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2章 痛打环城落水狗
    陈逊说:“也难说啊,好战不一定会灭亡,看对手。战国时期,秦国最好战。”

    我说:“这倒是。不战就被别人灭亡了,但也要看机会才能战。”

    陈逊说:“好战和必亡其实关联不是很大。”

    我想了想,认为他说得还是有道理的。

    夏朝的夏启,是夏朝开国君王大禹的儿子。

    大禹老了之后,并没有选择夏启作为自己的接班人,而是选择了伯益,因为当时还是禅让制。前代君王考查下一代的君王品德后,禅让皇位给他认为德行兼备的人。夏启研究了历史,发现只要前代君王把皇位禅让后,前代君王的儿子就再也享受不到了特权和荣华富贵,有可能还一直落魄下去。

    夏启认为,自己父亲大禹估计是不会传位给自己了,于是,这家伙在他父亲还没死的时候,就开始积累自己的势力,他想着,不论是谁接班他父亲的君王职位,他都抢回来。然后,在大禹死了把权利交给伯益之后,夏启直接对伯益宣战进攻,他攻击伯益,直接亮牌:我父亲没有传位给我,我不服,我就是要打你,打输了,那我去死,打赢了,君王职位我抢来,你给我去死。

    因为夏启是早就有所准备,这场战争没有悬念,夏启打赢了,杀死了伯益,虽然他很没有道德,但他还是坐上了君王的位置。当然,也有大禹的老属下和支持伯益的人,不爽夏启的,大禹这儿子太没道德,跳出来反对,夏启也早有准备,直接出兵灭了这些唧唧歪歪的反对部落,之后,没人再敢跳出来反对,夏启用暴力用武力控制了当时的天下,如同秦始皇一样,用武力统一了。夏启的这一作法,直接把流行多年的禅让制,变成了影响历史进程的世袭制。

    无论是秦王,还是夏启,他们这么干,都是不道德的,就像霸王龙黑衣帮,还有环城帮,他们这么干,也是不道德。

    可是,谁让伯益弱小呢,谁让六国不团结又弱小呢,谁让我们弱小呢,环城帮就是一个强壮的野蛮人,我们虽然道德善良,但是我们弱他打我们,我们保护不了自己,难道能去谴责人家不道德吗。

    面对强大的对手,我们只能锻炼自己,把自己变得强大,让自己能够抵抗得住对手的进攻,甚至有灭掉对手的强大能力。

    如果没有,那怎么办。

    那只能跑,跑不起就躲,躲不了就挨打,顶不住就死。

    像我们,我们抵抗,想办法灭回他们,不过,打不过的话,我们只能被吞并,被灭亡。没办法。

    这只跟强弱有关。

    谁软弱,谁就被消灭,至理名言啊。

    如今的我们,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抵抗,宣战。

    我说道:“找时机,对他们发动一次攻击再说。”

    陈逊说:“好。”

    搬过去了后,我在房间中整理。

    这里住的不错,面朝东方,在阳台可以晒太阳。

    离银行,市场,医院什么的都近,而且,最主要的是,这块地盘是陈逊的,是我们自己的,不担心出门碰到对手们。

    正收拾着,手机响了。

    是王普的。

    我接了,王普说道:“你,在干嘛。”

    我说:“刚搬家,找我何事,是不是因为我帮你揍了人,你过来请我喝酒谢我。”

    王普哭丧着声音:“我请不起了,我要完蛋了。”

    我问:“怎么了,又怎么了?被人捉了?”

    王普说:“我仓库的酒,仓库的货,全被砸了。”

    我想到上次,也因为得罪人被砸了,这次,被谁砸了。

    王普补充说:“车子也全被砸烂了。”

    昨晚,就有人一直在仓库那边等着王普了,不过,王普一直在忙其他事,没去送货。

    然后那些人等久了,直接进去仓库砸了王普的仓库里面所有的东西,车子砸烂了,货都搞烂了,损失又是几十万,王普欲哭无泪。

    通过仓库模糊的shi pin,十几个人身影,其中几个,便是那天我们打的几个环城帮的。

    王普已经报警,jing cha说回去查。

    我说道:“没用,就算找到了索赔都难。对这些人,不要客气了,扭断他们的脚,让他们怕了才行,你别气,我给你报仇。”

    王普说:“好不容易挣了一些钱,慢慢的都还了一些钱,一下子赔光了,现在还要拿钱去要货。”

    我说:“我手头上有一些,你先拿去,以后不要在仓库搞那么多货了,你这些天不要在你平时呆着的地方呆着。什么办公室,仓库,都别去了,直接雇车去拉货送货,从酒厂直接拉去给客户,麻烦就麻烦点吧。这些人没打到你,还不会甘心的。你要小心。”

    王普说:“谢谢兄弟。”

    我说:“不客气,你先过来,我今天就想收拾一下这帮嚣张的家伙,让你也看看,让你舒服一下。顺便过来拿钱。”

    王普说好。

    王普过来了,我给陈逊打了dian hua,让他准备人马,今晚准备干掉东趣酒吧楼下,羽眉美容店门口的那群王八蛋。

    黑珍珠给我打来了dian hua,说找我有急事。

    我问有什么急事。

    黑珍珠说:“那帮人到我们摩天轮工地上闹了。”

    我说:“黑衣帮真的有那么嚣张吗!”

