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3章 突然出现的表姐
    我对陈逊说道:“所以,你们也要小心,前几次闹架,好在没查到抓到,特别是当场被抓,或者被jian kong录下来,那就严重。虽然说,也可以找顶包的,但最好不要被抓到。”

    陈逊说:“好的。”

    我说:“我朋友王普的房租,你出了是吧。”

    陈逊说:“对。”

    我说:“私事归私事,让他自己交房租。我已经和他说了。”

    陈逊说:“我没拿公司的钱出来,那用我的钱给的。”

    我说:“做得很好,就要这么公私分明,不过,那是王普自己要住的,他住,是私事,是他私人的事情,让他自己交房租。我会让他拿钱给回你。”

    陈逊点了点头。

    我说道:“王普之前得罪了环城帮的那女人,以前我朋友。特别那晚打了他们后,他们找到了王普,报复了,砸了他仓库和车子。”

    陈逊说:“这事情我知道,王普也和我说了。”

    我说:“然后呢,他想在这里找个仓库,让你们罩着。”

    陈逊说:“这没问题啊。他也有跟我说过。”

    我说:“你跟他收钱。”

    陈逊说:“这就算了吧。他说那个酒水生意,还是你和他做的。我怎么好去收。”

    我说:“一事归一事。你们罩着,你们就该收取劳动报酬。你看当时竹筏他们,罩着那几个鸡头抢地盘的,都收钱,这怎么能不收。一定要收。”

    陈逊说:“好吧。”

    我说:“也不要收太少,不要太看我们的面子上了啊。”

    陈逊说:“知道了。”

    我说:“你那么正经干嘛,你也不要收太多啊,我和他都是穷鬼。”

    陈逊笑了。

    我也笑了。

    我问道:“竹筏那群家伙,去了哪里知道吗。”

    陈逊说:“说什么的都有,说去了霸王龙的,有的说离开了这里的,有的说去环城帮的。”

    我说:“我估计是去了黑衣帮。”

    陈逊说:“我也这么认为。”

    我说:“因为被踢走,心怀怨恨,加上之前他们就被黑衣帮收过,加入我们的对手,可以对付我们。但也有可能加入环城帮,因为环城帮发展很大,对付我们更有胜率。”

    陈逊说:“管他们那么多,要动我们,我们先整垮他们。”

    我说:“对,走吧,去喝酒去。”

    陈逊说:“饭店还有一些事要处理,我就不去了。”

    我说:“行吧,你去忙吧。”

    我找了王普喝酒去了。

    两人还是坐在那烧烤摊那里喝酒。

    喝着喝着,遇到了一个人,冤家路窄。

    一个我不想遇见了人。

    其实也没什么,但是看到自己讨厌的人,就是不爽。

    就是那个宠物店的那个花姐。

    曾经被她整出了宠物店的花姐,也该挺感谢她的,如果不是她,把我弄出宠物店,或许那天没那么巧上了找工作,刚好找到监狱里面去了。

    她就在我身后那桌,而且就隔着一点点,刚好扭头叫老板上酒的时候,看见她在吃着烤串。

    她看着我,我也看着她。

    想当时,在宠物店里,骂我骂的那叫一个爽啊。

    不过,算了,都过去了。

    没想到,她估计是骂我骂上瘾了,看到我后,她说了一句:“哟,出来吃东西呀。”

    我礼貌的回了一句:“是啊。”

    她问道:“是去哪个宠物店做工了呀。”

    我说:“我啊,我没有去。”

    她问道:“那是没事干了?”

    我说:“哦,帮我这朋友搬啤酒。”

    我指了指王普。

    她说道:“有没有兴趣来我店里做工啊。”

    我问道:“你开店了。”

    她指了指对面,说道:“那个店,就是我的店了,第三家了。自己做点,不然老是像你一样打工,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我说道:“挺好,挺好。”

    她指了指她新买的轿车:“我刚买的车,唉,也挺不容易啊,要是像你这样子,什么时候才能买得起车子。去搬啤酒也不是个正经事,来我店里继续给我干活吧。我给你开工资比以前那边店的高每个月三百。怎么样,你考虑考虑。”

    我说:“呵呵,还是不了吧。”

    她说道:“哟,调子还挺高的,这搬啤酒的,能赚几个钱啊,出来吃个烧烤,都要凑好几天,纠结好久才能吃得起吧。”

    我说:“呵呵,我有工作了。”

    她对身旁的几个女孩子说:“看吧,这是以前我老店的店员,我那时还是店长,他啊,女朋友跟人家跑了,女朋友去给人家shang men洗狗,洗啊洗的洗到了人家主人的身上去。哎哟,真是造孽啊。不过啊,也怪他自己不努力,没点上进心。”

    王普就要发火,过去。

    我拉住了王普:“没事,让她说。”

    然后,她又转过来问我:“你女朋友你还见过吗。”

    我说:“没见过。”

    她说:“她呀,现在过得真是好啊,跟了那男人,又有钱,开宝马。哎呀小张啊,我跟你说,人啊,没办法,就是要现实,换做我是她,我也跟那男人,跟你有什么呢,是吧,你看你,都过来那么久了,还是那个样子,人家跟着你啊,看不到未来。”

    我说:“呵呵,是啊,是。”

