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8章 对贺芷灵的报复
    贺芷灵在文涛用膝盖顶她的时候,又是用手挡住了。

    但文涛看起来,已经失去了理智,要弄死贺芷灵了,要弄死贺芷灵腹中的孩子了。

    我急忙冲了进去,然后,拿着烟头直接按在了文涛的后脖子上。

    文涛被烫的尖叫一声:“啊呀!”

    然后一抓后脖子,手掌碰到烟头,又是尖叫一声,蹿跳如同猴子一样,赶紧的把烟头拍掉。

    我上去也不客气,直接一拳打在了他眼窝上,那家伙当即飞翻往后躺在地上。

    贺芷灵捡起了水果刀,过去就要往地上的文涛刺。

    我急忙扑过去了,抓住贺芷灵手中的刀:“别这样,会死人的!”

    贺芷灵盯着我:“死了又怎样!”

    我说:“我有他犯罪的shi pin,把他弄进去监狱就好。”

    贺芷灵看着我。

    我说:“上次他抓我,我录下来了那段shi pin,他让人要弄我残废的shi pin。”

    贺芷灵说道:“很好!”

    我说:“的确很好,整死他吧。”

    文涛慢慢的爬着坐了起来,听到我们的对话,急忙说道:“灵灵,你为什么这样对我。我们以前的恩情,爱情,甜蜜,你都忘了吗。”

    贺芷灵说道:“滚出去。”

    我对文涛说道:“人家不爱你,你就放手吧,这看起来,多傻啊,多浪费时间,一个大男人,何患无妻,再说了,你自己对不住她,她抛弃你,跟我了,是弃暗投明,快滚。”

    贺芷灵又拿了刀真要捅,我拦着贺芷灵。

    我对文涛说道:“抱歉了,我要去告你这厮。”

    文涛说:“我走!我走!”

    他站了起来,悻悻地走了。

    关shang men了之后,贺芷灵说:“shi pin给我,我帮你请律师。”

    我说:“我是吓唬他的,哪会真的告他,因为我动用了混混来抓了他。”

    贺芷灵说:“查不到你们头上。”

    我说:“就算查不到,我也不想惹上麻烦。”

    贺芷灵说:“我来帮你解决。”

    我说:“搞笑的是,堂堂贺芷灵,居然搞不定这么一个家伙。你发怒的时候,就算真的捅他,你也会念及旧情,最多捅他不是要害的地方。”

    贺芷灵说:“别跟我说废话。”

    她掏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

    然后那边打dian hua过来。

    她说:“找多几个人过来,拉出去,绑一晚上,别伤了,教训一下就好。”

    挂了dian hua后,我问她:“你要找人来绑了他?”

    贺芷灵说:“他还在门口趴在门上听着。”

    我说:“你怎么知道。猜出来吗。”

    贺芷灵给我看手机上的jian kong,她门口的jian kong,果然,文涛那厮在门口贴着门,试图听着里面的声音,门是隔音的,自然听不到。

    我说:“这人这么那么下贱。”

    贺芷灵说:“和你刚好配一对。”

    我说:“别用那种人渣来和我相比。你叫谁来收拾他?”

    贺芷灵说:“你有可以使唤的人,难道我就没有。”

    我说:“好吧,你厉害。”

    贺芷灵回到桌边,她又开了一瓶酒,然后喝起来。

    酒不错,我坐回去,和她喝酒。

    贺芷灵喝了一些酒后,轻轻的伸了伸懒腰,姿势妩媚,姿态优美,我说道:“你和那家伙谈多久了。”

    贺芷灵说:“别在我面前提他!”

    很凶狠的样子。

    看着她,我看不透她的内心,她的表面,冷酷,冰冷,她也不会在任何ren mian前表现出她的脆弱,哪怕是曾经遭遇背叛,她自己独舔伤口,也是很冷,可我看不清的是,文涛到底在她心中是怎么样的。

    如果说不爱,我是不太相信的,不爱的话,就不会那么恨了。

    或许,像她那么重情的女人,要放弃一段自己全身心投入的感情,是很难的,也只能是那两个条件了,时间和新欢。

    时间会有的,但文涛一直缠着她。

    新欢倒是很难有,因为看上她的人虽然多,但她看不上别人的,这女人,心高气傲,眼光也高,她觉得谁能配上她?再说了,谁能征服这么一个烈性女子啊。

    我说道:“我觉得,你可以再找一个男人,慢慢的忘记他。”

    贺芷灵狠狠喝了一口酒,说:“关你什么事!”

    然后她又说道:“这世上好男人很少,能爱上的更加没有,即使是爱上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还不如不要!”

    我问:“这么说,你有你爱上的男人了?”

    贺芷灵看着我。

    一直盯着我好久。

    我指了指我:“呵呵不会是我吧,那么荣幸啊。”

    她直接一杯酒就泼在我脸上,瞪着我,却一句话也不说。

    我气得直接拿着酒杯也要泼过去。

    她冷着脸瞪着我。

    我没敢泼过去。

    我咬了咬牙。

    她说:“有种你泼!”

