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3章 为什么都变了
    可是,说是不想掺入其中,却已经身在其中难以自拔。

    我劝说彩姐自己来管事,其实就是两个原因,第一个,她自己不同意我们的发展路线,但是她自己又不来自己好好发展。第二个,我的确感觉心好累,不想管事,管事累,又有风险,但不管,又利用不到他们。

    真是无奈。

    彩姐突然问:“你不想跟着我做?”

    我说:“我不是这么想,我是觉得我好累呢。”

    彩姐说:“你累?”

    我说:“对啊,心好累。”

    彩姐说:“你不会是想着跟了别人吧。黑珍珠。”

    我说:“彩姐,我从来没这么想过,我已经跟了你了,怎么还跟着黑珍珠。”

    彩姐对我们当时把黑珍珠拉到后街搞珍珠酒店这事,有些耿耿于怀。

    她深知黑珍珠的能力在于她之上,所以,她有些担心黑珍珠把她的地盘吞了,更担心她手下们包括陈逊和我之类的都被挖过去了。

    实际上,陈逊和我,对她忠心耿耿,倒是她自己乱想了,可是这么胡思乱想,乱猜疑,是很不好的。

    喝了差不多后,她提议该回去了。

    出去的时候,彩姐用手机拍下了这个的内部装修的shi pin,她是真的想开这么一个店了。

    不过,我更想做的是,和黑珍珠一起开饭店。

    因为,把黑珍珠拉下一起合作,这样子的话,我们就有了一个强有力的合作保障,一个合作的帮手,就像上次一样,环城帮过来跟我们开架,很明显,他们并不惧怕于我们,他们也不惧怕霸王龙黑衣帮,也不惧怕龙王的西城帮,对于我们陈逊后街这边,他们也并不是很放在眼里,他们对了,他们研究得很透,他们也很聪明。

    他们的战术策略就是,从郊区渗入到城区。

    先是找茬和西城帮,后街,沙镇霸王龙这些帮派打几场架闹闹,试试实力,然后看清楚这些帮派的实力,衡量一下,他们马上跑去西城,后街,沙镇,这些地方开店,这些地方肯定不容许他们乱插旗,于是过去和他们斗,但基本都输了。

    霸王龙输得尤其惨重,半个地盘都没了,没办法,他们上次发展过快,很多地盘还没站住脚,就被反扑了回去,他们就像项羽打了天下后,分封诸侯,诸侯却都心怀怨恨,一下子就在刘邦的带领下打了回去了。

    而环城帮和西城帮的打,先是占了西城的沙井,后来,西城不要命的过去抢了回来,不过也损失惨重,好多人受伤,被抓了很多。

    在后街,他们开始也是没把陈逊放眼里,当然,凭着陈逊的这些人,跟环城帮的打,会有点难度,可没想到的是,他们自己去惹了黑珍珠,黑珍珠区区一点人,面对于多于自己相差多倍的敌人,直接把环城帮打垮了,而陈逊又带人堵了他们,可谓在后街,对环城帮来说,是一次很惨的败仗,真正的滑铁卢,后来酒吧和美容店又被我们搞得关门了,他们也真是无奈了。

    但是,那场架,要说论功行赏的话,还是黑珍珠最大的功劳。

    他们区区一点人,就能打得环城帮的人屁滚尿流,这有多强大。

    所以,我想和黑珍珠联合做事的原因不仅仅是赚钱,更想是联合战斗力量方面。因为只有这样子,别人伤害到我们生意的利益,黑珍珠才会努力的去跟我联手对抗。

    可是彩姐并不这么认为,她生怕我和陈逊等手下,都被黑珍珠给招揽管理了,都跑去黑珍珠那里不听她了,怕这块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地盘,被黑珍珠拿走了。

