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9章 跟踪疑似薛羽眉车子
    我想到了尔朱荣,尔朱荣,北魏末年将领、权臣。平定六镇兵变,击败北魏河北农民起义军枭雄葛荣。尔朱荣用七千人马干掉了葛荣的三十万大军,扫灭葛荣后,在战后如何处理降兵的问题上是非常棘手的,因为投降的人太多,一个士兵要处理一百多人降兵。尔朱荣的手段比项羽高明的多,项羽是直接坑杀了俘虏,这样做,虽然全灭了秦军的俘虏,但是从长远来看,很不值,因为项羽之后遇到的不论是秦军还是汉军或是齐军,宁可战死都不投降。尔朱荣面对投降的葛荣军俘虏,首先下令葛荣军士就地遣散,可以亲属相随,一概不问。因俘虏众多,如果马上将他们分开的话,恐怕会引起贼军的疑虑恐惧,说不定还会再次聚集起来。等到这些散兵游勇出走百里之外,聚不起团来,尔朱荣才又派押领的官在各条路口等候,把降众分别集中起来,进行安置,原来的首领量才录用,编入自己军队fu wu,使新附降兵都感服他的处置。

    我说道:“把他们赶走后,对于他们的手下,你去找他们,愿意留下的,就留下,但必须遵守我们的规矩,量才录用。在他们之中口碑好的,重用。代替了竹筏竹林这帮人的位置。”

    萧季说道:“我请求让我来办这件事吧。”

    陈逊问道:“你愿意干这事?”

    萧季说:“不放心吗。”

    陈逊说:“如果你愿意来,我就太放心了。”

    萧季说:“这几个人的事,让我来办吧,如果我办不好,你们就军法处置,把我跟他们一样赶走。别怕伤感情。”

    陈逊说:“你来就太好了,我正愁着找谁去办这事呢。”

    然后陈逊问我道:“你觉得合适吗。”

    萧季也看着我。

    我说:“量才录用。”

    他们都笑了。

    我说:“笑归笑,但是我有言在先,如果你适合这个位置,三个月的试用期,三个月后,重赏。如果不合适,那就很抱歉了。”

    萧季说:“我明白。”

    我说:“有一点必须要注意,不要做犯法的事儿。”

    他们点头。

    陈逊手机响了,他接了个dian hua,然后,面色凝重的看着我。

    我看着他,问:“怎么了。”

    陈逊说:“羽眉美容店今晚开门了,还有楼上的东趣酒吧,重新开业了,楼下,都是人。”

    我说:“什么意思。”

    陈逊说:“环城帮的人过来开业了,东趣酒吧开了,美容店也开了。东趣酒吧应该是他们做的。”

    我说:“我靠,这群王八蛋,还是要来我们地盘踩了。走,去看看。”

    我们一起上车,过去了那边。

    果然,远远的,就看到东趣酒吧的招牌开着灯,而羽眉连锁店,也开门。

    门前,上百人在那边晃悠,看样子像出来逛的年轻人,可仔细一看就知道不是,哪有那么多年轻男子同时在这边晃荡。

    他们就是明摆着要开业了,假如我们打过去,他们马上会和我们开打。

    我们的车子停在珍珠酒店下面,看着对面那里。

    陈逊问我道:“怎么处理。”

    我说:“我先问问。”

    我给黑珍珠打了个dian hua,告诉她,东趣酒吧已经又开业了。

    黑珍珠说道:“开业关我什么事。”

    我说:“你以前不是警告那老板,不让他开业吗。”

    黑珍珠说:“我让人去查了,换了新老板接手。”

    我说:“是环城帮的接手了。”

    黑珍珠说:“关我事吗。”

    我说:“我们也是酒吧,他们也是酒吧,环城帮的来抢生意。”

    黑珍珠说:“这挺好,这里多几个酒吧,大家都知道这里有酒吧,来这里玩的人也多了,很好。”

    说完她挂了dian hua。

    陈逊说道:“直接找人来,开打。”

    我说:“太没技术含量了。”

    陈逊问:“那怎么办,就这么放任着。”

    我说道:“你觉得他们能天天一大群人在这里守着吗。”

    陈逊说:“你是说,等他们不守着,人少的时候,打过去。”

    我说:“差不多这个意思,但是砸了人家,也是犯法了。”

    陈逊说:“那就这么算了吗。”

    我说:“再好好想其他方法吧。走吧,好好想对策,想出了对策再说。”

    陈逊准备开车。

    我说:“等等。”

    我看见有几个环城帮的人,走过来,上车。

    那车子,就是载着那像薛羽眉的那部,而且,那几个男的,就是揍了王普的几个。

    我一直记得他们,因为他们长相也挺突出。

    我说道:“跟紧他们。”

    陈逊开车跟上去。

    紧紧的跟着。

    是不是,那女的也会在车上呢?

    我紧张起来,如果真的是薛羽眉,那会怎么样。

    如果不是,我会有多失望。

    我宁愿是她,可我又不希望是她。

    如果是她,我会很开心,我找到了她。

    但如果真的是她,我会不爽,妈的,她竟然是环城帮的人?

