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7章 世上居然有如此难缠之人
    做好了菜后,我又煮了鸡蛋西红柿面。

    等我把面端出来,却见贺芷灵自己拿着她自己的筷子和碗,还有酒杯,喝着吃着。

    我说:“哇,要不要那么自私啊,你先吃就算了,你还不给我拿碗筷。”

    她都懒得理我。

    我自己拿了碗筷,杯子,倒酒,吃。

    真的很饿了。

    我一边吃一边说:“谁娶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贺芷灵说:“不需要你操心,排队想娶我的人多的是。”

    我点点头,说:“这倒是。因为他们只看到了你外表的靓丽,却看不到你内心的肮脏。你长了公主的脸蛋,魔鬼的身材,却有着巫婆的心灵。”

    贺芷灵也不生气,说道:“明天记得想办法让李欣报上名,报不到名,不关我事。钱我是不会退给你的,我已经买了包了。”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贺芷灵只管吃着喝着:“吃完了,把这里收拾好,赶紧滚。”

    我说:“放心,马上滚。”

    她拿来的这瓶不知道什么酒,挺好喝的,全是英文。

    我说道:“这什么酒。”

    她说:“白兰地。”

    我说:“这样子啊,多少钱一瓶。”

    她说:“不贵,两千多。”

    我说:“那我多喝点。”

    今晚是折腾了一些,但能办到事,又能喝到那么贵的酒,这也值了。

    我看着手机,已经挺晚了,我说道:“我先打个dian hua。帮李欣报名。”

    我走出了阳台,给范娟打了dian hua。

    范娟是我安插在监区的眼线,有了她,要了解监区,就简单很多了。

    打通了后,我问道:“范队长,很抱歉那么晚打扰你了。”

    范娟说道:“没关系,我还没睡呢。有什么事吗。”

    我说:“我找你的确是有点事。”

    范娟说:“你说。”

    我说道:“范队长,你们监区和监区,有那个区监狱医院的名额,对吗。”

    范娟说:“你们没有?”

    我说:“没有啊。”

    范娟说:“怎么会呢,不是每个监区都有吗。”

    我说:“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们监区是没有的。”

    范娟说:“这么会这样子。你们争取一下啊,不过也不行了,明天是最后一天报名了吧。”

    我说:“没有就没有吧,我是想和你说一个事,关于李欣。”

    范娟说:“我之前也有这么想过呢,不能把李欣转到你们监区,但把她弄到监狱医院那里,你也能接触她,也能照顾她,她也过得好了。可是行不通的。”

    我问:“怎么行不通呢。”

    范娟说道:“你想啊,她得罪了马明月,马指导员,马指导员是不会让她报名的。就算是能去报名了,她李欣也很有可能被刷下来,通不过,还有,报名就需要一笔钱了,通过又要一笔钱,马明月不会放过那么好的捞钱机会。”

    我说:“妈的马明月。这表面那么好的人,背地里干坏事干得那么无耻彻底。”

    范娟说:“你以为呢。这是都是她管的,像监狱上面下来什么好事,都是监区长给她自己抓着办了,然后分钱。这样子的。”

    我说:“能不能想办法让李欣报上名了。”

    范娟说:“这挺难的,除非。”

    我马上问:“除非什么。”

    范娟说:“除非她交更多的报名费。”

    我说:“多少。”

    范娟说:“那些报名的,都是一万。最少了。很多人挤破头了都想去监狱医院做陪护,又比较自由,还有可能和外面的家属隔着窗口接触,又能立功减刑,吃住又比这里好,好处很多啊。”

    我说:“真会搞钱啊,报名就一万了。”

    范娟说:“报名是一万了,还有通过了,也要给她们一笔,少少也要三万的。”

    我问:“这如果不给呢。”

    范娟说:“不给,她们使绊子,把人顶了,说这女囚在监区刚发生了什么事,犯了什么大错,去不了了,或者弄残,就不能去成了。”

    我骂道:“他妈的她们还是人吗!这么赚黑心钱,就不怕遭天谴吗!”

    范娟说:“唉,我也没办法,我们做手下的,只能看在眼里,不舒服在心里,还是要老老实实跟着她们做事。没办法的。”

    我说:“李欣报名要多少?两万?”

