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3章 人生处处是陷阱
    我看着黑珍珠,这个女人我动过?

    其实,我觉得应该没有的,因为我一点印象和感觉都没有,而且,也没见她对我态度有什么改变啊。

    我怀疑,她骗我。

    可是,黑珍珠为什么骗我呢。

    这家伙,为何要骗我呢。

    我点了一支烟,看着她。

    黑珍珠说:“通过你的眼光,我看到了一样东西。”

    我说:“是什么。”

    黑珍珠说:“你怀疑我骗你。”

    我急忙低下头:“没,没有。”

    被她看穿心思的尴尬。

    我拿了酒杯:“喝酒。喝酒。”

    她不回应我,只看着我。

    好吧,我自己喝了,然后倒酒。

    黑珍珠说道:“跟你说正事。”

    我嗯嗯的点点头。

    黑珍珠说道:“原本是你们和环城帮结仇,我不想插手,可是现在,我不得不插手了,他们连我们都敢动。”

    我说:“因为他们蠢呗,他们以为干掉最大帮黑衣帮,就能称霸天下,他们哪知道珍珠酒店这里有那么能打的一群人。”

    黑珍珠说:“他们会以为是你们的人。”

    我说:“然后呢。”

    黑珍珠说:“这些都不关我事,我操心的只有我的摩天轮工程。”

    我说:“哦。”

    黑珍珠说:“他们打不过我们,不会再来闹,但是他们会去闹给我们供货的供货石场。料场。”

    我说:“这是他们一贯的无耻风格。”

    黑珍珠说道:“所以,我要求助于你们,也不算是求助,因为我们是一起的,这个工程,这个酒店,我们是一起的。”

    我说:“我能做什么。”

    黑珍珠说:“去保护那石场,料场,找人过去,等到我们这里做起来后,就可以走了。”

    我说:“这好吗。”

    黑珍珠说:“怎么不好?我和那边石场说了。他们也同意。不过,经费你们出。”

    我说:“为什么,为什么不是你出。那也要我们两边一起啊,因为这是我们大家一起做的工程。”

    黑珍珠说:“不为什么,因为我想让你自己出。”

    我说:“我,我,我不是很乐意。”

    黑珍珠说:“那行,那我告你。我还会去你们监狱去闹。”

    我奇怪的问道:“你告我什么啊。”

    黑珍珠说:“告你强行侵犯我。”

    我大声道:“喂!不带你这么无耻的!明明说了是你情我愿的了!”

    黑珍珠说:“我就无耻。”

    我说:“你什么意思。”

    黑珍珠说:“想你为我做一些事情,一个小女人,渴望你的关怀关爱。”

    我说道:“你算小女人吗你。你算女强人,算小人!”

    黑珍珠板着脸:“骂够了吗。”

    我说:“你是不是在酒里下药了,然后来要挟我,你设好的局?”

    黑珍珠说:“我有shi pin。有录像。房间里面有的。”

    说着,她把手机shi pin给我看,见房间门开了,我拉着黑珍珠进来了,然后她欲拒还迎,然后我拉着她推进来,按在了床上。

    看到这里,黑珍珠把手机拿回去,说道:“就凭这个,可以让你身败名裂。”

    我骂道:“你真的够无耻的!”

    黑珍珠说道:“无耻的是你,是你对我强行侵犯。”

    我说:“不可能!你一身高强武艺,我打不过你,你装出来的。”

    黑珍珠说:“你别管我装不装,有这shi pin,可以整死你就行了。”

    我说:“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想要控制我吗。”

    黑珍珠说:“是,又怎么样呢。记得,明天就派人过去。保证石场的安然无恙,保证好对我们工地石料的gong ying。做不到,那就别怪我了。吃饱了,你慢慢吃。”

    她站了起来,然后离开了。

    我愕然靠着椅背,妈的,这破女人,竟然用这么下流的损招来要挟我。

    靠。

    太毒了。

    就这点,她还占我的便宜,那以后的合作,岂不是占便宜的地方就更多了。

    这家伙,简直是贺芷灵中的战斗机。

    比贺芷灵还贺芷灵。

    我自己喝完了那瓶红酒,然后吃饱了,回去后,我跟陈逊说,让他派人去守好那石料石场。

    给了王普钱,打发王普离开。

    王普却说道:“办公室回不去了,仓库也不能回去,我能去哪里啊。”

    我说道:“好吧,去我那里。”

    陈逊说道:“租多一套吧。”

    我说:“好想法。你去办。”

    我把王普推给了陈逊,让陈逊去处理了王普的住宿问题

    我喝了酒,再加上被黑珍珠这么一要挟,没心思跟他们去找房子租,就跑回去睡觉。

    回去后,我在床上翻来覆去,黑珍珠到底想怎么样。

    想和我发展下去?

