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0章 薛羽眉跟了维斯
    陆山因为劈腿,不想自己正牌女友李欣和自己分手,不愿意,但是李欣心坚意决,一定和他分手,陆山不爽,缠着陆山的小三阿燕更不爽,阿燕找人揍了陆山,陆山杀了阿燕,然后找正牌女友李欣,杀死李欣。

    可是,后来的剧情总结起来,就一句话:李欣回家后,杀了潜伏在自己家中的陆山,而李欣被审讯,就直接承认杀了前男友,后来李欣家人请律师,努力辩护,判了十五年的有期徒刑。

    李欣回家后发生什么事,陆山为什么会死,李欣不说,只承认自己杀死了对方,所以法院这么判决的,而至于真的发生了什么事,只有李欣知道,因为她什么都承认,所以,法院就这么判决。

    或许,陆山可能只是去找李欣谈谈,然后自杀,或许真的是真的想杀了李欣自杀,但李欣都直接承认自己回家杀了陆山,陆山和她谈,拿出了水果刀,她抢来了水果刀,捅死陆山,这是陆山家一方这么说的,李欣家人也请了律师辩护,但李欣后来在法庭上,直接承认说自己是进去后直接抢了刀子捅死了陆山。

    所以,判了她十五年有期徒刑。

    可是,此案,疑点重重。

    但是李欣却不辩护了,心甘情愿的坐牢。

    为什么会这样子,她们家人想不通,但是她心甘情愿受刑。

    别人更加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

    监区里面的人,也想不通。

    十五年,她就这么心甘情愿的,不辩解的,走进了监区。

    她完全可以是无罪辩护,但为什么进来坐牢。

    搞不懂。

    这的确是个奇怪的女孩,不过我知道的是,她很善良。

    我问,李欣为何进去禁闭室。

    范娟说:“是被马明月关进去了,也不知道犯了什么事。”

    大致明白了,就是马明月搞来害我的。

    多半是因为没完成任务,被惩罚了。

    可是,我却帮不到她。

    因为,如果让范娟照顾她,很可能,马明月就更加的残酷对付她。

    想让她好过,帮到她,除非我把她弄到自己监区来,但是,我怎么能把她弄到我们监区来呢?

    这个,很难。

    因为贺芷灵现在基本不管什么事,而且她在遭受上次的危难后,所以我去拜托贺芷灵,她可能也不会帮助我。

    那怎么能把李欣搞到我们监区呢?

    范娟说道:“需要我帮忙照顾她么。”

    我说:“你要是对她好,让马明月看着,马明月不爽你,也更不爽李欣,更加对付李欣。还是别了。”

    范娟说:“有道理。”

    我说道:“除非让她到我们监区,但是,怎么才能把她弄到我们监区来呢?你们帮我想想。”

    沈月说道:“这很难。”

    兰芬也说很难,除非是搞定总监区长这些大牌领导,可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要调过来,要用很快的速度调过来,领导下令把她转过来,然后直接去拉过来,不然她们监区那边要知道的话,也搞小动作,阻拦,而且还要狠狠对付李欣。

    不过,很难做到让领导把她转过来就转。

    无奈了。

    只能先等机会了。

    范娟说道:“我倒有一个办法,虽然不能让她到你们监区,但这办法,如果能成功,她也过得好一些。”

    我问:“什么办法呢。”

    范娟说道:“文艺队。”

    我一拍桌子:“对啊我怎么忘了这个啊!”

    如果能进了文艺队,就能经常出来跳舞,唱歌,排练,演出,那也很好啊。

    我说道:“这个可以有。你们那边要多少钱一个名额?”

    范娟说:“这女孩她家有钱。”

    有钱还不一定进得了文艺队的,首先,监区让参加选拔,然后,组建文艺队的那帮人看上,才可以。

    但是,又有一个问题了,马明月会让李欣参加文艺队选拔吗,应该不会给吧。

    我问道:“我担心马明月不给她参加选拔。”

    范娟说,“李欣还在禁闭室关着,如果能在选拔的时间出来,就可以选拔,但如果不能出来,就没办法了。”

    我说道:“她们要关她多久?”

    范娟说道:“不知道。”

    我说:“唉,也真让人不爽。那也是只能这么办了,如果需要钱的话,和我说一声。”

    范娟说好。

    又聊了一会儿后,离开了。

    送走了她们。

    我自己在街上游荡了一会儿,回去公寓里,看dian ying。

    陈逊给我打来了dian hua:“堵着了竹筏!”

    我说:“抓到了?”

