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4章 七大姑八大姨大乱斗
    剑拔弩张。

    我看这气氛越来越压抑,等会儿我会不会被弄死在这里。

    七大姑八大姨慑于贺芷灵的强悍,都不敢再多嘴了。

    大家默默吃着。

    有一个阿姨说道:“我记得好像见过你。”

    她看着我。

    我看了看她,说:“哦,阿姨你好。”

    她想了想,说道:“对了,你们记得吗,前年还是去年,我们去过灵灵房子,然后见他,说是什么给狗洗澡的。”

    大家想起来了:“宠物店的兽医。”

    贺芷灵妈妈估计也认出来了,我是给狗洗澡的那个,贺芷灵妈妈脸色更不好看了。

    我的小心脏呀,砰砰砰的,不要被撕了啊,等会儿贺芷灵还要宣布一个重磅消息,这帮人可真要炸了。

    文涛说道:“灵灵,别闹了。”

    贺芷灵妈妈也说道:“灵灵,闹够了吗你!闹够了没有!”

    贺芷灵说:“我没闹。”

    贺芷灵妈妈说道:“你跟我回家!”

    贺芷灵说:“我不回去。以后,你们叫文涛跟你们回去就行了,不用叫我。”

    贺芷灵妈妈说道:“你眼里还有没有我,尊重我吗。”

    一片静。

    贺芷灵说道:“你尊重我了吗。你们把他带进家门,有问过我的意见吗。你们这不是强迫我自己做不高兴的事吗。”

    贺芷灵妈妈说:“我们不也是为了你好吗。我们家困难的时候,我生病的时候,你爸出事的时候,文涛一直陪着,帮着。”

    贺芷灵说:“谢谢他的好意,但这不代表我会爱他,嫁给他。”

    贺芷灵妈妈说:“吵架,谁不吵架,哪对夫妻不吵架。吵过了后,可以和好。”

    贺芷灵说:“我们不是夫妻。”

    贺芷灵妈妈说道:“都过去了那么久了,你平时怎么说的,你爸说做人要心怀宽广,你自己也都这么要求自己的。”

    贺芷灵说:“背叛我的人,我为什么要原谅!一次不忠百次不用。我们不可能了。”

    文涛自我批评道:“阿姨,这都是因为我以前不好,所以灵灵这么恨我,我以后会改,我再也不会犯下任何错。”

    贺芷灵妈妈说:“我只认他一个。”

    贺芷灵说:“那行,你认吧。你可以认他是你们的干儿子,认什么都行,但他不是我老公。还有,我想告诉你们的是,我有孩子了,是他的。”

    贺芷灵指着我。

    众人哗然。

    我把头压得更低了,等待狂风暴雨来临。

    贺芷灵妈妈眼里噙着泪:“你,你说,你有了他的,孩子。”

    文涛一把推倒凳子,指着我:“张河!你他妈的出来!”

    我抬头看着文涛。

    贺芷灵瞪着我。

    文涛是绝对会相信的,因为我和贺芷灵走得太近了,而且他看到的很多次,我和贺芷灵都很亲密。

    文涛气得怒发冲冠,眼泪都逼出来了。

    贺芷灵问文涛道:“出去做什么,想打架。别幼稚了行吗。你可以放过我吗。”

    文涛大骂着粗话,然后两只手抓起凳子,就要冲过来,阿姨们赶紧的拉住了他:“文涛,不要打人啊。”

    贺芷灵站了起来,拉着我的手,对她们说道:“再见。”

    然后,她拉着我的手,飞快的走出去。

    不甘心的文涛挣脱开了,从身后追上来,一脚踹我背后,我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然后他过来就对我拳打脚踢,贺芷灵也气了,拿了隔壁桌的一个烟灰缸,往他头上就砸下去,文涛因为踢我,刚好头一偏,烟灰缸砸在了他脸上。

    他一看,贺芷灵打他,气急败坏的他反手一巴掌扇在贺芷灵脸上。

    贺芷灵手中烟灰缸掉落地板,后退几步,捂着脸。

    贺芷灵妈妈和七大姑八大姨们急忙过来,贺芷灵妈妈还是护着自己孩子的,急忙抱住了贺芷灵:“灵灵,没事吧灵灵。”

    文涛冲上去:“让开!”

    然后贺芷灵妈妈急忙拦住了文涛,文涛直接一把扯着贺芷灵妈妈往后甩,贺芷灵妈妈一个狗吃屎往前趴倒,七大姑八大姨急忙扶起来。

    文涛正要对贺芷灵动手的时候,我从他身后,抓住他的手,反手一扭,脚往他脚后关节一踩,他跪下来被我制住了。

    他大嚷着放开我。

    我用力一扭他的手,跪着的他的脸贴在了地上,大喊疼。

    好多饭店里面的人围观。

    贺芷灵过去,问她妈妈怎么样了。

    她妈妈说没什么。

    然后,她妈妈对我说道:“放开他。”

    我放开了文涛。

    文涛马上站起来,贺芷灵妈妈担心文涛又要伤贺芷灵,急忙拦在了贺芷灵面前。

    怒极攻心心理严重扭曲的文涛指着贺芷灵和贺芷灵妈妈,骂道:“狗都会感恩,你们家连狗都不如!”

