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4章 狗奴才
    是的,现在呢,王普拿着的我卡,去买一瓶八千多的红酒。

    我结巴的说道:“八千多,你开什么玩笑。”

    贺芷灵说道:“心疼了。不高兴了。”

    我一拍桌子说道:“怎么能不高兴呢,我实在太高兴了,高兴得再也不能高兴了!来,我太高兴了,喝酒。”

    贺芷灵:“这酒我不是很喜欢喝,喝越贵的酒,才能让我越高兴。”

    我说:“八千多的酒,何止高兴,简直是兴奋,发狂,高兴到想跳楼。”

    我自己喝了。

    我的心在流血,八千多一瓶。

    两瓶将近两万。

    妈的,王普那家伙不会真的买吧。

    以我对他多年的了解,他应该不会真的买。

    我放了一下心。

    但是,以我对他近段时间的了解,他对贺芷灵,是非常的敬畏的。

    首先,这是大mei nu,然后,管理整个啤酒厂,是他的供货商,他只能如同供奉菩萨一样的供奉着,还有,贺芷灵对他有恩,每次他喊着没钱进货的时候,贺芷灵都慷慨的给他签单。

    我估计,他很有可能,买了八千多的回来。

    想到这个,我真的心疼。

    为什么会有人造出那么贵的酒,这样做真的好吗。

    贺芷灵说道:“和你说件事。”

    她冷冷的。

    我说:“讲。”

    贺芷灵拿着筷子指着我:“在我面前别比我嚣张。”

    我说道:“难道你那么英明睿智,直截了当,性格直爽正直的人,也只喜欢对你唯唯诺诺低三下四的人吗?”

    贺芷灵说道:“可我从你脸上眼神里看不到一丝对我的尊敬。”

    我说道:“尊敬呢,一直都很尊敬。那么,表姐,请问有什么吩咐呢。”

    贺芷灵说道:“这几天别去上班了。”

    我问:“为什么啊。我去上班,我有事啊。”

    贺芷灵问我:“你去上班有什么事,你每天在监区,干什么事我还不知道?”

    我说:“你知道什么。”

    贺芷灵说:“你去监狱除了被人害,还有什么事。这几天,忙着找监区的mei nu吧。”

    我一愣,然后心里更加的怀疑。

    以前我就怀疑过,我身旁有她安插的人了,现在她这么说,我更是肯定,可是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来到底谁是她安插在我身旁的卧底。

    我说道:“你在我身旁安插了眼线。为什么。”

    贺芷灵说:“别问那么多。总之,这几天,别去上班。”

    我说:“好吧,我不问谁是卧底,我问为什么不去上班。”

    贺芷灵说道:“我家里全乱了。”

    我说道:“你家里全乱了,关我什么事,让我去做家务吗。我可告诉你,我们以前的合同,可是没有了哦。”

    贺芷灵说:“我是说,我对家里说我怀孕后,家里人全乱了。”

    我说:“不会吧,难道是,你爸气得进医院了?你妈啊气疯了?”

    贺芷灵直接拿了啤酒瓶,作势要砸过来。

    我急忙说道:“姑娘手下留情!”

    手一挡。

    她拿着啤酒瓶指着我:“再没个正经,你看我砸不砸你。”

    我说:“呵呵,别那么愤怒嘛。有点娱乐精神,娱乐精神。”

    我拿着她手中的啤酒瓶慢慢放下。

    贺芷灵说道:“我爸和我妈偷偷商量着,这几天去找你,看是什么样的人,你最好躲着。”

    我说道:“我为什么要躲着,我见不着人吗。虽然我不是相貌堂堂风流倜傥,但也有几分姿色,总不至于见不得人吧。还是说,你觉得我这种不入流的人,污了你爸妈的眼。”

    贺芷灵说道:“我担心你说漏了嘴,让他们知道我们骗他们。”

    我说:“知道就知道吧,反正文涛都离开你们家了。”

    贺芷灵说:“不行!很快又回来的,让他死心才行。”

    我说:“问题是,他过几月,你肚子大不起来,他也知道你玩假的。”

    贺芷灵说:“孕妇就一定肚子很大吗。”

    我说:“难道不是吗。”

    贺芷灵说:“我可以到时候穿宽松一些的衣服,到月了,消失一个月,让他们以为我生了孩子。”

    我说:“那么狠啊,那你也不怕你家人什么的,说三道四,指指点点吗?”

    贺芷灵说:“如果我怕人说三道四指指点点,我早就该嫁给他了。”

    我举起大拇指,说:“果然是我心中唯我独尊的神。我支持你。那,这几天我躲着就好了。”

    贺芷灵说:“嗯。”

    然后她补充道:“这事谁也不能说!”

    我说:“好的。可是,我躲着这几天,怎么请假。”

    贺芷灵说:“我给你办。”

    我问:“那如果你父母过几天后,还是来找我呢。”

    贺芷灵说:“什么时候来,我都通知你,你躲着。”

    我说:“这么夸张啊,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贺芷灵说:“在家里客厅装qie ting器。”

    我举起大拇指:“厉害。那你爸妈可以进监狱来找我?”

