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9章 做人的无耻境界
    晚上,我没有出去。

    出去太累了,脑子根本不够用。

    在监狱里,每天要处理那么多的麻烦事,出去了,也是要处理那么多的麻烦事,比监狱更多的麻烦事。

    用专业术语说,我这1的大脑内存,处理这8的事,完全的卡壳了。

    再撑下去,我会不会崩溃死机,直接去精神病院疗养了。

    所谓能者多劳,我不是能者,却要处理那么多的破事,而且也弄不到什么钱,命苦啊。

    好好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在监狱上班了一天。

    原本是法定节假日,但是,对我们来说,节假日什么的,都是浮云。

    好吧,只要生活条件好,管他什么节假日不节假日了。

    下班了后,我坐了沈月的车子出去,而兰芬,是坐着那名监区的中队长出去的。

    她开了一部丰田轿车。

    我定了后街的一个饭店的包厢,就在我们饭店对面不远处,为什么不去我们饭店,因为个人问题,还是不要把身份搅乱为好。

    不能让店里的人知道我什么身份,更不能让监狱的人知道饭店和我有关系,更不能让她们知道我和陈逊这些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到了饭店后,我进去,弄了一个最好的包厢。

    然后进了包厢,点菜点酒。

    兰芬介绍了这位监区的中队长,也介绍了我,我们相互认识了一下。

    范娟,四十岁,短发,戴着眼镜,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不漂亮不丑,不年轻,也不老。

    看起来是挺好的一个人。

    兰芬叫她娟姐。

    我就叫范队长了,毕竟不是很熟,第一次见。

    她夸我道:“你年纪轻轻,就做了监区的队长,真是年轻有为啊。”

    我说:“谢谢范队长夸奖。范队长,你看还要吃店什么,你点。”

    范娟说道:“够了,你点了那么多,吃都吃不完了。不用太客气的。”

    然后,先是吃饭,例行公事般的聊天,什么监区里发生的什么有趣的事情了什么的。

    然后,开始聊正题。

    因为兰芬已经提前对她铺垫了,而且,兰芬也转告了我的意思,反正,已经封了一个两万的大红包给她,所以,我们吃饱了,也就直接开始主题。

    兰芬也说她是一个信得过的人,那我就直接说了。

    我说道:“范队长,是这样的,我想问你,你们监区的监区长,是不是和监区的康云康指导员,关系特别好。”

    范队长说道:“监区的,指导员?”

    我说:“对,监区的指导员。康云,你不认识吗。”

    范队长说:“认识,她和我们监区的指导员关系不错。”

    我问道:“你们监区的指导员?叫什么名字呢。”

    范队长说道:“马明月。”

    我说道:“姓马?”

    这让我想到了马爽和马玲。

    我问道:“她和康云关系很好,那她和你们监区长的关系好吗。”

    范队长说:“我们监区长,对指导员是言听计从。”

    这就对了。

    马明月是康云的人,而她们监区长又对指导员马明月言听计从,那就是说,监区针对我的,就是她们了,凡事必有因果。

    我百分之九十肯定,就是马明月,让那个女孩来陷害我,诬告我qiang jian的,好在女孩不知为何帮了我。

    范队长说道:“马明月是从监区调过来的,调过来不久,就直线升上去,把兢兢业业的原指导员挤到了后勤部那里了。她们说马明月用钱打通了关系,也和我们监区长搞好了关系。所以,她在我们监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我说:“好吧。我明白了。那我问你,你们监区,有没有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很年轻的女犯,挺白的,很年轻,声音柔柔的。”

    范队长说:“监区那么多犯人,年轻的,漂亮的也很多,我实在不知道是谁了。”

    我说:“好吧,确实不知道怎么形容。如果知道她名字就好了。”

    范队长问我:“你找这个女犯,是要怎么样呢?”

    我说:“之前在你们监区,她帮了我一回,我想把她找出来,报答她。”

    范队长说道:“你不知道她名字,那你能认出来她吗。”

    我说:“当然能了。”

    范队长说道:“要不,我们监区平时出来放风的时候,你就到楼顶,看我们监区放风的女犯,你盯着,然后认出她,给我办公室dian hua,我替你看看。”

    我说道:“可是很远啊。实在是很远,看得清吗。”

    范队长说:“有望远镜就好了。”

    我看着沈月,兰芬,问道:“这事不难办吧。”

    沈月说:“不难,好找。”

    我说:“行,你们监区平时下午天气好也经常出来放风吧,那我就到天台上观察。”

    沈月兰芬前段时间一直在楼顶观察监区那帮用望远镜盯着柳智慧住的小楼的人,那帮人是康云的人,就是她们有望远镜,我们也可以弄。

    范队长问我道:“请问你想怎么报答她呢。让我帮你照顾她吗。”

    这个,我倒是觉得很难了,如果让范队长对她好,也不怎么行得通啊,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她调到我们监区来,让我们罩着,但是,这有几个难处。

