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7章 C监区的指导员
    往左边,就是往珍珠酒店,东趣酒吧的方向。

    而如果过去,就是桥头,过去就是沙镇了。

    我说道:“他们真的在沙镇?跟紧点。”

    他们的车子过了珍珠酒店,过桥,过大转盘,然后往左走,果然真的是到沙镇了。

    在这条街上,如果他们往左进去,就是加入的环城帮,如果往右进去酒店,就是霸王龙的黑衣帮。

    他们往左边打转向灯过去,然后到了左边的饭店前。

    他们下车,走进去。

    他们加入了环城帮。

    薛羽眉收留了这几个被我们赶出帮的家伙。

    薛羽眉难道用他们对付我们?

    薛羽眉太有头脑。

    薛羽眉让他们来我们楼下,要干掉我们吗。

    真聪明。

    但这么样子,让我觉得心凉,她根本不管我死活吗。

    恋着你秀雅绝俗人间尤物,陪着你闯荡监狱共生同死历尽百般苦,你全不念几载如云如雨,一片恩情全他妈化作粪土。

    让我真的心凉。

    我对陈逊说道:“回去吧。”

    陈逊开车回去了。

    后来的几天,我让陈逊去守着那条小巷,见到竹筏竹林就抓了,看他们有什么阴谋。

    但是都没等到。

    没等到的还包括我在楼顶用望远镜看监区的那女孩,也是找不到。

    这些天,陈逊让人把我们进驻这里以来收取的保护费,都还了回去。

    那些小混混自然不乐意的,但也没办法。

    萧季有本事,他们不乐意,也不行。

    而请假了几天,我倒是在监狱待了几天。

    我去找了贺芷灵。

    见到贺芷灵,我不爽的说道:“都请假那么久了,我可以来上班了吧。”

    贺芷灵说道:“还不行。”

    我心想,难道沈月和兰芬不是她卧底啊,不然的话,她怎么不知道我在监狱待着,我说:“你爸妈也没见找过我啊。没人跟我说过啊。”

    贺芷灵说:“他们说来,但没来,因为忙。我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来。”

    我说:“可我这么请假也不行啊,你看我工资都一直扣。”

    贺芷灵说:“工资能有多少钱,我补偿给你。”

    我说:“唉,这样子吧,我照样来上班,要是你爸妈来监狱,点名找我,监狱长找了我,我就逃了,可以吧。”

    贺芷灵说:“你逃去哪里去?像犯人一样,越狱跳出去吗。”

    我说:“当然不行,那会被枪毙的。”

    贺芷灵说道:“所以,你暂时先不要上班。”

    我说:“唉,我不上班,我都闷。”

    贺芷灵说:“天天在玩,有什么闷的。”

    我说:“其实吧,我觉得你爸爸妈妈,是不是想要看看他们的女婿是怎么样的人啊。”

    贺芷灵说:“是。”

    我说:“如果满意,就打算搞个轰轰烈烈的婚礼给我们。买房送车。如果不满意,就棒打鸳鸯,拉你去堕胎?”

    贺芷灵说道:“我爸爸妈妈没你想象中的那么恶心!”

    我说:“好吧。我觉得,你爸爸妈妈见到我,何止想拉你去堕胎,更想拉我去阉了。”

    贺芷灵说:“说够了吗。我要忙了,滚出去。”

    我悻悻的回去了办公室。

    我又跑到楼顶,戴着草帽,寻找那女孩。

    可根本找不到啊,之前的那几批女囚,都出来放风了好多次,怎么轮不到那女孩呢。

    难道说,她不是监区的?

    难道说,她并不是个犯人?

    难道说,她是背后的主谋从别的地方请来,专门害我的?

    要是是女囚,应该也是出来放风了啊。

    难道说,因为那天没完成任务,她被关禁闭了吗?

    我心灰意冷,打算放弃了,是我之前太乐观了,这么找,找到的几率太小了。

    除非我自己跑进去监区的每个角落查看。

    那我怎么进去监区的每个角落查看呢。

    我想破了脑袋。

    还真让我想到了办法!

    半个小时后,朱华华带队,带了三十多人,我带了我们监区的十几个人,闯进去了监区。

    监区守门的人,看到是防暴队的人来,没办法,只能开门,然后边报告了她们监区的领导。

    她们监区的领导马上来了,她们指导员来了。

    这个笑眯眯的,有点胖,有点高大的女子,我一看就知道是马明月了,因为我从谢丹阳那里拿到过她的资料,我看过她的资料。

    如果光看脸,是看不出来和马玲马爽有什么同样。

    但是,看整个身材,骨架,就挺像了马玲马爽,这家伙难道真的是马玲马爽的堂姐妹?

