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5章 康云被砸
    康云她们带着监区的人,还假装在各个监室看着,进去搜查着,一个一个女囚的看。

    我问康云她们:“是哪个女囚不见了啊,叫什么名字啊,长什么样子啊,她资料给我们看看啊,我们帮你们看啊。”

    康云说:“你们监区多一个陌生的女囚出来,难道不知道吗。”

    我说:“可能不知道哦,那么多女囚,谁知道。”

    康云说:“那你们是管理做的不够好。连女囚都记不住。”

    我说:“我可不信你们监区那么多女囚,你都记得住。”

    康云指了指手下们:“我记不住,她们记得住就行了。”

    康云旁边的手下马上说:“我们监区的女囚,我全都记得住。”

    我问:“那她们都叫什么名字。”

    她一愣,不知道这么对了。

    康云马上说:“记得的是脸,现在把我们监区的任何一个女囚扔到别的监区的众多女囚中,她们肯定能找得出来。”

    她手下马上说是是是。

    我问:“康指导员,麻烦你给我们那女囚的资料zhao pian,我们和防暴队的人才能帮你们搜啊。”

    说完我对朱华华使眼色。

    朱华华过来,对康云说道:“康指导员,张队长这个建议很好,你们ti gong女囚的zhao pian,我们才能方便帮你们找。”

    其实哪有什么女囚不见啊,就是假的,一个借口罢了,所以,康云没好气的说道:“现在我还去哪儿弄zhao pian来给你们。”

    我说:“你说她叫什么名字,然后我们帮你们联系狱政科的,让狱政科送zhao pian过来就行了。”

    康云马上说:“多浪费时间,这么折腾一下,万一女囚出事了呢,就算不跑,自杀了呢。你们负责?”

    我说:“我也没说不让你们继续找。”

    康云说:“少来烦我们了,赶紧的找,你们不认识,我们自己找,一会儿就好。”

    我说:“呀,康指导员,这明明实在帮你,这么成了烦你了啊。说啊,那叫什么名字的女囚。”

    朱华华也在问。

    康云假装问旁边人:“她叫什么名字?”

    旁边的人一脸雾水。

    康云说:“编号,编号多少!”

    旁边的人还是一头雾水。

    装吧,你们就演戏吧。

    康云说:“让小吴去问问,看能不能找zhao pian来。”

    那手下,说是,然后离开了。

    康云直接往最里面走,到了过道的尽头,就是柳智慧住的二楼阁楼的楼下,锁着的小铁门前。

    小铁门上锁着,但没人看守,因为看守的朱华华的手下,已经让朱华华叫走了。

    康云说道:“kai suo,我们要上去搜查。”

    她们知道柳智慧关在上面。

    我说道:“康指导员,你看,这里上锁的,你们跑出来的女囚,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打开了这里,跑上去上面吧。”

    康云说:“万一在上面呢。”

    我说:“肯定不会在。”

    我越是不给她上去,她肯定就越是想上去,就是要这样。

    康云说:“kai suo!”

    我说道:“康指导员,上面那楼,那天花板墙面有点脱皮了,我们正在装修,自己贴墙纸,里面还放了不少杂物,万一你进去,不小心受伤的话,不要怪我啊,那时候,她们就说先不要进去的。”

    康云怀疑,柳智慧不在里面,柳智慧定是跑了,所以我才一直百般阻拦不给她上去搜查。

    康云说道:“kai suo!”

    我盯着康云。

    她狠狠道:“你开不开!我这是奉上面的命令下来搜查!不开我就砸了!”

    我还是不开。

    她吩咐手下:“砸锁!”

    手下马上找东西,砸锁,砸开了后,康云一马当先,怀疑柳智慧跑了的她,冲上去,然后推开门进去。

    我们跟着上去。

    在康云推开了那个关着柳智慧的阁楼的那扇门进去后,只听见轰隆一声,有东西从上面砸在地上上的声音。

    然后众人都一愣。

    然后马上到门口那里看。

    康云和康云带着冲进去的三个手下,被木头板子,木头架子,砸得都躺在了地上,脸上身上都是白灰。

    几个人在喊着疼。

    这是我们设好的陷阱。

    我让沈月去找兰芬等人,去监区杂物房找了以前装修啊劳动车间需要的什么的木板木头铁皮板这些。

    然后让朱华华去跟守着柳智慧的人说,让朱华华的人把柳智慧带去关在了一个空着的监室中。

    沈月兰芬等人,进去柳智慧的房间,把柳智慧的床什么的东西全都搬走,然后搭架子,放一些白灰什么的,像是要对天花板进行刷粉的样子,而这个架子,是故意搭成机关,当有人推开了门走进去,门后面撞到架子的一根木棍,木棍是连着架子的一边脚,这架子又不用钉子或者绳子连起来,直接一边脚倒下,就全部往门这边压过来了,架子上的铁板木板白灰全砸在了康云等人的身上,直接砸伤了她们。

