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4章 监区被搜查
    我指着监区的两个人,说道:“你们就事论事好吧,那时候不先是你们挑衅的吗。”

    监区的那女的说道:“那为什么是别的监区没有这样的事,就你们监区和别的监区闹?”

    我说:“你们是故意来找事的吧。总监区长,你看,刚才我们什么也没说,她们就开始攻击我们,挑起事儿,就那么一点事,也要升级到监区跟监区的对抗。以前的一点小事,都要抓着不放了,而且每次都是她们自己先这么挑起事。”

    总监区长不耐烦的说道:“都别吵了。”

    我们静了下来。

    总监区长说道:“今天,监区的先拿,明天监区的拿,后天,监区的拿,大后天,b监区的拿。”

    为什么把我们排最后。

    我马上走上去,想要质问。

    但被徐男拉住了,徐男轻声说道:“没用的。忍住。”

    我咬咬牙,退了回来。

    徐男说:“这两个监区一出声,她们十有就帮着这两个监区。没事,就一点办公文具材料,不要也没什么大不了。”

    我说:“问题是她们事事都压着我们头上!以后不知道还要怎么压着我们。”

    徐男说:“先忍着吧。”

    会议快要结束的时候,有个监区的人喊了一声报告之后,急冲冲的跑进来会议室,然后跟监区的指导员康云说了什么话。

    主持会议的总监区长可不干了,说道:“让你进来了吗,你哪个监区的,监区的?没让你进来你冲进来,你不懂什么叫纪律!”

    康云急忙站了起来,说道:“总监区长,我们监区出事了。”

    一听到出事,大家都看着神色严峻的康云。

    总监区长急忙问:“什么事。”

    康云说道:“b监区和我们监区连接的角落,铁丝,被他们b监区的人剪了一个洞,我们监区一个女囚在那角落晒太阳的时候,不见了!”

    总监区长马上说道:“不见了!”

    一阵骚动。

    我马上问康云:“喂,康指导员,你说是我们b监区的人剪了一个洞,你有证据吗。”

    康云说道:“你们和监区连接的铁丝,还有墙角,经常被挖洞,这难道是我们两个监区冤枉了你们吗。”

    监区的指导员马明月也说道:“对,我们和监区连着的铁丝,怎么从来没事,就是和你们b监区的连着的地方才有事。”

    总监区长骂道:“都别吵了!现在什么最要紧!”

    康云马上说道:“总监区长,我们监区已经翻遍了,却没找到人,我们怀疑女囚从那个铁丝的洞钻到b监区里面去躲着了,请允许我带着人进去b监区寻找。”

    妈的,这招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啊,当时我用这招,进去监区找到了李欣。

    而寻找,康云使用这招,进我们监区干什么去?

    很有可能,是冲着柳智慧去的。

    她们一段时间已经看不到柳智慧,怀疑柳智慧被我们弄出去了,她们一直怀疑柳智慧被我们弄出去。

    所以,想了这么一个办法进去我们监区,以看柳智慧到底在不在监狱中。

    如果不在,那我们就惨了,而她们也肯定慌了。

    但柳智慧的确是在监狱中的。

    聪明的康云在这会议上故意让人来这么说,从而让总监区长马上下令允许她带人进去我们监区搜查,毕竟监狱中严令她们不能再来我们b监区扰乱,但总监区长若是下令,她们是可以进去的,因为丢失了女囚,事关紧急。

    果然,总监区长说道:“快带人进去搜查!”

    我说:“慢着。”

    总监区长马上骂我:“你又怎么了你!如果出了什么事,你负得起责任吗。”

    我说:“如果万一找不到呢,不在我们监区呢。”

    总监区长说道:“找不到就到别的地方找,找不到难道还让赔钱给你吗。事关紧急,快去。”

    徐男拉住了喊反对的我。

    没办法,让她们搜了。

    徐男说道:“我建议,让防暴队和我们监区的人一起协助,在我们监区一同和监区的人对我们监区搜查监区女囚。”

    总监区长说:“好,快去。要是跑出去了,你们,你们你们,可要出名了!副监区长,去通知防暴队的过去b监区。”

    副监区长道:“是。”

