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2章 放手也是一种温柔
    我说:“好,那我问其他的,你为什么跟了他!为什么跟了维斯!”

    薛羽眉说:“这关你事吗。”

    我说:“你知道他是混混吗,你知道他干嘛的吗,你知道他是环城帮的老大吗。”

    薛羽眉说:“知道。”

    我说:“你跟着他,为了什么?”

    薛羽眉说:“我爱他。”

    我一听,气不打一处,我不相信!但我也有些相信。

    因为薛羽眉是个很理智的女人,她绝对不会为了什么金钱,虚荣,去讨好一个有钱男人。

    很可能她真的爱维斯,所以才在一起。

    我说:“你刚出来没多久,就爱上他,爱吗,我不信。”

    薛羽眉说:“你不知道世上有一见钟情吗。”

    我呵呵一笑,说道:“薛羽眉,你当我蠢的吗。你是那么理智的人,我怎么相信你轻易的爱上一个人。”

    薛羽眉说:“当你遇到了你觉得此生他就是你唯一的人,你就不会理智了,在爱情面前,又有谁能理智。他就是我的真命天子,有能力,有本事,有钱,会把我照顾好,给我一切我想要的,彻底和以前的生活再见。”

    我心疼,看着她说话时,坚定的样子,是不是,她真的认准了他是她的唯一。

    我说道:“好,好,我相信行了吧。那你就能和以前的生活真的一刀两断吗。”

    薛羽眉说:“我怎么不能跟以前的生活一刀两断。我离开了监狱,监狱里的那个编号,再见了。”

    我说:“那我们呢,我呢!”

    薛羽眉说:“我感谢你曾经对我的帮助,但你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看到你吗。因为看到你,让我想到监狱里那幽暗不堪的苦困日子。我一点也不想再见到你。”

    我说:“你说谎!你就算看到我,不爽,但你绝不是无情无义的人。你能对丁琼她们好!我不相信你这么对我!”

    薛羽眉说:“那你看到了吗,我跟了他了,我不能让他认为我留恋任何人,我告诉他你曾经照顾过我,是我的恩人,可那已经是过去,现在,我们是敌人,你是我们的敌人。我不会对一个敌人好,更不会和你走得近,我不想让他误会了我,这是我很难才争取来的幸福和靠山,我只能紧紧的抓住,才能实现我的所有梦。”

    我问:“你什么梦?难道说,你那么强的女人,梦想也跟那些出去卖,被关进去的女人一样吗,你和她们有什么区别,用自己的身体,为自己创造金钱?这就是你的梦,幸福?可笑!”

    薛羽眉说:“如果这能让我和我的家人过得好,实现我的梦,我不会认为这有多可耻!”

    我说:“狗屁!薛羽眉,你,你如果真的是这样,你太让我失望了,那还是你吗。那被打了半死,打了几天,关了紧闭半个月,饿了个半死不活,却还能硬挺着一声不吭,从不求人的薛羽眉,去哪里了!”

    我感到很痛心,她真的变了。

    薛羽眉说:“这里不是监狱,在监狱里,我有骨气,是因为我不想活了,已经无所谓了。当我出来的时候,我想努力的活下去,而且,活得比谁都好,把以前曾经的失去,都弥补回来。你懂吗。你说我出卖我自己,我不会这么觉得,他爱我,我爱他,我帮他管事,我出卖我自己了吗。”

    我一时间,已经哑口无言。

    也许,她说得对的,如果真如她嘴里所说,她和维斯相爱,相互看上对方,她帮着他,他也对她好,我他妈的去干扰做什么呢。

    我说:“好吧,我,我懂了。”

    她没说话,看着窗外。

    那神情,表情,身姿,像是在监狱里,从小笼子中看着外面的广阔天空一样。

    她再也不是她了。

    我说:“可你跟着他走这条道,真的是对的吗。你不怕万一出事,你又要回去了吗。”

    薛羽眉说:“不可能,我们又犯了什么事呢。做什么都是别人做,关我们什么事呢。你管好你自己在说。别多管闲事。以后,我的事,你别多嘴,我是我,你是你,你以为这样就是对我好吗。别来烦我。我好不容易过上了我想要的生活。我求你了!”

