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8章 整疯人的计划
    要让我去对付雷桃花,要把雷桃花吓疯,或者吓跑,我如何有这个本事啊。

    我对柳智慧说道:“我怎么做得到啊,你自己出马才行啊。”

    想到雷桃花这么猖狂,打柳智慧,还要对付我,甘心做康云的走狗伤人害人,不弄疯也要赶走。

    柳智慧说:“我告诉你怎么做。找到她宿舍,在她不在的时候,躲开jian kong,不要让人发现,往她宿舍里泼血。确保她在晚上回到宿舍的时候看见。”

    我说:“什么血,人血?”

    柳智慧说:“猪血鸡血都可以,一些就够了。”

    我说:“不会吧,这样就疯了吗。哪有那么容易?”

    柳智慧说:“是不会那么容易,她看到这些血后,会联想到她自己曾经看到过的鬼,她会换宿舍。”

    我说:“你怎么知道她会换宿舍。”

    柳智慧说:“当你的宿舍出现一摊血,你又不知道到底是谁的血,从哪里来的,你会怎么样?”

    我说:“可能有鬼,换宿舍。”

    柳智慧点点头。

    我问:“那下一步呢?”

    柳智慧说:“下一步。这一步成功了,你再来问我。”

    我说:“为什么。”

    柳智慧说:“想多看你一次。”

    我看着她眼睛:“真的?”

    听着这样的话,心里感到好舒服。

    柳智慧温柔笑笑,说:“真的。”

    她一笑起来,真的把世界都融化了。

    我的心也融化了。

    可一想到她或许是在玩人,我又有些害怕。

    她那么的能把人玩弄于手心,就拿这次来说,柳智慧说要除掉雷桃花这个对手,说是这么说,但我相信还有其他的原因,那就是,她虽然嘴上不说,但她心里面,十分的恨这个女人,像她隐藏得那么深的人,是不会说出来的。

    不过,这狗仗人势的雷桃花,也活该如此。

    柳智慧说道:“在你眼中,我看到了你对我的畏惧。”

    我说:“的确,你这么厉害,万一对付我的话,我的确挺害怕的。”

    柳智慧说:“你也不用猜我怎么样,我和你一样,都是人,你遭遇到这样的事情时该有的情绪,我也会有。”

    我说:“好吧,我明白了。我会把这事落实好的。话说,你有找到对付康云的招数吗,整死她都没事。”

    柳智慧轻轻的摇了摇头:“这需要深入的了解和接触,才能找到一个人的弱点。”

    除非放她去和康云接触了,但这又怎么可能。

    实在对康云忍无可忍,她死了才好。

    我问道:“你还疼吗。”

    我一摸她的头,头上有包,是被雷桃花扯出包来了。

    柳智慧说:“没事的,一点伤,我早习惯了。你不也一身伤,皮外伤,不会有事。”

    我说:“你怎么知道我一身伤,我刚被人揍了一顿。”

    柳智慧说:“看你走路看出来。”

    我说:“好吧。”

    柳智慧说:“去忙吧。”

    我看着她,有些不舍。

    柳智慧说:“把事情早点办完,康云今天受了伤,被羞辱,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会想办法让雷桃花来对付你。”

    我说:“这该死的女人。”

    柳智慧说:“去办事。”

    我说:“好吧。我刚才在想,我喜欢你,但却连你都保护不了,我是不是很没用。”

    柳智慧说:“你已经保护了我了。”

    我说:“我说的是,不让你受到任何的一丝伤害。”

    柳智慧说:“那是我自身的问题,你一直在保护我,如果不是你,我不会还活着。”

    我看着她,心里百般不舒服。

    我说:“你照顾好自己,我先走了。”

    她对我微微笑,看着我。

    我出了监室门,锁上,看了她一眼,她保持着微笑,我扭头,走了。

    回到了办公室,我让沈月去查,雷桃花住哪个宿舍,是不是经常在宿舍。

    这是需要保密的,我再三叮嘱了沈月。

    沈月去找了徐男,徐男找谢丹阳,就查到了。

    雷桃花的宿舍,在我们宿舍的旁边那栋,我们监区的不少人,也住在那一栋,这进去泼狗血猪血的就容易了,而且,谢丹阳还能弄到她宿舍的钥匙,从后勤部那里拿的,不过,我担心事情走漏,所以,宁可让她们从外面窗户爬过去雷桃花宿舍里。

    xing yun的是,那栋宿舍的背面,有放空调的一层小阳台,可以走过去。

    我心想,这狗血鸡血还是猪血的,去哪儿找?