    我们马上一起离开了会议室,离开了行政办公楼。

    监区的马上组织她们监区的人,过去我们监区。

    防暴队的也过来了。

    我对徐男说道:“男哥,她们故意的,我们之前就用这招进去监区搜查。想不到她们今天也用这么一招来对付我们,她们就是为了来看柳智慧在不在监狱。然后看见柳智慧还在,她们放心回去,然后说在她们监区找到了女囚,并对我们道歉,对总监区长道歉,这就没事了。”

    徐男说:“那你还能拦得住吗。你看总监区长那样,只能让她们进来搜了。”

    我说:“当我们什么地方了,想搜就搜。我倒是想着,一会儿给她们添堵。”

    徐男说:“怎么添堵。”

    我说:“我先想想。”

    我想到了一个办法,马上跟沈月说了,让沈月赶紧去办。

    沈月去了。

    监区的三四十人,在康云和那个不知名的和我老是斗嘴吵架的女人的带领下,到了我们监区门口。

    我问徐男:“那个刚才和我一直骂架吵架的,监区那个女的,叫什么,那么嚣张。”

    徐男说:“雷香桃。监区中队长。”

    我说:“看起来就是一条狗样,是康云的走狗,专门吠人咬人的。”

    防暴队的人也来了,带队的是朱华华。

    朱华华一来,就先找了我,我倒是想先找她。

    朱华华和我走到旁边,问:“又怎么了。”

    我说:“她们监区怀疑我们把柳智慧送出去外面了,说我们监区和她们监区连接的铁丝被我们人剪破了,她们监区的女囚钻来躲在这里,用之前那我想到的办法,来搜查我们监区,目的就为了柳智慧。”

    朱华华说:“你们每天这么闹,闹来闹去,有什么意思呢。”

    我说:“是没意思,但康云为人阴险,奸恶,她就这样子,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朱华华说:“你们每次一有事,我们就有的烦。”

    我说:“我也不想这样的啊花姐,帮我一个忙。”

    朱华华问:“什么忙。”

    我说:“你让你的人进去,跟你的那几个守着柳智慧楼下的人说一声,让我们的人上去,在柳智慧的房间动点手脚,我想给她们一点教训。”

    朱华华说:“什么教训。”

    我说:“搞几块大木头或者其他什么东西的,架在里面,她们推门进去,掉下来砸了她们。”

    朱华华说:“你疯了吗,查出来怎么办。”

    我说:“不会查出来的,你放心,就是给她们一点教训。”

    朱华华说:“别闹出人命了。”

    我说:“不会的,你放心。”

    我倒是想砸出人命,最好砸死了康云。

    朱华华向来就痛恨那些对女囚们下手,大赚黑心钱的康云她们,当然同意了。

    在门口,我为了争取时间,故意设卡。

    要一个一个的看了工作牌,然后打dian hua给狱政科核实身份,才能进去。

    当我这么一说后,康云就怒了:“总监区长要我们尽快的查,你们这么做,拖延了时间,万一女囚从你们监区跑了,你们负责得起吗。”

    我说:“这也是监狱的规章制度,就是防暴队的,还有监狱领导下来检查,都不能例外,没办法,抱歉了康指导员。”

    她说:“好,我和总监区长说。”

    我说:“说也只能这样!”

    看到我如此坚决,她没办法了。

    她让她的人一个一个的拿着工作牌亮出来,让我们监区的狱警核实身份,然后才放进去了。

    我又分出几个人,核实防暴队的人的身份,平时说的核实,其实就是走走过场,像朱华华这些人,经常进来的,都认识的,核实个屁啊,就是故意拖时间,故意做给康云看的。

    康云不耐烦了,先跑来给我们核实了她的身份,进去,然后马上想带这些先进来的人去搜查。

    我带着人拦住了她:“康指导员,抱歉,只能等我们把所有人核实身份了,才能一起陪同你们进去。”

    康云说道:“你故意拦着!”

    朱华华走过来,说道:“康指导员,这的确是监狱的规章制度,任何人,不得违反。她们也是秉公办事,就请你稍安勿躁,稍微等一下吧。”

    康云没办法了,气着过去一直催。

    这样核查身份下来后,已经过了大半个钟头了。

    沈月来偷偷告诉了我,已经办好了。

    当康云的最后一个人核实了身份进来后,她迫不及待马上带人去各个地方搜查,装模作样的在外面兜了半圈,都不是兜一圈,而只是不到半个圈,便说女囚跑过来也不会躲在这么光明正大的地方,一定躲在房子里,然后就带着人进去了监区监室楼搜查。

    我们和防暴队的人陪着走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