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7章 不爽管教的手下
    听黑珍珠这么说,我马上说道:“我晕哦,你这话,岂不是直接针对我们的吗。我们是合作的好吧,你就算不帮我,你也不能这么说,还想干掉我们吧。”

    黑珍珠说:“合作是酒店的事,其他的我不管。”

    我说:“那如果我们被赶出了这块地盘,对你们有什么好处,环城帮控制了这里,你以为你们就好了吗。”

    黑珍珠说:“他们敢动我们,他们是找死。”

    我说:“那你也不看在我们交情的份上,帮我们一下。”

    黑珍珠说:“我们有什么交情?”

    我说:“行,真够冷血的。”

    黑珍珠说:“你们是你们,我们是我们,别把我们扯进你们的纠纷中。”

    我说:“好,随你们吧。那你不放这三人了?”

    黑珍珠说:“关两天再说,我让他们嚣张。”

    我说:“别整出人命了啊。”

    黑珍珠当即道:“我做事要你教!”

    像极了贺芷灵,嚣张。

    我说道:“其实,话说回来,黑珍珠,陈逊这帮人,毕竟是搞黑社会的,不是搞慈善机构,你不可能说,完全禁止他们的。但我现在的确是要他们全部不要搞那一套,所有犯法的都不能搞,可是,他们以前习惯了做那些事业,所以直到现在,他们还是想走那一条道,因为熟悉,赚钱,好做。”

    黑珍珠说:“你做你的,不关我事,但不要在我酒店这里弄。还有,我这次是警告你们,有下次的话,我铲了你们。”

    我大喊冤枉:“这根本就不是陈逊他们搞的好吗。是下面有人不听话导致的。”

    黑珍珠说:“这是你们的事,我不管,如有下次,休怪我无情。”

    她那样子,真的是够无情无义似的,我呵呵一笑,说道:“至于吧。”

    黑珍珠冷脸说:“至于。”

    说完,她直接走回了她的办公室。

    我跟了过去。

    她一扭头,冷冰冰问我道:“你跟我干什么。”

    我说:“哦。”

    我转身要走。

    她说道:“把你的这三个人带走,这次我网开一面!”

    我回头:“随便你怎么整吧,他们真不是我们的人。”

    说完,我离开了。

    我找了陈逊,请陈逊吃烧烤,还是那一家烧烤摊。

    跟陈逊说了这事,陈逊马上叫竹筏过来了。

    竹筏,竹林,竹子,等人,过来了。

    几个人坐在了一起,我招呼他们一起吃烧烤,喝啤酒。

    几个人一起干杯了后,陈逊问道:“前几天你们问我,那两伙人为了特殊服务生意抢地盘的打架,找了你们,让你们罩着,然后,我跟你们说不能罩着,我们不做这个生意,后来怎么样了。”

    他们几个说道:“是啊,我们没有罩着啊。”

    陈逊问道:“是吗,没罩着吗。”

    他们几个说:“对啊,没有罩着。”

    陈逊说:“可是,我却发现,他们说你们罩着,还到处发那些卡片,大搞这门生意。抓了几个,包括他们那个头,他们说就是你们罩着。”

    他们几个默然低着头。

    其中一个说道:“可能是木头自己罩着吧,叫木头来。”

    他们打电话叫什么木头来。

    木头是个锅铲头,这马上让我想到上次那个锅铲头,后来,他说是那个锅铲头的哥哥,也是锅铲头,看到这副脸,还有那头发,我就饱了,吃不下东西。

    他们问锅铲头,是不是他罩着的。

    锅铲头说,那鸡头,的确是他们两兄弟罩着,但这都是因为竹船哥说让罩着的。

    陈逊马上问竹筏等人:“竹船,那还不是你们几个说的罩着的!”

    竹筏不服气的说道:“我们罩就我们罩吧,我们有什么错,我们也是为了赚钱啊。”

    陈逊说:“我说了不可以这样。是不听令了?”

    竹筏说:“逊哥,我们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靠的就是搞这些赚钱发家致富,不然谁出来混这个啊。以前我们搞赌,搞黄,也没什么啊,现在不搞了,让别人来搞,我们分钱也不行吗。”

    我说道:“和犯法有关的生意,都不可以做。”

    竹筏不爽的说:“那我们做什么,搬砖不好吗,去扛水泥吗。”

    我说:“不是搞饭店这些吗,还有,你们搞的停车场,那些,不赚钱吗。”

    竹筏说道:“赚多少,能赚多少。也没搞那些赚的多啊。”

    另外一个竹林还是竹子的对陈逊说道:“逊哥,还是搞回那些吧,这个真的赚不了什么钱。你放心好了,扛责任的是我们,出事了,我们负责。”

    陈逊说:“现在搞这个,不是说上面看着,还有我们的对手盯着,我们搞不了。”

    竹筏说:“搞不了那让那几个傻子搞啊,我们分钱就可以了,没任何风险。”

    陈逊看了看我。

    我说道:“我还是坚决不做犯法的事,你们说我蠢也可以。”

    竹筏不爽道:“既然你们不愿意,那我们做也不行吗!”

