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8章 无规矩不成方圆
    陈逊看着围着我们的如蚂蚁般众多的人,对竹筏说道:“还有吗,还有的话,全都叫出来。”

    竹筏说:“这对付你们,已经够了。”

    陈逊说:“我们三十个人,空手,就能把你们全打趴,你信吗。”

    竹筏说:“我不信。”

    竹筏叫来的人,都拿着钢管,切好的钢管,大家伙有备而来。

    陈逊说道:“行,那就开始吧。”

    陈逊话说完后,几辆车子飞驰冲过来,竹筏叫来的这群众多人赶紧的让开一条道,几辆商务车冲进来人群中后,车门开了,哗啦啦的下来,都是陈逊的手下。

    下车后,二话不说,直接开打。

    谁先下车谁先打,竹筏的人没想到突然冲过来几辆车子,更没想到过来后这帮人下车直接开打。

    尽管他们手拿钢管,但却一下子就溃败。

    因为,第一,他们根本是猝不及防,第二,他们就算手有钢管,再怎么能打,都打不过陈逊的人,第三,跟身经百战的陈逊的人相比,这群家伙,更像是没有打架经验的小朋友,一下子就乱了。

    然后,竹筏的人跑的跑逃的逃。

    很快的,一大半人不见了,小部分人倒下去。

    竹筏和竹林等几个头目惊愕的看着。

    仅仅两分钟,他们全面溃败。

    我问陈逊道:“什么时候叫人的我怎么不知道啊。”

    陈逊说:“他们刚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不对劲,原本街上好多逛街的,突然少了,好多来回的人看着周围角落。再加上,这几个家伙来了后,说话语气很硬,似乎要和我们干了。我偷偷给手下发了信息。”

    我说:“我怎么没发现。”

    陈逊说:“我把手机拿在旁边偷偷发的。”

    我说:“干得好。”

    很快,竹筏的人,跑了一大群,剩下的一些,躺在地上,喊疼。

    竹筏和竹林等人惊愕的看着。

    因为陈逊的人实在太能打了,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他们不是没有交过手,而是他们之前战绩太辉煌,他们历经多次火拼,和本地的,和外地的,和各个势力的打,赢很多才走到了统治这条街的这一步,而他们横行多年,却遇到了霸王龙的黑衣帮,打不过,自然耿耿于怀,后来黑衣帮被赶走,彩姐让我和陈逊的帮派来,他们也开打了,但是上次打,他们打不赢还是耿耿于怀,然后,他们马上扩招兵马,加紧练习,企图把陈逊打跑。

    只是,他们练,陈逊的人也一直在练,况且,陈逊的人都是些什么人啊,而他们的,又是什么人。

    根本是不同档次的。

    他们高估自己,低估我们了,不过也好,不好好打一次,他们还存有幻想,好好打了这一次后,三十人干掉将近自己五六倍的人后,他们以后还敢夜郎自大吗。

    气氛沉默。

    陈逊挥挥手,对手下们道:“大家都辛苦了,回去吧。”

    然后,手下们马上上车,开车走人了。

    街上,围观的人们还在看着,只是,我们坐回了原位,众人当然不知道我们也是那些参斗中的人。

    竹筏的那帮躺在地上嗷嗷喊疼的手下,也纷纷互相搀扶离开了。

    竹船竹林什么的几个,过去也帮忙扶着起来,然后让他们先离开,然后几个小头目回来坐在我们面前。

    没办法,已经认输了。

    从刚才的自大骄傲,到现在的尴尬认输,也不过短短的几分钟时间。

    我照样给他们倒酒。

    他们几个看着陈逊,看着我。

    竹筏先开口了:“我们输了。”

    语气已经服气,认输了。

    不过他还来和我们这么说话,估计是不想离开这里。

    因为,每个地盘都有每个地盘的人罩着,他们要离开,去抢别的地盘,那也很难,甚至,搞不好就完败,覆灭。

    陈逊说道:“是吗。”

    竹筏说:“对不起。我们认错。”

    暴力不是万能,但是没有暴力是万万不能。

    竹筏又说道:“请逊哥惩罚。”

    陈逊看着我。

    我说道:“你们先回去。”

    旁边的他们看看我,问:“那,我们,是不是还可以,留在这。”

    我说道:“我好好考虑,你们属于作乱犯上,不会轻饶,但,你们也是为了发展。不过要受什么处分的话,我先考虑,先回去!”