    她说:“我们先走了,如果你没事干,去我店里走走,去做jian zhi也是好的。”

    我说:“谢谢花姐关照。”

    她起来,和她的几个员工拎着打包好的烧烤,上车走了。

    她的宠物店,在对面那边,看见了招牌。

    王普说道:“行啊,真够能忍的。”

    我说:“嘿嘿,有什么好发火的,和这种档次低的人,发火,就把自己的档次也拉低了。虽然我档次不高,但和这类人,还不是一个档次的。”

    王普说道:“叫陈逊让人过去,多收她保护费。”

    我说:“哈哈,那也太无耻了。算了算了,随她去吧。”

    王普说道:“说来你那女朋友,和我那女朋友,真是两个ji pin。唉,虽然恨她,但平时想到最多的,还是她。”

    我说:“想那么多干嘛,有什么用,人要往前看。有些人,这样的人,是该让她们离开的。”

    王普说:“可忍住不了还是想,想到心就疼。当时说了要把挖我墙角的那家伙家里的公司给灭了,可是现在呢,越搞越看不到前途了。”

    我说:“别急,要有耐心,原本都做的起来了。怪命不好,被砸了几次,又被人害关进去了那么久,这也不能怪你。”

    王普说:“要更努力才行。”

    我和他碰杯。

    我手机响了。

    我看了一眼,是贺芷灵的。

    我接了:“什么事啊。”

    贺芷灵说道:“在哪里。”

    我说:“在,在后街这边喝酒,什么事。”

    贺芷灵说道:“我也在这边,好像经过烧烤摊,看见了你。”

    我说:“对,我就在烧烤摊这里,什么事呢。”

    贺芷灵挂了dian hua。

    这什么意思啊?

    我拿着手机,看了看,拨了回去。

    可是,她又不接我的dian hua。

    这几个意思啊。

    神经病啊这是。

    但是,贺芷灵这人,向来做事都是出乎人的意料的。

    也许她就在周围。

    我举目看了看,并没看到她的人,也没有看到她车子。

    王普问道:“谁啊。”

    我说:“你老板。”

    王普说:“你表姐。”

    我说:“是,贺芷灵,这个女人,整天盘剥我,宰我。靠。我对她真是无语,比母老虎还母老虎,是母狮子。”

    王普没说话。

    他定定的看着我身后。

    我一回头,贺芷灵就站在我身后。

    我回头过来,恶狠狠的对王普靠了一个手势。

    然后急忙站起来,陪着笑脸对贺芷灵说:“简直是像狮子一样的英勇,威风,无敌,强壮,有威严,能得到您的关照,真是太有安全感了。”

    贺芷灵说:“是吗。”

    我说:“是呀。”

    王普也急忙站起来,拿着凳子给贺芷灵坐下:“贺总,请坐。”

    贺芷灵坐下,王普马上拿杯子筷子:“贺总,吃点什么,喝点什么。”

    贺芷灵看了对面那条街,指着一个烟酒店说:“那里应该有酒卖吧。”

    王普说:“有,有,贺总想喝什么。”

    贺芷灵说道:“刚才有人说我,盘剥他,宰他。”

    我说:“哎呀呀,这一定是您听错了表姐,我所说的意思是,你对我的感情真是不一般,真是太好了,不然你怎么不去盘剥别人,宰别人呢。是吧。就是因为我们之间关系好,感情好,所以你才宰我,盘剥我,我高兴。虽然我表面假装不高兴,但是我心里,是很高兴的,欢迎还来不及。”

    贺芷灵说:“拿卡出来。”

    我问:“啊?什么意思。”

    贺芷灵说:“拿银行卡出来,卡里要有钱。”

    我说:“呵呵,拿卡干嘛啊。”

    贺芷灵说:“我盘剥你,你高兴啊。让我看看你到底是真高兴还是假高兴。”

    我掏出卡,给她:“何止是高兴而已,那是相当的高兴啊!”

    贺芷灵问了密码,然后对王普说道:“记住密码,去烟酒店刷那两瓶最贵的法国红酒出来。”

    我一愣,然后急忙说道:“哎哎哎,这个,这个。”

    贺芷灵塞卡给了王普:“快去!”

    王普看着我。

    贺芷灵说:“不贵,才八千多。哦,记得拿fa piao给我。还有,叫老板帮忙开了。”

    我说道:“喝什么红酒啊,吃烧烤喝什么红酒啊,这不配啊,要喝啤酒才配啊。喝啤酒喝啤酒,王普啊,拿来两打啤酒,要百威的,有嘉士伯要嘉士伯。”

    贺芷灵说道:“要啤酒是吗?”

    我说道:“表姐,啤酒就行了,挺好喝的。大热天的,冰镇啤酒和烧烤更配哟。”

    贺芷灵呵斥王普道:“还不快去!”

    王普哦哦的赶紧跑过去了。

    贺芷灵对我说道:“心疼了?刚才说的话,多么的昧心。”

    我看着她:“表姐啊,两瓶酒八千多,谁不心疼啊。话说,你怎么知道那里有四千多的酒啊。”

    贺芷灵说:“以前在那里买过酒送人。是一瓶八千多,不是两瓶八千多。”

    我喷出了啤酒,八千多!

    这真是要了我的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