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8章 报恩感谢
    该死的狱政科科长这群人,故意的。

    不是说什么惩戒,和担心闹事。

    她们就是故意针对我们,而且,名额都拿去,她们有利益。

    她们可以卖给了监区,监区卖给下面女囚,最赚的是她们。

    为了利益,还有,为了fu chou,因为狱政科科长,监区的,都在对付我们,还有,听徐男说的,包括监区的,也是在埋汰我们。

    而副监区长,总监区长,监狱长这些,完全是从着她们的脚步走,她们说什么,她们就是什么了。

    回到了办公室,我愤愤不平,该找什么方法反击呢,不该就这么算了。

    难道说,就这么认输了,让她们可以为所欲为了?

    以后我看到文艺队,我都不会舒服的,凭什么没有我们监区的人可以上,而且,我们如何对我们监区的女囚们交代。

    但是,我又很无奈,想不到好办法。

    去求贺芷灵,去找监狱长,让徐男去申诉,让我去闹,都试过了,没办法,怎么办?

    我刚想到如何对自己监区的女囚交代,沈月就来报了,有女囚从某些管教口中听到了这消息,那些女囚顿时不乐意了起来。

    因为,平时选拔这类,都是平分给各个监区,大家公平的挑选女囚上去的,去艺术队,虽然要花钱,但可以演出,可以娱乐,可以打发时光,可以加分可以减刑,各种好,现在告诉她们我们监区没有名额,那她们不闹才怪。

    沈月说道:“谁那么多嘴,拉出来!”

    我说:“干嘛,拉出来干嘛,打死她啊。”

    沈月说:“女囚们在劳动车间都闹了,特别是那些有钱而且去了几次艺术队的,带头闹起来,你说这个怪不怪多嘴的管教?”

    我说:“怪得了吗?就算现在不知道,将来正式选拔也会知道。怪只能怪我们做领导的,没有本事替她们争取到这些名额。”

    沈月说:“她们现在在监区劳动区那里闹呢,怎么办。”

    我说:“让我去看看。”

    我走向劳动区,沈月跟着后面:“要不把带头的几个都抓起来。另外大多数人本来不闹的,看几个带头的闹,反正没事干,就跟着叫嚷了,说什么我们平时对她们不公的。”

    我说:“抓起来干嘛,我去和她们说说吧,她们会理解的。”

    过去了劳动车间,我拿了话筒,在一群熙熙攘攘的女囚前面台上,我说道:“大家安静安静。”

    下面安静下来,我平时在她们心中素来有位置,她们觉得我好,所以挺撑我,也会较听我话。

    我说道:“我知道大家在议论什么,就是关于这次艺术队成立,我们监区没有选拔名额的事。这个事,我们也刚知道,监区长第一时间就过去和监狱领导交涉了。”

    下面有人喊道:“然后呢,怎么样了。”

    我说道:“领导们说,我们监区这段时间,一直各种事情,各种问题,而且季度评分也最低,所以把我们的名额给取消,给了表现最好的监区。”

    下面女囚们有几个情绪激动:“选拔艺术队的,跟评分拉上什么关系了。”

    我说道:“然后呢,我想和大家说的是,我们一直在争取,可是,我却没有替大家争取到该得到的名额。在这里,我向你们道歉。”

    她们万万没想到我会道歉,下面都静静的看着我。

    我说道:“下边,我还会努力的去争取,如果还是争取不到,那你们骂我吧。”

    下面的女囚们有人喊道:“张队长,没那么严重咯。不就是不能去嘛,不进艺术团,也死不了我们的。”

    然后很多女囚也都在这么附和着说,然后一些女囚说道:“就是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家干活吧。张队长,你也不用自责,我们知道你一向对我们好。你也去忙吧。”

    我说道:“谢谢,谢谢大家对我的理解和信任,我会努力的。”

    女囚们说道:“队长,别努力了,去不去都没那么要紧,干嘛去求她们去,不给就不给了。大家干活了,别烦着队长了。”

    然后她们自觉的去干活。

    多好的女囚们啊。

    她们各就各位,做起了事。

    沈月靠近了我身旁,说道:“真厉害,几句话就把她们给搞定了。”

    我说:“唉,没办法,本来替她们争取不到该得到的权益,心里就不好过的。好吧,以后对她们还是好点的,她们很听话。”

    兰芬兰芳两姐妹过来了。

    兰芬给我说,她那朋友,监区的那位中队长,答应和我出去一起吃饭,不过明晚才有空,今晚没空了。

    我说道:“好的。”

