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9章 到底是不是薛羽眉
    距离近,两分钟就到了。

    下车后,我走过去,看着羽眉美容店。

    店挺大的。

    因为我们这边的人和他们闹了的缘故,已经关着门了。

    不过,店虽大,和对面的珍珠酒店比,也比不了什么。

    但如果整个城市,遍布开花的话,那真的是很厉害了。

    这个城市能开,那么,下个城市也能开,看看一些知名的连锁店,哪个不是过亿的企业。

    我点了一支烟。

    走过去。

    门禁闭着,门口还有今天摆放的花篮,还有鞭炮。

    城市里是严禁放鞭炮的,但一些商家开业,按照礼俗来说,是要放鞭炮,对此,只要不是太过分,一般来说,城管什么的也不会太管你。

    地上鞭炮屑很多。

    环城帮,人多就了不起了?

    靠。

    看来要和他们干一架,打怕他们才行。

    回到了车上,陈逊接了一个电话。

    然后陈逊对我说道:“有点事。”

    我说:“什么事。”

    陈逊说:“有两伙人,在我们饭店不远那边的酒店门口打架,十几个打十几个,都拿着家伙。”

    我说:“又出来了哪伙人?”

    陈逊说:“两帮搞快餐上门服务的人。”

    我说:“我靠,送外卖的还抢地盘打架?”

    陈逊说:“不是那种外卖。”

    我马上意识是什么:“提供特殊服务啊。”

    陈逊说:“是。就这么两伙人,为了抢地盘,还打架了。他们平时通过搞个性感的头像,附近的人,招客户。起了冲突。”

    我说:“反正我们不搞这行业,随他们打吧。”

    陈逊说:“有一伙人打电话给了竹筏他们,说让竹筏帮罩着,每个月交钱。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不做,但是,让他们去做,不关我们的事,被抓,或者出事也是他们的事,我们帮忙罩着,每个月拿钱。”

    我说:“可以嘛,但这犯法了啊。我们最好别做犯法的事,他们爱什么弄怎么弄,别理他们,别做那些人的保护伞。我们不搞这行业。”

    陈逊说道:“这行业,彩姐,黑衣帮还是靠这行业起家的。”

    我说:“别搞。”

    陈逊点了点头,说道:“好吧。”

    我说:“放弃了很心痛?”

    陈逊说:“我们熟悉这个,这个也来钱。比我们做饭店,收人钱什么的,都好做。有风险,但不高。”

    我说:“别做。对手盯着,还有,犯法。”

    陈逊说:“知道了。”

    我说:“开车去看看人家抢地盘怎么抢。连鸡头都出来抢地盘,这真是有意思。”

    陈逊开车:“都是外来的人员。”

    车子启动徐徐开走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过来,停在了我们面前。

    我开始也没怎么在意。

    当我们车子从他们车子旁边过去的时候,我因为抽烟,开着窗对外面吐着烟雾,就刚好一瞥眼,看到那辆车子里面坐着副驾驶座的一女子。

    没看清是怎么样的,因为车窗玻璃颜色深,可是,那轮廓,就是薛羽眉了!

    应该没那么肯定,但是真的是像是薛羽眉。

    车子开过去后我回头看,这车子,不就是那天我们去环城那里看到的那个连锁店门口来的车子吗。

    上面下车的就是那个看背影像薛羽眉的女子。

    我急忙喊陈逊停车。

    车子已经在加速,离了很远了。

    陈逊靠边停车:“怎么了。”

    我说:“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朋友。”

    我开了车门。

    下车,走过去。

    离得挺远的了。

    我马上小跑过去。

    那辆车的后门,有两个男的下车,和上次一样,过来帮副驾驶座的开门,然后让那女的下车。

    但是,那女的只伸出了脚,就缩了回去。

    然后,关上车门,然后,两个男的也上车。

    接着,我没跑到,那辆车子急忙的加油门离开。

    靠,这怎么回事,难道说,真的是薛羽眉,看到我过来,然后躲着我,本来下车看看的,结果看到我跑来,马上回车上,加油门跑了?

    车子从我眼前飞过去了,车速太快,我根本看不清车上是否是她。

    我急忙跑回了陈逊车上,说道:“追那辆车。”

    陈逊问:“哪辆车?”

    我绑好安全带,一看,哪辆车?

    已经不知道开到哪儿了。

    我说:“靠,跑那么快,往前开,快。”

    陈逊马上踩油门,车子飞速往前,开了一段路,哪还有刚才那车子的影子。

    陈逊说道:“是哪辆车。”

    我说:“刚才在我们面前,我们启动开走的时候,靠路边停在我们面前的车。上面坐的人,我怀疑是环城帮的人,而且是头目,但是那头目,跟我一个朋友很像,我不敢确定,可她好像故意的躲着我。”

    陈逊问道:“车牌号码多少,叫小弟们去跟踪,拍下来。”

    我一拍脑门:“靠!忘了记下来。”

    我怎么犯了那么愚蠢的错误。

    我说道:“让竹筏找人来,盯着这里,如果看到可疑的黑色轿车,就拍下来。”

    陈逊问:“是哪个牌子?”

