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5章 铁丝网漏洞的圈套
    上面领导突然带着防暴队,狱政科等部门的人下来检查。

    检查我们监区的围墙,铁丝网。

    我陪着迎接检查。

    在围墙的一个角落,发现了一个洞。

    可以一个人穿过。

    领导骂道:“你们怎么回事!”

    我也纳闷呢,怎么会有一个洞呢,照理说,天天我们都有人巡查,该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才是啊。

    她说道:“知道为什么检查吗。昨晚c监区的差点有人成功越狱。”

    我说道:“不会吧。”

    她说道:“怎么不会!还好发现及时,没有跑出去,跑出去了,有你们好受的,这个洞,马上找人补上,你们监区写个报告给我。”

    我说:“哦,哦。”

    她们走了。

    虽然,这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我倒是奇怪,怎么会有一个洞在这,而且,还让c监区的犯人差点逃跑了。

    而这里,确实是我们和c监区连接隔起来的地方,难道是c监区的犯人搞的?那为什么让我们b监区的负责。

    她们走了之后,我们的人告诉我说:“前天已经发现这个洞了,那时c监区的说是她们自己不小心弄坏的,她们负责修,然后却没修。”

    我骂道:“靠,这不是害人嘛。不行,这报告不能写。写了就等于认错了。”

    我去找了徐男,给徐男说了这个事。

    徐男说道:“报告千万别写,写了就等于是我们自己认错,我们没错,为什么要认。你还说女犯逃跑事情不大,我看事情大得很,上面要追责,你写了报告,你就完了。”

    我被吓出了一头冷汗,妈的,是啊,要是我真的写了报告,就等于认错,认了这个洞是我们发现却没补的,然后,c监区女犯逃跑,追责就追到我们头上来,靠,到时候,背黑锅的就是我了。

    这是不是有人在设计我啊。

    如果说是a监区和b监区连着的铁丝网,我还怀疑说是康云想要整我,可是那边是c监区啊,c监区也有人要整我,把我搞出去不成?

    不会吧,难道c监区也被康云安插了人吗。

    不太可能啊。

    也许,是个误会,不过,c监区想推卸责任,那倒是真的。

    我说道:“可是我们不写报告,怎么跟上面的交代。”

    徐男说:“我们什么都没做错,为什么要对上面交代?我们认错了,即使没有错,也是错了,我们不认错,难道就说我们知错不认吗,关键是这个洞是我们整出来的吗。让她们先查,如果有证有据,真的是我们做的,我们再认错也不迟。而且,绝对不要让我们来认错,要找人背黑锅啊兄弟。”

    我说:“靠,我怎么一下子不那么理智了,好在有你提醒。”

    如果真的有证据证明我们的人搞出来的,或者是我们的人见了这个,却没有补上,那没办法,我们认错,写报告,不过,写报告,要找替死鬼来写,否则,我们自己写了,签字了,就承认我们自己干的,那样子就会被对手给找把柄干掉了。

    徐男说:“你先去查,不是说下面已经有人这么说,是c监区的人承认弄坏的吗。”

    我说:“好吧,我去。”

    我去问了刚才的说c监区承认搞烂的那女囚,然后带着她们过去c监区找c监区的同事问这个问题。

    但是,当我们的人问那几个女狱警的时候,她们直接一口否认,说没有见到,没见过。

    然后,我们的人对我说,明明她们前天说过的,现在却不认了。

    这是要栽赃给我们吗。

    因为,铁丝网漏洞了,没什么要紧的,但是有女囚刚好从那里钻出去,这就要紧了。

    行,她们既然不认,那我就去找刚才来让我们写报告的领导。

    见到她后,她和狱政科科长是在一起的,我根本就对狱政科科长没什么好感,因为她是康云的人,再者,我本来就很不爽她了,因为她设计陷害柳智慧和我好几回了,这回我都怀疑是她来主谋的害我。

    领导是副监区长。

    其实监狱领导班子架构的人员还不少,不过,真正管事的也只有几个,其他的,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像贺芷灵,监狱长那些,管事,但也很少见人。

    更别说其他的主任啊,政委啊一些科室的科长啊那些,我自己都没见过。

    副监区长说道:“报告呢。”

    我说:“没有。”

    副监区长脸一沉:“你不写?”

    我说:“是啊,我没写。”

    副监区长有些怒道:“为什么!”

