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5章 换了一份新工作
    狗奴才王普,凭着自己的奴颜卑膝,赚来了一份好工作。

    贺芷灵对王普说道:“你过去那边一会儿,我有事跟这个人说说。”

    王普说:“跟这个人有什么好说的。他不成材的,除了喝酒泡妞,他什么都不会。”

    贺芷灵瞪他:“快滚。”

    王普闭嘴,站起来,走到那边去。

    贺芷灵对我说道:“你加入了帮派。”

    我说:“没加入。我只能说,利用他们,我是他们的,大脑。”

    贺芷灵说道:“最好别玩火。”

    我说道:“这个我自然清楚,你知道的,对付一些不要脸不道德的贱人,只能用不道德的方法。”

    贺芷灵说:“可以用手段,可以不道德,但是不能违法。”

    我说:“知道了。”

    贺芷灵说:“文涛会找你麻烦,你自己看着办。”

    我说:“这家伙,以前我让人揍过他,他根本就不是对手。以前呢,我还当他是一回事,现在,我想踩就踩。”

    贺芷灵说:“怎么没把他打死了。我还给你封红包。”

    我说:“好的,下次争取打死他。不过,也不至于这样吧,好歹他也是你前任。”

    贺芷灵说:“我真是瞎了眼。他前几天,指使人写匿名信,送到某部门,说我家里有个价值千万的青花瓷瓷瓶。部门派人下来查。是仿造品。”

    我说:“靠,不会吧。这家伙,要疯了吗,他干嘛这样。”

    贺芷灵说道:“我猜,他应该是想通过这方法整倒我们家,然后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出来营救,我们家倒了,彻底垮了。他就有优势了,我们不靠他,就完了。”

    我说:“然后和你们谈条件,然后再拥有你。这挺好的招。”

    贺芷灵说:“世上怎么会有那么烂的人,而我比他还烂,我以前竟然看上他。”

    我说:“呵呵,好吧,我对这家伙也很无语了。话说回来,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是他干的。”

    贺芷灵说:“我也有眼线。就如,你在监狱的一举一动,我也知道。”

    我说道:“切,不就是安排了人过来吗,我行事光明正大,我不怕你知道。”

    贺芷灵说道:“下次如果可能,把他打死吧。”

    我说:“你不是开玩笑。”

    贺芷灵说:“不是开玩笑。”

    我说:“那你怎么不自己找人打死。”

    贺芷灵说:“会查到我。”

    我说:“那我也查到啊。”

    贺芷灵说:“肯定会查到你,你是情敌,打死了他,你可能被判死刑,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骂道:“我靠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对你。对我可是大了去了。我不干。”

    贺芷灵说:“你不干也不行,因为他会打死你。”

    我想了想,说道:“这家伙还不至于敢打死我,如果真要这么玩,他一定死得很惨。”

    贺芷灵说:“那就等着看吧,到时别后悔了。”

    我说:“我不后悔。哦,我还想和你说个事,关于艺术队成立,而我们监区却没有名额的事。”

    贺芷灵说:“这事不归我管。”

    我说:“那你不能帮我出面交涉一下?”

    贺芷灵说:“我帮不到。自己想办法。”

    说完,她站起来,然后转身离开。

    就这么走了,也不说一声拜拜,再见,就走了。

    好吧,她打车了,上车真的走了。

    有性格。

    有个性。

    王普送过去,对着出租车弯腰送走贺芷灵,一直出租车消失了,才走过来,坐在我旁边。

    我说道:“狗奴才。”

    王普一手拿酒杯,一手拿猪鞭,说道:“你懂个屁。什么尊严,面子,值钱吗。你看,我点头哈腰半个钟,换了一个区域的生意。以后,我就飞黄腾达了。月入几万不是梦。”

    我说:“行,你有本事。”

    王普问我道:“她刚才和你说了什么啊。”

    我说:“要是能让你知道,就不会把你支到那边了。”

    王普说:“有奸情。”

    我说:“有你大爷奸情。”

    王普说:“我刚才一直在研究你们的表情,眼神,你们两个之间,肯定有见不得人的东西。”

    我说:“你懂个屁。”

    王普说:“特别是她看你的时候,表面上恨你,但是,你看她的身体工作,全是从头到尾,对着你的。”

    我说:“哟,以前学的心理学,还没忘了啊。”

    王普说:“胸口半身一直压过你那里。呵呵,你们什么关系,真的清白吗。我就不信了。”

    我说:“随你吧。哦对了,快点去买单。”

    王普说:“买单啊。这个,呵呵,兄弟,我最近,手头紧,你懂的。”

    我说:“我也没钱哦,我卡里的钱,让你个煞笔去刷光了,妈的,她让你买,你就真的买,你是不是蠢啊。”

    王普拿了fa piao出来,给我,说道:“那她这样子,我有什么办法啊。”

    我说:“你他妈的,八千多一瓶,你就不懂心疼!”