    我说:“不行。”

    竹筏大声道:“我就是想不通了,你们不做,也不让我们做。好,我们也不做,那我们罩着人家,分点外快,我们又有什么罪!”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黄赌毒,都是危害性很大的。”

    竹筏说:“毒我们是不搞的,那玩意真的是害人,可是其他的呢。我们不开赌,人家也开啊,你说那些喜欢赌的,又不是我们拉着来赌,我们不搞,他们还自己找地方自己偷偷的搞,我们这是为他们好。”

    我说:“好个屁。黄和赌危害小吗,一个人,原本有他自己的事业,赌博不但会造成人家的经济损失,还容易引发其他犯罪现象。搞得人不思进取不谋发展,整天异想天开靠赌发家,赢钱的人乘兴而往,不分昼夜;输钱的人拼命再来,不顾饥寒;不断消耗,疲惫精神。长此以往,控制不住而呈病态赌博,助长不劳而获的习气,久而久之会使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发生扭曲。”

    竹筏说:“靠!你在给我们上课吗。”

    陈逊呵斥道:“怎么说话的你。”

    竹筏不爽的撇撇嘴,然后说道:“就算你说的怕对手盯着,但是搞黄的,也不是我们搞。”

    我说:“总之,不行就不行。”

    竹筏说:“我们历来都是做这个,怎么不行。”

    我说:“看来,你们是商量好的,非要做了。”

    他们默默的不说话。

    我说:“默认了。”

    其他一个,拍桌子道:“就算我们想搞,你们又怎么样。你们作为我们的带头老大,不想着带着我们发更大的财,却想着怎么遵纪守法,那我们搞这个有什么用?我们不搞就算了,凭什么人家搞我们分钱也不给。”

    其他几个也怒着向我们发文。

    陈逊问道:“那你们想怎么样。”

    竹筏说:“别以为我们真的怕你们,你们不就是能打一点吗。我们人多,这地盘一直都是我们的,我们听你们的,已经算给你们面子了。还要压着我们不给我们发财。”

    陈逊说道:“让你们继续留在这里做事,够给你们面子了,既然你们几个不想干,那我成全你们。”

    竹筏把手放进嘴里,吹了一声口哨。

    接着,四周马上像电影古惑仔里的一样,跑出来一大群人围住了我们。

    我急忙抓了个凳子站起来。

    陈逊也站了起来,问他们几个道:“要反了是吗。”

    几十个人围着我们几个。

    竹筏说道:“逊哥,是你们逼我们的,别怪我们,大家出来混,也都是为了钱。”

    陈逊说道:“就这么点人,也想拿下你逊哥,你也太高看你们自己了吧。”

    竹筏说:“逊哥,对不住了!这块地盘,向来就是我们看着的,以前被霸王龙控制,那我们也服了,毕竟我们打不过他们,而且,他们也让我们赚到钱,可在你们手下,我们赚到的钱,连他们的一半都没到!”

    陈逊说:“然后呢,想把我们赶走。”

    竹筏说:“如果你们答应不管我们的事,以后我们做什么,你们不要管,那你逊哥的饭店,还有你们的酒店,我们也不会去打扰,可是,我们做其他的生意,你们也不要来管我们。”

    陈逊说:“想把地盘抢回去,是吗。”

    竹筏说:“如果不愿意,那就只能,多有得罪。”

    陈逊说:“你有多少把握赢我们。”

    竹筏说:“没有我们也要打,这是我们自己在争取利益,对不起逊哥。”

    陈逊点了点头,说道:“好了,你们也和我们交过手,我不想再次伤害你们。”

    竹筏说:“我也不想伤害你们,可是我们出来混,利益比感情更加重。我最近收了不少人,而且也请人教他们练了一些功夫。逊哥,我劝你还是别打了,好好回去经营好你们的饭店和酒店。就算你们再做其他的,我们也不会打扰你们,大家井水不犯河水,那不好吗。”

    陈逊说:“今天是决定要反了,那好吧,没得商量了。”

    竹筏又吹了口哨,紧接着,四面八方涌出更多的人,多出几倍来。

    想不到,竹筏表面服从我们,却偷偷发展人马,锻炼手下,就是为了能有这么一天:把控制他们的我们踢开,把地盘从我们手上抢回去,发展他们一切想要发展的事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