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2章 为了利益只有利益
    我找了陈逊,和陈逊说了这些事,陈逊说如果能够和她合作开饭店,那也是好事。

    他会跟彩姐报告。

    彩姐早就不管这些事了,每天悠游各国,真是舒服。

    我说东趣酒吧开业了。

    陈逊说:“去看看。”

    我说:“走。”

    我两过去了东趣酒吧。

    东趣酒吧,楼下的羽眉美容店也开门了,门口却没有像上次那样,一大群人的,这些人,都去哪儿。

    环城帮敢开门,但却没有叫人来守着,这是搞什么呢。

    不怕陈逊打进去吗。

    东趣酒吧,还有对面的珍珠酒店,彩灯把这个城市点缀得更加漂亮。

    东趣酒吧门口停了很多车,来来往往的人不少。

    我说道:“上去看看。”

    陈逊说:“这,不安全吧。”

    我说:“可能不安全。”

    但我认为,薛羽眉再恨我,我不相信她会杀了我。

    陈逊说:“找多几个兄弟上去吧。”

    我说:“我自己上去吧,没事的。”

    陈逊说:“最好不要去。”

    我说:“没事的。那老板娘,薛羽眉,不会拿我怎么样的。”

    陈逊说:“那她已经针对你,我们是她们的敌人。”

    我说:“没事的,你回去忙吧,我上去看看。”

    陈逊看拦不住我,只好说道:“你小心,有什么事,打dian hua。”

    我做了个的手势。

    我上去了东趣酒吧。

    很多客人。

    生意很好。

    我进去后,看着上次那里薛羽眉坐着的位置,已经有客人在喝酒了。

    我找不到位置,已经都满了。

    只能去吧台旁边,找了个凳子,点了一杯鸡尾酒。

    这里的酒水,比珍珠酒店酒吧便宜了近一半。

    后街和沙镇差不多,都是娱乐一条街,不过,那边还有一些旅游的地方,而这边是主要是购物,逛街。

    年轻人特别喜欢到这边来玩,晚上大多夜生活比较晚,生意好,也是有原因的。

    我坐着,举目看过去,没见到薛羽眉。

    我喝着酒。

    这时,看见酒吧上来了几个人,我认出了他们,他们几个,就是那几个保安还是武术学校学生,戴眼镜的斯生,和竹筏的手下叫人打过架的。

    这几个看样子老实,人还挺不老实啊,学生还跑来这里玩。

    他们几个是定了位置,来了后,就坐在了我不远处的那一边,然后掏出烟,放在桌上,叫fu wu员点酒。

    fu wu员是个女孩,过去了,他们一边逗着女孩,一边点酒,有个手还不老实,果然不是什么老实学生。

    这时放的音乐比较蓝调,我听到他们在逗着女fu wu员的声音。

    点了酒后,几个人开始喝酒。

    我则是坐着,我想,我或许是不想承认自己是想等着薛羽眉,等着薛羽眉的解释,等着薛羽眉的柔情。

    我不甘心。

    她这么对我,让我怎么能甘心。

    薛羽眉出狱后,身份已经转变了,我却还一厢情愿的希望她能停留在曾经。

    薛羽眉是那么自信而很有本事的大mei nu,我以前就想到过,她如果出来外面,她是不会和我走在同一条道上的,因为她可以凭着自身的本事,走到高端的生活层次。谁还会跟我这小丝玩泥巴。

    或许是我自己不愿意面对现实罢了。

    我又点了一杯鸡尾酒,喝着,看着台上开始有人唱歌。

    一会儿后,就开始嗨起来了,男男女女挤到了台上去。

    我抽着烟,看着那几个学生上去跳舞。

    他们几个围着了舞台上两个长得不错穿着短裙的mei nu跳舞,跳着跳着,两个mei nu想要脱围而出,他们却堵着嬉笑着不放行。

    这时,台上他们身后两个男的过去,直接推开了他们,把两个mei nu拉过来。

    几个学生本来就嚣张,我也见识过他们的嚣张了,在mei nu面前,怎么能丢人又丢面,直接动手就打。

    一下子,台上的人都往下跑了,看戏呢。

    都看他们打架。

    保安过来了,把他们给拉开。

    音乐也停了,看着他们吵架怒骂。

    保安明显是向着这边两个男的和两个女的。

    应该是熟客,而且和保安也认识的。

    几个学生不乐意了,直接撂下话:“找人来砸了你们酒吧。”