    我懂了。

    饭店。

    我找来了沈月,让沈月去饭店弄一些生血,沈月问我:“要那个来做什么呢。”

    我说:“要你做你就做,问那么多干嘛呢。”

    沈月说:“好吧。”

    我说:“记住,要保密,去买的时候,要让饭店的那人保密。”

    沈月说是。

    我叫来了兰芬,让兰芬带人去收拾好柳智慧的阁楼。

    没多久,沈月提着一个黑色的袋子回来了。

    我说:“怎么那么一大袋。”

    沈月说:“这是一只鸡。”

    我一愣,然后说:“一只鸡。有没有搞错。”

    沈月说:“血拿回来,放久了,会凝结。”

    我说:“这倒也是,那就放好在这里吧,晚上行动的时候,杀了。好了,可以告诉你了,那个雷桃花是迷信的人,我们用生鸡血,吓唬吓唬她。”

    沈月说:“这样子啊。”

    我说:“鸡放在这里,你先去忙。晚上来找我。就藏在柜子里面,不能让人发现了。”

    沈月出去后,我抽着烟,眼睛有些疼,晕晕欲睡。

    站起来,看着窗外。

    后面有脚步声,有咳嗽声音。

    是兰芬。

    我说道:“阁楼收拾好了?”

    “嗯?”

    我一回头,竟然不是兰芬,而是,总监区长!

    我愣了一下,然后急忙赔笑。

    总监区长怎么会来我这里,要下来的话,也是大排场,然后先到徐男,我们监区监区长那里才是啊,干嘛来这里呢。

    我看看她身后,的确是她自己一个人,我笑着说道:“抱歉,总监区长,我还以为进来的是我们监区的人,哦,请坐请坐。”

    总监区长脸色不太好看,她坐下来了,我急忙倒茶。

    给了她后,我站在她身旁,说道:“总监区长有什么吩咐,叫我过去就是了,还要劳您大驾啊。”

    总监区长说道:“我来问你两件事。”

    我说:“总监区长您说。”

    她说道:“刚才怎么回事。”

    我问:“哪回事呢,我不懂啊?”

    总监区长说道:“我派人下来协助搜查,你们当着我的人的面,打架。”

    我说:“唉,总监区长,我也是无奈啊,本来也是没什么的,搜查就搜查吧,搜查女囚的身份,看她到底是不是那女囚,但监区的雷桃花,雷队长,上去就打了我们的女囚,打了就打了,这也没什么,但不能下手那么重啊。”

    我心想,这两个家伙,雷桃花和康云,已经告状到了总监区长,所以,总监区长下来调查了。

    总监区长说道:“打了女囚又怎么样,下手有多重。”

    监狱不成文的规定,打女囚是很正常的。

    我说道:“是没怎么样,但是,下手真的挺重,我们也怕她出了事。女囚要是被打伤打残,那我们也有责任是不。再说了,我说句难听点,总监区长,要是你们的人打,那我是没什么意见,也不敢有意见,可是她们监区的,凭什么打我们b监区的女囚啊?那不是越界了吗。那我们教育我们监区的女囚,那也没什么人说,可我们能跑去她们监区,或者别的监区打架吗,你说是不。而且,她们监区的说协助调查,协助调查可以,但她们上来就直接动手打人了啊,这一点也不放我们在眼里,更是冲在你手下ren mian前,我看她们连你们都不放眼里,要是教训女囚,也是你总监区长的人先教训才是啊。”

    总监区长点了点头,说:“这话说的倒是在理。”

    我说:“谢谢总监区长理解。”

    总监区长说道:“还有一点,那康云头上怎么回事,她们说你们故意弄的。”

    我说:“唉,总监区长,我们也真是冤枉了,因为那个监室,是正在翻新装修中,里面很多木板搭架,然后她推门进去的时候,我们也警告了,我们也提醒了,说进去可能会很危险,可康云指导员或许是找人心急,直接推门进去了,然后那个架子真的往她身上倒下来,好几个人都被压着,我也心疼啊。康云指导员最重,头都破了。哦,现在她怎么样了,我还要去看看她呢。”

    总监区长说道:“那这事,就是意外了啊。”

    我说:“的确是,这只能怪我们啊,我们当时没好好的拦住了康指导员,导致康云指导员受了伤。”

    总监区长说:“你们也不需要太过于自责了,既然不是故意弄的,那没什么了。你们呢,还是要和别的监区好好搞好关系,不要老是吵啊吵的,大家和和睦睦多好啊。这点呢,我原本找徐男说的,可她被副监狱长叫去开会了,而平时她挺器重你,你们监区很多事也是你管,这众所周知,所以我先和你说清楚,你也跟徐男说一下。”

    我说:“我会和她说的,谢谢总监区长为我们操心,是啊我们也这么想的啊,和她们监区和睦相处,共同把监狱搞的更好。”

    总监区长说:“这么想就对了,你的确是该去看望一下康云,你们虽然没有错,而且也拦了她,是她自己找人太心急了,所以才推进去被砸到了。还好那女囚找到了,不然事情就大了。康云就在医护室,你去看看吧,随我过去,代表你们监区。”

    我说:“好的指导员,我这就去。可是,不带点什么,两手空空总不太好。弄个封包了。”

    总监区长说:“你是真的有心了。”

    我撕了上次那红纸,然后包了几百块钱,跟着总监区长出去。

    在出门的时候,突然,关在柜子里的那只鸡,咕咕的叫了两声。

    然后总监区长停住,回头看着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