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5章 你我之间已无情意
    挂了dian hua,我马上往外跑。

    然后,后面的fu wu员喊道:“他还没买单,那个跑出去的,拦住他!他没买单。”

    我在往外跑的时候,那个fu wu员又拿着对讲机喊了一遍。

    我刚出门口,一个保安冷不防的一脚绊倒了我,然后按着我:“逃单!”

    我说道:“我没有逃单,你放开我。”

    保安问:“你买单了吗!”

    我说:“我现在买,现在买。”

    接着,fu wu员拿来了单,我翻遍了口袋,钱却不够,只好给黑珍珠打了dian hua,告诉了黑珍珠我有急事去处理,身上钱没带够,让她帮我来买单。

    黑珍珠问道:“你没带钱你也来喝酒?”

    我说:“好了我们先不讨论这个好吗,帮我先买单,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黑珍珠挂了dian hua,然后她给值班经理打了dian hua,值班经理过来,才让他们放了我。

    我马上如离弦之箭,往下冲。

    跑到了下面,然后过了马路对面,找到了陈逊,陈逊指给我看。

    果然,那里那部车子,就是我所找的车子。

    可是,那个店并没有开门啊。

    美容店没开门。

    刚才在珍珠酒吧那边见到的那个像极了薛羽眉的长发女子,应该和上次见的,就是同一个人,就是坐着这部车子的女子。

    可是,为什么是长发的呢?

    搞不懂。

    美容店没开门,她从酒吧出来,车子在这里,她会去哪里。

    我说道:“在这里等一会吧。”

    陈逊问:“要不要叫人过来守着。”

    我想了想,我们自己等,那要等好久,而且不知道等到几时,干脆叫人来看着。

    我说:“叫来吧,但是要隐蔽一些,不要像上次一样被发现了还被打。”

    陈逊说:“好。”

    他叫人过来,等手下过来后,在对面那里,盯着,好几个人,在不同的方位躲好了,有的在便利店门口,有的在花坛这边。

    我说道:“走吧。把我也拉回去吧。”

    陈逊开车,原本要回去的。

    可是,车子徐徐往前开的时候,我看到,东趣酒吧上面的玻璃,那大片大片的玻璃上,透着微微的光出来。

    东趣酒吧开门了?

    我说道:“先等会儿。停车。”

    陈逊停了车,问:“怎么了呢。”

    我说:“东趣酒吧开门了?”

    陈逊说:“没开啊。没有开门。你看,这下面的招牌灯,上去楼道的灯,都没有亮着,而且,他们也没叫人过来守着,哪敢开。”

    我指着东趣酒吧上面的玻璃,说道:“你看,上面那里,亮着灯的。”

    陈逊看上去,说道:“没有啊。”

    我说:“那灯光看进去,比较暗,因为玻璃是茶色玻璃,那里是他们酒吧的大厅了吧。”

    陈逊说:“是那里。哦哦,看到了,还有彩灯划过玻璃上。”

    看到有彩灯闪过玻璃上。

    我说道:“开门了!”

    陈逊说:“没开,但不知道有什么人进去了。”

    我突然想,可能就是像极了薛羽眉的这女子在上面。

    我说道:“上去!”

    陈逊说:“就我们两吗。”

    我说:“太危险,叫人。”

    陈逊说:“他们应该也没什么人,把几个守着这里的手下叫过来上去就行了。我让他们身上带着伸缩棍,一个能打几个,不怕的。”

    我说:“叫过来。”

    陈逊把埋伏的他们几个叫过来,然后他们过来后,我和陈逊下车,一起上去。

    羽眉美容店的这边一侧,就有很宽的楼梯上去东趣酒吧。

    楼梯没有开彩灯,没有开琉璃的楼梯灯,只有开了一盏huang se的路灯。

    我们走上去。

    到了酒吧门口,看着门口,是反锁了里面,可透过大门口的多彩玻璃上往里面看,里面是有人的。

    陈逊问我怎么办,进不去。

    我说道:“撞,大不了赔钱!”

    陈逊对手下示意撞门,手下退后,飞踹一脚,把门踢开了,那后面的门锁直接都烂了。

    太暴力,太有力量了。

    门被踹开后,我们马上闯进去。

    里面坐着的那桌人,就是那个长发像薛羽眉的女子,前面是两个男子,都惊讶的看着这里。

    真的像,可能就是薛羽眉,她看了看,然后扭头过去,背对着我们,端着酒杯喝酒。

    她四周的那些打手们,保镖们,马上朝我们冲了过来。

    陈逊和几个手下拉出伸缩棍,上去没几下,就把他们打趴在地。

    那两个那女子面前的两男子,看衣服打扮,是比这几个打手高级一些的角色,看自己的人被打翻,马上跳过来冲过来,和陈逊他们缠打在一起,他们两人也是练过的,和陈逊几人打,完全没有处于下风。

    只听到那女子清脆的声音道:“都住手吧,让他们过来。”

    这声音,妈的,不是薛羽眉又是谁!

