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6章 文涛设置的陷阱
    只听到韦娜在走廊外面轻声说,在哪个酒店,多少包厢,你们过来了吗。

    然后嗯嗯两声,没声音了。

    我赶紧一跳回来,坐回了座位上。

    韦娜奇奇怪怪啊,说的在哪个酒店,多少包厢号,过来了吗。

    是要叫人过来收拾我吗。

    韦娜进来了,然后坐下后,问我道:“我们刚才聊到哪里了。”

    我说:“关于我们两个合作,对付她们两个监区的事。”

    韦娜说道:“是,我认为我们合作,对我们彼此是有好处的。”

    我说:“那你觉得,我们怎么合作,怎么联手对付她们。”

    韦娜说道:“先暂时这样,看之后如果有可以合作压制对付她们的,我们一起。”

    我说:“好。”

    我刚才已经准备好了一部手机,从陈逊那里拿的,收到了一条信息,是陈逊的,通知我,下面有七八个男的,从两部车子上下来,看他们走路的样子,应该是身上带着wu qi。

    我回复信息:盯着他们。

    和韦娜正聊着的时候,门被推开了。

    进来的,是刚才陈逊信息通知我的,那七八个人。

    我看着他们走进来。

    然后,他们其中的一个,是文涛。

    又是这家伙。

    他们进来后,带上了门,有几个迅速的从后面抄过来包围了我,他们担心我破窗而跳楼而逃。

    不过,我怎么会跑,我也不担心,好在我早有准备,韦娜,这女人我从一开始,我就提防着他。

    文涛进来后,直接坐在了我的面前。

    韦娜看着文涛,说道:“你们是谁,为什么进来这里?”

    文涛说道:“我来找我老朋友聊聊天,麻烦你回避一下可以吗。”

    韦娜看看我,然后说:“你朋友呐。”

    装,继续装,明明是她出卖了我,明明是她在搞我,从一开始要叫我出来吃饭,就是一个阴谋,文涛不知怎么的,和韦娜认识,让韦娜引我出来这里吃饭,然后让文涛整死我。好在,我早有准备。

    我没说什么。

    赶紧偷偷给陈逊发了一条信息。

    文涛说:“对,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韦娜站了起来,说道:“那你们先聊。我先出去一下。”

    韦娜对我笑笑,出去了。

    文涛对我说道:“老朋友,别来无恙啊。”

    我说:“谁他妈跟你这种小人是朋友。”

    文涛奸笑一声,说:“很多人想和我做朋友,攀上我,那是他们的福气,你,想和我做朋友?你都想得太美。”

    我说:“对吧,我虽然穷,但我也不屑于和你这种社会败类做朋友。有点手段啊,让人把我约出来,然后埋伏好了刀斧手,要当场砍死我啊。”

    文涛说:“新仇旧怨,你说你想怎么解决。”

    我说:“唉,真是可悲,自己没本事泡到妞,反而怪别人。怎么不先撒泡尿照照镜子,看自己是什么货色,什么东西,你配得起人家贺芷灵吗。”

    文涛怒道:“你又配得起吗!”

    我说:“说真的,她虽然脾气不好,加上有些贪钱,但她对人,那是没话说的。可是你,呵呵,真的配不上她。我配得上不上,这不关你事了,不过最重要的是,她现在跟着我。”

    文涛骂我道:“一点小手段而已。”

    我说:“我和你不同的是,我待人从来是善良的,你却不是,善良才是最高的手段。”

    文涛说道:“不需要你教我怎么做人。今天就来个了断。”

    我问:“你想什么了断呢。我觉得啊,冤冤相报何时了。你再怎么对付我,贺芷灵都不会跟着你,你又何必呢。放下吧,施主,像个真正的男人,拿得起放得下,然后去寻找真正该属于自己的幸福,不可得到了,不必勉强。”

    文涛骂道:“闭嘴!我要让你们痛苦一辈子。”

    我说:“要切了我?”

    文涛说道:“是,顺道毁了你的容。”

    我说:“煞笔,你会付出代价的。”

    文涛说道:“嘿嘿,谁看得到是我干的呢。”

    我说:“这些人都看得到。”

    文涛说:“这些都是我请来的人,他们待会儿把你塞进xiang zi里带走。过后,我不认识他们,他们也不认识我,我会帮你报警,说我和你吃饭,这些进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你朋友,一会儿就带走了你,然后,你就毁了容,被割了。那我可是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说:“挺狠的啊,这种烂招都想得出来。”

    文涛说道:“烂吗。破坏别人的幸福,不更烂吗。”

    我说:“行,让他们带走我吧。”