    说真的,替黑珍珠办事,肯定比替彩姐办事安全而且有前途。

    黑珍珠的实力,能力,眼界,是彩姐无法相比的。

    不知道彩姐这么想,是错的,还是我是错的,现在早早下定论,也不成。

    因为走下去了,才知道。

    但我宁愿相信,只有跟了黑珍珠,才有更美好的前途,可既然彩姐不同意,我也没办法了。

    黑珍珠也叫我直接脱离了彩姐,和她去开饭店做生意,但我这么能抛下彩姐,当时如果没有她,我遇到那么多困难,这么能跳过来了,还生活过得那么好啊。

    只能跟着彩姐,走一步,算一步了。

    彩姐让她的保镖过来了,保镖过来开车,彩姐坐在副驾驶座,我坐在后面。

    彩姐一直看着手机,想着她的店。

    我则是看着窗外,揉着身上疼痛的地方,看着窗外风景,想着薛羽眉,心里很不是滋味。

    尤其是她跟着维斯恩恩爱爱的那一幕,让我每次想起,就心里各种不舒服。

    手机响了,又是梁语文。

    我直接挂掉了。

    然后关机。

    妈的,好端端的一个女孩子,为了钱,跑去跟了一个老男人,做什么mi shu,这跟卖身又有什么不同。

    还有薛羽眉,如果说是真爱的话,那我无话可说,但如果是为了荣华富贵,跟了维斯,呵呵,那就跟梁语文一个德行了。

    我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我碰到的这两个女子,给我的印象,都是有原则有底线的人,可后来怎么会变了。

    尤其是薛羽眉,多么烈性。

    我想象着,万一,如果柳智慧也会这么变?朱华华也会这样?贺芷灵?

    不可能。

    不可能吧。

    呵呵,谁懂。

    在真正的利益金钱面前,才懂。

    所谓的疾风知劲草,就这个道理。

    这就是现实。

    回去的路上,彩姐问我道:“张河,送你回去饭店那里可以了吗。”

    我说:“可以了。”

    彩姐说:“过段时间我选址开店,会给你dian hua,帮我参谋参谋。”

    我说:“陈逊比较懂吧。”

    彩姐说:“你们两个一起来。”

    我说:“好的,在所不辞。”

    送我到了饭店那里,我自己走了一会儿路,回去公寓睡了。

    上班的时候,兰芬找了我。

    我问兰芬什么事。

    兰芬说:“范娟找我了。”

    我问:“什么呢。”

    李欣报上了名,报名,是李欣用自己的钱,报名了,而且,上面批准了李欣,可以去监狱医院做陪护人员。

    不过,马明月那边卡住了,一定要李欣出十万,才放行,否则的话,就在她的日常表现那些资料上动手脚,闹去领导那边都可以,就是要让李欣过不去。

    而其他的通过了批准的,最少的是三万,多的是五万,李欣要多交,因为,马明月不爽李欣。

    李欣可犯难了,照理说,她家家境不错,她家也有钱给她的,可她卡上只有那些钱,都交上去了,而要等到下次她家人来看她,还要过段时间,交钱也就这几天的事。

    没办法了,我只能想办法去借,然后给范娟拿去给李欣,让李欣交上吧。

    我先跟兰芬,兰芳借。

    兰芬一听我借钱,二话不说,自己跑去借了,她之前为了给家人治病,欠了不少钱,后来也都慢慢还清了,而我那时候,是帮她最多的其中一个,对她有恩,她们两姐妹也懂得感恩,听到我要借钱,直接跑去借钱,马上给我凑够了十万。

    我很感激她们,但我也尽量会很快的还钱给她们。

    没想到混得越来越差啊,表面上看流水账,每个月的收入都很客观,可反倒是越混越穷,从一无所有,开始混到欠债累累了。

    范娟拿到钱后,划到了李欣账上,李欣去交给了马明月,马明月喜滋滋的批准同行。

    这样子,李欣算真正通过了,过几天后,就可以去监狱医院做陪护了,这很难办的这件事,终于也搞定了。

    但是对我来说,监狱里最难的几件事,却还没做成。

    把柳智慧弄出去,干掉康云等人。

    太难。

    机会一直等,反倒是差点等到她们把我们给灭了。

    连续两三天,因为很累,就没出去,在监狱待着。

    这天下午开会,也就是例行的会议,本来也没什么的,但是,我们和监区的上次那个女的吵架了,在很多领导面前吵的。

    事情经过是这样子的,上面给我们监狱弄了一批新的办公文具下来,就是一些笔记本,笔,纸张,也都值不了几个钱,最值钱的也就是打印机dian hua机的,本来没什么的,总监区长说让副监区长平均分下去各个监区。

    可监区的那个上次和我激烈吵架的神经病女人喊道:“不要分给b监区。”

    我们一听,就不爽了,徐男问道:“凭什么。”

    监区那女人的说道:“你们b监区,每次去仓库领这些,都和别的监区打架,吵架,你们要领可以,我建议,让别的三个监区都拿了后,你们最后拿。因为你们总是和别的监区为了争这些小东西打架。”

    这不就是说我们上次去搬桌子什么的办公用具,和她们打架吗。

    监区的有个女人也说道:“就是出来和别的监区看演出什么的,打架闹事的也是b监区。”

    这不就是说上次看演出和她们监区有点矛盾骂架吗。

    这两个监区,在康云和马明月的指使下,又开始对我们监区进行攻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