    陈逊说:“对,抓了。”

    我说:“在哪。”

    陈逊说:“饭店后面。”

    我说:“马上过去。”

    我马上下楼。

    过去了饭店。

    找到了陈逊,他却对我说道:“让他跑了!”

    我说:“怎么回事啊!”

    陈逊说:“没看好,抓着了,我问了他几个问题,然后关他在那间房,他竟然敢从窗外管道爬下去,胆子真大。”

    我说:“真可惜,问了什么吗。”

    陈逊说:“问了。”

    我问:“他来这里干嘛。”

    陈逊说:“对我们怀恨在心,找我和你,打算报复。那天上中城大楼,就是为了设计堵了我们打我们,报复后,逃跑路线。”

    我说:“真他妈的王八蛋。”

    我心想,这几个家伙都加入了环城帮,他们想报复我们,可能都已经得到了薛羽眉的同意。

    妈的,薛羽眉,你这是要我死啊。

    你有这么恨我吗。

    我说道:“真可惜。我想知道的问题还没问。”

    陈逊说道:“我们让人查了环城帮那边,维斯是老大,那个薛羽眉,的确是他女人。挺有谋略,现在环城帮的很多的计划,计谋,都是她搞的。”

    我无奈的呵呵一声:“知道了。”

    薛羽眉,成了维斯的女人。

    为了钱?

    为了权?

    难道是真爱?

    她怎么认识维斯的?以前就认识了吗?

    搞不懂。

    想到她和维斯在一起了,我心里倒是挺难受的。

    回到公寓,看着窗外城市夜景,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失去了什么一样。

    喝了两瓶啤酒,倒头就睡。

    次日,照样跑去监狱了。

    文艺队已经在选拔了,我们监区没份。

    而选拔,也就是两天的时间,李欣也错过了。

    这也无奈啊,想帮都帮不了她了。

    过了几天,选拔结束了,文艺队成立了,没有我们监区的任何一人,李珊娜进不了,监区的那个善良女孩,李欣,还在禁闭室关着。

    搞得我心情失落。

    文艺队成立排练的时候,我跑过去看,她们还投票选出了队长,队长是监区的一个女囚,听说以前是艺校出来的,是个三线明星,偷税被关进来的。

    长得挺漂亮,跳舞唱歌也不错,可无论怎么说,长相,水平,都远逊于李珊娜。

    不过这也没法比,李珊娜毕竟高于她几个级别的。

    看到文艺队排练,我真的有些心理失衡,真想大闹一顿,让她们排练不下去。

    唉,我自己也心理扭曲了。

    我去找了贺芷灵。

    贺芷灵看到我,说道:“正常上班了?”

    我说:“是啊,不然天天晃荡,太无聊了。你爸妈根本没来找我。”

    贺芷灵说:“对,他们要我带你去见他们。”

    我说:“我不去。”

    贺芷灵说:“我也没想让你去。”

    我见过李琪琪父母,谢丹阳父母,朱华华家人,真是压抑。

    我说道:“你这谎言编不了多久了。”

    贺芷灵说:“找我什么事。”

    我说:“想求你帮我两个忙。给你钱也行。”

    贺芷灵说道:“你说。”

    我说:“文艺队成立了,我们监区一个女囚都没能进去。我心理不平衡。看到她们排练演出,我就不爽。”

    贺芷灵说:“你想说什么。你捞不到钱,心理不平衡吗。”

    我说:“捞钱这个不重要,没钱都可以,但我们监区一个女囚都没进去,我觉得我很有挫败感,对不住她们,而且她们也颇有怨言。”

    贺芷灵说:“我帮不了,这不归我管。”

    我说:“你如果真的要帮,还是帮得了的。”

    贺芷灵说:“我现在手上一大堆麻烦事。”

    我说:“我知道,但我只求一点,能把李珊娜弄进去吗?你和监狱长她们这些领导说说,就说李珊娜做队长,才是最好的,而且你也知道李珊娜的才能。”

    贺芷灵说:“我为什么要帮她?”

    我说:“我觉得李珊娜天天被这么关着,挺可怜的,而且她也给过我们钱,我们该帮帮她。”

    贺芷灵说:“这事再说吧。”

    我说:“什么再说吧,你去和监狱长说一下不行吗。”

    贺芷灵说:“你来命令我?”

    我说:“不敢。”

    贺芷灵说:“别命令我。”

    我说:“好吧,我语气有点重。”

    贺芷灵说:“我找机会说说。”

    我说:“谢谢了,还有一个事。”

    贺芷灵说:“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