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4章 像极了薛羽眉
    回到了办公室里,我一直在想,那到底是谁呢。

    那女的,到底是谁呢。

    谁会派她来害我呢。

    监区的目前也开始针对我了,上次那个铁丝的洞,就差点栽赃到我头上来。

    又是狱政科科长搞的?又是康云?

    嫌疑最大就是康云。

    但是,能把监区调动起来对付我,这说明,康云已经搞定了监区的领导了,至于是搞定谁,我要查才知道。

    而那个女孩,为什么害我的时候,反而又要帮我呢。

    她如果真害我,其实很简单,我过去的时候,她如果说肚子疼,让我扶着她起来,如果扶着她,她如果把她衣服一撕开,大喊非礼什么的,然后澡堂的众人冲出来,阴谋得逞了。

    到时候,那女孩一把鼻涕一把泪控诉我如何如何非礼她,众人看着衣衫不整的漂亮小女孩,一定骂我禽兽不如,然后,我就被冤枉了,然后,我最少也会被踢出去,最惨则是会被报警给抓去,qiang jian未遂,这要关进监狱,我完蛋了。

    那个角落,应该也没she xiang头,她们明显的设计我,那便是肯定考虑到这点了。

    幸好啊,幸好。

    可是,那女孩,为什么到了那关键时刻,却要反过来帮我呢。

    为什么为什么。

    难道看我帅,看上我了?

    不太可能。

    不过,她那双眼睛,那明眸善睐,真让人很容易想到青春期高中时,很轻易的爱上的某个清纯校花。这类校花,和柳智慧那类高挑冷美人的xing gan校花,是完全不同类型的。

    她为什么要帮我呢。

    都已经到了那一刻了,她反而喊我赶紧的走开,为什么。

    想不通,实在想不通。

    吗的,监区没自己人啊,想去查,去无法查啊。

    我找了沈月。

    我问沈月,在监区可有靠谱的朋友,可以发展眼线的。

    沈月说没有。

    我问我们手下中,又有谁和那边的比较熟的。

    沈月说不知道。

    无奈了。

    监区,还有监区,历来和我们都是井水不犯河水,这是怎么了,真的是被康云策动来害我了吗。

    上次,加上这次,绝对不是碰巧,她们是有预谋的。

    那女孩看起来,挺善良的,可能她不想害人,被逼着来的,如果我找她,问她,我想,她一定会告诉我吧。

    可是她在监区,我根本无法靠近她。

    她到底犯了什么罪,年纪轻轻的,那么漂亮,就被拉去监区关着,那可是中重型犯了,少则也要十来年的有期徒刑啊,这真是个悲剧。

    我让沈月去找,去问,看看有谁是有朋友在监区的,可以发展眼线的。

    但这个也很难,因为就算认识监区那边的人,愿意做眼线,但也要有这条件才行。

    我倒是想,让这眼线,去问问这个女孩,为什么要对付我,希望沈月能找到合适的对象。

    出去了外面。

    从陈逊那里收到了两个消息,一个好,一个不好。

    好的是,我们的人去了黑珍珠所说的料场那里守着,而环城帮果然去闹事,结果被我们的人打了个屁滚尿流。

    而不好的消息是,我让人去盯着开到了沙镇的那辆载过像极了薛羽眉的那部轿车,但待了几天后,被环城帮的人看出来了,几个人被打了个屁滚尿流,因为他们人多,冲出来打开车门就打,好在我们的人有几把刷子,冲破重围逃了出来,不幸中的大幸。

    然后,就等于跟丢了。

    陈逊派人开车再次去看的时候,假装路过的时候看,那辆轿车已经不见了。

    我问陈逊:“都没事吧,被打的。”

    陈逊说:“都没事。”

    我这才放下心来。

    而那羽眉美容店,还有东趣酒吧,这几天真的是关着门,不开了。

    他们怕我们过去砸了,在沙镇,他们占领了那里,尝到了甜头,而在我们这里,他们尝到的都是苦头,没有一场架是打赢的。

    他们在这里插了这两支棋子,每次路过,或者想到,就特别的不舒服。

    东趣酒吧,羽眉美容店。

    靠。

    陈逊突然站起来,说道:“走!”

