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4章 人心总是难测
    当王普叫我过去他那里喝粥的时候,我过去了。

    其实我想找他喝酒的。

    去了王普那里,其实这个公寓和我住的也是差不多,只不过呢,有了女朋友龙仙仙后,他这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井井有条,处处花香,装饰品也漂亮,看起来有了家的感觉。

    王普这厮就和龙王一样,一个人的时候,虽然不是说邋遢,但绝对没那么干净,有了个女人,都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变了个人样。

    龙仙仙熬了粥,绿豆粥,说降火,叫我来降火。

    是,我的确需要降火了。

    我喝了两大碗。

    然后问:“这玩意不算降火,有冰冻的啤酒吗?”

    龙仙仙说:“你们天天喝酒,就不怕身体受不了。”

    我说:“身体没有酒精的支撑,才是受不了。”

    龙仙仙从冰箱里拿出冰啤酒。

    这么大热天,喝这个真是过瘾。

    和王普碰杯,喝完。

    王普夹着烟的手指中,烟头徐徐冒烟,王普说道:“有问题。”

    我说:“我有问题。”

    王普说:“说吧什么问题。”

    我说道:“感情的问题。”

    王普说:“被谁甩了。”

    我说:“也不算感情的问题了,是梁语文。”

    王普问道:“她怎么了?是不是抛弃你了,甩了你了。”

    我说:“她不在我们那边饭店做了,去公司做了mi shu。”

    王普说:“做了mi shu,是好事啊,这是一份好工作啊,在一家好公司的话,前途无量啊,在你们饭店做什么fu wu员,做到猴年马月才能玩出头啊。”

    我说:“她去的是,开保时捷那中年男人的公司。你记得他叫梁语文去他们公司做mi shu吗。”

    王普说:“完了完了,那完了。给那老鬼做mi shu,呵呵,一个月几万块,表面是mi shu,实际是。”

    王普没把话说完。

    我说:“我很郁闷。”

    王普说:“我理解你的郁闷。想不到,你说的可以坚守底线的女人,也去了,为了金钱,拜倒在了金钱的石榴裙下,为了金钱跪倒在那有家室的老男人膝下。”

    我想象着那极为不搭调的画面,心中像是被一块石头堵着了。

    王普开导我道:“哎,这种事,看开就好,看一人,是需要时间和考验的,她考验不过,那说明人品不好,还好你没有答应和她在一起,否则啊,你就完蛋了。以后在一起了,为了钱,吵架啊,出去干嘛的,甚至给你绿帽子戴戴,算了算了,反正你身边那么多女人,找个品德好的谈就是了,别去想那么多。”

    我说道:“她应该不是那种人。”

    王普说:“妈的,她应该不是那种人,那是什么人。都这样了,还帮她说话。”

    我说:“她看起来就比较清纯,而且心中充满了爱,然后。”

    王普打断我的话:“你和我的前女友,哪个看起来不清纯?”

    我有些无语。

    王普说:“别想那么多了,她走了就走了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消消气,想开一点。”

    我是想要想开一点,她如果是这样的人,那我实在是无话可说,可我越是要我自己想开一点,心中就越是难受。

    喝了两罐啤酒后,回到了自己的公寓,坐在阳台,看着外面的城市夜景。

    人心总是难测。

    当初薛羽眉难道不好吗,还说如果出来了后,会嫁给我,可现在,她都只想弄死我了。

    这就是人心,尽管我不相信她会这样子,但她的确已经变成了这样子,我很无奈,更是没有办法,我找到了梁语文又怎么样呢,她都跟那老男人了,她已经在金钱的攻势下失陷底线了,我难道还能说服她把她带回来吗。

    不可能了。

    算了,算了。

    手机响了的时候,我心不在焉看了一眼,这么晚给我打dian hua是谁。

    一看,是梁语文。

    开始还激动,后来却是不想接。

    但她打了一次后,还打一次,我接了。

    她说道:“你没睡吧。”

    我说:“是啊没睡怎么了。”

    她说:“我离开饭店了,因为事情比较急,朋友叫我过去,所以没和你说。”

    我说:“哦,没关系,没事的,你那里这么那么吵。”

    她说:“朋友带着我去唱歌了,刚回去。在包厢手机没电,刚用充电宝充好了,听小许说你找我。”

    她和那男人唱歌去了。

    我说:“是呢。”

    梁语文问:“你找我什么事啊。”

    我本来有很多话想说的,但,还是没说出口,我说道:“没什么了,就是想问问你突然离职怎么了,现在也没事了。”

