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0章 外面是花花的大世界
    我问道:“范队长,你可认识我们监区的马爽,马玲等人。”

    范队长摇摇头,说:“不认识。”

    我说:“马爽可能不认识,但是马玲,以前是我们监区的队长,后来呢,就去了监区跟了康云,再后来,她受伤了,离开了监狱。我觉得,马明月是不是就是她们亲戚啊。”

    范队长说道:“这我就不清楚了。”

    我心想,要让谢丹阳帮我查一查,这马明月究竟和马玲马爽有没有什么关系。

    我问范队长:“那么,你们监区的女囚,知道她们的所作所为吗,关于克扣钱分钱分东西的事。”

    范队长说:“怎么不知道,都知道,对她们都恨之入骨,可是也没有办法。”

    我说:“好吧,我相信,你是个好人,你们监区好人也是居多的,但只是暂时被这帮恶人给得势了。如果是你们来管,情况一定好很多,女囚们一定会觉得你们很好。”

    范队长说道:“觉得好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们不再受到剥削。”

    我点了点头。

    我说道:“以后我找你的话,最好是dian hua联系了,你自己也小心一些,你也和兰芬少些来往。”

    范队长说:“好的。”

    我说道:“好的,那今天我们先谈到这吧。兰芬,叫fu wu员进来。”

    fu wu员进来后,我要买单,可是,范队长却拿着我给她封的红包出来,抢着买单了。

    这人,真的不错。

    出去的时候,我让她们都先走了,我自己打的去找龙王。

    一个呢,是看看龙王,另外一个呢,是找龙王谈点事,谈点关于薛羽眉的事,想让龙王帮忙查查,为什么薛羽眉能进去了那里呢,她怎么认识维斯的,龙王不就是有个手下,以前就是环城那边帮派的,让那家伙问问,可能问出个究竟。

    可是到了西城,他们说龙王不在,我让他们给龙王打了dian hua,龙王说在忙着,晚点找我,就挂了。

    忙什麽去了啊?

    他伤应该好了差不多了,所以跑去忙什么了。

    好吧,我回去了,拿了手机,打dian hua找丁琼,约她出来坐着喝喝茶聊聊天。

    丁琼答应了。

    然后,打的过去越好的地点。

    路上,我心想,我该让陈逊带人,去抓了薛羽眉的其中一个保镖,问清楚薛羽眉到底在环城帮负责什么事,是什么职位的,怎么认识维斯,怎么做了维斯的女人。

    就这么着,我给陈逊打了dian hua告诉了他这事,我说马上让人去办。

    我说:“这都那么晚了,别为难兄弟,明天再办吧,也不着急一朝一夕。”

    陈逊说好。

    在那条著名的咖啡街,一家看起来挺有品味的奶茶店。

    店里,还有书柜什么的,搞得像书店一样的特别装修。

    丁琼在等我了。

    我过去,跟她打招呼。

    无论是丁琼,还是薛羽眉,从监狱出来,真的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还是那个人,但经过打扮后,更是美得震撼人心。

    像薛羽眉,原本都够漂亮了,那素颜和囚服,都能让人怦然心动,出来稍微一打扮,更是美。

    我想象着如果柳智慧打扮,会是多美?

    想来,就是贺芷灵,也都拼不过柳智慧了。

    我坐下后,丁琼问我喝什么。

    我说道:“随便吧,咖啡也行。”

    丁琼说:“那么晚,回去睡不着的,喝果汁吧。”

    我说:“也行,就果汁吧。随便帮我点一个。”

    她给我点了一杯橙子汁,她点了香蕉牛奶。

    我问道:“丁琼,最近,薛羽眉找过你吗。”

    丁琼说道:“没有哦。”

    我说道:“奇怪,为什么她没找你呢。”

    丁琼说:“你找到了她了?”

    我说:“找到了。”

    丁琼问:“她在哪。”

    我说:“在这个城市里。”

    丁琼说:“哪里呢。”

    我说:“环城,西城,后街,沙镇。到处。”

    丁琼说道:“她到处跑吗。”

    我说:“她开了美容店,到处连锁,羽眉连锁店。”

    丁琼嗯的点点头。

    我抬头一看丁琼,说道:“我不相信她没找你!”