    我看着她,一会儿后,我点了头。

    然后,她转身就走。

    我还是拉住了她的手,我承认我很是犯贱。

    我该拿得起放得下的直接松开她的手,但我却放不开,心里放不下。

    她看着我的手:“放手。”

    我还是抓着。

    薛羽眉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说:“我还是不相信。你以前说出来了,嫁给我呢。”

    我的手有些发抖,她听了这句话,微微闭上嘴唇,然后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我:“不可能了,诺言都是会变的,人活着会死,死了不会复活,有些话,当玩笑就好。嘴上说的,很少有真的能实现。”

    我问:“难道你以前不是这么想吗。”

    薛羽眉说:“监狱里对我好的人又有几个?我说这种话,还不是骗你对我好,让我日子好过一点。你当真,因为你太蠢,我告诉过你,快点离开监狱,你玩不过别人,你不听,你以后也是会遭殃,连我这样的女囚,都能欺骗你,更何况别人。”

    我说:“不可能!”

    薛羽眉说:“放手,这些就是我真正的心里话。人要朝前看,我早已和以前的自己说不再见。只有你还愚蠢的相信那些话那些事,是真的。”

    这时,维斯带着人走了过来,走到了我们的身旁,然后看着我抓住薛羽眉的手臂。

    薛羽眉对维斯说道:“亲爱的,抱歉,我想走,他一直拉着。”

    维斯走到我身旁,看着我拉着薛羽眉的手臂的手,说:“够了吧。”

    我对他说道:“关你屁事。”

    维斯微微笑,说道:“今晚如果不是羽眉求情,不是看在你曾帮过她份上,我把你从这里丢下去。放手!”

    我没放手,看着薛羽眉。

    薛羽眉说道:“你干嘛,放手啊!”

    看着我这样,维斯对手下一挥手。

    薛羽眉无奈的闭上了眼睛,转头过去。

    他几个手下上来,一个抓住我头发,用力往地上一摔,我送了抓着薛羽眉手臂的手,重重的被摔在地上,然后,他们几个上来又是一顿打。

    薛羽眉又推开了他们。

    维斯有些生气,对手下一挥手:“走。”

    维斯马上离开,几个手下跟上去。

    薛羽眉看也不看我,急忙跟过去,挽住了维斯的手,讨好的跟维斯说话。

    维斯不爽的试图推开她,她紧紧拉着维斯的手臂。

    他们消失在了过道转角。

    我慢慢的爬起来了,我该去接受这个现实,我也要学她那样,不想不问不说了,把她忘了吧。

    我去洗了脸,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回去了包厢。

    到了包厢中,彩姐却还没回来。

    我自己拿着酒,喝了。

    过了一会儿,彩姐才回来了,她坐下来了说道:“真对不起呢一说就说了那么久,和朋友谈了一个新项目。你等久了吧。”

    我说:“没事的。”

    彩姐问:“怎么有气无力的,自己喝多了?”

    我说:“的确喝了不少。”

    我点了一支烟,抽着烟。

    彩姐她自己也拿了一支烟出来抽。

    彩姐问我道:“怎么闷闷不乐了。等久了,生气了。”

    我看着彩姐,说:“没生气,是喝多了,伤感了,想到一些事。”

    彩姐问我:“失恋了?”

    我说:“有些算吧。”

    彩姐说:“爱情是人类吃饱穿暖后永恒的生活主题。年轻的时候,看这个是想不开,放不下。道理谁都懂,心里却放不下。你到了我这年纪,你就明白,爱情这东西,像手中沙一样,握得越紧失去越快。无论金钱,爱情,都一样。从前爱过的人慢慢都淡忘,从前有过的纠葛慢慢都模糊。那些说不清楚的爱恨情仇,慢慢都随风去吧。有时候放过别人也是放过自己。人,来了去了情,深了淡了。这些不过是人生的一部分,放手也是种温柔。”

    放手也是一种温柔。

    好吧,放手就是一种温柔。

    洒脱的放手。

    我一口气喝完了一支啤酒,说道:“彩姐,我觉得,公司的很多事,包括陈逊这边的,你还是自己下点心来管的好些。”

    彩姐说道:“那时候你也和我说,放给他们最大的权利。”

    我说:“对,我说的是我这边的。”

    彩姐问:“你这边这么了呢。”

    我说:“很多事情,还是你自己主导,引导的好,我最多给你一些主意,但是太多的发展方向和对敌人的对策,还是你自己带着他们做的好。”

    彩姐叹气说:“我是想把这些都交给你们了。”

    我心想,彩姐虽然这么说,可她并未完全愿意把权利交付给我们。

    例如说,我们想开新的饭店什么的,她都不愿意。

    钱,权利,都握在她手中的,她不同意,那我们还是只能听着她来办事,她实际上也担心步子迈太大会跌倒。

    但,我和陈逊再怎么努力折腾,都感觉是被她牢牢的束缚着了,不过,对于我来说,无所谓了,我也就是利用陈逊这些来抵抗康云他们。

    关于他们道上那些破事,我是的确不想掺入其中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