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1章 互相等待时机
    我对黑珍珠说道:“我朋友家也搞房地产的,但也碰到跟你一样的麻烦,后来他们就不做了,直接放弃了整个项目。他找过我,让我帮忙解决,我找人和他们干,是环城帮的人,可我们没干得赢。你碰到的这些,应该是同一帮人。”

    黑珍珠问:“你们无法解决?”

    我说:“我们能打他们,又能怎么样,他们已经把市场垄断了,谁敢给你们供货,他们就灭谁。”

    黑珍珠说:“挺嚣张。”

    我说:“为了钱,这帮人可谓是煞费苦心,什么不道德不要脸的事都干出来了。这无良的无道德的竞争手段,把对手都除去了。而且,还威胁我朋友那开发商,不要就让他们无法开工。”

    黑珍珠眼珠子转着,在想对策。

    我感到越来越不行了,我说道:“能不能,找个人带我上去躺下啊,我,我真的不行了。”

    黑珍珠还要和我谈正事:“那,你的意思是说,不帮我解决了?”

    我晕沉沉的,感觉到处在转,然后,那些灯光照的我头晕眼花,我拿了垃圾桶来,又吐了个稀里哗啦。

    我一下子连喝那么多只啤酒啊,可是为什么她没事,我却有事了。

    我说道:“能不能,明天再谈,我真的好难受,我先睡一会儿,醒来再说。”

    我抽了几张纸巾擦嘴,然后趴在小桌子上,小桌子好像有人晃动似的,到处晃。

    晕晕沉沉中,好像被人背着去睡了。

    醒来的时候,我睁开双眼,看见富丽堂皇的房间。

    这是酒店客房。

    旁边躺着一个女子,我看着她的时候,她也睁着双眼看我。

    死了没有闭眼,双目空洞!

    我吓得啊的一声尖叫,跳下床。

    她却慢悠悠坐了起来,靠着床头,说道:“你疯了。”

    是黑珍珠。

    我说道:“你,你要吓死人啊。”

    黑珍珠拿了床头的一盒烟,拿了一支烟点上。

    我看她,是穿着睡衣的。

    而我,只穿着一条里面的裤子,我急忙拿着衣服裤子穿上:“我,我怎么来这里的。”

    黑珍珠说:“让人背着你上来的。”

    我问:“那,那这里是你们酒店客房了,可是你怎么也在这。”

    黑珍珠问我道:“昨晚你做了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摇着头:“不知道,我昨晚做了什么?”

    黑珍珠说:“男人都这样。”

    说完她叹气。

    我说:“都,都怎么样?”

    黑珍珠只是看着我,表情冷,眼神冷,冷艳。

    冷酷。

    美艳。

    慵懒的美艳,尤其是抽着烟的样子,很有dian ying的意境。

    我呵呵,然后说:“为什么,我,我没有一点点的印象呢。”

    黑珍珠说:“你不想承认?”

    我说:“不是不是,我不是那意思。”

    靠,我居然动了她?会不会被她给整死了。

    黑珍珠说:“算了。”

    说完,她用食指和拇指,把烟头掐灭在手中。

    是啊,我没看错,直接用手指掐灭的,她不疼吗。

    太强悍。

    她掀开被子,她穿着睡衣,下了床,她进了里面的房间。

    这酒店房间很大,里面还有房间,好像是换衣间。

    不一会儿,她穿着昨晚的衣服出来了,然后默然无声,船上高跟鞋,往后甩了一下长发,然后走了。

    她一句话也没说,就这么走了。

    放我走了?

    不管她,我赶紧逃了再说。

    头发没洗,牙齿没刷,下来后打车回去了沙镇的青年旅馆,然后洗漱完毕。

    躺在床上,我努力回想昨晚发生的什么事。

    我只想到,我一直吐啊吐的,吐到天旋地转,天昏地暗,天崩地裂,然后就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了。

    难道,我真的动了她?

    没有吧,我怎么没感觉的?

    可我无法想到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失忆了,断片了。

    我挠着头,我该不是昨晚真的动了黑珍珠吧。

    没有啊,一点感觉没有。

    可如果我动了她,我也不会知道,因为我真的断片了。

    但她一定是同意的,不然,以她高强的武力,我是不可能打赢她强动,再者,我都喝成那样了,我还能打得了赢她吗。

    天呐,怎么会这样子呢。

    既然发生了,也让我有感觉,有回忆的好吧,可竟然一点都想不起来。

    想到黑珍珠那身材,那表情,那冷艳,美艳,唉,真可惜,为什么一点也想不起来。

    陈逊给我打来了dian hua,问我现在有空过去看房子吗。

    我说有,打的了过去。

    就离着饭店不远处,后面的一个居住区,穿过了一条街就到了,一栋小楼,陈逊对我说:“这栋小楼,全是单身公寓。”

