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3章 可以联手其他监区
    薛羽眉是不是脑子被人换了?

    她是不是已经疯了,怎么变这样。

    今晚她们酒吧被闹事,并不是我干的,她没查,就说是我干的。

    说实话,就算是我们干的,来骂我又有什么意义。

    因为,这本身就不是她们的地盘,来这里插两支棋子,反而还有理了,说我们动她们,真是无语。

    我也该学会狠心,感情归感情,利益归利益。

    你薛羽眉动了人家的地盘,人家要整死你,难道动了我们的地盘,我们就能让你随便把地盘给啃下来吗。

    不可能。

    回去后,我把这事跟陈逊说了,让他自己想办法,让薛羽眉的酒吧和店都关了。

    让你牛吧薛羽眉。

    好好睡了一觉,去上班。

    在下午的时候,上面通知下来,叫我们每个监区的领导都去礼堂去看演出。

    我心想,这大热天的,看什么演出。

    之前也没有通知说今天有演出。

    后来,她们解释说是文艺队成立有一段时间了,虽然不是很久,但是每天都在加紧排练,因为过几天,有市里面的领导下来检查,看女囚的演出,时间不多,所以加紧训练。

    好吧,我就去看看好了。

    看看没有了李珊娜的文艺队,能排练出什么厉害的节目。

    到了那里,我坐在了我们监区的人中间,而我们面前,坐在前排的,有贺芷灵,总监区长,我最讨厌的狱政科科长等人,那边监区,有我最恨的康云等人。

    监区,有我最反感的马明月等人。

    都聚齐了啊。

    不就是看个演出训练嘛,大家凑那么齐做什么呢。

    坐好了后,一会儿,那个新选的文艺队出来了。

    在那个新的三线演员的带领下,上台演出。

    监区不知是谁,对我说道:“你们b监区的也来啊。”

    我看着她,我并不认识她,但应该是康云的忠实手下,康云这人,排斥异己,不是自己的人,她不会留的。

    我说道:“怎么的,我们不能来吗。”

    她说:“哟,你们监区的一个女囚都没能进艺术队,你们还有脸来看呢。”

    我听了恼火,她故意说我呢,我说道:“是,关你什么事呢八婆。”

    她瞪着我:“你骂我八婆!”

    我说:“三八。”

    她说道:“你再说一次!”

    我说道:“三八,八婆,嘴怎么那么多。关你屁事。”

    骂的很过瘾。

    前面的总监区长回头过来:“都别说话,好好看演出!”

    她瞪着我,不说什么了。

    对这种人,我何止骂,恨不得几巴掌过去得了。

    还有,看看监区那边的,也是很不爽,让她们把我们的名额都抢走了。

    演出实在没劲,连动作的一致规范都不能保持,看得很乱。

    场下的人有的打哈欠,有的玩指甲。

    前面的领导们,脸色也都不太好看。

    贺芷灵对旁边的总监区长说了什么,总监区长说道:“停!停了,到此为止。”

    我们看着她们。

    台上正跳舞的女囚们也是有些紧张,因为看到她们自己动作都乱,被叫停后,都很尴尬。

    音乐也停了。

    总监区长说道:“排练虽然没有几天,可是也弄得太乱了!这样子怎么接待领导?怎么演出给人看?丢人!队长你出来。”

    上面那挺漂亮的那队长出来,然后被监区长骂了个狗血淋头。

    之后,她们就让女囚们回去了,然后也让我们走了。

    真是挺无聊的。

    出来后,看着监区的这些人,个个都很欠揍的样子。

    我疾步,走回了监区。

    在办公室发呆的看着窗外的时候,沈月来敲办公室的门,进来了。

    我打了个哈欠,看了看时间,还没到下班呢。

    沈月说道:“队长,待会儿,一起吃个饭。”

    我说:“在这里吗。”

    沈月说:“小秦过生日。”

    我说:“是吗,那过生日干嘛要在监狱里面过啊。”

    沈月说:“她晚上还要上班,就说在这里,叫我们一起吃个饭就好了。”

    我说:“好的知道了,哦,帮我也准备一个红包。”

    沈月说:“放多少钱。”

    我说:“拿红包给我就行了,我自己放钱。”

    沈月说:“好,一会儿拿红纸做给你。”

    我说:“没有就用烟盒的纸吧。”

    在监狱哪来红包卖,但同事,过生日,是要给红包的,就拿红纸包包就好了。

    沈月说道:“还有一件事呢队长。”

    我说:“什么呢。”

    沈月说:“刚才有人来把李珊娜带走了。”

    我急忙说道:“谁把她带走了!你怎么刚才不先和我说这个,什么红包什么生日什么鬼的,有这个重要吗!”