    她跟环城帮什么关系。

    这女的,一定跟环城帮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我有些激动。车子紧紧的跟着,我说道:“别跟太近了,不然被发现了。”

    然后车子离远了一些。

    那车子,慢悠悠的在前面走着,好像在找着什么,还是在看着什么。

    一会儿后,车子慢慢的靠边停着了,停着的位置,竟然就是刚才我们吃烧烤的那烧烤摊路边。

    这群家伙要买烧烤吃吗?

    车上下来了三人,连司机,一共三人,去烧烤摊那里坐着,然后点啤酒点吃的。

    然后老板上了炒粉啊什么的。

    原来是饿了,来找吃的。

    陈逊问道:“这几个是环城帮的吧。”

    我说:“对,应该是环城帮其中一个头目的保镖。”

    我给王普打dian hua:“过来找我一下,我找到了打你的那几个人,现在时机很好,快点过来。”

    王普马上问位置。

    我发位置给了王普。

    我催促王普速度一点。

    我让陈逊找了几个人过来,叫他们记得蒙面。

    然后,一辆车过来,我们身后,是陈逊叫来的人,就在我们身后,手下就在车上,都是打手中的精英,没办法,也许这几个保镖很能打,我们不能不找很能打的过来,原本陈逊想也上的,但我说不需要他上。

    然后王普过来后,我让王普不要下车,就在计程车上看着。

    可是王普不愿意,说非要自己报仇不可,我说那好,随便你吧,反正我不露脸。

    然后,我让陈逊再叫人开几部车过来,在四周马路等着,等会儿跟踪去,看看是不是跟踪到有个女的上这车,或者是他们被打后,去找那女的,如果见到这一幕,就拍照给我,我就可以判定,那女的是不是薛羽眉。

    我在手机里问王普,那几个是不是打他的人,王普狠狠的说是,我下令上去开打。

    后面车子,陈逊手下开车门下来。

    一开车门,几个戴着面罩的人向吃东西的几个人小跑过去。

    那三人明显也是有功底的人,看到情况不对劲马上站起来抓着小板凳。

    过去的是六个人,两个打一个,而且,还手拿短棍。

    那三人看见六个人扑向他们,他们也不惊慌,手拿着小凳子就迎战。

    不过,他们高估了他们自己,很快,二打一处于劣势的他们,很快就被击倒。

    难怪王普被踹几脚就差点重伤了,都是练过功夫的。

    这样才是做保镖的料啊。

    陈逊说:“这三人,如果换做普通人上去,五个打不赢。”

    我说:“十个我能打赢一个吗。”

    陈逊说:“拿棍子应该可以。”

    三人趴在地上了。

    王普才开了车门,上去就狠狠的踹,狠狠的踹:“看清是谁吗,是老子我!是你们大爷我!竟然打我,让你们打我,打我!让我去医院躺着!让我洗澡都洗不了!让我干不来活!”

    踹的几个人动弹不得。

    我看王普这么踹要踹死人,我急忙打他dian hua,他停止了,我叫他赶紧先回去,差不多就可以了。

    王普走了。

    戴面罩的陈逊的几个手下,也走了。

    然后,那三人,慢慢的撑着爬了起来,离开。

    烧烤店的老板和几个打工的,一天就看了那么多场架,都目瞪口呆,都没敢收钱了。

    三人挣扎着爬上了车,然后开车离开。

    他们应该没怀疑跟着他们后面的我们这部车子。

    我对陈逊说道:“干脆我们自己跟着吧。”

    陈逊开着车跟上去。

    那辆车子,转回去了沙镇,然后那几人进去了沙镇的一家饭店里面。

    对面,就是霸王龙的酒店和地盘。

    这群环城帮的人,在这里还有一大群的人,真牛啊。

    人真多。

    三人应该是进去饭店后,找了医生过来给他们治疗,因为他们没出来了,等了许久,一人出来,把车子开进去门口停车场放好了。

    我对陈逊说道:“让你手下来,跟着这辆车,如果有搭着女子的,马上拍照发给我。”

    陈逊说好。

    陈逊要开车回去,我说:“我在这里下车。”

    陈逊说道:“为什么。”

    我说:“因为我住在这里的。”

    陈逊惊讶的说:“你还想住这里。”

    我说:“怎么。”

    陈逊说:“不安全。”

    我说:“你说得对。”

    陈逊说:“搬去后街去吧。”

    我说:“这个可以有,住哪儿一起住宿舍吗。”

    陈逊说:“可以,你来吧。”

    我说:“你们住宿舍吗。”

    陈逊说:“我们一般是租房子,三房一厅,两房一厅,你需要的话,我给你租一套。”

    我说:“好吧,你帮我找找看,有合适的跟我说一下。”

    陈逊说:“好。”

    我说:“用不了太大,单人间的都可以,没厨房的都可以,有洗手间就行。”

    陈逊说:“这不好吧。委屈你了。”

    我说:“不会的,就这么定了。”

    陈逊说道:“还有,刚才刚刚收到一个不好的消息。”

    我问:“什么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