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3章 去做了女mì shū?
    看到梁语文那么关心我,我挺感激,说:“谢谢你的关心。”

    梁语文说:“你打架不用自己去打也行吧。”

    我说:“人家也不傻,就算我自己不去,但是,擒贼先擒王,和我有仇的,也会找上我。不过你放心,我会没事的。”

    到了烧烤摊,王普急忙找凳子,说道:“哟,嫂子来了呀。”

    梁语文说:“你叫谁嫂子啊,谁是你嫂子啊。”

    我说道:“你那张破嘴。梁语文,别理他,他就那副德行,不然的话,也不至于做个啤酒推销的,还能只用一年多的时间做到了区域经理的职位。”

    梁语文问:“什么啤酒啊。”

    我说:“清江。”

    梁语文说:“那么厉害啊。”

    王普说:“听起来是厉害,但也不厉害,都很穷呢。不就是一个区域经理,有什么厉害的。”

    我说:“这话说的真违心啊,我转告贺总去。”

    王普说:“你敢告诉她,让我丢了工作,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说:“开开玩笑,再说了,就算丢了工作,也不至于杀我吧。她也不至于听了这么一句话,会撤了你。”

    王普说:“你那贺总,是人的性格吗,她性格跟别人一样吗,她还真的会撤掉。”

    梁语文问我道:“你那贺总?谁是贺总。”

    我说:“哦,没什么,别听他扯的。”

    梁语文问王普:“贺总是谁啊。”

    王普说:“贺总是啤酒厂的老总,很厉害啊。”

    我说:“好了来来,喝酒喝酒。”

    几人聊着天,喝着酒,陈逊打dian hua来,告诉我,已经把揍我的强夺梁语文的那中年男人淹了放走了,吓得他屎尿都拉进了裤子里。

    喝到了十二点后,梁语文说道:“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王普问道:“怎么了,你要回去了?我们刚喝开心你就要回去了啊。”

    梁语文说:“很晚了啊。”

    王普对我说道:“张贱人,你不会让她明早不上班啊。我们再喝一会啊。”

    梁语文说道:“我上晚班的。可明早我还要去另外一家饭店做jian zhi。”

    我说:“真够辛苦的。”

    王普说:“对啊,既然那么辛苦,张贱人,你养她咯。”

    我说:“你开什么玩笑,我连我自己都养不起,我还养她呢。”

    梁语文说:“才不要你养。”

    王普说:“哈哈,生气了。”

    梁语文说:“没生气。”

    我说道:“是挺晚了,你这么回去,我有点不放心。”

    梁语文说:“没事的,我住的又不偏远。”

    王普说:“你就住张河那里吧,他一个人住,你去了,正好帮他打扫卫生,你上班地方也近。多好。”

    梁语文看看王普。

    我对王普说道:“你闭嘴。”

    梁语文走了,说道:“我回去了。”

    然后,我送了她,她拦了一辆计程车,对我挥挥手,上车走了。

    我回来坐下,王普说道:“说你是煞笔,你还不承认。”

    我说:“干嘛骂我。”

    王普说:“你刚才看到她那样没有,我说,你一个人住,什么的,她本来想留下的,结果你叫我住嘴,她就彻底的要走了,原本是想留下的。”

    我说:“是吗。我不懂。”

    王普说:“女孩子心都很细的,她当然不会直接说,好啊我和你去睡觉啊,我去住你家啊那种话,都很含蓄的。以我多年的丰富经验,她肯定是想着和你回去的。”

    龙仙仙揪住了他耳朵:“你丰富的经验,你多年的丰富经验。”

    王普急忙喊疼求饶:“不是不是,老婆,我开玩笑的,我拿他开玩笑。我也看不懂,但我就是想他们能在一起,我才这么说的。”

    龙仙仙说:“你是有多丰富的经验。”

    我点了一支烟,说道:“好吧。”

    闹了一阵,回去了。

    王普和龙仙仙住一块了。

    我想,要是梁语文来和我一起住,那会是怎么样,会幸福吗。

    应该会吧,她会照顾人的,但,我心里面会幸福吗。

    第二天,没上班。

    睡了大半天,傍晚出去走了走,然后跑跑步,洗澡后,天黑,去找了黑珍珠。

    黑珍珠是在酒店里的,她办公室。

    我告诉了她,关于合作开饭店的想法,我们的彩姐,不同意。

    黑珍珠听了后,问我道:“她担心什么呢。”

    我说:“我联系不上她,我也不知道她担心什么。”

    黑珍珠说道:“是担心你们跟我做事,你们都被我控制了吗。”

    我说:“我真不知道。”

    黑珍珠说:“那你怎么想。”

    我说:“我还能怎么想,她不让干,我就不干呗。”

    黑珍珠说:“那是她不干,关你什么事。”

    我说:“这话什么意思。”

    黑珍珠说:“她不干,你可以干。我们自己做。我们合作。”

    我说:“那怎么行啊,这行不通的,我不能背叛彩姐。”

    黑珍珠说道:“这叫背叛?”