    贺芷灵妈妈和七大姑八大姨惊讶了:“你说什么。你骂谁。”

    文涛一甩手:“等着吧!你们家!”

    然后他指着我:“你有种,抢我女人,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然后他转身,大步走了。

    七大姑八大姨也错愕了,文涛怎么能这么骂人。

    这家伙,本来就是一直伪装的狼,现在,一直追求的这块肉,却落在了别人的嘴里,那就撕掉了伪装了,之前的付出和努力,全都化为了泡影,他如何不愤怒呢。

    让他愤怒去吧,活该。

    贺芷灵妈妈对贺芷灵说道:“你都有身孕了,他还那么打人呢。”

    心疼着自己女儿。

    毕竟,是自己女儿。

    贺芷灵说道:“我没事。”

    语气强硬。

    然后她问她妈妈:“你没事吧。”

    贺芷灵妈妈摇摇头,说:“跟我回家吧。”

    贺芷灵说:“明晚回,今晚有事。”

    贺芷灵妈妈说:“灵灵,妈妈想和你聊聊。”

    贺芷灵说:“我不想聊,你和阿姨们聊。”

    说完,她走过来,拉住我的手,走了。

    贺芷灵拉着我出去。

    我问道:“就这么走了啊。”

    贺芷灵说道:“你不想走?”

    我说:“想,早就想了。”

    出了外面,她才放开了我的手。

    我们坐在了车子上。

    我长长的呼吸一口气,如释重负,说道:“好吧,暴风雨总算过去了。我终于解放了。”

    贺芷灵开车。

    我问道:“你就这么对你家人吗。平时你态度就这样啊。”

    贺芷灵说:“我态度怎么了。”

    我说:“这样不好,这么对自己妈妈说话,怎么行呢。”

    贺芷灵说:“那要怎么说呢。”

    我说:“和风细雨,关切备至,轻声问候,和颜悦色。”

    贺芷灵说:“哦,以前一直是这样。”

    我说:“那现在也该这样啊。”

    贺芷灵说:“需要你给我上课吗。教我怎么做人吗。”

    我说:“好吧,我多嘴了。”

    贺芷灵说:“那贱人肯定会报复,你自己小心。”

    我说:“放心吧,他我还不放在眼里。”

    贺芷灵说:“过一段时间后,他们会发现,我们骗他们。”

    我说:“发现就发现吧,你怕文涛继续来缠吗。”

    贺芷灵说:“他会来的。”

    我说道:“要不你干脆消失一段时间吧,然后假装有了孩子,在别的地方给人带。”

    贺芷灵皱着眉头,想着怎么盖住这谎言。

    我问道:“你家人都以为你真的有了孩子,是我的,你爸爸不会来找我吧。”

    贺芷灵说:“可能会,你自己想办法面对。”

    我说:“那我要怎么说。”

    贺芷灵说:“你就什么也不说。”

    我说:“好。那他们问你,你怎么说。”

    贺芷灵说:“什么也不说。”

    我问:“过段时间后呢,过四五个月,他们发现我们骗他们。”

    贺芷灵说道:“再说吧。也许那个贱人不会再来缠着。”

    我说:“借问贱人何处有,牧童遥指文涛那边。”

    贺芷灵说:“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说:“对啊,女孩子都喜欢坏坏的男孩,找我就好了,我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想了想,我说道:“今晚这么一闹,文涛一定在你家人面前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我觉得,你妈妈你爸爸,你家人,应该不会对他有很多的好感了吧,可能还有反感。”

    贺芷灵说:“那贱人那张嘴抹了蜜一样,他会哄人骗人。这难不倒他。”

    我说:“那只能让他以为你真的有了孩子,让他彻底死心了。”

    贺芷灵说:“这事骗得了几天,骗不了长远。”

    我说:“慢慢想办法对付吧,反正先骗着,想办法拖着,到时候,想到好办法了,再说。”

    贺芷灵刹车了:“下车自己打的回去。”

    我说:“哇,人家说过河拆桥,你这还没送我过河,就不管我了,让我自己打的,你也太不够朋友了吧。”

    贺芷灵说:“我有事。快下车!”

    我说:“有什么事啊,和人家约会吗。”

    贺芷灵说:“我干什么你也不管不着,滚下车,我没空送你。”

    我只好下车了。

    贺芷灵说道:“记住,要瞒着!露馅了,我让你好看。”

    说完,她踩油门,车子消失在远处。

    我已经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一个假扮男友的演员专业户,我演的太像了。

    演了那么多回,我都没露馅过。

    而且,我都不知道见了多少个女方的父母了,更记不得见了多少次女方父母了,可谓是经验丰富啊。

    可惜啊,我自己的岳父母,我却还没见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