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1章 可以守住她的底线
    突然的听到摔杯子的声音。

    从右侧边方向传来的声音。

    我朝那边看,是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女子吵了起来。

    男子有些胖,女子曼妙年轻,摔杯子的是男的,手表,项链,看起来像是暴发户。

    男人骂道:“花了我的钱,还敢和我吵!”

    女子说道:“有钱又怎么样,你以为这世上就你有钱,我认识的天福豪车俱乐部那边的老板们,哪一个不比你有钱!”

    男人气道:“原来你跟我要钱参加俱乐部,是为了认识有钱男人去了。”

    女人骂道:“不然呢,让我跟你这人一辈子,有两个臭钱,还不把人当人看了。让你和你老婆离婚娶我,拖了好几年,拖得我都老了,告诉你,我不等了,我们完了,我找了一个比你更有钱的男人!我已经跟了他几个月了,今天找你出来,就是为了和你摊牌的!”

    说完,女人挎了不知是还是古驰的包,蹬着高跟鞋踏踏而去。

    男人骂道:“臭女人,有种别回来了!”

    女人走了后,中年男人自己郁闷抽着烟喝着酒。

    然后,梁语文过去收拾,扫走地上的玻璃碎片。

    男人看起来是喝了一些酒,桌子下有一瓶白酒空瓶。

    看到梁语文弯腰附身在他面前,他伸手拉了梁语文一把,梁语文吓一跳,然后问:“请问先生,有什么事吗。”

    男人说道:“你陪我坐一会儿,我给你钱。”

    说着,他掏出一千多两千块钱这样,塞给了梁语文。

    梁语文不要,塞回去了给她。

    男人说道:“我给你加钱。”

    梁语文说道:“不好意思,我正在忙,而且我们没有这样的fu wu。”

    男人说道:“你陪我坐会儿,明天到我公司上班,一个月的工资,我给你开,比这里高十倍。你可以不用做fu wu员了,到我公司,做我的mi shu。”

    梁语文说道:“对不起先生,我暂时不想换工作,我在这里工作的挺开心的。”

    中年男人不爽道:“别给脸不要脸。”

    我看到他腰带上,挂着的是保时捷的车钥匙。

    我轻声问王普:“你听说过什么是天福俱乐部吗。”

    王普说:“豪车俱乐部,一些有钱人,很喜欢这样的俱乐部,年轻女孩进去为了认识有钱老板,有钱老板从那里认识年轻mei nu,又能玩车,又能玩人,还能认识各行业的有钱老板。年轻女孩又傍上老板,又有豪车开,各有所需。”

    我说:“听起来好像挺不错。”

    王普说:“像那些俱乐部,进去的门槛很高的,首先,要交多少的会费,动辄几十万,还要有自己名字的价值上百万的豪车,资产不低于千万,你想进去,你想得美啊。先别说这个,你看你的fu wu员,被人家欺负了。”

    我说:“呵呵,她漂亮,经常有人问她要号码的,但这女孩和别的女孩不同,她可以守住自己的底线。不像我们两个的前女友。”

    王普说:“那挺好啊,干嘛不追啊,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啊,你不要,给我。”

    我说:“好啊,你去要吧。”

    王普骂我:“真是煞笔中的煞笔,煞笔中的战斗。你看,多好的女孩,漂亮,又勤快,乐于助人,懂事大方,坚守底线。”

    我说:“然后呢。”

    听到梁语文的声音:“先生别这样,你这样我可不客气了。”

    看过去,是男人抓住了梁语文的手。

    梁语文甩不开。

    梁语文生气了,就要一巴掌打过去,但是男人抓住了她的另一只手。

    店里还有很多人看着,其他店员,fu wu员,也都看见了,纷纷的走过来,客人们也都看着。

    梁语文又气又恼,求助的目光看着我。

    王普一把把我推了站了起来。

    我走了过去,对那位先生说道:“先生,你这样是不对的,人家不愿意,就算了吧。”

    他说道:“你是谁。好好吃你的饭,别多管闲事!”

    我笑笑,说道:“我是这里的老板,再次警告你,放开她的手。”

    他说道:“很了不起吗,我就不放开了。”

    他说话,一嘴的酒味,是喝多了。

    我冷不防的拿了一大盘子菜,砸在了他脸上,然后,他一下子捂住了脸,划拉掉脸上的菜,梁语文抽出手,躲在我身后。

    中年男人站起来,弄掉脸上的菜后,就要和我打架,我一拳打在他左耳上,他后退两步,倒在地上,然后在众人的叫好声中,慌张站起来,赶紧的逃出去:“你等着!”