    首先,如果她的刑罚是十几年二十几年的,那是过来不了我们监区的。

    然后,如果范队长去申请让她过来,那么,马明月一定会有所怀疑,怀疑范队长的目的,怀疑是我指使的,怀疑那女孩和我有什么联通的关系,然后一查,知道了范队长的目的,然后,那女孩肯定要惨了。

    也不知道她上次没诬赖成我,陷害到我,马明月那些人会把她整得怎么样了。

    我想了想,说道:“先找出来吧,到时候,我再考虑怎么回报她。麻烦范队长了。”

    范队长说道:“不麻烦,你看我都没帮到你什么事,你都那么客气了,还给我打了一个红包,这是干什么呢。”

    说完她拿着我给兰芬拿给她的红包塞回来给我。

    这真是一个实诚的人。

    我说道:“范队长,你这人挺好的,真的,就当我交了你这朋友。原本呢,用金钱来表示心意,确实太俗了,可是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到我的几分诚意,希望范队长您不要推脱。”

    我推了回去,她不好意思的收下了。

    我说道:“范队长,平时你和马明月,你们监区长的关系怎么样。”

    范队长说道:“监区长不知道是有什么后台,她这人,我倒是不想说人坏话,可我们监区的她们都评论,这监区长没有什么真本事,能力水平都不怎么样,能上去,完全是因为走对了路,铺对了路,用钱搞好了后台。我和她的关系,平平淡淡吧。”

    我问:“马明月呢,你和马明月的关心呢。”

    范娟说道:“马明月和我们几个队长,并不是关系特别好,因为我们和前任的指导员关系好,她来挤走了她,所以,我们对她心都有埋怨,但没有办法啊。而且平时工作中,我们都有不少的摩擦,马明月比较自我,加上监区长不怎么管事,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例如这次选拔艺术队的名额,我肯定,她又要让她自己的那些人得益了,把我们排除在外。”

    我说:“这家伙,想独食,自己有大鱼大肉吃,连口汤都不给你们喝啊。”

    范队长叹气说:“这又有什么办法,她是指导员,监区长不管,这监区,她一个人说了算,我们哪敢说什么,只能好好做事了。你和她们有什么瓜葛呢?”

    我说:“也算有点吧,你看,这次艺术队选拔名额,她们搞得我们监区一个名额也没有,太狠了吧,赚钱不是这么赚法,她们可以赚,但也不能一个名额都不给我们啊。”

    范队长说道:“她这人做事风格一贯这样子。”

    我说道:“以后,还希望范队长,对我多多帮助,谢谢范队长,谢谢。”

    范队长说:“你就是客气了,以后我们就是朋友,听兰芬说,你对她都很好,我也很喜欢结交你这样的大方的朋友。”

    我说:“呵呵兰芬高抬我了,倒是你呀,兰芬说你每次帮她,都让她很是感动,你也是个很好的朋友。我真是庆幸自己交到你这样的好朋友,哈哈,我自己太庆幸了,自己和自己干杯吧。”

    范队长笑了:“你也高抬我。哪有这么自己喝,我陪你喝。”

    她举着杯和我碰杯。

    我两喝完了这杯饮料,我说道:“范队长啊,你和我做朋友的这关系,千万不要给你们监区马明月,还有监区什么的知道,也不要让任何人知道,除了我们这几个,因为啊,以后我还要让你帮我查一些事呢,如果她们知道了,就防着你了。”

    范队长说道:“兰芬也说了,她们可能就是你的敌人,我懂的。”

    我说:“那你知道是敌人,你还敢和我交往啊,你不怕她们知道了对付你。”

    范队长说道:“你们监区有一个事,做得很好,兰芬说都是你的功劳,我都很佩服你。”

    我问道:“是吗,什么事呢。”

    范队长说:“你们监区没有坑女囚的钱,也不把手伸向了女囚亲属拿来的东西,全是你顶着压力,取缔了,真有魄力。”

    我说:“呵呵,这个啊,太过奖了。”

    范队长说道:“我们监区现在,只要亲属送钱送东西进来,她们就要分三分之二,有时候会分四分之三。”

    我惊愕的说道:“四分之三,这也太多了。”

    范队长说:“做人可以无耻,但这样也太无耻了,女囚们已经可怜得不能再可怜了,一个个瘦的跟什么一样,她们还这么宰人,简直是喝人血。我实在看不下去。如果有可能的话,我真想告了她们。”

    我说:“这路是行不通的,因为你很难弄到证据,就算弄到证据,也很难搞翻她们,女囚们也不会敢站出来指证的,因为她们的势力根深,都会怕报复。”

    范队长说:“我也想到这些,所以我就看着她们,我心痛,但也没办法。”

    这朋友,交的,没错,她也对女囚遭受到的不公平待遇,耿耿于怀,想为女囚做些什么,可是自己毕竟没有势力,没有办法。

    我说道:“我希望我们能合作起来,搞翻她们。”

    范队长说道:“希望真的能做到那样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