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1章 寻找善良的女孩
    有些人,的确是可以共患难,但不可以同富贵的。

    晋文公重耳,是春秋五霸中第二位霸主,与齐桓公并称“齐桓晋文”。晋文公初为公子,谦虚而好学,善于结交有才能的人。十七岁时就有五个品德高尚、才能出众的朋友:赵衰、狐偃、贾佗、先轸、魏犨。

    献公二十一年,深受晋献公宠爱的骊姬预谋要自己的儿子奚齐为太子,便陷害太子申生,申生无奈,深感天地间无立足之地,便上吊自尽。骊姬又开始诬陷晋献公另外的两个儿子重耳和夷吾,到了这个危急的时刻,狐偃出场了。他早就对骊姬这个女人注意了,认识到当前的局势对重耳不利。就算晋献公不杀重耳和夷吾,但只要在国都呆着,就难逃骊姬毒手,看来还是走为上策,就给两个外甥出主意:请命由重耳守蒲城、夷吾守屈城。于是,他就同狐毛、赵衰、先轸、贾佗、魏犨等人护送公子重耳到了蒲城暂避。

    晋献公因重耳与夷吾两位公子不辞而别而大怒,认定他们有阴谋,于是就派人去讨伐重耳,重耳带着自己的这几个才能出众的手下,开始了流亡生涯。

    后来经历千辛万苦流亡生涯十九年,在秦穆公的帮助下得以回国而立,即将苦尽甘来之时,有一个人却陷入焦虑之中,这个人就是狐偃。狐偃心想,公子重耳这次得到秦国与国内势力的支持,夺回君位是不成问题了,但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他们这些跟随重耳流浪了十九年的谋士们,又会是怎么样的结局呢?特别是狐偃本人,多次得罪重耳,是在齐国的时候,设计将重耳灌醉后,强行带出齐国,以致于重耳醒来来操起wu qi要杀他,还扬言要吃了其肉以解恨。

    现在,眼看重耳就要大功告成了,可是他们这些谋士的前程呢?是喜还是忧呢?狐偃决心对重耳做一次试探。行到黄河边时,他拿了一块宝玉献给重耳,然后说:“公子在外流亡十几年,这些时间里,我得罪公子的地方实在太多了,现在公子即将返回国内了,在下就此向公子辞别吧。”

    重耳这十几年的流亡生涯也不是白过,经历那么多坎坷后,是何等的练达,听出狐偃话中有话,于是便回答道:“我与诸位同苦共难,如果不能同一条心,那么请以此河水作证。”说罢把宝玉扔到河中,表示自己绝不是忘恩负义之人。重耳这一扔,也扔掉了狐偃心中的忧虑。

    重耳即位后,重赏厚待跟随自己逃亡的随从,推举贤良,宣扬德教励精图治,称霸诸侯。

    重耳是一个可以共患难,可以共富贵的贤德之人,而春秋时期另外的君王,却不是那样的人了,杀功臣伍子胥的夫差和杀文种的勾践。

    我想,薛羽眉是不是也这样子的人吧?

    在监狱里,可能心里觉得各种羞辱,在里面当然没什么,可一出来后,想到在里面的遭遇,想到我见过她各种不堪的样子,更是讨厌,当我以为她还怀有旧情的时候,去紧紧的跟着她,她反而想到之前那些不愉快的监狱里的事,所以对我甚是不爽,所以就讨厌我恨我,就这么对我了。

    可是,薛羽眉不应该是个这样的人啊,她虽然是一个女人,可她是一个拥有着大胸襟的人,她这点就是她最大的优点。

    可她若是真的大胸襟,为什么恨我?难道说,我判断错了,她根本就是个小肚鸡肠的人。

    丁琼问我道:“张河哥,你在想什么呢。”

    我说道:“我在想,薛羽眉对我的态度,为什么一出来就转变了。在监狱里,我们很好,出来后,她对我冷冷的。”

    丁琼说道:“我改天帮你好好问问她吧。”

    我说:“好吧。”

    丁琼说:“我还是觉得呀,你伤害了她的感情了。她对你,是深深的喜欢,你让她伤透了心了吧。”

    我说:“可我怎么伤透了她的心啊。我们不是一对的。”

    丁琼说:“如果她自己单方面觉得呢。”

    我说:“就算我们是互相爱慕,好吧,我做了什么呢叫伤害了她的事呢。让她如此不爽。”

    丁琼说道:“这我也不知道了。反正我就是觉得你伤害了她的感情,不然她应该不会这么对你的。”

    我说:“下次见到她,你帮我问问,别说是我问的啊。”

    丁琼说:“嗯,知道了。”