    我一眼看那xiang zi,他们弄进来了一个很大的旅行箱,要把我装走。

    我说道:“看样子早有准备。我想问一个问题,韦娜和你什么关系。”

    文涛说:“收买的关系。”

    我说:“你能找到她来诱我出来,你还是有点本事啊。但我真的劝你,放弃吧,放弃这该死的想法,否则对你很不利。”

    文涛说:“害怕了是吗。”

    我说:“是害怕了,害怕你待会儿后悔。”

    文涛说:“后悔的人,是你。你知道我付出了多少吗,为了得到贺芷灵,我忍辱负重,我甘愿做牛做马,照顾她家人父母,跑上跑下,鞍前马后,睡不好吃不饱,付出那么多,却让你毁了!”

    文涛越说越是发火:“贺芷灵这贱人,也是瞎了眼,看上你这王八蛋。行,我让你们好好的幸福在一起。我看你变成了那样子,她还爱不爱你!我已经准备了好多天,预谋了许久,早就不耐烦了!上!把他抓走。哦,张河,我会去医院探望你的,我会做个好人,去可怜你,封你一个红包。希望到时候,你不要被我气死。我看你到时候能忍得住打我的话,你就真的是神了。”

    他身旁的那些人上来按住我。

    门被推开了,然后四个戴着口罩的人进来了。

    是陈逊他们。

    陈逊手上拿着手机,一直拍摄,刚才我就给他发信息,让他在外面偷tou pai的。

    文涛一愣,他的人也是一愣,然后往陈逊他们身上扑过去。

    陈逊躲在三个手下的后面,拿着手机一直拍。

    文涛的这帮人,扑上去不到半分钟,被干掉了。

    全趴在了地上。

    陈逊手下掏出 shou,在倒在地上的那ren mian前挥一挥。

    他求饶道:“这位大哥,这位大哥饶命了啊,我们也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你要找,找他去。”

    他指着文涛。

    文涛脸色一变,然后吓得往后靠,看着陈逊等人。

    陈逊手下站起来,狠狠往那地上的人身上狂踢一顿:“做打手也要遵守打手的原则,这么快就出卖了自己的雇主。最看不起这样人。”

    踢得那人很快一动不动。

    陈逊手下的 shou作势要捅下去:“别装了,给我滚!你们全都滚。”

    那帮喊疼的家伙听到让他们滚,马上如获大赦,赶紧半爬半跑的开门逃之夭夭。

    他们的战斗力,相对于陈逊这些人,可能比起小混混们好一些,但和陈逊他们比,就是渣。

    文涛突然的从对面冲过来,想要破窗而逃,我拿着凳子砸在他脚前,他踢到凳子上,扑通一声摔了个狗吃屎。

    我站了起来,过去就踢他,狠狠地踢了几脚。

    文涛抱着头:“别打了,别打了。”

    陈逊他们关shang men,走过来。

    我对陈逊说道:“这段就不要拍了,这段是我们打人啊,不能拍。”

    陈逊说:“没事,等会删掉这一段。”

    我对文涛说:“该轮到你了。”

    文涛说:“你,你想怎么样。”

    我说:“你想怎么样,我就想怎么样。拿那大xiang zi过来。”

    文涛赶紧的求饶,他就是这样,我早都看透了。

    然后求饶,放过他了之后,他下次想到这些,又不服气,然后又想着怎么对付我。

    我说道:“我都对你绝望了,你都不讲信用,每次求饶了,保证了下次不这样,结果又对付我。呵呵。绑起来,塞进xiang zi里,带走。”

    文涛哭喊着求饶,陈逊手下上去,用胶布缠住他手脚,然后封住他嘴巴。

    然后他们一个人就能提着大xiang zi下去了。

    下去,把xiang zi扔上了商务车上,车上,还有一个女的,就是监区的监区长韦娜,也是被胶布绑着手脚,封住嘴巴,缠着绑在车椅上,还有人看着。

    我们都上了车。

    我问道:“那xiang zi,不会把他给闷死吧。”

    陈逊说道:“不会,那是布料,死不了,透气的。”

    我说道:“开车去以前那湖边吧,把他们淹死了。”

    韦娜一听,挣扎着唔唔唔的叫出声。

    我不会同情他们,把我骗出来,想弄残我,hui rong我,我还怎么同情他们。

    车子开了。

    我问陈逊:“刚才拍的怎么样,我看看。”

    我拿着陈逊的手机一看,拍到了那段,在包厢里,文涛说要hui rong我,废了我的那一段。

    后面的就是他们的人要动手,被我们给打了那一段。

    我拿着手机给了陈逊,说:“传给我吧,哦,等会儿再帮我拍一段。关于那女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