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2章 薛羽眉冷冷围观
    王普一边搬东西,一边骂我:“说好来帮我的,妈的,你小子不义气。你看,谁会出来打你?”

    我这时候,还在看对面马路路灯下的那部黑色车子。

    看不出来是什么车,更看不出来车上是什么人。

    但我感觉,那边车上的人正在看着我们这里。

    王普搬完了之后,关了后车门。

    就在这时,两部面包车一前一后停在了我们的面前。

    这两辆面包车,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两辆面包车。

    我急忙喊道:“王普,快上车,开车跑啊!”

    王普还愣着。

    傻傻的愣着。

    两辆面包车停下来后,两伙人分别从面包车上下车,冲了过来,王普见势不妙,跑过来开车门想上车逃了。

    可是已经晚了。

    那两伙人威胁道:“敢跑,跑就捅死你们。”

    我们已经完全被堵着了。

    然后,他们指着车上的我:“下车!”

    恶狠狠地样子。

    我只好下车了。

    然后,一辆黑色越野车停在一辆面包车后面,是保时捷。

    下车的,就是刚才那个在饭店里被我打的中年男人。

    那男人走过来。

    王普还不知道为什么被围着,说道:“各位老大,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们是良民啊,我们是好人。你们认错了人了一定是。”

    那中年男人走过来,说道:“认错人了吗。”

    王普看过去,惊住。

    我说道:“王普你这个贱人,你可害死我了,说了情况不妙,你还不相信。”

    那中年男人说道:“打!”

    众人上来就围殴我们。

    我们急忙喊救命,但没用,很多人围观,但也是围观。

    我和王普抱着头倒在地上,他们狂揍踢了一顿,然后愤愤离去。

    我们抱着头好久后,慢慢的爬了起来,我过去,问道:“没事吧王普。”

    王普说道:“没,没事。你呢。”

    我说:“好在我经常被人打,习惯了,这点打不算什么。”

    王普站了起来说:“妈的,我们两怎么经常被人打。”

    我说:“没事,靠,我回去找陈逊,这家伙,整死他去。”

    王普哎哟哎哟的捂着腰走向车子,我过去扶着他,说:“你这家伙,我都说有人跟踪,你偏偏不相信,还说那话。”

    王普说:“谁看的出来嘛。要怪怪你,打了他,所以我们才被报复。”

    我说:“那人活该打。报仇!”

    围观的人群,是看热闹的,此时都渐渐散去。

    围观的人,发生打架这类事件,大家会围观,但不会有人帮忙,最多打个报警dian hua,谁会想没事出来找死呢。

    在围观人群渐渐散去时,我看到几个男人围着一个女子。

    薛羽眉。

    我愣住。

    她竟然看着,她刚才竟然看着我被打,却没有出手相助。

    薛羽眉,你为何如此对我狠心,看我被人打,却能无动于衷看着,不伸援手。

    仿佛一盆凉水,浇在了我头上。

    王普看着我不走,愣着,他顺着我看的方向看,看到了薛羽眉和她的手下。

    王普急忙说道:“靠!是她!是他们!快跑,快上车啊!”

    他急忙跳上了了驾驶座,发动车子。

    看着愣着的我,他骂道:“尼玛的你傻了啊,快跑啊,你看什么看,不想活了!快上车跑啊。”

    我看了看王普,然后朝薛羽眉走过去。

    走到了薛羽眉的面前,看看薛羽眉身后的环城帮的饭店酒店大排档等产业,我嘲讽道:“老板娘,别来无恙。生意做大了,真为你感到骄傲。”

    薛羽眉冷冷看着我。

    王普喊道:“煞笔,你干嘛,你不想活了!”

    我伸出手,狠狠一巴掌扇在了薛羽眉的脸上。

    她没声音的被打得差点摔倒在地。

    几个她手下马上上来,对我拳打脚踢。

    我又捂住了头。

    王普从车上拿了一根扳手冲下来:“我打死你们!”

    好感动。

    不过还没动到手,就被薛羽眉手下一脚踹肚子上,爬不起来了。

    薛羽眉推开了正在打我的她手下,然后说:“走。”

    她转身走了。

    我坐了起来,看着她和她手下离开,进了酒店。

    我过去,扶起了王普。

    王普骂我:“你,尼玛的,你要疯了。”

    他捂着肚子。

    我扶着他回到驾驶座上,他骂我道:“你神经了别把我也害死啊!你打她,还怕没机会吗,她身边那么多人,都那么能打,你还动手,你神经病啊!”

