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9章 装是一种本事
    刚才沈月拿过来的那只鸡,在放进去柜子里后,本来没什么的,可是总监区长来的时候,我已经忘了那只鸡的存在。

    我应该知道,这只鸡迟早会叫的啊。

    而且,郁闷的是,它偏偏在我和总监区长走出去的时候,叫了两声。

    早点出去就没事了啊。

    我咬着牙,闭着眼睛,想着该怎么骗过去。

    让总监区长发现我柜子里藏着一只鸡,这算什么?

    总监区长回头看后,对我说道:“你送红包不太好吧。”

    她竟然没听到鸡叫声?

    她回头跟我说的这个?

    我推着总监区长出去,关shang men:“总监区长,我也想带点东西去的,可这里实在没什么东西啊。”

    总监区长说道:“这样子,我办公室还有一些补品,没有拆封的,我去拿来。”

    我说:“这怎么行呢。”

    总监区长说:“别这么客气了。”

    我说:“总监区长,不行不行,那是别人送你的吧,我怎么能拿来送人呢。”

    总监区长说:“我自己买来吃的。没关系。”

    我说:“好吧。”

    她带着我去了她办公室。

    我心中的石头落了地,好在她没听到鸡叫声。

    到了总监区长办公室,她拿着一盒补血口服液给了我:“最近有些头晕,太忙了,我贫血,医生让我经常喝这些。你送给康云,正合适了。”

    我说道:“劳总监区长费心了。”

    说完,我拿出五百块钱,放在了总监区长挂衣服架子的她zhi fu的口袋里。

    总监区长说道:“你这是干嘛呢张河。”

    我说:“总监区长,你对我好,我心里记得,我不能不尊敬您。”

    总监区长说:“年轻人,很有潜力啊。”

    我说:“谢谢总监区长夸奖。”

    两人去了医护室。

    总监区长进去后,就对坐在病床上输液的康云说道:“康指导员。”

    康云看是总监区长来了,坐了起来:“总监区长。”

    总监区长说道:“躺着躺着。你是病人啊。”

    康云说:“没什么,我这点小伤,还惊动您来看我了。”

    总监区长说:“你这不算小伤了,你看我和谁来了。”

    康云一看总监区长身后的我,脸色有点不好看,但马上微笑起来:“哦,是小张啊,小张,你也来了。”

    我说:“是啊康姐。”

    康云说道:“来来来,都先坐,坐。”

    我们坐下后,康云说道:“你看我,也不能起身迎接,不能给你们倒水。真是抱歉啊。”

    总监区长说道:“康指导员,你先好好把伤养好啊。”

    然后总监区长给我示意奉上礼物。

    我忙过去,把补血口服液敬上:“康姐,今天的事,真是对不起,我们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康云说:“来就来了,还带东西来。”

    我说:“这也是我一点心意。”

    康云说:“那我收下了,你有心了。”

    我回来坐下后,总监区长说道:“康指导员啊,刚才呢,我也和小张谈了一下,他说今天这事呢,的确是个意外。”

    我说:“这真的是挺不好意思的,砸伤了康姐您。”

    这玩手段的,真是要能演,明明看到对方想吐,还要表面装出一团和气的样子来。

    康云说:“是我自己的错了,那时小张也有提醒我了,可我不知怎么的,可能是忙着找人,就进去了,被砸到,也不能怪小张。”

    总监区长说:“你理解就好啊,我就怕你们老是互相作对的,那不好。”

    我说:“不会不会,以前康姐在我们监区的时候,我们关系就很好,她也教了我很多东西,我一辈子都感激她。”

    我是感激她,感激她全家,感激她八辈子祖宗。

    总监区长说:“还有,刚才你们在b监区发生的那点不愉快的吵闹,也是因为沟通的问题,大家互相谅解一下,就过去了。”

    我首先道歉:“刚才的那事呢,确实是我们有点什么,对不起啊康姐。”

    确实是有点什么呢,我也不懂有点什么,反正在领导面前,假装道歉先再说,让领导看到我们诚恳的态度。

    康云也马上说:“这事儿啊,我们监区的人也有责任,脾气有点暴躁,回去啊,我会说她们的。”

    靠,明明是她自己下令的,现在倒是把责任推到了手下的身上。

    康云非常聪明,原本她向总监区长告状,说在我们监区遭遇了我们欺负什么的,一看到总监区长来做两边和好的工作,她马上见风使舵说顺风话了。

    总监区长看到我们双方都很自责,很道歉,很和好的样子,欣慰的笑了。

    我也开心的笑了,康云也笑了,多么和睦的一幕啊,连养殖场的猪听了都笑了。

    大家又和和睦睦的扯一番,说一些共创和谐,齐头并进之类的话后,回到了办公室。

    我打开柜子,看那只鸡闷死没,没死,估计是饿了的。

    我怕它乱叫,反锁了办公室门,在去食堂吃饭的时候,偷偷弄了一些米饭,回来喂她。

    在到了晚上的时候,我偷偷把鸡带到了宿舍。

    到了宿舍,我叫来了沈月和兰芬,开始实施行动,让她们去看雷桃花宿舍有没有人,没有。

    雷桃花此人,深得领导赏识,因为她会装。

    装也是一门本事,一种能力。

    第一种装,是表面的装,对领导恭敬。

    第二种装,比较难了,就是早早去上班,很晚还要加班,每天忙得死去活来的样子,这类人让人在办公室看着极为不舒服,但是领导看着舒服啊,不管她是真是假,至少她是在办公室里了,不管她忙什么,反正她手上工作做完了,而且天天待在办公室,从早到晚,一直忙,这种人,真是劳模啊,给领导营造出她非常的吃苦耐劳勤奋忠心耿耿的样子。

    要升职的话,这样的人就算没能力,那也必须的要优先考虑,这样的人不能升职,还有什么人能升职,必须升,没话说的,至于有没有能力,那是其次的。

    所以,在没有任何背景的情况下,这家伙,考进来监狱短短几年,直接飞上了队长职位,还是康云身边的红人。

    这样的家伙,真是极为懂得升迁门道的。

    难怪,柳智慧说这是危险的一个对手之一,不除掉的话,他日必成大患。

    别说他日了,现在已经是大患了,必须除掉,加上她抽了柳智慧的这些巴掌,打得柳智慧这样,不除掉还能容得下她么。

    沈月和兰芬去探后回报,雷桃花还在办公室兢兢业业的忙着,她的宿舍反锁着门,里面黑兮兮,没人。

    沈月还带着我去看了一下。

    好,,回宿舍,杀鸡。

    弄来一把刀,把鸡杀了。

    怕鸡乱叫乱喊,三人紧紧的按着它的翅膀和爪子,鸡嘴。

    血弄在塑料袋子里,我让她们两把鸡给处理掉,然后我提着塑料袋的鸡血,到宿舍楼后边,到空调的那层小阳台,猫着腰偷偷爬过去,到了雷桃花的那宿舍窗口,宿舍窗口一般是开着的,我从窗口把鸡血泼进去,洒的一声,鸡血弄得里面一滩,然后我拿着塑料袋绑好口,塞进口袋,爬回来了。

    接着,我让兰芬和沈月分别守住宿舍前面的过道的口,她们两人坐在那边,假装看月亮,晒风,实际是为了等雷桃花回来后马上给我来报,我则是躲在宿舍楼后面,看动静。

    这时候,蚊子又特别的多,我真是够郁闷的,这都九点多了,雷桃花这家伙,装也不至于那么能装,在办公室假装忙着处理事,处理到九点多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