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4章 绕着弯曲线表白
    只是,看着这个韦娜,监区的监区长,三角眼,狭窄,看起来阴气戾气十足,并且,下巴很尖,而且颧骨突出,这面向,凶狠。

    身子不高,有点驼背,这样的女人,能爬到监区那重要监区的监区长位置,肯定有着不一般的能力,也许,手段也好,阴谋也好,诡计也好,都不在任何人之下。

    但她说的或许是真的,监区和监区的确总是喜欢抢我们的好处,看来,她可能是被这两个监区合作起来整,没办法的她,只能拉外援。

    拉我和她合作,就能对付监区和监区了,我也想这样。

    在外面,如果没有和西城龙王合作,我们寸步难行,甚至可能都已经被吞掉了。

    而在里面,康云的能量越来越大,愿意为她所用和她合作的人也越来越多,明显和她一边的,狱政科科长,监区马明月等等,我一下子,四面楚歌。

    没办法,我也要拉人合作,否则的话,被她们四面围攻,还不知道顶得住不住。

    韦娜愿意伸出手求我合作,我求之不得。

    韦娜说道:“我知道b监区一向是你做的了主,在这里说话不方便,明晚我在外面备下宴席,希望你能赏脸。”

    我说:“好,我一定去。”

    她说:“明晚下班后,我们在外面路口汇合,我的车子是红色的。”

    我说:“好。”

    韦娜说:“先去陪她们吃饭了。”

    她四处看看,然后转身回去了。

    我也回到了我们的包厢。

    她们原本是庆祝生日,开始闹得已经够开心了,现在喝下去了几杯啤酒,更是玩得嗨。

    我偷偷的溜了。

    晚上出去,我和陈逊开车子到了珍珠酒店楼下,然后待在车上,看羽眉连锁店和东趣酒吧是否开门。

    经过昨晚一闹,薛羽眉都以为是我们搞鬼的,实际上,那帮学生和她们打斗闹事,完全是个意外。

    我问陈逊道:“想到什么好办法了吗,让他们无法开门。”

    陈逊说:“在我们底盘,还需要想办法吗。开门就砸。”

    我说:“太直接,太暴力,不过,我喜欢。是,这边的确是我们底盘,他们却比我们还嚣张,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他们还以为我们也很好惹。”

    陈逊说道:“你不是真的恨那女的吧。”

    我说:“以前不恨,跟她很好,但人都是会变的,她变得连我都不认识她了,变得残忍,冷酷,无情,忘恩,负义。连我她都要对付,当我是她敌人,那我和她之间,无话可说。”

    陈逊抽着烟,说道:“开灯了,开门了。”

    果然,羽眉美容店开门了,东趣酒吧也开灯了。

    我说道:“然后。”

    陈逊说:“兄弟都在守着。”

    然后,他打dian hua给手下。

    一会儿后,手下们都来了,来的很多人,也不去闹事,就站着一大群的在她们美容店门口,还有的更多的人,上去她们酒吧,进去坐着,一两人的开一个台,只点一人一杯啤酒。

    其他的,就什么都不点了。

    这下子,他们东趣酒吧也无奈了,赶也不可能赶陈逊的兄弟出来啊。

    但他们也不叫人。

    估计是怕我们早有准备,他们过来后,像上次一样,设下埋伏阻击了他们。

    很多客人上去,都没位置坐,而且客人上去看着那么多黑道的人在里面坐着,气氛都不同,都没人进去消费,当晚,就这么静坐一晚。

    我对陈逊说:“这招很不错,可以继续用。”

    陈逊说:“这叫来软的。来硬的,也不怕他们。”

    我说:“聪明。不过,要是真的打起来,你们自己可要小心。”

    陈逊说:“放心吧,我们有准备着。”

    在上班的时候,我特意跑过去看礼堂排练的文艺队。

    在贺芷灵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文艺队有了一个我们自己的人,李姗娜,而且还是队长。

    我倒是也想帮助其他的女囚,进了文艺队,可是实在没办法了,只能争取到这个了。

    文艺队的原队长,成了队员。

    李姗娜带着他们练舞,一换上李姗娜,情况马上就不同,舞蹈风格也好,节奏也好,舞姿也好,一下子都赏心悦目了起来。

    我远远的坐着看着。

    上面的李姗娜发现了我,一会儿后,她让队员们自己练,她朝我这儿走来。

    她作为队长,也有队长的权利。

    作为领导们钦点的文艺队队长,队员们不可能有顶撞她,管教和狱警还要对她恭敬几分。

    李姗娜和我走出了外面,树下。

    李姗娜说道:“谢谢你。”