    有电梯上去的。

    就在三楼,走了上去,看了一下,还不错,单身公寓,虽然没有厨房什么的,但是阳台,洗衣机,独立洗手间,床,都有了,络什么的,而且装修精美,配置齐全,我问道:“一个月房租多少。”

    陈逊说:“一千多。”

    我说:“那么贵啊。”

    陈逊说:“不算吧,这里挺好的。”

    我说:“比沙镇贵了。”

    陈逊说:“这里比较繁华,过去也就是连着市中心了,位置决定价格。公司报销,不用你给。”

    我说:“那也挺贵啊。”

    陈逊问:“这相对于我们住的地方来说,比较便宜了,我们住的还贵些,可我们那边没房了,如果你不急,可以等那边有房。”

    我说:“好了,就这里吧,我觉得很好了,比我现在住的地方要好很多了。”

    陈逊说:“好的。我去交钱,你什么时候搬过来。”

    我说:“现在。”

    陈逊去给房东交租,交了一年,然后陪我去沙镇我住的旅馆搬东西过来。

    我没什么东西,打包装进袋子里,提着下来扔进车子的后尾箱。

    陈逊掏出烟盒,说:“没烟,我去买包烟。”

    我说:“我去买一瓶饮料。”

    可是,在我和他出去便利店买烟的时候,撞见了几个曾经的同事。

    也就是霸王龙黑衣帮的人。

    我是在买饮料。

    他们三个走过来后,看了看买烟的陈逊,说道:“哟,叛徒竟然来这里!”

    顿时,三人一下子围住了陈逊:“抓回去给龙哥处理!说不定龙哥重赏我们。”

    陈逊马上做准备搏击的动作。

    我一看,陈逊虽然高大,但那三个也是牛高马大,而且都是黑衣帮的人,都很能打,陈逊一打三,亏了。

    我急啊。

    一看到儿童玩具那边的货架的玩具shou qiang,我灵机一动。

    拿了一把,然后撕掉塑料包装,两只手握住枪,遮住了玩具shou qiang上的一些看起来很假的地方,走过去,在他们三个后面喊道:“站住!把手举头上。”

    他们三人准备开打,听到我的声音,都转头过来,然后举起了手。

    那个收钱的xiao shou员女孩,一点也不害怕,她愣愣看着我们,不知道我们在干嘛。

    她刚才看到我去拿了那把玩具shou qiang,她知道是假的,我真怕她说出来。

    黑衣帮三人以为我拿的是真枪,都举着手,挺直站着。

    我说:“靠那边货架上!快!”

    他们急忙走过去,靠货架上。

    我说:“背对着我!”

    他们转身过去,背对着我,手趴在货架上,看来这几个,很有投降经验。

    我马上对陈逊挥挥手:“走!去把车开来。”

    然后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一百块钱,捏了捏成团,扔过去给xiao shou员女孩,对她说道:“你别多嘴!”

    她看着我。

    陈逊过去把车飞快开出来,我马上出了外面,然后上车。

    车子飞驰而走。

    一直过来转盘,到了桥头后,我才送了一口气,我说道:“妈的,吓得我的心脏一直剧烈的跳。”

    陈逊说:“还好你拿着枪。”

    我说:“假的。”

    我对陈逊晃了晃手中的玩具shou qiang,枪的把手就写着fang zhen玩具枪几个大字。

    陈逊哈哈笑了起来。

    我也笑了。

    我问道:“假如真的打,打得赢吗。”

    陈逊说:“难说。但很可能打不赢。大家都差不多,但他们人多。”

    我说:“地球真是太危险了,过去沙镇,一边是黑衣帮,一边是环城帮,真是危险,只能回到火星。”

    陈逊说道:“黑衣帮和环城帮,在沙镇,隔着一条马路对峙。”

    我说:“像以前楚河汉界,谁也干不掉谁,但那是暂时的,大家都做好防卫的措施,就等着对方攻过来,然后干掉对方。”

    陈逊说:“都在等待机会。”

    我问道:“买到烟了吗。”

    陈逊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我拆了,我给他拿了一支,我自己拿了一支烟,然后扔烟盒在挡风玻璃那,给他点上,然后自己也点上:“对了,你那兄弟,叫萧季的,搞得怎么样。”

    陈逊说:“很好,比竹筏那群蠢货强太多。”

    我说:“那几个呢,赶走了?”

    陈逊说:“赶走了,跟着他们走的,只有十几个人,其他的我们都拉了回来,都乐意留着效劳。”

    我说:“他们几个,你说能跑哪里去。”

    陈逊说:“应该加入了我们对头那边。”

    我说:“环城帮,黑衣帮?”

    陈逊说:“应该会是环城帮。因为环城帮最近势头很大,名声响亮,进入的门槛低,而且环城帮海纳百川,倒是挺实在。”

    我说:“是,维斯确实有些本事。不过,好战必亡,他就等着被灭亡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