    和马玲马爽的凶神恶煞不同,这个女人,看起来很和蔼。

    她也带了人来了,拦住了我们面前,笑眯眯的问朱华华:“朱队长,下午好啊。”

    朱队长说道:“这位是?”

    马明月说道:“马明月,本监区指导员。”

    朱队长说道:“哦,抱歉。”

    马明月说道:“是我抱歉,朱队长经常来我们监区,但我也没得和朱队长聊过。也没介绍过,自然就不认识了。”

    她还一副知书达理,很礼貌的样子。

    朱队长说道:“马指导员,你们监区长呢。”

    朱华华向来不会和人客气,不管什么领导,谁让她们防暴队的牛啊。

    原本呢,监狱不该设有这样的部门,但没办法,以前监狱出了几次事后,上面点名要搞这么一个部门,然后,她们就进驻这里了,她们就是不受监狱控制的部门,只是协助监狱进行安全方面的工作。

    加上,这帮军中精英,本身就牛,就更不把监狱的其他人太当回事。

    马明月说道:“监区长最近偶感风寒,一直在外面治病。”

    朱华华说道:“她不治病她也很少来监狱。”

    马明月笑笑。

    朱华华说:“那监区的事务,就是你处理了?”

    马明月说:“基本是的。是在监区长的指导下,进行各项的工作。”

    朱华华说道:“我就直接说事了。”

    马明月说道:“朱队长请说。”

    朱华华说:“我们这里,这些,是我们防暴队的,这些,是b监区的人。这位是b监区的张队长。”

    我上前一步,对马明月礼貌的打招呼:“马指导员好。”

    马明月也微笑和我招呼:“张队长好,听说监狱有一个男的,没想到那么年轻啊。还做了队长,真是年轻可畏。请问朱队长和张队长,来我们监区,有何指教呢。”

    朱华华说道:“b监区不见了一名女囚。”

    马明月说道:“b监区不见了女囚,跟我们监区好像没关系吧。”

    朱华华说:“b监区的人很急,一直在找,找不到。但是发现在一个和你们监区铁丝分着的角落,有一个很大的洞,怀疑那名出来放风的女囚,钻到你们这边来了。”

    马明月说道:“这怎么会呢?她要跑,也是跑出去外面,钻到我们这里来干嘛。”

    朱华华说:“很可能是先躲过追查,再想办法逃走,越狱。这事很严重,上面领导下令我们协助b监区搜查。”

    马明月说:“这是他们自己b监区的问题了。”

    朱华华说:“我们需要对你们监区进行搜查,打扰了。”

    马明月说道:“怎么会呢。”

    当朱华华带着我们要进去的时候,因为马明月那不情愿的样子,所以,她手下都不愿意让开,堵着了我们。

    说真的,这帮人,如果让朱华华的人动手,她们就是渣。

    朱华华问道:“马队长不让我们进去搜查?”

    马明月说道:“不是我不让,而是,你们进来了,万一我们监区出什么问题,就严重了。”

    朱华华说道:“那就是不让了。”

    马明月问道:“我可以问一句,是哪个领导让你们来检查的。”

    朱华华说:“b监区监区长通知我们队长,我们队长让我们来的。”

    马明月说道:“那就是说,行政那边的领导,都还不知道了。”

    朱华华说:“对,还不知道。”

    马明月说:“行政那边的领导不同意,那我也很担心我们让你们随意进来了,我们这里出问题,我们会扛责任的。”

    朱华华说:“这事情紧急,如果,犯人钻到你们这边了,接着从你们监区这里跑了,或者是混到哪里去,出了什么事,你负责得起吗。”

    马明月说道:“这也轮不到我来负责吧。他们b监区的犯人跑了,关我们什么事。”

    朱华华说:“如果躲在你们监区这里,你现在不让我们进去搜查,她跑掉的话,就关你的事。”

    马明月说道:“这不可能,我说了,她跑来我们这里干嘛呢。”

    朱华华说:“你可以去看看你们监区和b监区连着的铁丝的角落,有个可以钻过来的洞。”

    马明月对手下说:“去看看。快点。”

    朱华华说:“如果这时间,刚好女犯从你们这边逃脱了,那就不怪我跟上面报告了。”

    马明月说:“要是她跑了,那是他们b监区更大责任吧。”

    朱华华说:“是你们全部的责任,我会说,全因为你们,所以,她才能从监区跑了。”

    囚犯别说是越狱,就是从监室偷偷跑出监区都是一件大事,而从监区跳出监狱,就是没出去,都可以当成企图越狱,采取应该采取的措施,甚至直接可以高墙上站岗开枪射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