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9章 两个监区的攻击
    李姗娜的的手很光滑,看着我的眼神,很妩媚。

    身上那淡淡的香水,刺激着我的嗅觉。

    我自己看着她,心神意乱,老是踩着她的脚。

    我说道:“算了,还是不跳了,我老是踩着你了。”

    李姗娜说道:“刚刚学跳舞的,都是这样的。”

    我说道:“不是的,我看着你,不知道心里,老是扑通扑通的跳。”

    李姗娜说:“为什么。”

    我说:“我想,你会知道,不用我说原因。”

    李姗娜说道:“我喝了有点多。好久没喝酒了。”

    的确是,她在这里面,哪有喝酒的什么机会。

    我说:“要不我先扶着你坐下来。”

    李姗娜说:“切蛋糕吧。”

    我说:“好吧。”

    我扶着她,坐了下来。

    然后,点了蜡烛,我关了灯。

    我说道:“我给你唱生日歌吧。”

    她点点头。

    我用我这粗糙的声音,给她唱了一首生日歌。

    她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哭的很伤心。

    我过去,给她擦掉了眼泪。

    她许了愿,切了蛋糕。

    两人吃了蛋糕,她只咬了一口,就不吃了。

    眼里还泛着泪花。

    她坐过来,靠得我很近,然后,靠在了我的身上,拿着我的手抱着了她。

    这是世间多少男人渴望的事情啊。

    我低头看着她,面若桃花,满面娇羞,我想,我就是再进一步,她不会说什么。

    她说她喝了晕了,然后又这么主动,摆明了把最后的一步棋给我走了。

    可是,这一刻,我却犹豫了。

    因为,我想到了柳智慧。

    妈的,不想那么多了。

    突然听到有人上来的脚步声。

    很急促。

    李姗娜急忙坐好:“有人上来。”

    我说:“是。”

    李姗娜说:“快收拾。给人看见就不好了。”

    我急忙帮着收拾,该扔的东西急忙都扔了。

    门被敲着。

    然后,我过去开门,开始还以为是沈月或者兰芬叫我,说人来了的。

    结果,一开门,看见的却是朱华华。

    我说道:“怎么会是你。”

    朱华华撞了进来,说道:“我远远的看到,这里起火了?”

    糟糕,刚才傻了,点了蜡烛,关了灯,朱华华今晚值班,巡逻看到,以为着火了。

    我说道:“不是的,刚才呢,额,是李姗娜,她,她点了一些纸钱,祭奠,不知道祭奠谁。”

    朱华华说:“你们这里有酒味,别当我是傻子。”

    我说:“没,没呢。”

    朱华华说:“她如果不是你让我帮忙照顾,我也不会操心。”

    我拉着朱华华出来了外面,然后拉着她下楼,我说道:“其实我是帮着她过了生日。”

    朱华华哦了一声:“没事就好。”

    我说道:“你这么一下子就跑上来了,她们呢,我让我们的人在这里看着门啊。”

    楼下,空空的,没人,只有朱华华的两手下。

    朱华华说:“我也不知道。”

    我说:“谢谢你的操心。你先回去吧。”

    朱华华说:“活得真滋润,每天都在和漂亮女孩玩在一起。”

    我说:“好了好了,也没那么滋润,她就是央求我陪她过个生日,拿吃的过来,呵呵。”

    朱华华说:“再见。”

    她转身走了。

    带着她两个手下走了。

    一会儿后,我等来了沈月她们几个。

    她们一来,我就怒道:“搞什么!让你们在这里守着,跑去哪里去!”

    兰芬说道:“队长,我们监区出事了。”

    我说:“出,出什么事,出什么事你们也不能全都跑去看了啊!你们差点害死我。”

    兰芬说道:“队长,我们那里发生了爆炸,有女管教受伤了,赶紧去看啊!”

    我说:“又是怎么回事了啊。”

    我赶紧和她们小跑去看。

    我跑着问:“可我没听到声音啊。”

    兰芬说道:“我们就在这里,也没听到声音,就看到一团火光起来了。”

    我说:“然后呢,怎么样了。”

    兰芬说道:“值班的女管教受伤,同事们送去医护室了。具体不清楚,赶紧过来跟你说了。”