    贺芷灵说:“很难吗?”

    我说:“好吧,对你们家来说,可能不难。”

    王普过来了,一手拿着一瓶已经开了的红酒。

    我晕,这家伙真的拿来了。

    他走到旁边,毕恭毕敬对贺芷灵说道:“贺总,酒买来了。”

    贺芷灵示意她放在桌上。

    王普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毕恭毕敬站在旁边看着,像个狗奴才。

    我问王普:“多少钱。”

    王普说:“两瓶,一万多,而已。”

    他还加重了两个而已的口气。

    我差点没晕过去。

    我指着王普:“好好好,真是干得太好了。我卡里还有多少钱。”

    王普说:“我不知道。”

    我说:“妈的,那么贵,你还买!还真的买。人家贺总就是开开玩笑。”

    我指责他。

    贺芷灵说:“我不开玩笑,我是来真的。”

    说着,贺芷灵拿着酒瓶,倒酒。

    王普在旁边站着,一脸正气的骂我道:“贺总不就是想喝一点好点的红酒,你连这点钱都不舍得出,心疼了是吧,太虚伪了你。太小气了。贺总要喝的话,哪怕是喝一瓶八万的,都是给你面子,这是你的荣幸!”

    真是十足的狗腿子模样。

    贺芷灵往后看了他一眼,说道:“给你这荣幸,去买一瓶八万的来。”

    王普赶紧的耷拉下头:“贺总,抱歉,我,我最近比较穷,还跟他借钱。”

    我说:“靠,狗腿子,回家去睡觉吧你。”

    贺芷灵悠悠然拿着酒杯,喝酒。

    王普奴颜媚骨的问:“贺总,还要吃点什么呢。”

    贺芷灵说道:“我看看。”

    王普赶紧拿菜单过来。

    贺芷灵翻着。

    王普说道:“没关系,想吃什么使劲点,不要紧的,不要不好意思,反正不是我开钱。”

    贺芷灵把菜单盖上了,挥挥手叫老板过来了。

    老板过来,问道:“mei nu什么事。”

    贺芷灵说道:“这菜单上,所有的东西,都各来一份。”

    老板看着我们,然后说道:“你们吃不完。”

    我心疼的说道:“是啊,表姐,我们吃不完,别点,别点啊。”

    贺芷灵说道:“我就点。哦对了老板,站着这个买单。”

    王普赶紧的说道:“贺总,贺总,你冷静一下,你千万不要冲动。吃烧烤太多了对身体不好的,真的,而且,那么多,我们吃不完。”

    贺芷灵说:“我喜欢。”

    王普看着我,示意我帮忙求情。

    我说道:“就算全部点了,都没这一杯酒贵。点!往死里点。”

    王普对我竖起大拇指:“你给我记住。”

    贺芷灵看着王普:“你不乐意?”

    王普说:“乐意,这是我的荣幸。点,今晚我请客,贺总来到这里,真是蓬荜生辉。”

    我看着四周空荡荡的马路和花园,说道:“真是蓬荜生辉了。花园和马路都生辉了。”

    贺芷灵说:“坐下吧。”

    王普坐下来了,然后给贺芷灵倒酒,然后给他自己倒酒。

    我说道:“别喝太大口了,一口几百啊。”

    王普一口喝完了一杯:“我口渴。”

    贺芷灵对王普说道:“你欠我的钱,还有欠厂里的货款,什么时候还?”

    王普为难的说道:“贺总啊,不是我不想还,你看我以前也很努力的还,后来再借再欠,也真的是无奈,我也和厂里的他们说了,我仓库什么的,又被砸。然后,我还借了张河的钱,拿来进货,找车送货。”

    贺芷灵说道:“你仓库为什么总是被砸。”

    王普说:“我,我得罪了一些人。”

    贺芷灵说:“我之前把你们的公司做起来了,你准备要做败了吧。”

    王普说:“败倒也还没有,但也差不多了,都走了好几个了。”

    贺芷灵问:“为什么。”

    王普说:“我仓库被砸,什么货的,车子也被砸,都没了,他们可能觉得跟着我也没前途。”

    贺芷灵说:“你好的不学,学他,天天喝酒泡妞,没点上进心,让手下看着你心都凉了,还跟着你这窝囊废干嘛呢。我看到你们我真想拿瓶子砸破你们狗头。”

    王普说道:“贺总,如果你要砸,就砸吧。我本应该让你砸破我狗头的,可是我觉得,如果砸破了我狗头,我就不能好好的去送货,去进货,给工厂公司出力了。你对我那么好,我不能辜负你啊。”

    贺芷灵说道:“拍马屁的功夫一流。挺不错。刚好后街沙镇这边的区域经理因为吃里扒外,被我辞掉了,以后这边这个区的区域市场,让你管。”

    王普欣喜若狂:“谢谢贺总,贺总万岁!”

    贺芷灵说道:“好好做吧。”

    王普说:“是,贺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