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8章 十万个为什么
    马明月说:“这不是把责任光推我们身上了吗。”

    朱华华说道:“没办法,我们也是秉公办事。”

    很快,她手下回来报,确实有个洞。

    马明月面色沉重,对我们说道:“你们b监区的女囚,也很有本事,那么粗的铁丝,都能挖洞。”

    我说道:“谁挖的还不一定,上次查jian kong,就是你们监区的人搞的。这一次,呵呵,我怕也是你们搞的吧。”

    马明月说:“好啊,可以查jian kong啊!”

    我心想,这家伙那么胸有成足呢。

    上次说查jian kong,狱政科科长百般推脱,后来我一直劝说强硬的才让监区长逼着去查了jian kong。

    结果真的是她们监区搞的洞。

    这次,是我们自己弄的,跟她们无关,她们自然胸有成足。

    那手下对马明月说道:“指导员,那角落,没有jian kong。”

    在监狱里,还有不少的地方,是jian kong的死角。

    马明月说道:“我看就是你们女囚自己弄的吧。”

    这洞,是刚才我让人搞的,那地方确实是jian kong死角,我们就是专门挑jian kong的死角搞的。而所谓的女囚逃过来这边,当然是假的,就是找借口搜查她们监区,为了找到那女孩。

    原本我去找朱华华说这事的时候,朱华华是不愿意的,但我好说歹说,她才同意帮忙了。

    朱华华不耐烦的说道:“马队长,还想拦着我们吗!”

    马明月说道:“我不是想拦,我也是为了我们监区的安全着想。”

    朱华华说:“你是想让我们去拿着监狱领导的批条过来,对吧。我警告你,出事了,你们承担不起这责任。”

    马明月也担心真的有我们的女囚跑到她们这里来,如果那女囚从这里,逃出外面,那就事情大了,到时候,朱华华和我们一口咬定,全因为马明月不给进监区搜查,耽误了时间,所以女犯才跑了的。

    马明月想着,女犯能剪铁丝,说明女犯早有预谋,她也担心女犯真的会跑得掉。

    她对朱华华说道:“你们可以进去,可是b监区的人不能进去!”

    朱华华说道:“她们不进去,我们怎么知道哪个是跑过来的女囚。”

    马明月还想说着什么,朱华华一挥手,直接撞开了她们进去。

    朱华华已经不耐烦了。

    活该马明月,被撞得摔倒在地。她的手下急忙扶起她。

    我们一起进去了。

    马明月当然是很不爽,但也无奈,她是怕有我们监区的女犯真的跑这里来了,还有,朱华华防暴队的进来查,按规定来说,她也是不能阻止的,防暴队在监狱里就是一个独立的牛叉部门的存在,她们去哪里,哪个角落,都可以随便出入,打着检查的旗号。

    我们一起进去了里面后,由我,先是从犯人在huo dong的地方检查过去。

    首先是放风场,放风场今天看过了,没发现那女孩。

    然后过去劳动车间,劳动车间,劳动的女囚没多少,但是见到一个男人进来,还是有了些骚动。

    不过,一大群手拿电棍的女狱警管教在这,她们只能骚动,却不敢乱动。

    我看了一下,还是没有找到。

    接着,查监室,一个监室一个监室的查过去了。

    还是没找着。

    马明月跟上来,说道:“根本没来我们监室,对吧,你们要查的地方也都查完了。”

    我说:“还有几个地方没查。”

    马明月说:“还有什么地方。”

    我说:“你们办公室啊这些地方。”

    马明月说:“不可能去到我们办公室,这里多少道关卡,你们监区难道没有这关卡吗,怎么可能通过去。”

    我说:“都要检查,抱歉了马指导员,我们也是无奈。”

    马明月没说什么了。

    她拦也拦不住。

    有防暴队打头阵,她能反对吗。

    直接进去了禁闭室那边。

    我估计,那女孩,很可能在禁闭室。

    事先,我已经让兰芬通知了我们在监区的卧底范娟。

    范娟也跟着过来了。

    进了禁闭室里面。

    我一个禁闭室一个禁闭室的查看过去。

    这里的禁闭室,和我们监区的禁闭室的格局,也是差不多的,不同的是,她们这里的禁闭室,竟然关满了女囚。

    没有一个禁闭室是空的。

    禁闭室,是有必要存在的。

    没办法,不听话的女囚,是要受到惩罚的。

    可是,难道这监区的女囚,就那么的不听话,关了那么多?