    或者是,根本就是为了利用我,要挟我。

    妈的,她心思那么缜密,人又不道德,无耻奸诈,我完全不是对手。

    唉,郁闷。

    上班的时候,上面通知下来,各监区组织人去上季度获得流动红旗的监区学习。

    因为,监区在上季度,卫生,安检,管理,比赛,等等各方面的,都搞得最好。

    监狱里一般例行此类的学习工作的。

    徐男安排我和几个监区的队长去了。

    所谓的组织去别监区学习,其实也就是例行公事罢了。

    每个监区,建设起来的格局,都差不多,只是关押的犯人不同罢了。

    我无精打采的跟着队伍后面,昨晚睡的不好,连连打着哈欠。

    我点了一只烟,随即,当场被骂,骂的是总监区长,骂我道:“你竟然抽烟!烟从哪里来的,灭掉!”

    监狱不能带这些东西进来的,我们抽都是要偷偷的,我这犯糊涂了,糊里糊涂拿出来点上了。

    急忙灭掉了。

    总监区长恶狠狠的剐了我一眼后,带着队走向里面去。

    走到了公共洗澡房,她们说一部分女囚刚从车间赶一批货完了交差后劳作出来,她们监区长允许她们去里面洗澡,毕竟这天气,在没有空调的车间做事,太热了,全身是汗,她们完成了工作量,可以允许去洗澡。

    女囚在洗澡,但是学习团还是要进去学习的。

    我则是被监区长挡在了门外,里面女囚洗澡,我不能进去。

    我也不想进去,没什么好看的,这里跟我们监区没什么两样。

    当她们都进去了后,我站在外面,这边离监室不远,但一下子倒是静悄悄的。

    突然一个像鬼一样的声音传来:“帅哥,帅哥。”

    看过倩女幽魂吧,宁采臣走到了那阴深深的黑山里,然后,在暗无天日的森林幽暗中,传出来女鬼叫人的声音:“采臣,宁采臣。”

    那悠悠的甜美叫声,此刻听起来,还有回声,让人一下子鸡皮疙瘩全起,头发都吓得竖起来,脚底板都痒了。

    我都差点开溜了,一看过去,那边卫生间出来的角落,一个年轻的女囚,坐在地上,露着半边身子,探着头出来对我挥手:“帅哥,帅哥。帮我一下,我肚子好痛。”

    原来不是女鬼啊。

    可是在这安静的环境里,这声音一响起来,还真的跟女鬼悠悠的叫人的声音一样。

    好吧,既然不是女鬼,没什么好怕的,世上也没鬼,不过当听到这个,自己害怕而已。

    我走了过去。

    我问道:“你怎么了。”

    她捂着肚子,坐在地上,看起来表情挺痛苦。

    她说道:“我突然肚子疼,就倒了下来。”

    我蹲下来,问:“哪里疼。”

    可是我心想,不对啊,平时女犯人要行动,也是要三个三个的一起,因为防止逃跑,防止自杀,三人互相监督什么的。

    我问道:“你自己来这里,你同伴呢。”

    她有点慌,说:“我,我不知道啊。”

    奇怪了。

    我看着她,她抬起头,也看着我。

    这女孩,第一眼我就被吸引到了,明眸善睐,皮肤白皙,轮廓秀美,虽然短发,可是看起来绝美又时尚。

    那双眼睛很漂亮,嘴唇好看,鼻子挺秀。

    好个美人胚子。

    至多不过二十出头的年龄。

    她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我自己也觉得这样不好,急忙说道:“抱歉,你怎么样了,要不要我背着你去医院。”

    她的脸红了,一直很通红,白皙的脸蛋泛起粉红,好想咬她脸一口。

    她突然说道:“你赶紧离我远一点!”

    我问:“怎么了,怎么了。”

    她说:“有人让我陷害你,我假装躺在这里肚子疼,你过来,就让我喊非礼qiang jian,她们出来抓了你。我一口咬死你要非礼我。”

    我打了一个冷战,妈的人生处处是陷阱。

    我跳起来离她好几步远,然后问:“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她们是谁,谁逼着你这么做?”

    她说:“别问了,快跑那边去!”

    我哦了一声,赶紧的朝出口那里,出去了。

    然后,我在出口那边,焦急着。

    十分钟后左右,学习团在总监区长的带领下,出来了。

    只见陪在总监区长身旁的监区长从我旁边走过来,怪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走过去。

    我则是跟在她们身后,走出去。

    然后,学习结束了,我们的笔记本上,写着什么什么学习心得。

    总监区长要求我们明天把在监区的视察学习心得,交上去给她。

    我看着自己的笔记本,画着乱七八糟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