    到了那边一看,墙角,护栏,铁丝交接出来的地方,一片烧黑,是汽油瓶,空中弥漫着汽油味,瓶子都碎了。

    汽油瓶点火攻击。

    怎么回事。

    赶紧让她们去查。

    那女同事被送去了医院,烧得不轻。

    因为伤的不轻,我们只能上报上面。

    上面也马上派人下来查。

    开始我还在想,会不会是别的监区又想法子攻击我们。

    可是一查,就查出来了,原来,那名被烧伤的女狱警,和烧她的女囚原本是关系很好的,但那名女囚,被室友欺负,长期被欺压,恼怒之下,就想弄死几个室友,但自己毕竟力量有限,然后她就拜托让这名女狱警,带汽油瓶进来,女狱警说可以带进来,带要给她钱,女囚说可以。

    女狱警弄进来了汽油瓶后,女囚给了她自己的卡,女狱警却把女囚卡上的钱几乎都划走了,女囚心里恼怒,心想着自己本来和她算不错的朋友,她帮自己带东西进来,要钱已经很过分,而且还几乎弄走卡上的钱,就和女狱警吵了起来,女狱警不肯把钱放回来,然后出事了,女囚直接点了汽油瓶扔了她。

    女狱警被烧伤了。

    看来,她也在这里干不下去了,而女囚,也被抓了起来。

    出事后,我和徐男等我们监区的几个领导,可就麻烦了,连夜被监狱长拉去会议室开了会,参加会议的,还有总监区长,副监区长,狱政科科长,几个监区的监区长等等人。

    监狱长特别的愤怒:“你们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们监区,最近不是出这个事,就是那个事。”

    总监区长也说道:“确实,你们监区怎么了,以前不是这样子的,最近这么回事。”

    徐男说道:“监狱长,这,是个意外。我们也不知道这么了,这狱警,平时也没这样子,竟然带进汽油瓶来给女囚。”

    狱政科科长说道:“监区出事,怪下面,怪犯人?这可以吗。怪,只能怪你们自己。”

    狱政科科长出来添油加醋。

    监区的指导员康云也来加一把火:“别的监区这么没有这么一些事!就你们监区事情最多,每次都是你们监区,和别的监区打架的,也是你们监区。这说明什么。刚才狱政科科长说的,我觉得很对,是你们几个监区领导的问题,你们监管不当!失职的问题。怪不了下面。你们为什么不尽早发现?还有,别的监区这么不发生这些事。”

    妈的康云,偏偏这时候来踩一脚。

    我不知道怎么回话,徐男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狱政科科长说道:“如果做不好,建议换人吧。换个人,就好了。”

    原本是一件突发意外的事,却让她们拿来攻击我们了。

    为什么贺芷灵不在这里,贺芷灵如果在,还能帮我们说说话。

    另外,监区的人也说道:“我们最近也经常发现,和b监区交界的地方,铁丝,墙面这些地方,经常出各种各样问题,可是我们和监区交界的地方,又没有这些事,我也觉得,b监区的几位领导,并不是很适合。”

    监狱长问监区的监区长,说道:“你怎么看。”

    我看着监区的监区长,韦娜。

    这个为了钱,骗我出去让文涛整死我的监区长。

    我瞪了她几眼,示意她赶紧替我们说话。

    监区长韦娜无奈,走出来,说道:“监狱长,哪个监区,平时不出事呢,说大事,也有很多,例如,前年平静的监区,不也发生骚动吗。而b监区,在康云她们还在管的时候,也有几个打架斗殴,上吊的事情出现。监区,前几个月还有围攻狱警管教的事件出现,我们监区,也有逃狱的事件。我们管得严,但是,有一些不法分子,一些狱警管教,管不住自己,在金钱的作用下,和女囚走得很近,甘愿做金钱的奴隶,为女囚办事,甚至帮助逃跑。b监区这段时间,一些事是比较集中了一些,但比起来都一些小事,算不上什么大事,如果就是这么一些小事被处分,换掉,那以后因为发生一些小事就要换人管的,就多了。如果要换掉她们,那之前发生的事,主管的领导们,也都要换了吗。”

    康云等人,既愤怒又惊愕。

    愤怒于韦娜替我们说话。

    惊愕于,和我们监区的人素来没任何交集的监区长怎么替我们说话了,而平时监区,根本都不屑于和我们打交道的。

    那又为什么替我们说话呢。

    别说康云她们不知道怎么回事。

    就是徐男也都不知道监区长怎么会替我们说话。

    监狱长听了监区的这番话,连连说道:“说得对,说得对。要是换了,那以前的事,也都追究,换了。但还是要处罚。你,监区长,徐男,扣半个月工资,写份报告给我。”

    徐男说是。

    还好,还好只是这样的处分。

    走到了下面,我对监区长说了声谢谢,然后去了徐男那边去,和徐男一起走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