    我看了看忙碌的女囚们,上次救我命,我还没得感恩她们,我对沈月说道:“我指着的那些女囚,你让她们过去外面一下。”

    然后我又对兰芬说道:“去拿一些监狱里不违规的吃的用的来,我拿来感谢那些帮助过我的女囚,大概有三十人,可能不止,五六十人吧。”

    兰芬说道:“那么多。”

    我说:“你去吧,带着人去拿来,吃的用的,这是我卡。”

    兰芬拿着我的卡,叫上几个人,出去了。

    然后,我凭着记忆,点了几个出来。

    因为那天帮我的人多,那天篮球赛,和监区开打,然后监区找借口闹事,一大群女囚打架,其中二三十人冲我来就要撕了我,好在我们监区的女囚过来帮忙了,我才捡回了一条狗名,不然现在已经是埋在黄土下的一堆白骨了。

    沈月过去,把我点到的几名女囚带出去了外面。

    然后我出去外面,跟这几名女囚问好。

    她们还以为我找她们,是说刚才的事,都安慰我道:“张队长,没什么关系的。不能选拔过去,我们大多数姐妹也没什么意见。”

    一个说道:“谁还谈这事,我撕了谁的嘴。”

    我说:“呵呵,不必这样,我理解她们的心情,当然,你们这么对我好,我也感谢你们。找你们来,是为了感谢你们上次对我的出手相救。”

    一个问道:“上次?哪次?”

    我说:“记得篮球赛那天吧。”

    她们几个一听,就知道了,拍手说道:“那帮监区的贱人,不就是打一场比赛吵架,还想把火发到队长你的身上,她们那帮,还想打你。真是蠢透了。”

    她们以为那些女囚,监区的那些女囚,是因为篮球比赛打架,想把火发到我身上,实际上她们哪里知道,那些女囚,是有意而为,是接受了康云的命令,明摆着要弄死我的。

    我说:“是啊,那些女囚,疯了一样,可能以为是我下令让你们和她们打架,所以就针对我,那天她们几十人,追我一个打。还好你们及时过来,出手相救,不然我都被打半死不活了吧。”

    她们几个说道:“我们必须这么做呀队长,你对我们好,我们记在心里的。”

    我说:“谢谢,谢谢你们。”

    她们几个说:“队长,你不要那么客气了嘛,你客气,我们都不好意思了。”

    我说:“那天帮了我的,都有谁,都叫过来一下。”

    她们问道:“张队长,叫她们过来干嘛呢。”

    我说:“对她们说一声感谢。”

    她们说道:“哎哟队长,张队长,哪用那么客气,你也太见外了。”

    我说:“不行的,说真的,那天她们挺狠的,你们救了我,帮了我,我却一声感谢都不说,这哪里行呢。”

    她们说道:“你也太见外了。”

    不过我心想,如果叫她们出来的话,一下子这里几十个人跑这里,拿东西,也不太好啊,干脆拿东西给她们几个,拿去帮我发好了。

    我说:“那就别叫过来吧,你们去帮我转告一声谢谢。还有,我要送你们一些东西,你们也拿去帮我分发下去,感谢她们对我的出手相助。”

    她们都说着不要。

    我说:“这也只能表示我一点感谢的心意而已。”

    客气几番后,她们同意拿了。

    于是,在兰芬拿着东西过来后,我让她们拿去分发,只要那天谁出手对我相助的,都有份。

    几个女囚跑了几趟,往监室那边跑,然后分发下去了,谁帮我的,应该都有份了。

    沈月对我说道:“你这是在感恩,还是收买人心啊。”

    我说:“两者都有吧。毕竟她们救了我,我总不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那天的确是如果没有她们,我都不知道埋在哪里了。”

    沈月说:“有没有那么夸张。”

    我说:“呵呵,二三十个女的,我一个的确打不过,会被打死。哦对了,现在在监区里的大姐大,还都是薛羽眉的老队员们那些人吧。”

    沈月说道:“对啊,之前那个什么13号的走了之后,薛羽眉就正式是了大姐大,后来她出去,还是她身边的那帮人,是老大。”

    我说:“还是要和她们搞好关系的,有什么事情她们帮着我们,我们管理女囚们,也轻松许多。对她们不要太苛刻,有关怀和爱,她们也会感激,和爱戴我们。”

    沈月:“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