    我不说话,开车门上车。

    他指了指刚才被打的趴下的地方:“扳手,扳手没拿。”

    我过去把扳手捡了回来。

    上了车。

    王普开车,回去。

    他问道:“你他妈没事吧。”

    我说:“没事。”

    我给了他一支烟,他点上,我自己也点了一支烟,看着窗外。

    王普说:“你说你跑过去抽她一巴掌干嘛,真是找死啊。你不会等机会啊。送一趟货,被打了两顿,真他妈的悲剧。”

    我呆呆的看着窗外。

    实际上,我是真的发火了,她这么看着我被打,却能无动于衷。

    如果说抢利益,打了龙王,抢地盘,这些我都能忍受了,可是,她这么能眼睁睁的看着我被打,她真的能将以前的事情,忘了一干二净。

    车窗外,美轮美奂的建筑物,灯火辉煌,川流不息车辆,原本炙热的天气,却让我感到了悲伤的寒冷,让我感受到了冰凉的冷落。

    王普把车子开到了烧烤摊那边,开到了烧烤摊旁边上,然后说道:“今晚车子不开回去了,我们喝酒,太不爽了。”

    两人坐在了烧烤摊那里,王普说道:“还是挺疼的,妈的。”

    我说:“要不去医院一下。”

    王普说:“算了,死不了。”

    龙仙仙给王普打了dian hua,然后过来了。

    看到正在喝酒的我们脸上的青绿,龙仙仙说道:“你们,你们怎么了。打架了。”

    王普说道:“不是打架了,是被人打了。”

    龙仙仙说:“你们不是去吃饭呀,怎么被人打了。”

    我告诉了龙仙仙事情经过。

    但我只说了得罪了一个中年男子被打,没有说打了薛羽眉然后被薛羽眉的人打了我们。

    龙仙仙靠着王普,心疼说道:“你看你,疼不疼啊,去医院看了吗。”

    王普说:“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还那么帅呢。”

    龙仙仙说:“去医院看看吧。”

    王普说:“不去。这点伤,算什么啊。”

    我说道:“让你老公陪葬了,真对不起你了。”

    龙仙仙说:“你呢,疼吗。”

    我说:“没事呢。”

    王普说道:“喝酒吧,喝醉了就不疼了。”

    我手机响了。

    陈逊说道:“张河你过来饭店一下。”

    我说道:“怎么了啊。”

    陈逊说道:“有人在门口堵着了梁语文,把她拉上车了。”

    我吃惊的站了起来:“你说什么!那现在呢。”

    陈逊说道:“幸好fu wu员发现,叫我们了,我们把那帮人堵了,抓来了饭店里。”

    我问:“梁语文呢。”

    陈逊说:“她没事。”

    我说:“我过去一下,你们等我。”

    挂了dian hua,王普问我道:“怎么了,又怎么了。”

    我说:“没事,我先过去饭店一下,一会儿回来,等我。”

    王普挥挥手。

    我跳上了一辆摩的,很快回到饭店里。

    饭店门口,停着的,就是那保时捷。

    还有那两辆面包车。

    是那中年男人。

    这家伙,打了我还不行,还叫人来拉走梁语文。

    进去了饭店,见到了他们,他们一干人,全被陈逊和几个手下抓进来了。

    我说道:“把这些人放走,那个家伙留着。”

    陈逊放走了他们。

    我问梁语文道:“你没事吧。”

    梁语文问我:“你被他们打了是吗。”

    我说:“你怎么知道。”

    梁语文下班后,出门,就被这帮人拉上了车子,中年男子说你老板刚被我打了一顿。所以梁语文知道我被打了。

    好在,门口出来的fu wu员看见后,急忙通知陈逊,陈逊带人马上下楼,堵了他们揍了一顿,全抓了,一个都没跑。

    他们一定没料到陈逊他们那么能打。

    我看着那中年男子。

    我对陈逊说道:“把他拉去淹死吧,跟上次一样,你懂的。”

    中年男子一听,说道:“你,你敢淹死我吗,我不相信你敢淹死我!”

    陈逊上去,左右开弓,啪啪两巴掌,中年男子嘴唇都颤抖了,说不出话来了。

    我都懒得动手,脏了自己的手,我说道:“拉去淹了。”

    陈逊又给他两巴掌,然后和手下拉着他出了hou men上车去了。

    这家伙,等会儿就有得求饶的。

    我对梁语文说道:“去吃宵夜吧。”

    梁语文轻轻的点了点头。

    和我走向烧烤摊路上,梁语文说道:“你的生活,是不是都要打打杀杀的。”

    我说:“有时候需要这样吧,其实我也不想那样的。”

    梁语文说:“那你还打呀。”

    我说:“梁语文,你可能不懂,但这世道就这样,暴力的确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可是没有暴力又不行。这世上,有的人,你对他礼貌不行,客气不行,就像刚才那人,只能揍他一顿,然后把他踩在脚底,让他颤抖害怕,他才不敢惹你。不然,你怎么求他和他讲道理,是没用的。如果不打,你能说服得了他么。像我们饭店,以前和那些小混混,不和他们打,他们会怕吗,不然他们早就抢了我们的店了。”

    梁语文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这道理,可我怕你受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