    我问:“怎么了。”

    陈逊说道:“沙镇那里,黑衣帮和环城帮又开始了。”

    我马上说道:“走。”

    他们要真的开打,就太好了,我们可以坐山观虎斗,然后等他们打到两败俱伤的时候,杀出去,干趴他们。

    上车后,陈逊飞速开过去。

    到了沙镇那里,还是到之前那位置,半山上,往下俯瞰。

    两帮人不知道为何,又对峙起来了。

    我担心,他们还是像上次一样,打不起来。

    我点了一支烟,说道:“陈逊,你说要是等他们打得要死要活了,我们的人冲出去灭了他们,他们以后会不会联合起来对付我们。”

    陈逊说:“不会,因为他们的利益冲突,比我们的要严重。”

    我心想也是,环城帮都去占了黑衣帮的一半地盘了,他们的冲突,比他们和我们之间的冲突,确实要严重很多。

    是关于生存的冲突。

    可是,他们也只是对峙了几分钟后,又各自鸣金收兵了,因为,对峙的时候,谁都凶狠,可没人愿意先打过去,攻过去的失败率很高,也未必攻得过去,守方本身就占据了很大的优势。

    我失望的说道:“又是这样子。”

    陈逊也叹气,说道:“走吧。”

    我们回到车上,我让陈逊绕过去看看。

    过去看了一下,和上次没什么不同,而那门口前,那辆车,已经不知道开去哪里了。

    回去了后街。

    想找人喝酒,陈逊却要去忙,王普也在忙,给龙王打dian hua,问候了一下,他现在当然还不能喝酒,我问问他恢复如何,问问他有什么打算。

    他的下一步打算也是想先把沙井那边抢回来,不过还在筹划当中,不打无准备之仗。

    问候几句后,我挂了dian hua。

    不如,去黑珍珠那里蹭酒喝,说对她报告那边料场打架的事,实际上却去蹭酒,反正我脸皮厚。

    我给黑珍珠打dian hua,说有事找她谈,挺重要的,黑珍珠说你过来吧,我过去了,但是却一直在等她,因为她还要忙一些事,她让我随便找个地方坐着等。

    我说我去喝酒等,她说行。

    我便去了酒吧,反正等下等她来买单。

    进去了酒吧后,我坐下,点了酒水小吃。

    fu wu员问我,我说等会儿你们老板娘来买单,他就不说什么了。

    看着台上有歌手在演出。

    唱歌还挺好听的,这酒吧,气氛确实挺不错的。

    吃着花生,喝着酒,听着歌,爽啊。

    不经意的一看,在角落那边,一个长发的牛仔裤白衬衫女子的背影,有些熟悉。

    对,像薛羽眉。

    可是,薛羽眉怎么是长发的呢。

    我没喝多啊,才喝了几口酒而已。

    我左看右看,横看竖看,背影都像极了薛羽眉。

    她和两个男子坐着,却不说话,她在看着四周。

    当她转头过来时候,我看过去,那面部轮廓,也挺像薛羽眉。

    可是太远了,光线又暗,无法看清到底是不是她。

    我走了过去。

    她看了看这边,然后离开了凳子,走向里面。

    我马上疾走过去。

    她也疾走。

    可能就是她!

    我马上加速,她走进去了洗手间的方向,我跟着到了洗手间门口,在洗手间门口,我不敢进去了,里面是女洗手间。

    我在外面等。

    等了五分钟,十分钟,我又抽了两支烟,大约有半个钟,她都没出来。

    我不信你不出来。

    又等了一会儿。

    真没见人出来。

    刚好有个打扫的阿姨过来,我给了阿姨一百块钱,告诉她说我和我女朋友吵架,我女朋友穿着白色衬衫,进里面去,不出来了,让阿姨帮我去叫她出来。

    阿姨马上拿了钱,进去了。

    一会儿后,她出来了,说里面没人。

    我说:“怎么可能没人呢,她明明从这里进去了啊。”

    阿姨说道:“真是没人。”

    我说:“不可能。”

    阿姨说道:“你不信,我在这里看着,你进去找。”

    我说好。

    我马上进去看,一个一个小间的推门看,真的没人。

    看完了,没人,她怎么不见了?

    怎么会呢。

    我出来后,阿姨说:“我,没骗你吧。”

    我说道:“奇怪了,怎么不见了呢。”

    阿姨指着女洗手间旁边说:“这里有一条通道,可以通到大门的。”

    我一看,果然是有。

    我说:“靠!她一定从这里离开了!”

    我马上出去看,刚才那里,那个座位的几个男的,都不见了人影。

    我马上问fu wu员,fu wu员说他们几个早就离开了。

    然后fu wu员问我要钱,我沮丧的说道:“你们老板快来了。”

    fu wu员说:“我们老板吗,她是什么时候来呢。”

    我说:“等会儿就来。”

    我手机响了,陈逊打来的,陈逊告诉我说,又看到那部轿车了,就在东趣酒吧楼下,在羽眉美容店门口。

    我说道:“现在吗。”

    陈逊说:“就是现在,我就在这里,我过来这里看看这边,就见了。”

    我说道:“我马上下去!我在珍珠酒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