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5章 这是不是鸿门宴
    当李姗娜这么对我曲线的表白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说她每天想我,几乎时时刻刻,这是真的吗。

    她那么漂亮,那么动人,那么高高在上,那么高贵,大歌星大mei nu大演员,身价上亿。

    她是在监狱里被关到太无聊了吗。

    在监狱里,确实,会让人被逼疯。

    寂寞,无奈,绝望,失望,孤独,空虚,无聊,纠结,痛苦。

    而能接触的,只有我这么一个男人。

    仙女都思春了。

    我看着她那漂亮的双眸。

    李姗娜突然恢复平时的表情和语气,说:“和你开玩笑,看你怎么反应,最近在看一本书,演员的自我修养,自己要入戏,还能把人带入戏。我先忙了。”

    她转身走了,进去了里面,回去了台上。

    靠,这是几个意思哦,这不是玩我吗。

    看着她背影,李姗娜,有你的,老子改天也玩你。

    气死我,这家伙。

    原本还说,她再给我钱,我都不好意思收下吧,可她这么玩我,我这么不收,我收收收!

    我去找了贺芷灵。

    我先对贺芷灵表示了感谢,因为帮到了我,把李姗娜弄到文艺队当了队长。

    贺芷灵说道:“说谢谢我不喜欢听,来实际的。”

    我说:“这几天还没钱呢,过几天啊,等我存到一点钱了给你。”

    贺芷灵说道:“李姗娜不给你钱?”

    我说:“她是说给的,但是她说给,谁知道她什么时候给呀。”

    贺芷灵说道:“她不会骗你的。她给多少。”

    我说:“这个没说。”

    贺芷灵说:“你骗我。”

    我说:“我没骗你,她说给,但她没说给多少。”

    贺芷灵指着我:“她给你多少?十万,还是二十万?”

    我说:“真没有,她真的没有说。”

    贺芷灵说:“你敢独吞!”

    我说:“她真没说,而且,就算她给我十万二十万,那好像跟你没关系吧,我只答应你,一件事情给你三万。”

    贺芷灵说:“给十万以上,对半分。否则,我把她弄回去。”

    我说:“哇你这人真够无耻的。”

    贺芷灵说:“在钱面前,我不用遮遮掩掩自己的无耻。”

    我说:“够无耻。还有另一个事,李欣呢。什么时候把她转到我们监区来呢。”

    贺芷灵说道:“这有一点难办,监区里面,如果是调动狱警,管教,就容易,转移犯人,难。”

    我说:“以前你能办,现在不能办了。”

    贺芷灵说:“那也要看情况,从监区到b监区,甚至到监区容易,从监区到b监区,到监区难,你懂吗。”

    我说:“从轻刑犯到重刑犯的监区,容易,从重刑犯监区,到轻刑犯的监区,难,对吗。”

    贺芷灵说:“李欣被判了十五年,你们监区有资格关这么重型的犯人吗。她还是刚进来没多久的,如果坐了几年牢,还容易一些。”

    我说:“你有权利不是吗,直接转过来就是,你管什么有没有资格。”

    贺芷灵说道:“如果被她们知道,她们能把她给卡着不转过来。”

    我说:“这的确是这样啊,那怎么办啊。”

    贺芷灵说道:“不急,等机会吧。”

    我说:“能有什么机会啊。”

    贺芷灵说:“会有的。监区过段时间,会选一些犯人,打扫卫生,做厨房,做一些事。”

    我说:“那更难了,拉去做那些的,都是监区的轻刑犯,规定关不到三年的才能做这些。我们监区都没机会,监区更没机会了。”

    贺芷灵说:“我想办法。”

    我说:“谢谢了。”

    下班后,我坐着沈月的车子出去,在岔路口那里,找到了红色的车子,然后过去。

    监区监区长韦娜,果然是在那车子上。

    上车后,我问她:“抱歉啊监区长,等很久了吧。”

    韦娜说道:“没多久,我也刚出来,你就到了。我们到沙镇吃火锅吧,那里近。”

    说到沙镇,我就不那么想去那地方了,沙镇那边,左边环城帮,右边黑衣帮,搞不好过去了,就在那边被人整挂了。沙镇那边不是我们底盘。

    再者,我对韦娜这人,并不熟,看她面向,也不是像好人,我还是要提防着一点的好。

    我说:“今天天气挺热啊,不去吃火锅,我知道有一家饭店味道不错,在后街,也不远的,去那里。”

    韦娜说道:“我这都订好了位子了,包厢订好了,不去太浪费钱了。”