    对于女囚,还是以德为主,以刑为辅的。

    教化最重要。

    就像我们监区,可以教化的,倒也很多,但不能教化的,也有。

    不过大多数,都是可以教化的,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人心换人心,八两换半斤。

    对她们好,她们大多数也懂的。

    对于那些实在无法改变的,不懂感恩的,冷漠冷酷的,毫无人性的,总是对抗的,总是犯错的,那没办法,只能禁闭室了。

    每个禁闭室的查看过去,一直都看完了,却还是没发现。

    妈的,搞什么鬼啊,那女孩,难道是鬼吗。

    那天我看到的,倩女幽魂那一幕,难道是我的幻觉。

    不可能。

    可为什么在监区里,见不到她?

    真的是她们从外面请来的演员,要整死我?

    我垂头丧气。

    兰芬对我说道:“出去外面看看吗,她们监区的办公地方。”

    我点点头。

    也许是她们弄那些狱警管教的,来整死我也不一定。

    我走出去的时候,看到沈月几个从右边一个小门走过来。

    她们几个,也就是配合着来演出的。

    这边这个小门过去,我还没看,里面还有禁闭室。

    我原本呢,都不耐烦了。

    但是觉得,不看完的话,也许会错过,如果我要找的人就在这里面呢。

    然后我走了进去。

    里面还有两个禁闭室。

    这是最后的两个了。

    我看左边那个,不是。

    右边的那个。

    当打开那个小窗往里面看,用手电筒一照,照到那双眼睛,我就怔住了。

    那双眼睛,我如何能忘。

    她被手电筒的光照到,强烈的电筒光,她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我看着她,就是她,我不说化成灰我也认识,但这就是她,我一直寻找的,我不敢忘记的,这肯定就是她。

    我开始还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定眼看着她,她还是遮住脸。

    这就是她,白皙的手,白皙的脖子。

    她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白皙。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终于,找到了她。

    没想到,真是在禁闭室找到的。

    看着禁闭室这四周黑乎乎的,冷冰冰的墙,和她那白皙柔软的身姿皮肤,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我心疼。

    可我也没办法。

    马明月走过来,问道:“张队长,有找到吗。看那么久。”

    我哦了一声,走出来,说:“没有。”

    她们竟然真的把她关进了禁闭室,妈的这群王八蛋。

    是马明月,这女人,我要整死她。

    我心想,出去后,再和范娟说吧,说我要找的那女孩,在禁闭室的最里边的左边角落。

    不行,我要做个记号,不然到时候范娟搞混了,不知道是哪个了。

    可是,马明月一直盯着我。

    怎么办。

    就这时,那边突然有人叫她:“马指导员,你过来一下!”

    是朱华华的声音。

    马明月急忙带人过去。

    朱华华叫她:“马指导员,你看这边的上面塌落的东西,你们也不让人来弄一下。”

    马明月说:“塌了也压不着我们。”

    朱华华说:“压不着人,万一女囚从禁闭室出得来,从塌落的地方钻跑了呢。”

    马明月说:“这不会吧。”

    朱华华说:“这怎么不会。还有,你过来看看,这边的墙体也不搞一下,徒手也能爬上去。”

    她们一起往里面走过去,看墙体。

    我偷偷对范娟挥挥手,范娟急忙看了看,然后过来。

    我对她轻轻说道:“就这个禁闭室的。”

    范娟马上过去,打开禁闭室的小窗,往里面看。

    然后她走过来,说道:“我知道是谁了。晚上出去外面说。下班后我和兰芬出去。”

    我说:“好的,到时候我在下班我就先出去,沈月的车上等你们。”

    范娟说好,然后走过去马明月朱华华那边了。

    那边正研究着那斑驳脱落的墙体。

    我走回去禁闭室前,打开了那个小窗,看着里面的那白皙女孩。

    我四处看看,没人在。

    我问她道:“你还好吗。”

    她一听这声音,走了过来,隔着小窗,看着外面的我,说:“是你啊。”

    她脸色白皙,美丽依旧,只是白得苍白,像一只可怜的笼中小鸟。

    我说:“你怎么被关了。”

    她说:“你怎么来这里了。”

    她比我还好奇?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突然一个声音喊道:“张队长!张队长你过来一下!”

    那女孩刚说她的名字了,被那声音给淹没了。

    谁在叫我了。

    我急忙盖好了小窗走回来。

    都没得说完话,就急忙出来了。

    好吧,来日方长。

    我不舍的,走出来外面。

    是朱华华的手下在叫我:“张队长,有个问题,你过来看一下,这边的。”

    原本还想问那女孩的名字,和她说上几句话,问她到底为什么这样子,谁关的,问她上次为什么帮我。

    十万个为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