    黑珍珠说:“已经来了,我们跟别的地方要了建材,他们来闹了。”

    我说:“那你想怎么样。”

    黑珍珠说:“打!”

    黑珍珠果然雷厉风行杀伐决断。

    我说:“我同意。”

    黑珍珠说:“来的是对面东趣酒吧下面的人,过来了四五十人,现在还从沙镇过来不少人,预计上百人,来闹事。”

    我说:“然后呢。”

    黑珍珠说:“我派下去二十人,打,你让你们的人过去马路对面,守株待兔,等他们被我们追打逃过去,开打。我要让他们付出沉重的代价。”

    我一拍桌子:“太好了,我同意。”

    黑珍珠加入战局,那就再好不过了,环城帮,你们今天,就是你们的灾难日。

    陈逊拉了人来后,我按黑珍珠说的,让陈逊带人开车过去那边等着,都在车上,等环城帮从珍珠酒店那边撤退回来,马上开打。

    我和黑珍珠手机联系。

    过了没多久,黑珍珠说:“一帮散沙,我们二十人,打趴了几个,就开始跑了。”

    我说:“那没办法,你们太能打了。他们过来了是吗。”

    黑珍珠说:“从我们酒店的右侧方的围墙边逃出去,你们过来,堵着他们,就在这里,灭掉他们。”

    我马上和陈逊说。

    陈逊让手下都开车过马路对面,所有手下戴着口罩拿着棍子,过去珍珠酒店的右侧方,堵住出来的通道。

    然后,见到环城帮从摩天轮工地跑出来的人,就乱棍开打。

    我让陈逊开车过去看,我和王普,陈逊,抽着烟,津津有味看着痛打环城帮落水狗。

    环城帮的人万万没想到,过去摩天轮工地闹事,还没开始闹,自己的上百人被黑珍珠的二十人打得四处逃散,然后从这个地方跑出来,成了他们的华容道,在这里他们被打得连亲妈都不认识。

    因为怕出大事,所以没用刀,用刀的话,下死命令,谁知道弄死多少人。

    也是给他们个教训就成。

    因为他们打架,打我们也残酷,但都怕出人命,出了人命很麻烦。

    就在华容道这边,他们上百人,有一部分人fan qiang逃了之外,其余的,几乎全都被打趴在地。

    然后,我让陈逊下令他们赶紧撤。

    所有人得到命令后,赶紧的撤走了。

    这帮人在地上挣扎了一阵后,互相搀扶着,败兵回去。

    然后,当晚,东趣酒吧,还有羽眉美容店,都没有开业了。

    被赶走了?

    不敢开了。

    陈逊高兴,我和陈逊商量,拿钱出来宴请全军将士。

    喝得正高兴的时候,黑珍珠打dian hua来给我,叫我过去。

    我说没空。

    她说还有更重要的事找我谈。

    我跟王普,还有陈逊说一声,马上过去了珍珠酒店。

    在酒店餐厅的包厢里。

    黑珍珠备好酒菜,等我到来。

    我进了包厢后,坐下,说道:“我们也正在庆功喝酒,怎么,你也要庆功吗。”

    黑珍珠说:“只是我的晚饭,也没全胜,有什么好庆祝。”

    我说:“打赢了还不好庆祝吗。他们逃了,店都没开了。”

    黑珍珠说:“这地盘本来就是你们的,赶走他们有什么好庆祝,有本事去占领了他们的地盘,才值得庆祝。”

    我心想,黑珍珠说的很对啊,赶走他们有什么好庆祝,占领了环城帮的地盘才值得庆祝。

    不过,好歹打赢了,大胜,也是值得庆祝。

    我问道:“你找我谈什么事呢,很重要的事?”

    黑珍珠说:“先喝酒吧。”

    她举起酒杯,喝红酒。

    她一口气喝完了杯中酒。

    我说道:“还是慢点喝吧。我不想像上次一样,搞得自己都断片了。”

    黑珍珠说:“断片了也没什么。”

    我说:“你不怪我吗。”

    黑珍珠说:“我能怪你什么。大家都成年人,你情我愿的。难道非要一个人向另一个人负责不成?我情愿,你自己也情愿,又能怪谁。”

    我呵呵一笑,说:“你要想的这么开,那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