    我伸着酒杯,做着要泼过去的姿势,我自己拿着,一仰脖子喝完了,我说道:“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没想泼你,这是在做一个很潇洒的豪放的喝酒方式。”

    她对文涛发火,然后把气洒在我身上了。

    她自己倒酒,也喝完了:“刚才我被打的时候,你在看着!”

    我说:“没看着。我刚发现的时候,确实看着你们吵架的,但他打你的时候我马上进来了,但他已经踢了你好多脚了!这,的确挺对不起,我跑进来的时候慢了。可我真没想到他会对你动手。”

    她说道:“他为了气我,和我一个同班同学在一起。我给了那女的一笔钱,让她骗了他一大笔钱,出国跑了。他气疯了。”

    我说:“这家伙这么难缠。”

    她说:“所以让你帮我杀了他。”

    我说:“杀他那不至于。其实你也没必要愤世嫉俗。世上好男人还是很多的。例如我。”

    她说:“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用手指,直直的指着我,做了个捏碎的动作:“我最恨的人中,你也算一个!”

    我不由得颤抖,往后退。

    她说完了后,拿着酒瓶,直接往嘴里倒,然后放下酒瓶,看着我,眼睛里愤怒的冒出火来。

    看着看着,她扑通一声,趴在了桌子上。

    我急忙过去,拍了拍她的背:“喂,怎么了,没事吧。”

    她没了声音。

    就这么喝醉了啊。

    对于贺芷灵,我总是有种特殊的,朦胧的情感,她的魅力,她的美丽,她的神秘,她的能力,她的个性,她的重情,她的一切。

    我叫她:“喂,别装醉,别装死!起来喝酒!”

    我拉了拉她的头发,把她的头都扯起来了,是不是真喝醉了啊。

    我又叫了两声,没回音。

    她的确喝了不少酒。

    这家伙,还经常喝醉,实在是个性。

    我抱住了她,想要抱着她去她房间。

    她却出了声:“干什么!”

    我急忙放开她,说:“我要抱着你回房间睡觉啊。”

    她呼的站起来,然后看着我:“我自己能走!”

    说完转身走回去。

    走了三步后,第四步迈出去就啪嗒一声趴在地上了。

    我急忙抱起了她,扶着:“你没事吧你!”

    她没有声音了。

    我看着她,醉晕了吗。

    闭着美目。

    我抱着她,扶着她,进了她房间,把她放在了她床上,我看着她,她的脸色红润,皮肤娇嫩,看着让我呼吸急促,真想亲下去。

    我问道:“我,我能睡这里吗。”

    她闭着眼,却还能说话:“不能。”

    我说:“我不是说睡你床上,我睡外面。”

    我打算去把那瓶剩下的酒喝完,然后睡在这里,我懒得回去了。

    她说:“滚。”

    喝醉了,还那么嚣张,就不怕我把她给什么什么了啊。

    好吧,我滚出去。

    我出了外面,自己一个人喝酒。

    文涛被贺芷灵叫来的不知哪些人拉去了。

    我听到外面喊叫的声音,结果我出去一看,竟然是保安们。

    保安们的确是听贺芷灵的,因为贺芷灵是业主,而且,贺芷灵给他们钱,让他们搞定这家伙。

    文涛那晚被拉去保安办公室关着了,对这种人来说,不拉去jing cha局那里蹲着就已经对他够好了。

    文涛是还爱着贺芷灵的,但他那叫爱,简直玷污了爱这个字。

    他更多的是不甘心。

    文涛已经被逼疯了,我也担心他下一步采取更加过激的行为。

    他的不甘心付出得不到贺芷灵的爱,他对我的愤恨嫉妒。

    我们每个人在一生下来,就都先天具有一种强烈的自我为尊的意识,即自己是猴王,其次最重要的,也是最强的,更是不容置疑的第一号人物,这就是人人都有的猴王心理。

    当有人把自己当成是最重要的人或自己认可自己是最强者时,人会表现出很喜悦,很安慰,很高兴的情绪。而相反,当有人不把自己当成是最重要的人,自己也承认自己确实不如人时,人也都会表现出自卑、伤心、不安、焦虑、烦躁以及恐惧等情绪,伴随而来的往往是痛苦,和不甘心。

    一个人的卓越给自己带来的是无尽的痛苦,人的报复心理机制决定了人一定会采取措施给该人以报复,对卓越者进行人身伤害,财物破坏,以及言辞伤害是事情发展到这一地步的很正常的现象,除非一个人克制住了自己。

    那些在被分手后的对象,对自己的对象的现任下手报复的,甚至是对自己深爱的对象下手报复,想要毁掉对方的,正是源于不甘心和嫉妒的心理。

    我倒不会担心我自己,我担心的,是贺芷灵。

    文涛这家伙,已经失去了理智,恐怕是要真疯了,我担心他下步对贺芷灵的报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