    我说道:“是,我等着!随时。”

    我问梁语文:“没事吧。”

    梁语文说道:“没事。”

    我说道:“好的。那家伙买单了吗。”

    梁语文说:“买了。”

    我说:“去忙吧,别怕。”

    梁语文收拾着桌上饭菜,地上的菜。

    一会儿就收拾干净了。

    我对她说道:“过来坐一下。”

    她过来坐在我身旁,我问道:“吃过饭了吗。”

    梁语文说:“还没。”

    我拿了碗筷给她,拆开了,拿了筷子给她,说:“先吃东西。”

    梁语文说:“我在上班呢。”

    我说:“上什么班,先吃东西,上什么班呢。”

    梁语文说:“这样不好。”

    我拉住了她的手:“先吃东西,不然不让走。”

    梁语文说:“你都跟刚才那老liu mang一样了。”

    我说:“我就一样了,你叫人来揍我。”

    梁语文坐下来了。

    然后拿起了筷子吃东西。

    我说道:“mi shu,一个月十倍的工作,一个月好几万呢。”

    梁语文说:“你还逗我。”

    我说:“那不是呀。”

    梁语文说:“难道你不知道他说的mi shu是做什么呀。”

    我说:“我当然知道。”

    梁语文说:“那你还这样说,我不理你了。”

    她真的站了起来,走了。

    王普抽着烟,说道:“这下好玩了吧,把她气跑了,哈。”

    我说:“没事,一会儿就好了。”

    王普说道:“不错的姑娘。她说话的口音,应该是小泽县那地方的。”

    我说:“你怎么知道。”

    王普说:“你忘了我们班有个mei nu叫张嫣的。”

    我说:“哦,记得了,很出名,的时候就经常跟着有钱大老板出去,经常有豪车来接她。”

    王普说道:“现在被抓了。”

    我一愣,然后说:“她,怎么会被抓了。”

    王普说:“长得漂亮,跟许多有钱男人出入的,家里没钱,想办法弄钱,毕业后算计算到了当官的头上。和人勾结一起,跟当官的勾上,然后拍照,le suo,被抓了。判了十五年吧好像。昨天碰巧遇到张嫣的好朋友甘丽,她告诉我的。”

    我说:“十五年,我晕,太可惜了,这辈子,算完了。”

    王普说:“的确,十五年后出来,都快四十了,世上早换了人间。”

    我说:“这样子啊,不会关在我们监狱吧。”

    王普说道:“不知道,关在你那里刚好,你就拿来顺道用了。”

    我说:“你怎么不去死呢。”

    王普说道:“后来听说,她家穷,很穷,老爸好赌,老妈常年卧病在床,弟弟有遗传病,为了钱,只能这样子了。”

    我说:“这也不是犯法的借口。”

    王普说道:“记得如果在监狱里看到她,告诉她,我也喜欢过她。”

    我说:“快去死。怎么连她都被关了,唉。”

    王普说:“世事无常啊,性格决定命运,心态也决定命运,一个念头就能决定命运。”

    我说:“可惜了那么一个大mei nu。”

    王普说道:“怎么龙仙仙还不来。”

    他看了看手机,看到龙仙仙给他发的信息,说汇款不了,就打的过去拿钱当面给朋友了,不过来吃饭。

    王普说:“走吧,送货去。跟我一起去吧。”

    去仓库,搬啤酒上车子,然后,开车走人。

    去的不远,是沙镇。

    想到是沙镇,我有些不想去,我说道:“我在那里得罪的人挺多的,等会儿,我不想下车了。你自己也要小心,因为,揍你的那女人,在那里有她一半的地盘。”

    王普说道:“我不信我们会那么衰。”

    我习惯性的看看身后,说道:“后面有辆面包车一直跟着我们。”

    王普看着后视镜,然后说道:“你想多了。”

    那辆面包车,从左边拐弯过去了,不是一辆,而是两辆。

    我说:“可能真的是想多了。”

    从后街过去沙镇,过了桥头,我看到,又有一辆黑色越野车跟着。

    我说道:“又有一辆车跟着我们了。”

    王普说:“你是不是也有心理疾病了啊?那叫什么?被害妄想症。对吧。”

    我说:“真的,是真的。以我多年跟踪和反跟踪的经验来看,这不是逗你玩。”

    王普说:“去死吧你,怕你就下车。”

    我说:“真的很古怪。”

    王普停了车,在沙镇的左侧街道,这边,就是环城帮的地盘了。

    我说道:“别停,走人,我不是开玩笑。”

    王普说:“懒得理你。”

    下车后,王普开始往便利店里面搬啤酒。

    我看着停在马路那边的那辆黑色越野车。

    看起来,是一部豪车。

    那部车本就一直跟着我们,而现在,停在了对面那里,让我不由得不怀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