    两个手下马上住手,我对陈逊他们道:“都住手!”

    陈逊等人也住手了。

    我马上疾步走到她跟前,然后低下头看着她,仔细的看着她。

    化了妆,涂了眼影,口红,淡妆,睫毛也弄了很长,长发飘飘,抚媚极致,不变的是她整张脸给人的感觉阳光羽眉。

    这不是薛羽眉又是谁。

    找了那么多天,怀疑了那么久,她一直躲着我,我一直找她,这个我说像薛羽眉的女子,就真的是薛羽眉。

    顿时间,百感交集,我伸出手,然后,我一拍桌子指着她,千言万语化为一句话:“你什么意思!”

    薛羽眉看着我,然后,优雅的捏着酒杯,喝了一杯酒。

    她又看看我,看她的意思,并没有打算让我陪喝酒的意思。

    我又问道:“你说,你什么意思!”

    薛羽眉还是没说话。

    看见我对她吼,那两个她手下马上疾步走过来,然后,一把扯着我,要把我扔出去,陈逊他们马上冲过来。

    薛羽眉对她的人说道:“退下!”

    两人放了手,陈逊等人也站住了。

    薛羽眉冷冷的看着我,那表情,冷到了极致,这和在监狱里见的她,完全是不同一人的。

    我问道:“出来的时候,也不打个招呼,出来了以后,玩失踪了,故意躲着我,你什么意思!”

    我自己拿了个杯子,拿了酒,倒下去,喝了一口。

    纯洋酒,太烈,味道也怪,呛得我差点咳嗽。

    我压住了咳嗽。

    薛羽眉从她包里拿了一包女人烟,点了一支,问我道:“跟你打什么招呼,为什么要打招呼。”

    我问道:“难道,我们就不是朋友?”

    薛羽眉说:“是吗。我们是朋友吗。”

    我说:“呵呵,是吧,看来,你在监狱里,早就把外面的路铺好了,出来了后,就直接飞黄腾达,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所以,乌鸦变凤凰后,我算什么朋友,我不会再是你朋友了。”

    薛羽眉说:“是这样。”

    我说:“你不是这样的人!我不相信你是这样的人!”

    薛羽眉平淡的说:“我就是这样的人,让你看穿了。”

    我问道:“为什么躲着我。”

    薛羽眉说:“我飞黄腾达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还跟你做什么朋友。你以为你在监狱里对我好,我就会报恩,你错了,我不会的。”

    我说道:“不可能!你不是那样子的人。难道说,在监狱里,你跟我那么好,都是假的?你还救我。”

    薛羽眉说:“是,都是假的,在监狱里,我为了生存下去,为了活得更好,为了让自己过得顺一点,对你好,都是假的。我救你,是因为你也救了我,帮过我,我们之间,谁也不欠着谁。出来了,我把以前的事情,都抛弃,回忆,都扔了,我是一个无情的人。对你的好,也只是一种手段,和你好,是因为,里面没有男人。”

    我一拍桌子:“你乱扯!你怎么变这样?不可能。薛羽眉,你怎么了啊。是不是有人要挟你,逼着你?”

    薛羽眉微微吐出烟雾,说道:“该说的,都说了,我正和我的朋友喝酒聊天,麻烦你离开。这里是我的酒吧。”

    我环顾四周一圈,这酒吧,搞得也很有特色,怪不得开业的那几天晚上,陈逊说生意也很火爆,虽然走的是中低端路线,但吸引到的不少的客人来,她这里,也是用了心的经营。

    可为什么偏偏要来我们这里插旗,抢地盘。

    我问道:“是你开的?”

    薛羽眉说:“从前面那个被你们赶走的老板手中,盘下来的。”

    我说:“你知道那个老板,是被我们赶走的?”

    薛羽眉轻蔑一笑,说:“很惊讶吗。”

    我说:“你知道这里是我们的地盘,我罩着,你还来搞我们。你是环城帮的人,对吗,对吗,对吗!”

    我连问三遍。

    薛羽眉轻轻点头:“对。”

    我问:“为什么!”

    薛羽眉说:“人总要生存,我需要生存。”

    我说:“可是这里是我的地盘,你和谁抢,我都可以理解,可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薛羽眉说:“你是什么人?你又是我什么人。”

    我说:“真的要把以前的情谊,全都抛弃了吗。”

    薛羽眉说道:“在里面,有情谊,出来了,你我之间,还有什么情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