    王普说:“好了别骂我了,这我也没办法是不。这烧烤我请,我请。”

    我说:“本来就尼玛的你请。”

    王普说:“别骂了别骂了,你消消气。”

    说着他一直喝酒。

    我说:“你少喝点,我都没有了。”

    王普说道:“这八千多的酒,怎么他妈的也那么苦。”

    王普叫老板过来了:“点了还没做的菜,就不要弄了。刚才那女的,喝多了,不要理她。”

    老板同意。

    王普说道:“那老板看你,怎么都怕你的样子。”

    我说:“在这里打了好几次架了,你说他怕不怕。”

    王普说:“是吧,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说:“是,你是好东西。”

    一会儿后,老板让他的手下们都上了菜,桌子摆不下,拼桌,摆了两桌,才摆完了。

    王普问:“怎么吃。”

    我说:“蠢,打包回去,我拿去给饭店的员工们吃了。”

    王普说:“有道理。”

    老板嘿嘿笑着坐下来,然后给我们两个发烟:“两位老板,抽烟,抽烟。”

    我们接过了烟,说谢谢。

    王普掏出钱:“老板,多少钱吧。”

    老板说:“不不不,待会儿再结也是可以的,没事没事。”

    王普说:“看多少钱,就结了吧。”

    老板说:“那边那个,我老婆,她算账,你去那里结账。嘿嘿,谢谢你了啊。”

    王普过去先买单。

    我给老板倒酒:“喝一杯老板。”

    老板说:“谢谢,谢谢哈。”

    他喝了一口,皱着眉头:“太苦太苦了。”

    说着喝完了,然后自己倒上了啤酒,然后对那边和王普结账的他老婆喊道:“老婆,酒钱不要了啊,我们请我们请。”

    他老婆哎了一声。

    我说道:“老板,这样不好吧。”

    老板说:“没事没事,你们经常来光顾,我都很高兴了,这几瓶啤酒,我请我请。”

    我说:“谢谢老板。”

    老板抽着烟,嘿嘿的我道:“这位小兄弟啊,请问,你是在这里,做老大的吧。”

    我急忙说:“不是不是,你别误会,虽然我平时和他们在一起,但那几个,是我朋友的,真的。”

    他说:“我看你就是啊,他们都那么听你。”

    我说:“那是因为朋友们给点面子,呵呵,真的,我不是。”

    老板说道:“以前这里啊,是竹筏竹林他们管着的,我看那晚,你们和他们的人打架了。”

    我说:“你也知道竹筏竹林啊。”

    老板说:“知道啊。我这烧烤摊,开了好些年了,他们经常来,他们打打杀杀的,我也见了不少次了。他们以前和当地的打,本地的又和本地的打,然后外地的也来打,打来打去,他们竹筏竹林,管了这里,都取了外号,叫竹筏竹林竹子,竹什么什么的。之后,就是一群另外的人管了这里,听说是黑衣帮。后来,就是到你们了。”

    我说:“你知道的还不少啊。”

    老板说:“这我们的烧烤摊,也交保护费。”

    我说:“这样啊。”

    老板说:“是啊,所以我也知道一些内情的。哦对了,这几晚还看到,那几个竹筏什么的,经常开车过来这里到处看。”

    我说:“是吗。”

    老板说:“会不会又要和你们打架啊。你们小心啊。”

    我说道:“你怎么会那么好啊。”

    老板说:“你经常光顾我们这里,我好心提醒了,你可不要对别人讲,我怕惹麻烦。”

    我说:“呵呵好的。”

    我心想,竹筏竹林经常开车过来这里到处看,看什么呢。

    想要把地盘抢回去?

    他们有这个能耐吗。

    不过,如果他们进了黑衣帮,或者环城帮,那就可能了。

    经常来这里,也许他们就在不远的地方,就在沙镇那里,从沙镇到这里,就很近了。

    我说道:“我留个dian hua给你,下次见到的话,帮我记着车牌号,然后打这dian hua跟我朋友说一下。拜托了。”

    老板同意了。

    我留了陈逊号码给他,然后发个信息告诉了陈逊,陈逊回复了。

    王普买单回来后,和王普两人把酒喝光了,接着打包烧烤,回去给了饭店的他们。

    喝了将近一瓶红酒,有点晕,就回去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