    这家伙,坚持去那里做什么。那里对我来说是龙潭虎穴,把我弄去那里,就算韦娜没算计我,我都被环城帮和黑衣帮的人在那里剥了皮了。

    我说道:“韦监区长,还是去后街吃吧,我不是太喜欢吃火锅。”

    我就拒绝她了,又如何呢,监区长虽然位高权重,她们监区也是很重要的监区,可跟我有什么关系,反正她管不到我。

    我说道:“韦监区长您愿意和我吃饭,就是我莫大的荣幸了,怎么还能让你破费,这饭钱,是我该出的。”

    韦娜说道:“我一些时日没去那里吃火锅了,挺想去那里吃火锅。”

    我说:“韦监区长,我们就去后街那里吧,那里味道更加的不错,你相信我。我这人,对火锅实在是有些反感,吃不下,以前发生了一些事情,对火锅有阴影。”

    她如果坚持拉着我去沙镇,我肯定不会去。

    韦娜说道:“对火锅会有阴影?还是第一次听说。”

    我说:“那是因为有一次,几个朋友喝酒,喝多了,然后大家晕乎乎的,然后有个家伙划拳输了,强撑着喝了一杯,喷在了锅里,我当时不知道,还捞汤喝,第二天他们一说,我想起来就吐了,对火锅从此有阴影。”

    我当然是编的。

    韦娜惊讶的说道:“是挺恶心。”

    我说:“恩,所以再也不想吃火锅。”

    韦娜说:“那就去你说的那饭店吧。是在哪,你指路。”

    看到我坚决不去那里吃火锅,她只能妥协。

    她竟然不生气?

    作为一个比我级别高的监区长,找我吃饭,应该是我顺着她才是,而我这么顶着,不顺从,她居然也不发火。

    真有点问题。

    我坚决不能跟她去沙镇吃饭。

    我带着她去的,是我经常去的,后街那一家饭店,美味大饭店不远的那一家。

    下车了后,我和韦娜上去了,她让fu wu员找了一个包厢。

    然后进去包厢后,我说道:“韦监区长,我先下去买张手机,我怕等会儿忘了,回去手机充值不了。菜你点,酒你也点,没关系。我顺便取点钱,哦,fu wu员,必须我买单,你不能要我领导的钱,否则我会发火。”

    韦娜说:“谁买单不一样啊,小张。”

    我说:“我说我来就我来,你不要抢啊,今天我请到你,是我的荣幸,必须我请客呀。”

    韦娜笑笑说:“好吧,我今天就让你破费了。”

    我说:“韦监区长这哪里话啊,好了我先下去办事,很快回来。”

    我下楼,马上过了马路对面,然后去了美味大饭店,找了陈逊,说我和一个女子吃饭,但那人有点问题,让他找人过来偷偷保护我,以备万一。

    告诉了他包厢号后,我回去了那饭店的包厢。

    菜已经上了,酒也来了。

    我说道:“真不好意思啊韦监区长,刚才出去,买不到,就一直找。”

    她说:“没事没事。”

    我叫来fu wu员,买了单。

    韦娜又是客气一番,然后开始动手吃喝。

    韦娜问我道:“不知道为什么和监区,一直对付你们,对付我们。”

    我说:“为了利益啊,你看我们之前和监区的打架,为了去后勤仓库拿几个凳子桌子,也都打了。后来打球,也就友谊比赛,也打了,更严重的就是这次文艺队组建,名额都被监区的监区的抢走了。我们一个名额也没有。”

    韦娜说道:“对对对,是这样子的。”

    她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我说道:“现在她们应该是联合起来了,然后排斥我们,对付我们,我们也要联合起来才行啊,不然不是她们对手,你说是吧。”

    韦娜说:“对对,我找你,就是要谈这个事的,你觉得,我们该合作吗。”

    我说:“是该合作,但不知道怎么合作的办法。”

    韦娜说:“她们和上面领导,关系都比你们监区,比我们的好吗。”

    我说:“这我就不懂了,应该都有吧,你也有人罩着吧。”

    韦娜说:“多多少少也有一点关系的,但帮不帮得到,还是个问题。”

    我说:“那么我可以问问,她们和监区,和哪个领导好呢?”

    韦娜说道:“我也不太清楚。”

    我说:“呵呵不会吧。”

    韦娜正要说什么,她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然后说道:“我先接个dian hua。”

    看她神色凝重,然后出了包厢外,接dian hua。

    我马上靠在了门上,听着外面她打dian hua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