    范娟说:“这我就不清楚了,这要李欣自己去问,去求马明月,去给钱报名,马明月自己格外开恩才行,也许一万,也许两万,也许更多。她之前得罪了马明月,马明月就很讨厌她,给不给去报名还是未知数。”

    我说:“你去帮她可以吗。”

    范娟说:“我怎么帮呢。”

    我说:“你去跟李欣说,让她报名,让她去求马明月,钱的话,你对李欣说,如果没钱,从你那里先拿,花多少,我给你。”

    范娟说:“我去给她说吧。我还可以去和马明月说一说,就说之前得罪也没什么,主要是有钱就好。可能马明月也会同意的,看在钱的份上,没人愿意和钱过不去。但是呢,后面还有两关。面试过不过,上面批不批准这一关,万一能通过了后,马明月还要捞她一笔。”

    我说:“没事,先办吧。”

    范娟说:“好的。”

    挂了dian hua后,我看着手机,想想还需要补充什么呢。

    然后,我又打了过去。

    范娟问还有什么事要吩咐。

    我说道:“这个事,千万要让李欣同意去报名,但是千万要保密。”

    范娟说:“知道了。”

    叮嘱了一番后,挂了。

    正要从阳台走回里面,却见里面一个男人站在客厅里面,和贺芷灵吵架。

    这个不就是文涛吗。

    贺芷灵骂道:“骗kai suo的把我家门撬了?你跟jing cha说你爱他们去吧。”

    文涛抓住了贺芷灵的手:“灵灵。我是真的爱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别说撬门,就是从下面爬墙上来我都上来。你还不了解我吗,难道你还不知道我心里真正的想法吗。我爱你,没有你我活不下去。我想通了,无论你跟了谁,肚子里是谁的孩子,我都照顾你,哪怕娶不到你,我愿意终生守着你!”

    世上居然有如此难缠之人。

    咋看起来,是痴情。

    实际不是。

    贺芷灵甩开了文涛的手:“滚出去。”

    文涛说:“我不走,灵灵,你难道看不到我这颗真心吗。那个家伙对你有什么好的,比得了我吗,家里又穷,没背景,你跟着他,是要受苦的。”

    贺芷灵说:“我爱他,就行了。”

    这话听得,让我的心,好暖啊,只是,我知道,这是假的。

    我点了一支烟,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吵架。

    文涛说道:“爱,他的爱,爱得起吗。爱得配吗,值吗。爱的分量有多重,你知道吗。他就是一部你的车都买不起。”

    贺芷灵说:“他连我用的一个包都买不起。”

    文涛说:“对,所以,他配说爱吗。爱是需要物质来铺垫的,没有物质,没有金钱,多爱都没有用。”

    贺芷灵说:“他怎么穷,我都爱他,我养他都可以。”

    文涛说:“你一向很理智,被冲昏头脑了啊你!你是在报复我是吧!你达到目的了!可你找个气我的人,你也要找个比我强的,你找这么一个,就故意让我不舒服吧。”

    贺芷灵说:“我只怪我自己瞎了眼。滚出去。”

    文涛又抓住了她的手:“灵灵,再过很多年,你回头看你现在的自己,你会看到你有多幼稚。不要斗气了好吗!”

    贺芷灵要挣脱,却挣脱不开:“放开我!”

    不可否认,贺芷灵是很强,也很要强的女人,可她毕竟只是一个女人,柳智慧也很强,但是柳智慧的强,和身体方面的强,是不同的,如果说身体方面的强,最强莫过于黑珍珠。

    只有黑珍珠,才是真正的强,一个打十个有武功功底的男人没压力。

    贺芷灵挣脱不开,恼羞成怒,抓起桌上的水果刀就插向文涛。

    我吓了一跳。

    还好,文涛抓住了贺芷灵的手。

    我急忙进去了。

    贺芷灵这下子,是真的吓着我了,因为,万一刚才没抓住贺芷灵的手,文涛已经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

    文涛抓住了贺芷灵的水果刀,掰开贺芷灵手中的刀扔掉:“你就那么想让我死,你就那么恨我,那么恨我吗!”

    贺芷灵冷冷的说:“恨不得现在杀了你。”

    贺芷灵想去捡起地上的水果刀,文涛踢飞了水果刀,然后掐住了贺芷灵的脖子:“杀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了他妈!”

    说着,文涛看着贺芷灵的肚子,然后睁着圆眼,手往上抓住了贺芷灵的头发,把贺芷灵往下按:“你怀了他的种,我要,我要让你流产!孽种!”

    然后狠狠一膝盖顶向贺芷灵的肚子。

    贺芷灵毕竟学过功夫的人,双手掌交叉挡住了这一膝盖。

    文涛更加恼火了:“我杀了你的孽种!”

    说完又是狠狠一膝盖的顶向贺芷灵的腹部,贺芷灵还是挡住,已经很艰辛了。

    文涛破口大骂:“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我弄死你和他孩子!”

    然后又是一膝盖顶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