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2章 很有骨气的手下
    阳光很好,不过有点热。

    女囚们大都待在房子边阴影下。只有少数人在晒太阳。

    我拿着望远镜,看着,一个一个女囚的看过去。

    女囚出来放风,不会是一下子全部出来,是分批的,轮流的,人多了,怕乱,难管理,怕出事,而且还要看天气的。

    所以,很有可能,我要找的那个女孩,她并不在这里边。

    我一个一个看过去,大约两三百人,看过去后,没见。

    还有一些是背对着我的,我也都仔细观察了,还是没有发现。

    可能,她并不在这群囚犯里边。

    又看了两遍,她们到了该回去的时间了。

    排着队走了。

    我被晒得快死了,跑去了一个立着的一堵墙的旁边躲着阴凉。

    热死了,全身是汗。

    该搞个帽子上来的。

    没收获,只能下去了,沈月和兰芬在楼梯口处等我,我说道:“没找到。”

    兰芬说:“明天再来。”

    我说:“你看着,她们出来放风,你就跟我说,哦,帮我准备个大点的帽子,晒死我了。”

    兰芬说:“好的。”

    下班后,我又出去了外面。

    王普在我租房门口,我上去见到他的背影,还吓了一跳,以为谁拿着刀等我回去。

    他手里拿着一把剑,说是在花鸟市场淘来的,喜欢这玩意,他已经在陈逊的帮助下,在这里也租了一套跟我一样的单身公寓。

    进了公寓里面。

    我打开空调,拿出冰箱的饮料,给他,自己也开了一瓶。

    我说道:“你来是来,但是,你必须要自己交房租啊。”

    王普说道:“知道了。”

    我说:“没办法,陈逊和你,我和你都不同,我们毕竟是公司的人,你不是。”

    王普说:“知道了知道了,你烦不烦了。”

    我说道:“然后呢,今天不干活吗。不送货吗。”

    王普说道:“那几辆被砸的车,我都转手di jia卖了,给那些收事故车的搞去自己折腾了。办公室不租了,仓库也退租了。”

    我说:“然后呢。”

    王普说道:“然后,我想来想去,这已经是第二次被人砸仓库了。我要找一个没人敢砸的仓库,仓库就有办公室。不然,你算一下,每次被砸,二三十万都没了,妈的,辛辛苦苦那么久,不赚到什么钱,还他妈的被砸亏本。创业真不容易啊。”

    我问道:“一个没人敢砸的仓库,是什么意思,在哪里会有这样的仓库呢。”

    王普说道:“就是在这条街!你想想看,我如果在这条街,陈逊这边附近租仓库,仓库我以后请个老大爷看着,一个月给他个两千块钱,他什么都不做,就帮我看着,如果有谁来砸,他给我dian hua,为了防止万一,我装jian kong,jian kong我手机也能看,如果有人砸,我第一时间知道,然后马上找陈逊,陈逊从这里过去几分钟,那些人,就死定了!”

    我说道:“我靠,你脑子太好用了。妈的,这些人是你的人吗,让你随随便便调动啊。”

    王普说:“那公司是我们两人的公司嘛,你跟他说一下不就行了吗。”

    我说道:“我去说,他肯定愿意,但这样也不好。除非,给公司一些好处,让他们罩着。你看你从我们的利润中拿出来一部分钱,给陈逊,让陈逊帮罩着就行了。”

    王普说:“这也好。那我找仓库去了这几天。”

    我说:“找吧。”

    王普说道:“今晚请我喝酒吧。”

    我说:“请什么请,我没钱。”

    王普说:“有那么穷吗。”

    我说:“不穷才怪,刚给你那一笔,然后我又办事花一些,还有什么钱啊,不请。”

    王普说:“做人那么小气干什么。好了,看在你帮我的份上,我请。”

    我说:“这还差不多。”

    我手机响了,我看了看,是龙王给我打来的dian hua。

    我出去阳台接了dian hua。

    龙王告诉我,他们过去沙井和环城大打了一场,上百人对峙上百人,然后打起来,结果还没开战两分钟,还未分出胜负,大批jing cha突然杀来,因为早有人报警,然后,双方都被抓了几十人,都被关着了。

    我急忙问:“那你怎么办。他们会供出你来。”

    龙王说道:“供出倒是不会,因为主抓这事的是胡子,他要有麻烦了。必须要背黑锅。这下子,两边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了,就是以后打架,也只能偷偷摸摸的打,还不敢闹出大动静,更不能弄死人。你那边你叫你自己人也小心点。”

    我说道:“会的了。哦对了,龙王哥,我想跟你说个事。”

    龙王说道:“你说。”

