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9章 太犹豫
    也怪贺芷灵,她倒不是那种犹豫的性格,但是她是极为重情义的,这样性格的人,注定了她对文涛的下不了手。表面看已经是彻底分了,实际上心里却剪不断理还乱,只怪造物弄人,让她遇到了这个薄情的家伙。

    如同王普,如同我,女朋友虽然跑了,跟人走了,实际上心里还是偶尔的想起她,就好像,心里深处仿佛为她留了一个位置,永远不可替代。

    那个人啊,就好比你走路撞上了一个电线杆,很痛,以后你走路都会绕着电线杆走,可能很久以后你都不记得撞得有多痛了,但那个电线杆永远都在。

    也许分开之后在恨不起来,毕竟回忆摆在那里,只是想起来还会不胜唏嘘,只怪自己在还喜欢的时候,没看清那个人。

    喝完了剩下的酒,我进去洗澡,洗澡出来后,找了一张毛毯,在沙发上将就了。

    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过去。

    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有想上洗手间的冲动。

    我醒来,一看。

    外面的城市各种灯的光照进来,我身旁就站着了贺芷灵,穿着睡衣,风情万种的睡衣,她的香味弥散在空气中,萦绕在我身旁,光透过她薄薄的睡衣,把她的身材美轮美奂的照出来。

    我看着她,坐了起来。

    她也低头看着我。

    这不是在做梦。

    她靠近过来。

    我看着她:“你想怎样。”

    其实我在期待她的一个吻。

    贺芷灵突然说道:“你为什么在我家里!”

    我说:“我我我,我喝多了,我不是问你了吗,你同意让我睡这里的。”

    贺芷灵说:“我什么时候同意了,我没同意!”

    我说:“不是,我那时候扶着你回去睡觉,你喝多了,然后我问你,你说同意了的,可能你都没记得了。”

    贺芷灵说:“没这回事。赶紧离开。”

    我站了起来,过去开灯,凌晨三点钟,我说:“我现在离开,我去哪里啊!”

    贺芷灵说:“你去哪里关我什么事!”

    我说:“你要不要那么狠心,这时候赶走我。我先上个洗手间。”

    我跑进去洗手间,然后一会儿后,出来。

    出来后,却没见到她了,贺芷灵呢?

    这怎么像鬼一样啊。

    我走过去,看到她房间门已经关上了,是回去睡觉了。

    我松口气,幸好啊,不然她要和我吵架的话,被赶出去,我大半夜出去晃荡找地方睡觉可不好找。

    睡得很爽。

    做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梦的梦,然后听到手机在响,是苹果手机的声音。

    就在旁边的茶几上,沙发旁边。

    感觉身上很重,醒来的时候,我慢慢看着身旁。

    吓了我一跳。

    贺芷灵竟然和我睡在沙发上,而且是抱着我的,腿压在我身上,手抱着我,她还是穿着那睡衣,昨晚那薄薄的睡衣。

    我一看时间,早上六点半。

    她还拿着手机放在茶几上,叫的是她的手机,闹钟的声音。

    小狗坐在旁边看着我们。

    她为什么在我身上,为什么压着我,为什么跑到这里来睡觉?

    绝对不是我抱着她过来的,肯定是她自己过来的。

    可是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呢。

    可能睡得太死,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冤枉啊,我昨晚却是什么也没做啊。

    不管她为什么来这睡觉,我得赶紧爬起来,不要让她看到,不要让她发现,否则,她又要骂我怪我和我吵架。

    当我想爬起来,一动的时候,她睁开了眼睛,然后,两人对视着。

    寂静,压抑。

    她说道:“为什么你睡我家里,为什么你睡我床上!”

    我说:“冤枉啊,是你喝多了,我问你你让我睡你床上的。不不不,是睡你家里的,那时你喝多了。”

    这是第二次解释了,由此可见,昨晚她真喝多了。

    她还是盯着我。

    我说:“不是我睡你床上,我是睡沙发上,然后,我也不懂为什么,是你自己来抱着我睡觉的。我醒来的时候,就这样子了。”

    她看她自己,这抱着压着我,像八爪鱼的姿势,她急忙的坐了起来,然后撩了撩长发:“以后别有事没事来我家。”

    说完她去了她房间。

    我起来洗漱了。

    在去监狱的路上,她赶着我下车买早餐,准备下车的时候,她说:“以后下车小心点,别被车撞死了。”

    我看看她,她这算是关心我的话吧,为什么从她嘴里说出来,口气既难听,听着又让人心里不舒服。

    买了包子和豆浆。

    我吃饱了,她赶着我去开车,她说她要吃早餐。

    我去开车。

    我会开车,但是我手脚僵硬。

    贺芷灵看我又蠢又笨开车的样子,说道:“猪都比你容易教。”

    我斜眼看了她一眼,说:“你不损人一句你能死?”