    真牛啊。

    然后,几个人出外面去,打dian hua去了。

    酒吧里刚才还静着,那几个学生出去后,他们又开始放音乐,刚才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保安们不当回事,那几个男男女女也不当一回事,都当几个学生说大话。

    不过,他们的确叫人去了,而且还真的能叫他们学校的人出来打架。

    过了十分钟左右,门口呼啦啦一下子一大群人冲进来,带头的就是那个斯文眼镜,他冲在最前面,一个酒瓶子拿着先砸过去旁边的保安,保安们一看,这帮学生还敢来,拿着棍子上去就开打。

    但是门口进来的学生很多。

    我赶紧的跑上了楼上的小雅座,看下面他们的战斗。

    音乐又停了,酒吧里乱作一团,客人到处跑,打架的保安和学生混战一片。

    那个斯文眼镜,让人去拉了那两个和他们打架的过来,直接就踩。

    保安人少,打不过,后面上来的保安都没敢过来,远远的看着。

    太嚣张了这帮学生。

    眼看,一群保安和那两男两女就要遭受群殴。

    后面的学生有人喊道:“他们拉来了很多人,快跑啊快跑!”

    学生们有人喊:“有那么多人吗。”

    “很多!全是人,快跑啊。”

    这帮挤在酒吧里的学生赶紧的逃。

    环城帮从沙镇拉人过来了,一下子,酒吧门口的确全是人。

    学生们人多,但环城帮人更多。

    他们在门口乱战成一片。

    真是场面何其壮观。

    但也没打多久,因为刚才酒吧里有人报警了,警车来了。

    警车一来,打架的他们马上就各自逃散。

    环城帮的人逃了,学生们也通过小巷子逃了。

    jing cha来了两部车子,下来后,看着逃散的打架斗殴的人群,有些懵,估计他们没想到打架的双方人数那么多。

    等人都逃了之后,jing cha找上了酒吧来,拉着负责人和保安,还有那两男两女,去问怎么回事。

    我偷偷的下楼梯走了。

    环城帮在后街这边,能叫的人比我们还多,也难怪黑珍珠说,万一他们和黑衣帮的联合,陈逊这帮人就要被赶走。

    当我往回去的方向走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我身旁。

    车窗降下。

    是薛羽眉。

    薛羽眉冷冷对我说道:“真是了不起,连学生都能找来故意给我们找事。”

    她一定误会我了,她以为我为了让她们的酒吧开不了门,找了这些人来闹事的。

    我看着薛羽眉这幅冷冷的脸,也不爽了,原本我去她们酒吧,等她是为了想和她说说话,但她一出场,就和我这样口气说话,我说道:“说话要有证据,这些学生是某个学校的人,我还不认识。他们上次还跟我们闹过,你别乱扣帽子。”

    薛羽眉说道:“是么,那你在酒吧里坐了那么久,刚好今晚他们来闹了,这真是巧啊。”

    原来,她一直在酒吧里。

    她知道坐在那里,但她却不过来。

    我说道:“真的不是我,但我觉得,我怎么解释,好像都没用,反正你把我看成你敌人,虽然我从来没得罪过你。所以,我最后再说一次,那不是我干的,信不信随便你。”

    薛羽眉说:“不是你,那难道是学生们自己来闹。”

    我说:“好吧,聊不下去了,你觉得是我故意整你的就是我故意的吧。薛羽眉,我们以前的事,我不说了,可现在,你们占了西城,还有后街这里的地盘,你还振振有词,你还觉得你是对的?”

    薛羽眉说:“有本事,把我们赶走。”

    我说道:“你别太自以为,你们也没多能打。要不上次也不会被这么在珍珠酒店打惨了。”

    薛羽眉说:“上次是个意外,可以下次试试。”

    我说:“为什么偏偏要跟我作对?你去搞别人的,我可以理解,但我真的无法理解你这么对我。”

    薛羽眉说:“为了利益!只有利益!”

    说完,她把车窗升起来,然后开车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