    我后悔没放几块大石头上去,最好砸死她们,不过,那样也太明显了,会被查的。

    我们进去看。

    康云的走狗雷香桃进去喊道:“指导员,指导员,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康云被手下们扶着起来了。

    我们也进去了,我假惺惺的说道:“说了这里搭架子装修,很危险,你们还进来,没事吧。”

    康云额头上冒血,用手帕按住了,她的几个手下也被扶起来了,看来除了康云,都没什么事。

    而康云也只是被砸到头冒血,这个机关没我想象中的那么有杀伤力啊。

    要是让我自己来搭就好了。

    雷香桃问康云:“指导员,要不要去医护室。”

    康云说道:“先不用。”

    雷香桃问我:“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自己搞的?这不是害人吗。”

    我说:“这天花板墙面脱皮,我们补啊,要是报上面去,手续麻烦,又等很久,我们的人就自己做了啊,有什么不对吗。”

    雷香桃说:“你这架子故意搞的害人的吧。”

    我说:“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们搞着架子来害谁呢,害我们自己吗。”

    康云制止了雷香桃,然后问我道:“这里面关着的人,是谁!”

    我说:“柳智慧。”

    康云问道:“她呢!”

    我假装支支吾吾说:“她,她,她呢?哎沈月,她呢,柳智慧,你们弄到哪里去了。”

    沈月过来,说道:“这里装修,我们转移她到其他地方了。”

    康云说:“转移了?转移哪里了。”

    我说道:“康指导员,这我们监区的事情,你管太多了吧,转移到哪里,用不着和你报告吧。”

    康云说:“转移?我看是跑了吧!”

    我说:“康指导员,你这说话也要讲证据的,她逃跑了?你看到了?还是你帮她逃了?”

    康云说:“证据。证据就是她不在这里了!她呢,柳智慧呢!”

    我说:“说了转移了。”

    康云说:“转移去哪里了。”

    我说:“这关你什么事呢。”

    康云说:“我们怀疑你们监区的女囚,逃跑了。很有可能是你们帮助她们越狱了。”

    我对康云说道:“康指导员,你先管好你们的事可以吗,先找到你们监区的不见的女囚好吗。你问问朱华华朱队长,她每周都来检查的,你问问她。”

    朱华华说道:“康指导员,我们上周来检查,这边这叫柳智慧的女囚,的确是还在这里的。”

    康云问:“上周?那现在呢!”

    她按着额头的手帕的血,流出来,她按住,丝毫不管自己,一口咬定我们帮助女囚逃跑了。

    我说道:“再怎么说,我们监区女囚在不在这里,也不关你们事吧,这是你们监区可以查的吗。”

    康云说:“监狱的女囚不见了,是整个监狱管理职员的事,怎么说不关我事呢。”

    我说:“哟,康指导员管得真是广,干脆让你来当监狱长才好呢。”

    康云说:“交不出来吧,那我们只能汇报总监区长,在我们对你们监区搜查我们监区的女囚中,无意发现你们监区一名女囚失踪了。你,去报告总监区长。”

    她对手下说道。

    她的手下得令后,马上去了。

    我说:“去吧。”

    接着,她们又假装找了一会儿,见不到她们嘴里所谓的逃过来我们监区的女囚。

    然后,一名她们的手下过来汇报,说找到了,在她们自己监区找到了那不见的女囚,已经被关在了禁闭室。

    呵呵,这我都玩过了的招式,却用来对付我。

    一会儿后,总监区长派人下来,带着柳智慧的资料和zhao pian,到我们监区,让我们把不见人的柳智慧交出来,否则的话,就麻烦了。

    总监区长既然这么说,那只能交出来了。

    我让沈月她们带路,带着总监区长的人,还有防暴队的,我们,监区的人一起往右侧监室通道走。

    走着走着,我转头过来,对总监区长的人说道:“对哦,我们为什么要让监区的人来查我们监区怀疑失踪的女囚。”

    总监区长的人不爽道:“赶紧去把她交出来,别浪费时间。”

    我们只好走在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