    我说:“不是我们做的,这个铁丝网的洞。”

    副监区长说:“不是你们的还有谁搞的。”

    我说:“我不知道。”

    副监区长说:“怎么不是你们做的?那明明在你们监区里面!”

    我没有直接推到c监区身上,省得得罪c监区,我说:“不知道是谁做的,反正我们的人没有弄成这样子。”

    副监区长说:“不是你们,难道会被老鼠咬?”

    我说:“有监控,我要求查监控。”

    不过,监控这块,狱政科有权利管着,果然,狱政科科长直接说:“查监控?有那么容易查吗,你知道是什么时候坏的吗。”

    我说:“不知道就从前面的查过来。慢慢查,肯定发现原因。”

    副监区长看着狱政科科长。

    狱政科科长直接拒绝道:“我们没那么多时间去查。”

    有鬼,这家伙。

    我都怀疑,是她又要给我找事了。

    副监区长再次问我:“是真的不写报告了。”

    我说:“既然没有证据证明是我们弄烂的,为什么我们要来背这个黑锅。”

    副监区长说:“你这一推就全部推卸责任了啊。那女囚差点跑了,你们说,责任在谁!”

    我说:“c监区的女囚跑,你们自己查她们监区的咯。她们看管不严,让女囚逃了,而且,我怀疑就是女囚自己弄烂的,如果是女囚搞烂的,我们为什么来背这个黑锅。”

    可能是女囚搞烂的,有这个可能,但可能性很小,因为,铁丝网的铁丝非常牢固,而且很粗,没有工具,不可能弄断,刚才看的,明显是有人剪断了的。

    我说道:“那痕迹,铁丝网剪断的痕迹,明明是用了工具钳剪断的,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女囚剪断,要么是有人帮女囚剪断。我建议,调取监控,查清楚再下定论。”

    狱政科科长说道:“推卸责任。”

    我说:“那麻烦科长您找证据出来,证明是我们监区弄烂的。”

    狱政科科长说道:“如果查出来,是你们监区的错的话,别后悔!”

    我说:“如果真是我们的错,我们只能认,那又有什么后悔不后悔的。”

    我底气十足,因为这家伙在威胁我。

    果然是在找我们的碴儿啊。

    康云这家伙,每天变着法子要修理我,让我每天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起来,我真是该多谢她,谢她全家了。

    如果是c监区帮着康云来整我们b监区,那说明,c监区也是康云的掌控了。

    真是够厉害的这女人,狱政科科长这些人她们控制着,而监狱长,副监区长,监区长这些人,虽然不是明显站她那边,但却被她玩弄于鼓掌之间,如果加上c监区也沦陷,那我真的是十面埋伏啊。

    狱政科科长还在威胁我:“好,等我查到是你们,别怪我不先警告你。”

    我说:“呵呵,查到再说吧。监区长,没其他事的话,我先走了。”

    副监区长说道:“等等。”

    我看着她,问道:“副监区长还有什么事吩咐。”

    副监区长说道:“听你刚才的那些话的意思,说如果不是女囚自己剪断,就是有人帮剪断,这有人帮剪断,是什么意思。”

    我说:“就是,有我们监狱的自己人,帮囚犯们剪断。”

    副监区长想了想,说:“有这可能吗。”

    我说道:“我希望副监区长严查此事,假如真的是我们监狱有人帮助女囚,那可是帮助越狱啊!要把这样的害群之马找出来,严加惩戒,该怎么处分怎么处分,该送给有关部门法办的就送法办,绝不能姑息。”

    狱政科科长说道:“怎么可能会有。”

    果然有鬼。

    我马上说道:“如果是我们监区的人帮助女囚越狱,我也希望查出来,把这害群之马揪出来,惩办了。我不会护着我们这样的人的,而且,我认错!”

    我心里打着小算盘,假如真的是我们监区的人干的,那就,让那个人自己来背黑锅好了,再说了,我有什么错,又不是我去帮助越狱,我和徐男等我们监区的领导,最多扛个管理不严之类的小罪名,那又不至于被赶出去。

    狱政科科长说道:“你说得对,这事儿,我也是想着,很严重,要严查。”

    狱政科科长面露惶惶之色:“副监区长,恐怕,就是逃犯自己剪断的,查她就行了。”

    我马上脑筋一动,说:“副监区长,我担心,真正帮助女囚逃跑的人,会逼着女囚让女囚自己说是她自己剪断的,所以,我建议,还是查监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