞鬼了。第一次用,她只怀疑有人故意弄的,她昨晚被吓到短暂失去了理智,今天,她会找人去查,查jian kong,查是不是有人故意洒血进去她宿舍。如果再用这招,她就会确认,的确有人故意这么做。所以,只能用别的招。”

    我问:“什么招?”

    柳智慧说道:“你听过一个小笑话吗。”

    我说:“什么笑话。”

    柳智慧说:“关于酒店住宿的。每次住宾馆,用随身携带的柠檬水在镜子上写我死的好惨,干了之后镜子上什么都没有,但下一个人住进来只要一洗澡,这行字就会慢慢显现出来。下次进来住的客人会被吓死。”

    我说:“好像听过。你是说,用什么柠檬酸,去雷桃花宿舍写字?”

    柳智慧说:“是柠檬水。她昨晚看到那滩血,脑子里第一反应,是那个长发女鬼,她所见过的长发女鬼。她会把这滩血和长发女鬼结合起来,为什么会有这滩血,是不是长发女鬼留下的。她睡觉的时候,脑子里一定都是长发女鬼就阴魂不散的追随着她,在她身旁,她不敢看黑暗的地方,蒙着头躲在被子里,如果那时候能打扮得和长发女鬼一样进去吓她,可能真的会一下子就能吓死她了。如果写上一行字,让她看到,她会想到是女鬼的字。”

    我说:“挺好的,但是我自己想的都很吓人。不过,柠檬水为什么能这样子啊。”

    柳智慧说:“柠檬汁中含有一种叫赛璐酚的成分把它写在纸上,可以降低纸的燃点,只要用火一烤,柠檬汁写字的部分最先被烤焦,呈现huang se的字就能显现出来了。我们将这种现象叫做碳化反应,这个问题在很久以前就有人实验过,用于秘密的信刊等。如果是涂在镜子上,干了后没什么,什么也看不出来,但镜子表面的疏水性更高一点,再有蒸汽的时候,涂过的地方就会蒸汽少一点,从而显示图像,实际上只要宾馆有人住过,镜子都要重新擦的,这痕迹应该留不下来,可如果,你试想一下,雷桃花自己在洗澡,突然看到镜子出现一行毛骨悚然的字,她会怎么样。”

    我说:“会吓疯。”

    柳智慧说:“但我不敢说,她百分百会看到。”

    我说:“那如果看不到,又要怎么做。”

    柳智慧说:“到时你再来找我。”

    我说:“你真是鬼点子好多,这是要把人不弄疯誓不罢休啊。”

    柳智慧说:“你害怕了吗。”

    我说:“有时候,是挺怕的。你看你,满心的,满脑子的整蛊人的手段和心计,而且,是往死里弄,天下没人是你对手了,我心想,如果我得罪了你,我这条小命,也不保了。”

    柳智慧说:“你心中的我,那么的残忍。”

    我说:“呵呵好了,我也是这么说而已,其实你是个善良的人的。”

    柳智慧说:“谎言。”

    我尴尬的笑笑,她看出我说谎话,我的确是不知道,她是好人还是坏人,说她是善良的人,可她整死人不是一两个了,这么可怕,跟善良如何沾边,尽管整的是坏人,但我自己都没把坏人整死过啊,也不过弄伤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