    丁琼看看我,然后说道:“没,没有。”

    我说:“不可能。是她让你跟我说,不让你跟我说她的行踪吧。”

    丁琼转着手中的杯子。

    我看她这样,心里更加怀疑:“别骗我了,我知道,是薛羽眉不让你告诉我的。我想问你,她为什么这么做。”

    丁琼说:“我,我也不知道她。”

    果然如此,丁琼一开始就是知道薛羽眉在这个城市的,可薛羽眉让丁琼不要告诉我。

    我说道:“你不知道才怪!为什么要瞒着我。”

    丁琼说:“是她自己说不让我告诉你,我也问了为什么,她说不为什么,她真的没有告诉我呢。”

    我说道:“最近见过她,对吧。”

    丁琼说:“上周。”

    我说:“聊了什么了。”

    丁琼说:“她找我和我吃饭,给我还钱了。”

    我说道:“然后呢。”

    丁琼说:“我告诉她,你找了她。”

    我问:“然后呢。”

    丁琼说:“她哦了一声,没说什么。”

    我指着丁琼:“你啊你,你跟你薛姐感情真他妈好啊。连我你都瞒着,你让我找得她好苦,那次见到个身影像她,上了一部黑色轿车,我就找人一直跟踪那轿车,后来才找到的。”

    丁琼低着头,不好意思的样子。

    我说道:“好了,我知道,薛姐在你心中比我重要。”

    丁琼说:“不是这样的。”

    我问:“那你说,不是这样的,那是怎么样的。”

    丁琼说:“这是她自己的,她如果不让我说出去,我怎么能说的呢。你是我很好的朋友,她也是,如果有一天,你让我帮你保守秘密,那薛姐怎么问,我也不能说呀。”

    我想了想说道:“你说的倒是这道理。那我问你,你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吗。”

    丁琼说:“你知道了呀,开美容连锁店呀。”

    我说:“个屁,她加入,做了黑帮老大的女朋友,靠着这个靠山,搞连锁店,在的势力保护下,还开酒吧,饭店,什么的。现在她的生意可是做大得很了,但这样子,我担心她自己玩火了!”

    丁琼说:“这,这我不知道呢。”

    我问:“你真不知道吗?”

    丁琼说:“我真的是不知道,她只告诉我,和朋友做美容连锁店,她还带着我去美容店。”

    我问:“哪里美容店。”

    丁琼说:“东城,和市中心那边的。”

    我说:“都开到东城,和市中心那边去了,太厉害了。”

    丁琼说:“你说的她加入,是真的吗。”

    我说:“当然是真的,我还以为你知道什么,来问你内幕,结果你也不知道。不过也是,这些黑暗的东西,她可能不会告诉你的。”

    丁琼说:“那怎么办呀,她这样子,很危险的。”

    我说:“危险个屁,她现在是大姐大,危险的是别人。”

    危险的是我们,还有龙王,霸王龙这些和他们抢地盘的才是。

    丁琼说道:“那你见了她,和她聊了什么啊。”

    我说:“没聊什么,她看起来很恼火我,说什么以后形同陌路,谁也不认是谁之类的话。”

    丁琼问我道:“为什么这样子的呀。”

    我说:“我怎么知道这样子的啊。我说以前在监狱,我们不是这样的,她说监狱是监狱,出来外面是外面,你是你,我是我。”

    丁琼说道:“薛姐不会是这样的人,出来了连你都不认了。”

    我说:“我知道她不会是这样的人,可能真的是变了。反正呢,你见到她,问问她,到底对我有什么意见,说来让我听听,她到底有什么不爽我的。”

    丁琼问我道:“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呀。”

    我说:“我能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了,我也没打过她骂过她,你知道在监狱里,我一直都这样对她的。结果她出来也没和我说,不仅如此,她现在还把我当对手敌人一样的看,真是让我很是不爽啊。”

    丁琼说道:“怎么会这样呢?不可能呀。”

    我点了一支烟,说:“鬼知道她想什么了。”

    fu wu员过来:“先生,您好,我们这里不可以抽烟。”

    我狠狠抽了两口,踩烟头脚下灭了:“妈的什么破店,连抽个烟都不行。”

    看看周围,好多喝茶的客人,都是轻言轻语的聊天,还有许多百~万小!说的。

    我对丁琼说:“以后你该拉我去大排档,烧烤摊那边坐,比较适合我。”

    丁琼说:“别抽那么多烟了,对身体不好。”

    我说:“好了好了知道了。那我问你,薛羽眉她有没有跟你说她有什么男朋友之类的事。”

    丁琼摇了摇头:“没有哦。”

    我说:“好吧,知道了。”

    丁琼说道:“我刚才说的你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是在感情上伤害的事。”

    我说:“我靠,怎么可能,我和她是清白的,也许我和她在监狱里确实有点暧昧,但我们不是名义上的男女朋友关系,我们之间,也不是情侣。”

    丁琼说道:“虽然她不说,可是我,我知道,她喜欢你的。”

    我说:“是,这问题我也想过,她不说,但我也有点感觉,可我也有这么对她的感觉,喜欢她。不过喜欢是喜欢,这没什么的,就像我对你,也挺喜欢的。可现在呢,出来外面了,和监狱里是不同的。在监狱里,没办法,你懂的,就我一个男的,她面对的,也只有我一个男的,好吧,那就没办法的选择的喜欢。而现在出来了,她面对的是一个花花大世界,那么多帅哥,那么多有能力有水平的男人,靠,我算什么的呢,她出来,直接就反感我了。我估计啊,她看我,就想到了在监狱里那些事,让她不愉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