    贺芷灵说:“看路!”

    我往前一看,急忙一个急刹车,但是,前面那人,根本没碰到他,他就倒下去了。

    我自己倒是有些慌了,说:“我,我我没撞上去啊。”

    贺芷灵直接从中控台的储物箱拿了一瓶剂,打开车门气呼呼的说:“最恨这种有手有脚却出来碰瓷的。”

    贺芷灵走过去,我急忙跟着下车过去。

    过去后,看到那碰瓷的在那里哎哟哎哟的喊着。

    一个三十多岁这样的男的,躺着捂着胸口,然后看着天空:“哎哟,哎哟,疼呀,好疼啊。疼死我了。撞人了啊。”

    贺芷灵过去,也不说话,直接拿着喷剂晃了两下,就往他眼睛喷下去。

    我愣住了。

    她实在太暴力了。

    那碰瓷的直接大叫一声,双手捂住眼睛:“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啊!”

    然后贺芷灵左右脚猛踢碰瓷的胸口,狠狠的踢。

    那碰瓷的,想必是觉得碰到比他更疯的人了,赶紧的捂着眼睛往路边爬。

    贺芷灵还追上去踢。

    我急忙过去拉住她:“要踢死他了啊!”

    贺芷灵说:“踢死他我高兴。”

    我急忙把她拉回去了:“走了走了,会打死人的。”

    她这踢人下脚,也真是丝毫不留情的,也不怕踢死人。

    拉回车上后,她自己开车了,我坐在副驾驶座,车门没关好,她就开车了,我急忙坐好,关上车门。

    车子开过去,车窗外,那碰瓷的,一手捂着眼睛,一手捂着胸,嗷嗷喊着。

    我说:“太强悍了。”

    贺芷灵看看我:“闭嘴!从现在开始,一句话都不要说,一点声音都不要发出来。不然我把你踢下去。”

    说着她还拿着剂对我晃了晃。

    我问:“为什么。”

    贺芷灵说:“我烦你!”

    我点点头:“知道了。”

    她瞪了我一眼。

    那就不开口呗。

    回去了监狱上班。

    下午的时候,范娟让兰芬来通知我,她已经帮助李欣报上名了,范娟去跟李欣说,让李欣报名,李欣说自己去报名,马明月不会给她报的,但是范娟说我帮你说说。李欣就奇怪,问范娟为什么要帮她,范娟就说,因为你是个好人。

    范娟在监区女囚眼中,是个好队长,李欣相信了范娟,所以就去报名,但是马明月开始不愿意,范娟就说,只要有钱赚就行,别人一万,要她两万,马明月同意,然后报上名了。

    做得好。

    下一步,就是上面通过了,不过,还要再给马明月一次钱,这女人,真是生财有道。

    下班后,我出去了外面。

    在饭店,陈逊说彩姐会来,叫我等她。

    彩姐是来看一下饭店,还有看账的。

    我吃着饭等她来。

    天黑了后,她来了。

    来后,她在门口,饭店都没进,叫我出去。

    我下楼,彩姐一个人开了车来的。

    我上车后,问她怎么不带保镖。

    彩姐说:“现在不管事了,也没人把我当回事了。”

    我说:“哪有啊,你一直都会是我们的彩姐。”

    彩姐笑笑,说:“我说的是,霸王龙那些对手,都不把我列为眼中钉了。”

    我说:“那没办法,他们现在被环城帮弄得焦头烂额的,那些人抢了他们一半的地盘,天天跟他们对峙,他们真有够烦的。”

    彩姐说:“我们就剩下这小块地盘了,要是失去了,也没有了。”

    我说:“对啊。所以,要谋发展,可也很难呢。”

    彩姐说:“看着来吧,实在不行,就不要了。”

    我说:“不要了,我还有事情做,你也有,但是你的手下们呢。”

    彩姐说:“没事,带着他们去别的地方开两个酒店,就刚好安排了。”

    我说:“让他们单纯的做保安,恐怕他们也不愿意吧。”

    彩姐说:“他们要一直想做混混,那也没办法啊。”

    我说:“那的确是,谁让做这个比较赚钱。我们去哪里呢。”

    彩姐开车往前。

    彩姐说:“找个地方唱歌吧,我好久没唱歌了。我还想过在这里开一家啊,你有没有这想法。”

    我说:“我又没钱,我什么想法都没有,你要是做,我就全力支持。”

    彩姐笑笑。

    我说:“好些天没见,彩姐你漂亮了不少啊。”

    彩姐说:“你现在才发现呢!”

    我说:“早发现了。”

    彩姐说:“早发现现在才说。”

    我说:“那一直说着其他事,我只有一张嘴嘛。”

    她说:“逗你几句,你还是那么认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