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0章 猴王的心理
    我对彩姐说道:“彩姐,这些天你都去哪里旅游。”

    彩姐说:“欧洲,美洲,四处走。”

    我说:“真惬意啊。”

    彩姐说:“欧洲去美洲好玩。”

    我说:“风景更漂亮吗。”

    彩姐笑了:“购物天堂。”

    我呵呵一笑,说:“对了,彩姐,上次和你说的,黑珍珠想要合作开饭店的事,你不同意啊。”

    彩姐说道:“这事情,不是那么好操作。”

    我问道:“不难啊。”

    彩姐说:“我们可以自己做,为什么非要和她合作呢。她主管了财政大权,人事权,就握住了饭店,将来她要是自己开分店,我们还挡得住吗。”

    我说:“她不会是这样子的人吧。”

    彩姐说:“人心难测,谁知道呢。所以,不如我们自己做。”

    我说:“好吧,但我们现在去哪里开呢,只能去西城,因为西城是龙王的地盘,开去别的地方,会被管。”

    彩姐说:“西城是龙王,后街是我们,沙镇和环城都有人管了,还有南城,和东城,市区。”

    西城比较偏,环城就更偏了,他们是属于郊外,属于环外的,什么圆村,贾村,旧街的,都是郊区农村地带,刚刚发展起来的,自然和城内没法比,所以环城的才处心积虑想要进来城内分一杯羹,攻西城,占沙镇,都是为了抢地盘。

    而南城,东城,和市中心那里,更是富饶繁华,要是拥有那里,搞几个饭店酒店,一辈子都衣食无忧了,当然,这是对于我来说的。

    治安好的地方,不会任由混混们乱来,但是,治安不好的地方,就乱,那也没办法了,只能这些人来管。

    我说:“去那里也挺好。那里繁华呢。”

    彩姐说:“我和陈逊商量着怎么做,怎么开连锁吧。如果能在东城南城,市区,做起来了,我们再考虑去别的城市做。”

    薛羽眉不就是这么起来的吗,先是在她们管的环城那边弄起来一个店,觉得挺不错后,马上发展到其他的城区街道,如果做得好,她很快就可以做到另外的城市。

    她有着她敏锐的商业头脑和嗅觉,就像贺芷灵一样,只不过,做生意有时候相对来说也是一种赌博和冒险,没有百分百会赢的,也要看运气。

    薛羽眉除了头脑好,运气也十分的好。

    既然彩姐不同意合作做饭店,那就算了。

    彩姐说道:“我带你去一家我去了几次的,感觉还不错,我想在我们这边,饭店那里附近找一个地方,开一家。”

    我哦了一声。

    我心想,有什么感觉错不错的,都还不是那样。

    她开车,到了市区那边的一家。

    我说道:“以前你都想着开清吧,跟那一家你经常去的一样的,现在为什么倒是想着要开这个呢。”

    她说:“你看看停车场面前的车。”

    我看了一眼,全是车,都是车。

    很多车。

    奔驰宝马,沃尔沃凯迪拉克,都有,尽是豪车。

    我说道:“好多豪车,好多有钱人。”

    她说:“你可以凭着看这些车,能发现出开这些车的会是什么人吗。”

    我看着这些车,轿车越野车,黑色,银色白色的居多,倒是没有跑车,也少有红色之类的车。

    而且,奔驰的占不少,还有沃尔沃凯迪拉克这些,大众的也很多。

    我说:“看起来,好像不是年轻人,富二代之类开的车,应该是年纪三十多往上的来的比较多吧。”

    彩姐说:“说对了。”

    我抬头看这家,名字叫相聚。

    相聚。

    进去里面,装修什么的都很豪华,但浓浓的怀旧风格,上去,看着墙上的画,还有图贴,灯饰,饰品等等,都是很考究的,完全和我们这些小年轻去玩的不同风格。

    因为一提起,就让我想到年轻人生日聚会,飙歌乱喊,喝吐喝挂。

    可这里,三三两两坐大堂的,也都中年人的多。

    看起来,比较成功的成功人士。

    我说道:“这生意做的客户群针对性很强。”

    彩姐说:“价格不便宜,很多人还来。”

    我说:“自有风格,成了你这样的成功人士,聚会的地方。”

    彩姐去跟fu wu员说了已经定了包厢,fu wu员带着进去了包厢,包厢里面的装修风格也是如此,怀旧风格。

    彩姐说:“我就想开这么一家。做不起来就算了,做起来,就连锁。”

    我说:“饭店和商场你都没搞好,又搞这个啊。”