    他们只好站了起来,然后,郁闷的离开了。

    我和陈逊喝酒。

    陈逊问我道:“怎么解决。”

    我说:“你先说你想法。”

    陈逊说:“唉,我们现在急需用人啊,全部赶走也不行,而且,他们熟悉这里,我们赶走了他们,谁来帮我们收钱,谁来打下手。”

    我说:“你的意思说赦免了。”

    陈逊嗯了一声。

    我说道:“这几个家伙行为不端,竟然连自己的上司老板都叛变。如你认为这条街我们刚刚收来占了,没有他们就难以坚守和难以成事。然而其他的地方没有竹子辈这样的人,为何也能坚守成事。我希望你也能从长远和大处考虑,那么祸乱就不会再起。我刚才也想着和你想的一样,想着算了的,但是我转念一向,如果只想用恩惠去解决,只有恩惠而无威权,就是慈祥的母亲也不能说动他的儿子。我们难道对他们不好吗。无规矩不成方圆,如果有规矩必依,则不愁不能够平定其他地方,何况这区区一条街!如果无法无天,就是这条街也难以守住,得到它又有什么益处呢。当时彩姐,不就是这么纵容手下吗?什么霸王龙那些行为,跟今天的这帮人有什么去别。”

    陈逊身旁的手下也说道:“对啊逊哥。身为手下,既然接受了上面的任命,就应该死心塌地,忠贞不二。而竹筏这帮人,在我们开恩收下他们,他们不懂感恩,却只为了富贵,宁愿背叛我们。如果再留着他们,恢复他们的职位,就会使他们得势,而如那些能干又忠心的人反而被排挤于公司之外。对这帮不忠心的人,赶走又有什么心疼的呢!我也赞成赶走。”

    陈逊旁边这家伙,看来不是简单人,说话什么的,就很有几分文采。

    我问道:“兄台贵姓。”

    陈逊说道:“刚才没机会介绍,这位是萧季,是我的兄弟,毕业于名牌大学,专业历史,选修法律。萧季早就知道你了。”

    我说:“人才啊。很高兴认识你。”

    萧季伸手:“你才是人才,我佩服你。”

    我两客气话一番后,陈逊说道:“萧季跟我不同,我是混这个,他不是,他不是我们公司的人,他在一家大公司做管理。想来也是命运啊,我走到这条道,他走了那条道。我一直邀请他为我们公司出谋划策,他一直在拒绝。”

    萧季说道:“陈逊,我这条道并非阳光大道,你那条道也不是独木桥,你又不是做违法犯法的事,又和我有什么不同。”

    我说:“这话说的也是。我们也没干什么犯法的东西,至于说打架,谁不打架,但我们没sha ren放火啊,对那些侵犯我们的恶人,没办法,我们在自卫。”

    虽然这么说,还是跨越了法律去打人了,这样是不对的,但面对霸王龙等这类人,还能说什么呢。

    我对萧季说道:“萧季,我也真诚的邀请你,为我们公司出力。”

    陈逊说:“我也不会亏待你。”

    萧季说:“如果你们真的那么看得起我,我愿意出谋划策,但,不出力,我不喜欢打架。”

    陈逊哈哈笑着,说:“行,行。”

    我说:“欢迎你。”

    两人举杯喝酒。

    陈逊对我说道:“这么说,竹筏这些人,都不能留了?”

    我说道:“竹筏,竹字辈的这帮,不要留。可是他的小弟们,手下们,可以留。”

    陈逊问:“那他们的老大都被我们赶走了,他的小弟们愿意跟我们吗。”

    我说:“愿意跟的就跟,不愿意跟的,拉倒。”

    陈逊问道:“可我担心这几个家伙跑去我们死对头那里去啊。”

    我说:“去,让他们去,这样的人,我们留有何用,骨子里不忠的人,去哪里都想着犯上作乱,谁收留他们,谁是傻子。最好去霸王龙,环城帮那边去。我们还巴不得呢。”

    萧季也说道:“对,不忠心的人,留着才是心腹大患。都已经有了裂痕,很难弥补,搞不好没多久他们又闹事。要是他们跟外边的合作,反了你,这才要紧。”

    我说:“把他们赶走吧,至于他们的手下,我想想啊,怎么留他们。”

    萧季说道:“直接说明白吧。”

    我说:“直接说明白也好,但有个不好之处,就是万一集中起来了告诉他们这个,他们情绪激动,又是闹事的,也不好。”

    陈逊说:“怕什么,我们能打。”

    我说:“是不怕,但能用手段解决问题的,为什么非要用暴力,那么喜欢打架吗。”

    陈逊说:“不想。”

    我说:“给他们打dian hua通知吧。”

    陈逊说:“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