    我说:“好了,很晚了,回去吧。”

    丁琼说道:“好。”

    她打开她的包包,买单了。

    我没和她抢着买单,这几十块钱的。

    丁琼全身名牌啊,包包,鞋子什么的,都是。

    胸口还挂着蓝宝石项链,出门后,她说送我回去。

    我看着她的红色宝马,说道:“换车了呢。”

    她说:“公司同事朋友的,她开了我的车,我开了她的。”

    我说:“人生赢家。”

    她说道:“你也挖苦我了,如果没有我叔叔,我现在还在监狱里。就算以后出来,也就是个小职员。”

    我说:“不会,你弟弟和你,都是好人,好人不仅一生平安,还会一生富贵。”

    丁琼说:“你和薛姐也都是好人,你们也是一生富贵。”

    我上了车:“富贵个屁,妈的,每天处理很多问题,脑子好累,心累,却赚不了什么钱。”

    虽然从监狱,从贺芷灵,从王普,从彩姐,这些那些的,都有工资,和分有钱,但加起来,这一个月也弄不了多少钱,像买这样的一部宝马,两年也买不起吧。

    不过,这比很多人都好了。

    可我真的好累。

    而且还要拿命去拼。

    如果给我有选择,我宁愿不过这样的生活。

    丁琼开车。

    我看着她包包一个心形的挂饰,问道:“有没有谈恋爱了。”

    丁琼说:“没呀。”

    我说:“没看得上的啊。”

    丁琼说:“不知道。你呢。”

    我说:“没看得上我的。”

    丁琼说:“你呀,就不正经,看得上你的,你也不珍惜。”

    我说:“我哪有啊。”

    丁琼说:“我觉得,你和薛姐,挺般配的,挺好的,要是你们能在一起,多好呢。”

    我说:“是吧,怎么般配,我性格强硬,她更强硬。”

    丁琼说:“性格方面,只要深爱,互相迁就就好了呀。”

    我说:“那如果大家都不互相迁就呢。”

    丁琼微微笑。

    送我到了后街这边,我带着丁琼去看了薛羽眉的那个美容店,我说道:“这就是你薛姐开的。上面的东趣酒吧,你薛姐从人家手上拿过去开了。”

    丁琼说道:“在里面的时候,我就想,薛姐这样的人,出来了外面,做什么,都能做得成功的。她是一个人才。”

    我说:“是吧。”

    丁琼说道:“你也是。”

    我说:“你更是。”

    丁琼问我道:“你现在住在这边了呀。”

    我说:“对,住这边,要不要跟我去睡觉。”

    丁琼直接打我:“你说什么呢,我生气了!”

    我笑呵呵的说:“好了好了,不开你玩笑,回去小心。”

    我下了车。

    丁琼对我挥挥手,开车回去了。

    看着矗立的珍珠酒店,我倒是想念黑珍珠啊。

    说我睡了她,我真的有些不相信,我一点印象也没有,不过,如果可以,我倒是想睡她。

    让徐男找了谢丹阳,复制了马明月,曾经的职员,马玲,马爽的资料给了我。

    马明月,其住址,原籍,什么的,好像和马玲,马爽都没有什么关心。

    估计是大家都姓马而已,没什么联系。

    但只要她是康云的人,那就是我的敌人。

    我又动了歪心思,想着,让陈逊抓了马明月这厮,然后威逼恐吓,让她说出真相来。

    不过,监区范娟告诉我,马明月几乎是不出去外面的,上班下班,都在监狱里。

    在外面,她没有住的地方,传说监狱准备分配住房,大家也都在期待,所以她没买房,也没买车。

    既然她不出去,那就没机会抓她来逼供了。

    而查到的还有,马明月,虽然做很多坏事,但看起来,绝对的老实人一个。

    每天在监狱里,工作,一丝不苟,兢兢业业,哪里有事哪里有她,在一些还有良心的同事和女囚心中,这家伙名声虽然不好,但是在领导和另外一些她们的人眼中,这可是个好人啊,工作认真,努力积极,为了工作舍身忘己,对领导又好,实在是个一等一的好同志。

    这样的人,难对付啊。

    像马玲那样嚣张跋扈的,容易对付,可是这家伙,对付她有点难。

    只能慢慢的等待机会想办法了。

    当下午的时候,太阳很好,我们监区的犯人出来放风了,我找了沈月和兰芬,她们两已经搞来了望远镜给我了。

    我拿了望远镜,上了楼顶,然后,看看监区的大操场。

    操场和我们监区操场一样,而且,这时候也有很多女囚在放风。

    我拿着望远镜,往排好队的女囚队伍看去,看看有没有那个美丽善良女孩的身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