    我说:“谢我什么。”

    李姗娜说道:“我知道这是你的帮助。”

    我说:“呵呵,好吧。”

    我看着她,清丽可人,高贵曼妙。

    她说:“你是怕我太无聊了吧。”

    我说:“也是也不是,你看你在那里,每天在那里面待着,呵呵,怕你太无聊,会有心理疾病,我也没时间去看过你。另外一个,其实也是她们想你出来的,让你出来带队,毕竟,在监狱里面,除了你,没人胜任这文艺队队长。”

    李姗娜说道:“有很多人才的。”

    我说:“也没你厉害,和你差了不是一个档次,看一眼就知道了。”

    她说道:“我会给你报酬,该谢谢你的,我会用实际的东西来回报。”

    我说:“别客气,你以前都给我不少,我拿你东西,已经算不好了。实际上,你若是愿意,请我吃饭吧。”

    李姗娜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是想请你吃饭。”

    我说:“哈哈,那挺好的,和一个大明星,大mei nu喝酒吃饭,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啊。我听说,外面有一些明星,和她们吃饭,需要钱?”

    李姗娜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是。”

    我说:“这算是什么潜规则吗。”

    李姗娜说道:“一些明星,出钱,她们愿意出来吃饭。”

    我说道:“这样子,原来传说中,是真的啊。是那些不入流的明星,演员啊。”

    李姗娜说道:“其实掏钱就陪的又岂止不入流的演员,只要出到一百多万的价格,一线女星,都会随叫随到。红透半边天的大牌女星还为金钱折腰,更何况那些没出名又想出名的小演员。和老板们吃饭,陪酒,是没有名气的演员们,走红的踏板,是很有用的沟通渠道。”

    我说:“那会不会有些,陪着睡啊什么的。”

    李姗娜说道:“也会有的,虽然有一些是很出名的演员,可在富豪的面前,也没有办法,无论混到什么地步,应酬也只能像工作一样,伴随一生,因为富豪就是她们的衣食父母,得罪了这些人,就别想着能赚钱。pei shui,那和吃饭陪喝酒不同,那是另外一个价格。有一些人的名气很高,而且她们的公司对她们的管理也很严格,所以富豪有钱有权也请不了。可越是请不来,富豪越是追捧,因为他们互相攀比自己请到过的女星,竞赛一样的心理去挑战难请的女艺人。”

    我说:“这样子啊,果然每行都有一些黑暗之处,那你呢?”

    李姗娜撇撇嘴,无奈笑笑:“不愿意的,得罪了一些有权势有地位,有钱的烂人,一般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我说道:“原来你这么高风亮节啊。”

    李姗娜说:“没有你想象中的高风亮节,也没有别人想象中那么肮脏。”

    我说道:“好吧,我能理解你。我们换个话题吧,话说最近挺不好意思的,我挺忙的,所以,我想去找你,也都没有什么时间,没有空。”

    李姗娜拨弄了一下秀发,说道:“忙什么呢,忙到那么久挤出几分钟的时间也没有。”

    她有些怪我的意思。

    我说道:“唉,各种破事,太多太多了。”

    李姗娜说道:“如果你真想见我,你会来看我的。”

    她有些嗔怪我的口气。

    我呵呵的说:“恩,忙。”

    李姗娜说:“如果心里没有我,自然不来看我。”

    我说:“好了好了以后会来。”

    李姗娜说:“我有时候,听到脚步声,走上楼,我会听,仔细的听,我就知道是不是你的脚步。我听得出来,不是你,每次都不是你,但我还是希望开门进来的那个人,会是你。也许是我太无聊了,也许是我真的想你,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怎么了,可能真的像你说的,关久了,无聊到心理有病了。”

    我看着她,这是绕着弯子表白吗。

    我没说什么。

    她又说道:“我从来没有这么期待过一个人。日复一日的期待,每次听到脚步声的期待。在这每天沉寂的日子,带给我如一盘死水的生活一丝涟漪。但都一次一次的失望了。我在想,我这么会这样子了,难道我喜欢你了么。”

    我看着她。

    她说道:“我也会想,你是不是像我这样,心里也有想过我,哪怕只是偶尔的一两次,我也会开心。我也会想,你现在在做什么,你为什么不来看我了,这难道是,喜欢上了你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