    沈月说:“总监区长叫人来把她带走了。”

    我说:“怎么了!她犯了什么事了?”

    沈月说:“听徐男说,是叫去礼堂那里,让她带队排练歌舞。”

    我这才放下了心,说:“原来这样,吓我一跳,还以为她出什么事了。”

    想来,贺芷灵也真聪明,叫大家去看文艺队这几天的排练成果,结果一演出,搞砸了,乱七八糟,大家都摇头,贺芷灵乘机马上把李珊娜搞过去文艺队,继续带文艺队,真有手段,有套路,机智聪明。

    这样一来,李珊娜就以救火的名义光明正大入主文艺队,还当了文艺队队长,帮了我,帮了李珊娜。

    很好啊。

    另外还有那个事,把李欣转到我们监区,那我就更高兴了。

    不过,这些事都不算让我最高兴,除非,柳智慧能出去,这样子我才能高兴。

    下班后,我们一起去了饭店里面。

    这饭店,如今都是贺芷灵搞的,虽然我也有点分成,但基本不管事,包括门口小卖部,都吴凯弄着,我也懒得去过问了。

    小秦等我们监区的同事,我们的人已经在包厢里,点好了酒菜,我们过去,祝她生日快乐,给红包。

    然后一会儿后,大家唱生日歌,饭店弄来个小蛋糕,许愿吹蜡烛,喝酒,倒是也玩得不亦乐乎,喝了也有不少酒。

    一会儿后,我去上洗手间。

    这尿喝多了,就老是去撒酒啊。

    从洗手间走出来,前面几个人,在看我。

    我一看过去,又是她!

    就是监区的人,就是刚才那个多嘴被我骂三八的人。

    她瞪着我,我也瞪着她。

    我说道:“看什么看。”

    她说道:“年纪轻轻的,最没一点素质家教。”

    我说:“别用你可悲可耻的道德心来绑架我,你先攻击我,我没理由跟你讲素质。”

    她说道:“小小一个监区小队长,还当自己什么人了。”

    我说:“你又是什么东西。跟着康云的狗。”

    这么对骂,确实挺没素质,没有就没有,看到她们就来火。

    她两个跟班想和我吵了,我说道:“想打架吗,我欢迎,来啊!”

    她把两个跟班拉走了:“改天让他知道什么叫错,别和他动手,中了他的圈套。”

    我倒是让她们打我,打了我,刚好,我可以喊了,她们打了我了,直接在监狱领导面前咬死她们,告她们把她们弄出监狱。

    她们进去了那边的包厢,看来,她们监区的也出来吃饭喝酒了。

    我正要走回去我们监区的人在的包厢,有人叫了我:“张队长,张河队长。”

    我一回头,看到有个脸挺黑,皮肤挺黑的中年瘦削的女人,挺矮的个子,叫了我。

    我看看她,问道:“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她对我笑笑,伸手过来和我握手,她虽然笑着,但看起来,不自然,而且,她这人,面向凶狠,相比于眼镜蛇监狱长,过之而无不及。

    我礼貌的和她握握手,说道:“你好你好。”

    她说道:“我先自我介绍,我姓韦,韦娜,是监区的监区长。”

    我想了想,监区的监区长我见过,但不是长这样的啊。

    我说道:“哦,这样子啊,可是,我以前见过监区监区长,不是你呀。你是副的吗?”

    她说:“我以前是副,后来,监区长调去别的地方,我就做正了。”

    我说:“哦我懂了懂了,很高兴认识你,韦监区长。”

    她对我说道:“早就听说监狱有个年纪轻轻的男人,还做了b监区的队长,今天才总算有缘见到面了。小伙子,挺不错啊。”

    我说:“监区长,谢谢你的夸奖。我们监区的人呢刚好聚会,不如你跟我们一起进去喝两杯。”

    她说道:“不用不用。我这边我们监区也有人在,下班了过来改善伙食,你们吃你们的,我不打扰你们,我找你是想跟你谈一点重要的事。”

    我问道:“是什么事呢,韦监区长,你说。”

    她说道:“我刚才看到你和监区的人吵,我也知道你们一直和监区,监区的合不来,她们都挺对付你们的,也知道她们互相拆你们的台,你们连艺术队名额都没有。”

    我说:“你知道啊。”

    她说:“我当然知道,每次叫我们去开会,她们两个监区都有在拆你们台。”

    我说:“唉,我呢,也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这样子。”

    我在想,她是监区的监区长,找我谈这敏感的事干嘛,难道她也跟她们两监区有仇吗,那我们可以站在同一战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