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6章 犯法的下场
    次日起来,没去上班,因为贺芷灵说帮我请假,为了躲着她家人,不让我去上班。

    我躺在床上,抽着烟,看着窗外阳光正好。

    吃了早餐。

    然后回来继续躺着。

    发觉不上班是无所事事特别的无聊啊。

    而且,躺着也不是,坐着也不是,走着也不是。

    出去外面晃荡,走了几圈,实在郁闷。

    还是回去监狱吧,偷偷回去,不去上班,就去里面晃着,我还要寻找那女孩呢。

    下午两点,回去了监狱。

    我还有个打算。

    我想试一下,到底谁是贺芷灵安插在我身边的卧底。

    回去办公室,没人知道我来。

    然后,我偷偷找了兰芬和沈月而已,只让她们两人知道我来了监狱上班。

    假如他日,贺芷灵知道我偷偷来监狱了,那么,我怀疑的范围就缩小到这两人身上了。

    兰芬问我道:“队长,你不是请假了吗。怎么还来上班了。”

    我说:“本来有事,现在没什么事,来找找那女孩子。”

    兰芬给了我一个草帽。

    我说:“还不错。”

    拿着草帽,上去了楼顶。

    大太阳,下午三点钟。

    热死个人。

    监区的女囚们又出来放风。

    我举着望远镜看着。

    这群女囚,不是上回那帮了,因为我记得有几个挺漂亮的女囚,还有几个很丑的很老的女囚,没有在里面。

    人的记忆,总是最容易记着最美好和最黑暗的东西。

    例如,小学老师印象最深刻的,总会是那几个最调皮和学习成绩最好的学生。

    看过去后,没发现她,唉,失望。

    我就不信找不见她,我天天来,我就不信了。

    没等到下班,我离开了监狱。

    出去后,我买了东西,去看龙王。

    龙王在他那饭店里。

    看起来,已经恢复了差不多了。

    我和他坐着吃饭,下午五点多,就吃饭,是有点早。

    我问了胡子的情况。

    龙王说:“被抓了几十个,走了一些关系,有些放出来了。但是胡子出来不了了,他要背这个黑锅。”

    我说:“那是要被判刑。”

    龙王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混这个行的,都要准备好有这么一天。所以,我也挺担心你们的,你们自己也小心。”

    我说:“那环城帮的他们呢,难道他们就不被判吗。”

    龙王说:“他们也聪明,拉垫背的了。”

    我说:“像这样的怎么办啊。”

    龙王说:“走走关系,如果真的进去,那也没办法,必要要有人背黑锅。进去后,只能让人在里面打点,而且里面也有我们的兄弟,让他们自己互相照顾。”

    我呵呵一笑,点了一支烟。

    龙王说道:“你最好不要再进来这道中闹了,搞不好引火烧身,现在是严打时期。”

    我说道:“好的。”

    龙王说道:“那些下令砍杀什么的,你最好不要下令,让他们自己看着处理,打赢当然好,输了也没办法,不过,如果你不下令,你是没有任何责任的,就是被抓了,有人供出你和这些道上的人关系密切,那也不会有任何事。”

    我点了点头。

    龙王说道:“彩姐这方面就做得越来越好,之前,她什么她都让手下看着办,有事也是手下扛着,而现在,都是你们办着,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一旦被抓了,你,陈逊,几个就是被抓去判的。弄不好,这辈子就完了。”

    我打了一个冷战,说道:“你是说,其实彩姐也是利用着我的。”

    龙王说道:“这个我不好说,但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要懂得保护好自己。凭着良心做事,不要害人,不要做违法的事,那些打架什么的,不要参加,不要出主意,正当的生意,可以分钱,可以做。但是,犯法的事情,就不要做了。很危险。”

    我琢磨着这话,觉得他说真的很对。

    龙王说:“这世上,谁对谁,不是利用。”

    我想着,或许,彩姐的确也是利用着我和陈逊。

    陈逊那是没话说的,他加入这行,就是为了挣钱。

    而我,我不能让她这么利用,万一真的出事,如果他们出卖我,陈逊供我出来,那我真的会完蛋。

    就是那几个事,让陈逊去抓人来打了,就够严重了。

    我以后,要学龙王说的那样才行。

    龙王说:“我也想置身度外,可实在没办法啊。放不下,退不出。如果真有一天我被抓去,我也没办法啊。你知道,前面的统一了西城东城的老大,是什么下场吗。”

    我摇了摇头。

    龙王说:“枪毙。”