    我说:“难道不是吗。”

    黑珍珠说:“我们去别的地方开,又不抢这边生意,名字不同。”

    我说:“但是菜谱和风格,同样,对吗。”

    黑珍珠说:“那能叫背叛吗。”

    我说:“应该算吧。”

    黑珍珠说:“你在那饭店,据我所知,你分不了什么钱,那你还不跳出来做,你蠢吗。”

    我说:“别骂,反正我就是不做。”

    黑珍珠说:“很好。不做便不做。”

    她颇为有些生气。

    我说:“东趣酒吧被我们整得关门了。”

    黑珍珠说:“哦。”

    我说:“他们抢我们的地盘,我们不会让他们开得下去。”

    黑珍珠说:“这是你们自己的事。”

    我看着黑珍珠。

    黑珍珠说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说:“其实我真的不相信那晚我对你做了什么。”

    黑珍珠说:“你相信不相信,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我问:“那到底有没有。”

    黑珍珠说:“你说呢。”

    她总是这样,模棱两可的回答我,所以,我更是怀疑,其实我根本就没碰过她。

    我说:“如果你是骗我的,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骗我,我想知道,你骗我的原因。”

    黑珍珠说:“我说你和我睡了,你信不信,那是你的事了,你说我骗你,那你拿出证据来。”

    我说:“好,我没证据。”

    黑珍珠说:“你可以走了。”

    我说:“我就是一直想不通,你为什么要骗我。”

    黑珍珠直接不理我了,出门去了。

    她去忙了,我也只能离开了珍珠酒店。

    其实我也搞不懂,为什么彩姐不同意合作的。

    黑珍珠让我这么做,跳出来和她合作开饭店,那已经是越界了,如果我这么干,就是想脱离彩姐,要和黑珍珠做事的意思了。

    彩姐对我那么好,我这么能这么对她呢。

    我走去了饭店。

    想吃点东西。

    去了之后,我坐在角落的位置,这个点,没有那么多的客人了。

    点了一点吃的,和两瓶啤酒。

    看着fu wu员给我上菜,这fu wu员,就是梁语文嘴里说的小许啊。

    梁语文说这几天小许儿子发烧,她在帮小许顶班做fu wu员,小许却来上班了啊。

    我问道:“你是小许。”

    她说道:“是啊,老板。”

    我说:“梁语文不是顶班你吗。”

    小许说道:“哦,她不来了。”

    我说:“什么她不来了。”

    小许说:“她ci zhi了,不来上班了。”

    我说:“你开什么玩笑,昨晚我还和她喝酒吃东西。”

    小许说:“今天刚ci zhi了。”

    我心里涌起不安的感觉,问道:“怎么了,ci zhi了?”

    小许说:“是啊,她今天ci zhi了。”

    我说:“你开什么玩笑。”

    小许说:“是真的呢,我也留她,但她说,她去的是朋友的公司,做mi shu,我心想,人往高处走,就不留了,哦,杨经理她们都知道了啊,她偷偷交了ci zhi信的。不提前提交ci zhi信,这个月的工资是不给的,她都不要了。”

    梁语文走了。

    还做mi shu去了!

    想到昨天那男人说的,给她一个月比这里高十倍的工资,去做mi shu!

    我心里顿时,涌起酸酸的感觉,甚至有些愤怒,梁语文不是那个守住底线的梁语文吗,怎么跑去做了那家伙的mi shu。

    我靠,这不是真的!

    我马上给梁语文打dian hua,却已经关机了。

    我马上问小许:“她去的什么公司做mi shu。”

    小许看着我这样,有些害怕的说:“我,我不知道呢,说去的朋友的公司。”

    我说:“怎么那么突然。”

    小许说:“我我不知道。”

    我吓着她了。

    我说道:“你帮我联系一下她,找到她,你和我说一下,叫她联系我。”

    小许说:“好的。”

    我说:“你先去忙吧。”

    怎么会这样子的呢。

    昨天那个老se lang,抓梁语文的手,还想要对梁语文动手动脚,他有家室,在外面有女人,养着其他年轻女人,昨天那年轻女人和他吵翻了跑了,他气不过,刚好看到梁语文mei nu,就叫梁语文跟他去他公司做mi shu,然后我及时出手,扁了那老男人,然后呢,我昨晚被那老男人揍了,然后老男人来想抓走梁语文,我让陈逊揍了他,把他拉去吓得屎尿都拉裤子上了。

    可今天,梁语文竟然ci zhi了,跑去他们公司做了他的mi shu。

    告诉我,这一切,不是真的!

    这不会是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