    彩姐说:“都做。”

    她手机定的包厢,刷卡,套餐费,然后上水果拼盘和小吃酒水。

    彩姐点了歌,点歌系统简练易懂,出来的,也是适合她们那年纪的歌曲的。

    她唱了几首歌,我饶有兴致的看她唱歌,她的声音在包厢里回响,挺好听的。

    然后两人像以前一样的聊天喝酒。

    我不干涉她的生活,而她,也不会干涉我。

    对于我们,虽然是相交线,但交往上,却像两条平行线,我觉得这样的交往方式让我感到轻松,不会难受。

    不过呢,我也没资格管她,她也没资格来管我,除非是事业上的,饭店上那些事。

    因为,我从来没有说和她在一起,她也没有这么想过。

    彩姐比我都理智很多,年纪相差大,不可能的事。

    我问道:“你以前跟我说的,那个成功男人,你有没有和他谈了。”

    彩姐说:“就这么过呗。”

    我说:“好吧。”

    彩姐说:“你啊,好好的平凡日子不过,非要选择这么个人生,以后别后悔。”

    我说:“又来说教了。”

    彩姐说:“反感了。”

    我说:“早就反感了,我妈都没说过我。”

    彩姐说:“我是你姐。”

    我说:“好吧,姐,彩姐,咱能不能别每次出来都让我好好过日子。我现在不是过日子吗。”

    彩姐说:“危险日子。”

    我说:“危险也精彩。彩姐,不说这些了,来,我祝你生意越来越兴隆,人越来越漂亮,日子越来越幸福。天天都是快乐的。”

    彩姐说:“我先敬你吧,谢谢你帮助你。”

    我说:“彩姐你客气,各有所需了。”

    两人干杯。

    她放下了杯子,包厢里的灯光,五颜六色的彩点刚好照射在了她的脸上,这时候的她,倒是美得美轮美奂,我看看,抑制自己,然后倒酒。

    一直聊着,猛然发现,两人喝了有三打啤酒,竟然喝了三打。

    彩姐接了个dian hua,看了一眼,对我说:“我去接个dian hua。”

    我说:“我去外面抽根烟。”

    我出了外面,走到过道的角落那边,然后点了一支烟。

    抽着。

    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那边包厢出来,然后挽着一个瘦削身材的西装男子的手,背对着我走。

    是薛羽眉,那个瘦削的她挽着的男人的手,是维斯。

    我一直在脑补着,他们两在一起的是什么画面,而如今,我是真真切切的看到了,他们的确是在一起的。

    我跟在了他们的身后。

    薛羽眉不是长发,短发,但比在监狱里长了许多,已经到了脖子处,之前她应该戴的假发。

    他们去的是前台,要的什么东西,我就不知道了。

    然后我一直盯着。

    我躲起来。

    薛羽眉和维斯,男才女貌,看起来,倒是挺般配的,威斯斯斯文文,精明干练,长得不错,人也真的有本事,薛羽眉万种风骚妩媚,我所说的这风骚,是和那意思不同的,总之,他们看起来,真的是配对。

    至少比我配对。

    他们付账买了一瓶价值挺贵的酒。

    在他们回包厢的时候,我跟着了后面。

    看到薛羽眉,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我心如刀割。

    其实我不该这样的,我为什么呢这样子,这也是之前说的猴王心理了。

    不论是对于感情,还是现在他们抢地盘,也都基于这心理。

    人都想出名,这是人的猴王心理的最直接的表现,在所有的想出名的人中,想成为”猴王”的最初的目的不外乎:有比较多的钱,来让生活舒服些,少一些焦虑和担心。为了证明自己比别人强,比别人更有能力,以博得异性的注意和青睐,以达到与更多的异性在一起的目的,这是很多人都深埋在内心,难以说出来的,却是最直接的最本原的目的。

    在自然界,一个猴子拼命的想成为一个猴王的目的是获得与所有的母猴的交往的权利,在猴子的群体里,只有猴王有与母猴的交往权。在猴子的群体里,母猴是都不愿意和非猴王在一起的而在人类中,与此类似,女人都不愿意和自己看不上的人相处的。

    男人们拼命的想证明自己是最棒的、最出色的、最有钱的、最有实力的、最有地盘的、最有威望的,其直接的目的就是为了争取与更好的女性的交往权,女性为了证明自己是最美丽的其目的也正是为了取得“猴王”的青睐。

    但这并不是说,只有男人这样子,而女人,也是有这样的心理的,否则,也不会有为爱情打情敌的女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