    我看着龙王。

    龙王说:“那是很多年前,我还挺年轻,刚入行不久,可这事,这个人,给我很震撼。”

    那个牛人老大,名叫邝陈,名字是用他父亲的姓和母亲的姓取的,他父亲姓邝,母亲姓陈。

    他是外地人,来这里开始混的时候,是做搬运工,在物流场的其中一家物流公司做搬运工,搬运工辛苦又累,还没地位尊严,很快,邝陈就萌生了自己做大事的想法,然后,他纠集公司里的一帮身强体壮的搬运工,帮着老板使用暴力招揽物流生意,跟人抢地盘,打斗。

    发展壮大之后,邝陈开始向各家物流公司收取保护费,而当时,因为利益关系,他已经不爽他的公司老板了,想一人独享,然后纠集人马,去了老板家里,抓了老板的老婆孩子,逼着老板退出了物流公司,他自己独占了物流市场。之后,这个团伙,发展成了真正的组织,人数发展到了东西城各个行业,用暴力,威胁,滋扰的手段跟开店的商铺le suo保护费,随意打人,不给的就打。

    因为和另外的团伙抢地盘,他们动用大量dao ju,多次群殴,重伤轻伤多人。

    最后,因为多行不义,被抓了,法院庭审的时候,动用了上百jing cha维持秩序。

    法院最终判定,邝陈以暴力、威胁等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huo dong获取经济利益,而且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重伤、轻伤,甚至残疾,且手段特别残忍。

    还非法买卖枪支、弹药并用于伤害他人,情节严重,以威胁手段敲诈le suo他人财物,数额巨大,情节严重,以威胁手段强迫他人接受商品交易,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强迫交易罪,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罪和敲诈le suo罪。被判死刑。

    龙王说:“赚再多的钱,拿着命搭进去有什么用。我也不过想过安稳的生活而已。”

    我叹气,说:“好了我懂了。”

    龙王说道:“记住我的话。别废了自己。”

    我想,我应该也和薛羽眉说清楚,不然,她以后,会走向无底的深渊。

    我说道:“沙井那边怎么办。”

    龙王说:“抢回来了。但也不知道环城帮将来想怎么样,走一步算一步了。你们呢,好好经营正经正道的生意,如果受到他们的攻击,第一时间,当然是正当防卫,其次是报警。”

    我说:“嗯。我懂了。”

    回去后,我让陈逊不要再收什么保护费了,这违法的事,不能再做。

    陈逊也同意,我建议他,把那以前竹筏竹林什么的,收的保护费,都给回去。

    陈逊也同意了。

    以后,只能老老实实的经营饭店这些正规的生意,不得搞违法。

    陈逊都同意。

    正说着,他手机响了。

    他接了dian hua。

    挂了dian hua后,他告诉我,烧烤店的老板说,看到竹筏他们开过来的车子了。

    我说道:“去跟踪。”

    陈逊说:“好。”

    我和他下去了,上车,过去了,烧烤店老板说刚才路过他摊点去了。

    他记得车牌号,还记得车子颜色和牌子。

    这比较好找。

    我和陈逊顺着街道开下去,在街角,就见到了停在路边的那辆车子。

    这几个家伙来这里干嘛呢。

    远远的看着。

    竹筏竹林下了车,东张西望的,然后慢慢的进了小巷子中。

    然后,陈逊赶紧下车,跟进了巷子里。

    一会儿后,陈逊出来了,对我说道,“他们上去了中城大楼。”

    我看着高高竖立的中城大楼,奇怪道:“上去那里做什么呢。”

    陈逊说:“不知道。不如,找人堵着他们,问他们想干嘛。”

    我说:“先看看。”

    等了十几分钟,竹筏竹林出来了,回去了轿车上,轿车开走了。

    我们跟着他们轿车后面。

    只见东拐西弯的,却到了一个我们最熟悉的地方:我住的那栋公寓楼,和旁边的陈逊他们的宿舍。

    这群家伙,来这里干什么。

    他们车子在那里停了一下后,就继续往前走。

    陈逊开车跟上去。

    陈逊说道:“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我说:“不知道,他们知道你们住这里吧。”

    陈逊说:“以前就知道了。”

    我说:“那是为什么来呢。想对付你们吗。”

    陈逊说:“我也不懂。”

    我说道:“肯定不怀好心。”

    陈逊说:“我也这么想的。”

    他们的车子开出了大马路上,然后往左边的方向开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