    我说:“哪个牌子?奥迪?奔驰?”

    陈逊说:“不确定的话,每天在这边停车下车的黑色轿车,有多少辆,数不清的。很难找啊。”

    我说:“算了。”

    陈逊说:“如果你朋友故意躲着你,也没必要找。”

    我说:“唉,以前我和她的关系。算了,不说了。”

    陈逊问:“那现在去哪儿。”

    我说:“去吧,去看人家怎么抢地盘。”

    车子回去。

    我耿耿于怀,那到底是不是薛羽眉啊。

    如果是的话,她为什么要躲着我呢。

    为什么呢?

    我给丁琼打了个电话,问她有没有薛羽眉的消息,她说没有。

    我就纳闷了,薛羽眉这是什么意思呢。

    照理说,她不是那种不会感恩的人,难道说没脸见我。

    那也不是啊。

    如果真的是她,她到底为什么躲着我呢。

    就算不是她,她也是为什么要躲着我。

    想不通,实在想不通。

    车子到了那边。

    看见那什么什么酒店门口,几十个人在吵架。

    这条街的酒店,比沙镇还多,而且,这边之前原本就是靠特殊服务出名的,只是后来因为帮派互斗,所以才落寞了,现在又要是这些鸡头搞起来了吗。

    不过想要禁止这些服务,有很大的难度啊。

    两伙人在街上吵着,好多人远远围观。

    吵了没一会儿,开始拿着家伙互殴起来,打得比较收敛,没有像陈逊他们一样不要命。

    你打我几下,我回打你几下,拿着刀也是吓唬,不是真的砍。

    闹了一会儿后,警车来,一下子他们就全散了。

    陈逊说道:“这也算打架。”

    我说:“当然和你们不同。回去吧,没什么意思。”

    我下了车,打车回去了睡觉。

    回到监狱里,继续上班。

    我让手下假装去行政办公楼那边办事,然后让她在那边转悠,看看贺芷灵是否来上班。

    我真的担心她不干了。

    手下回来说,没见有办公室开门的。

    好吧,但愿她不会真的离职了。

    下班后,我出去。

    我手机上有未接来电。

    是林小慧。

    我给林小慧打电话,林小慧问我有空吗,一起吃个饭。

    白富美请吃饭,那必须有空了。

    我过去赴约了,就在她店的上面,上次那家餐厅。

    到了后,我找到了已经坐在那里等我的林小慧,还是上次那个位置。

    我坐了下来,看着面无表情的林小慧:“嗨,美女,一个人吗。介意我坐在这里吗。”

    林小慧说道:“无聊。”

    我说道:“干嘛呢,今天心情不好?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来让我开心开心。”

    林小慧说:“我爸放弃了那个沙井的房地产项目,转手卖给了别人。”

    我一愣。

    转手卖给了别人,那我的三折房子,岂不是要泡汤了!

    我说:“已经卖了?”

    林小慧说:“是呢,已经卖了。”

    我说道:“这就是你不开心的,说出来让我开心的事?”

    她没说什么,喝了喝水。

    我指着她的脸蛋说:“肯定是开玩笑的是不是。玩我呢,逗我玩哈哈。”

    林小慧说:“没逗你,是真的,我爸都亏了不少钱。”

    我说:“那为什么要转手卖了啊。”

    我都不相信这是真的了。

    林小慧说:“算命的大师跟我爸说,那项目位置,在西南方,冲我爸的属相,特别是今年。”

    我一拍桌子:“妈的搞什么,你,林小慧,留学多国的学生,你老爸,身家不知道多少亿的大富翁,你们相信这个!”

    林小慧说:“我爸说,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倒霉,做这么多个项目,这个项目问题最多,就没有能好好的做几天活儿。到现在,进度严重停滞不前,照这么下去,如果不转手的话,那以后亏得更大。”

    我说:“做什么事呢,都会遇到一些挫折的,可是,就是一点挫折,你们就放弃了?你老爸也太脆弱了吧。”

    林小慧说:“昨天又停工了,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工。”

    我说:“然后就马上卖了,转手就能卖出去?”

    林小慧说:“这有什么难的,降价就能把地卖了。”

    我说:“好吧。那为什么又停工了,发生什么事了,又是那帮人来闹事?”

    林小慧说:“是,那帮人来把建材石材提价,公司不愿意,就不供货了。”

    我说道:“这环城帮的人,怎么还出尔反尔,那么无耻。可是,有问题,慢慢解决啊,干嘛非要卖了地啊!”

    我心疼啊我的三折房子。

    可是我想,怎么西城帮的龙王不帮着一下,或许他不知道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