    我说了让他找环城帮过来的西城龙王手下的那兄弟问一下,看看他是否知道在环城那边有个女掌门人的存在。

    龙王说他就问。

    挂掉dian hua后,我和王普聊了一会儿,龙王打过来,说那手下根本不知道环城帮有个女掌门人,还说环城帮的各老大,都是男的,没有女的。

    这应该是那手下早就跑来了,而薛羽眉刚过去,所以他应该不知道的。

    那就只能等待陈逊的好消息了,让陈逊去抓个她身边的保镖来问。

    我嘱咐了龙王小心后,挂了dian hua。

    原本打算和王普出去喝酒,但陈逊给我打来了dian hua,说跑去沙镇那边,伺机潜伏,把薛羽眉的保镖抓来了一个。

    我倒是好奇了,那么容易吗,而且,抓的是保镖吗。

    就在我们饭店后边,我过去了。

    我不想出面,就在上面看。

    一看到那家伙,我就认出来了,肯定是了,这家伙那天晚上,开着那辆专载薛羽眉的车来烧烤摊吃东西,被我们揍了一顿,而他脸上的伤还没消。

    我让陈逊问他几个问题。

    陈逊下去了。

    陈逊问他道:“你是环城帮的人。”

    他不说话。

    陈逊说道:“你知道不说话,会是什么下场吗。”

    他开口了:“你们抓我来干什么。”

    陈逊说道:“你是我们敌人,你说我们抓你来干什么。但今天抓你来,也只是为了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照实回答,我们放了你,如果骗我们,那就对不起了。”

    他看着陈逊。

    陈逊问道:“那个女的,是谁。你们平时开车,做她保镖司机的。”

    他说:“不知道。”

    陈逊说道:“有种。”

    陈逊让手下装了一大桶塑料加仑桶过来,然后让手下把他的头直接按在了加仑桶里面。

    一会儿后,他开始挣扎,剧烈的挣扎。

    在呛得差不多,渐渐动不了后,陈逊让手下把他拉出来。

    这家伙瘫倒坐在地上,背靠着加仑桶,头上脸上全是水,咳得一动不动。

    陈逊说道:“既然不想说,那就不用回去了。”

    他慢慢的恢复了过来,然后很有骨气的站了起来:“杀了我吧。”

    陈逊突然的掏出 shou抵在他的脖子上:“你以为我不敢吗!”

    他看着陈逊,眼睛里有害怕,但害怕,也不说。

    陈逊问:“到底是谁,那女的!名字!”

    他说:“不知道!”

    陈逊闭上了眼睛。

    我还真怕他一刀划过去,那厮就血喷出来就挂了。

    陈逊退后,对手下挥手:“折断他的两只手。”

    手下上去,四人,两人一边,按着那家伙的两只手,然后用力。

    陈逊大声问:“她到底是谁!”

    那家伙还是那句话:“不知道!”

    有骨气,不怕死,是个汉子。

    我喊道:“放了他!”

    他们都看上来。

    我对陈逊说道:“放了他吧。”

    陈逊让手下放了他。

    那家伙看了看我,然后一声不吭,头也不回的走了。

    陈逊上来了,我递给陈逊一支烟,说道:“这家伙很有骨气。”

    陈逊说:“对,确实有骨气。”

    我说:“请到这样的保镖,是她的荣幸。”

    陈逊问我:“抓来也没用,那怎么办。”

    我说:“那只能我自己去问她了。不过,她应该不会告诉我的。哦对了,龙王他们西城帮和他们环城帮在沙井打了一架,还没打两分钟,被赶过来的jing cha抓了各几十个,都被关着了。带头的那个阿亚,胡子哥,估计要背黑锅,关几年了。”

    陈逊说:“关几年,那么严重。”

    我说:“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看怎么判了。”

    聚众斗殴主要是指出于私仇、争霸或者其他不正当目的而成伙结帮地殴斗。聚众,一般是指人数众多,至少不得少于3人斗殴,主要是指的采用暴力相互搏斗,但使用暴力的方式各有所别。聚众斗殴多表现为liu mang团伙之间互相殴斗,少则几人、十几人,多则几十人,上百人,约定时间、地点,拿刀动棒,大打出手,而且往往造成伤亡和秩序的混乱,是一种严重影响公共秩序的恶劣犯罪行为。

    聚众斗殴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严刑处罚。其余人则不为罪。聚众斗殴致人重伤、死亡的,对直接行为人及直接责任人,依照刑法有关故意伤害罪、故意sha ren罪的规定处罚。

    而胡子是作为了首要分子,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不会少了。

    没办法,他们出来混的,都有做着可能有这么一天的心理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