    梁语文说:“那,我朋友来了,我要上车回去了,改天有空了我找你吃饭。”

    我心想着,她下楼了,要上那男人的保时捷了,心里甚是不是滋味,我说道:“好的。那。”

    我没说完,那边一声拜拜挂了dian hua。

    她上了人家的车,自然挂了我dian hua,因为不方便。

    好吧,那没办法了。

    挂了dian hua后,我更是不爽。

    在床上辗转反侧好久,到了凌晨三点多才睡着了。

    我删了梁语文的号码,以后,随她去吧,和她断绝关系吧这样的人,不值得再交往。

    上班。

    临下班的时候,贺芷灵给我打了dian hua。

    让我下班后,在停车场等她,我说好。

    下班后,我去停车场,躲在停车场等她。

    看着一辆辆车子出去了。

    监狱是人车分流的,车子进出,都比较严格,所以,出去的车辆检查,都会比较慢,在下班后,想出去早点的,就来排队,想出去慢点的,就晚点过来,反正来了不早也是等。

    结果,等到了停车场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车子,他妈的,贺芷灵还不来。

    这不是玩我吗。

    等了一个多小时后,天都快黑了,她才来了。

    她来了后,我一句话也不说,跟着她上车,她一看我,就知道我在发火。

    她也不道歉,说道:“脸黑着啊。”

    我说:“你不该对我说一句抱歉吗。”

    她说:“我做错什么,为什么要道歉。”

    我说:“我在这里等了你一个多钟头。我的时间就不是时间了吗。”

    她说道:“一个多钟头,管我什么事呢。”

    我说:“你让我下班过来等的。”

    她说:“我叫你下班后来等,我也没说下班后马上来等。”

    我说:“你这做错了,还振振有词了。你说你忙,定个时间再让我过来不行吗,我可以去饭堂吃个饭,去宿舍洗个澡,你这样算几个意思。”

    她瞪了我一眼:“那又怎么样,想打架吗。”

    我咬咬牙,算了。

    今天她找我,可能是有什么好消息。

    门卫的狱警对我们进行了检查后,让我们出去了。

    我说道:“每次出来,都费劲检查半天,费时间。”

    贺芷灵说:“我去外国监狱考察了一趟。车辆进出检查,以后用机器来代替了。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

    我说:“你什么时候去了的。”

    贺芷灵说:“关你事?”

    我说:“用机器来代替?是不是像我们平时进出车站或者机场,要那个什么光检查的。”

    贺芷灵告诉我,最先进的监狱车辆进出的检查系统。

    监狱安全,是管理工作中的,重中之重,所以,平时监狱里做什么工程,建筑,进度都特别的慢,哪怕就是搞个补修的墙洞,都要搞好些天,因为工人进出,都要彻底的检查,出入少了一把剪刀,那都不行。

    更别说车辆那么大的机器了,玩意车辆进出,带着什么进来,或者带着女囚出去,那就是大件事了,平时进出的,都是狱警对车辆和驾驶车辆的人,进行彻底的细查。

    贺芷灵说的国外的这套系统,是使用现代的高科技,通过智能管理系统识别车辆和驾驶人员的身份信息,更加安全,和高效的解决管理的效率和难度。

    监狱的出入口,在一个长通道延伸到监狱内外,设置三道门禁,首先外面那是武警,然后是铁门,最后是狱警把守,进来是武警检查,出去是狱警检查,内部职工的车辆,都要在挡风玻璃贴标签,驾驶人员也是发放标签,设置驾驶人员和车子的合法关联关系。平时这样的做法,主要是太费事费劲,要每辆车都细细检查。

    而如果换了智能识别,就不同了,车子未到监狱大门前的十几米,系统就能对车辆和车内人员的身份进行识别和自动匹配,弹出对应的车辆和人员身份信息,二者身份匹配,系统提示放行,如果不符合匹配,则不会放行,系统提示管理人员进行进一步身份核对。

    但像我这样的坐在车上的人员,就要下车,人车分流进出。

    车子经过通道,通道有先进的光之类的tou shi线,车里如果有什么违禁品或载人载物,系统都会警报,加上有人在盯着光tou shi线的电脑屏幕看,和车辆进去后的重量,在出来的时候相差不得高低于多少克,完全做到了几秒就能过一辆车了。

    如果发现有问题,系统和守在电脑前的人员,都可以不开闸门。

    早这么做就好了,搞得我们进出都特别麻烦费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