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8章 没事找抽的无聊手下
    吃了一会儿,斯文眼镜的人先到了,果然是学生,上面写着某某保安学校。

    这边的确有个保安学校,来了足足有七八十人。

    而且,都手拿短棍。

    靠,一个学生叫的人都那么多,太牛了。

    斯文眼镜的人到了后,马上过来挑衅痞子,小痞子立马催电话,一会儿后,十几辆车停在了路边,然后,手拿砍刀的几十人下车过来。

    带头的,是竹筏还是竹林,还是竹什么,反正他们几个我都搞混的。

    据说,他们十几个兄弟朋友,都是竹字辈,在后街横行霸道多年,要不是我们和霸王龙来插一脚,他们还横得很。

    原来是自己手下。

    靠,小痞子不认识上面的老大,来威胁我和陈逊,这真他妈有意思。

    我给陈逊和陈逊手下发了一人一支烟。

    然后,保安学校的近百人,和竹筏竹林的近百人,双方对峙。

    但是看起来,保安学校的明显有些怂了,有些脚都抖了。

    竹林还是竹筏,过来了后,问痞子道:“谁打你们了?”

    痞子指着前面的斯文眼镜:“这小子在我们地盘,比我们还横。”

    竹林还是竹筏说道:“说说事情经过。”

    痞子说:“我吃东西呢,这家伙一直盯着我,还故意的吐口水。”

    竹筏问:“吐你身上了?”

    痞子说:“吐地上。”

    竹筏说:“吐地上也得罪你了?”

    痞子说:“靠,大哥,你不知道他那样子有多嚣张!”

    竹筏说道:“妈的,你在电话里说你被打了!”

    痞子说:“大哥,你替我出头啊。我们在这条街上,是什么人啊,我们管着这里的,连个破学校的几个学生都看不起我们,我们也太窝囊了吧。”

    这家伙真会说,直接提升到了学生看不起地头蛇的境界。

    竹筏也容易被激,马上瞪着斯文眼镜:“小子!你横啊,你知道这里谁管的吗!”

    斯文眼镜连忙后退:“对,对不起。”

    我对陈逊说道:“过去给没事找事的我们的人几巴掌!别让他们过来这里,我不想让人记得我。”

    我都看不下去了,做人怎么能那么不要脸,那么贱。

    我自己拿着酒杯到了另外一桌子坐下。

    陈逊站了起来,走过去,走到双方人群中,然后到了小痞子面前,那小痞子真是看起来很让人不爽,留着铲子头发,还三角的。

    陈逊直接左右开弓几个巴掌啪啪啪啪扇过去,当场打得锅铲发型小痞子跪在地上。

    小痞子被打了个半懵,疼得他呀呀的叫也叫不出来。

    他一抬头,看是刚才我们这桌的人过来打他,马上强撑着站起来,然后举起拳头,但,拳头还没打到陈逊身上,已经被陈逊快狠准一耳光啪的打得直接倒在了地上,一下子他找不着北,爬起来后在地上转了两个圈。

    然后看看陈逊,晃了晃头,然后指着陈逊,对竹筏说道:“大,大哥,刚才他们也瞪我,看,他们还打我,简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兄弟们,上!”

    兄弟们看着竹筏。

    有些兄弟认出了陈逊,都站着不动。

    竹筏过去拦住了陈逊,说道:“逊哥,小弟们不认识你,多有得罪,我替他们求情。”

    众人吃惊:“是逊哥!”

    陈逊虽然管着这里,但也是竹筏等一些人见过他,他也不喜欢在竹筏小弟面前露面,有什么事直接吩咐竹筏竹林去干就是。

    陈逊站住了。

    锅铲头吃惊的看了一会儿,急忙作揖:“对不起,逊哥,我,我刚才,我真的没见过你,没眼不识泰山,不是,有眼不识泰山,对,对不起。我刚才,错了!”

    陈逊说道:“我打你,不是因为你得罪了我!我问你,人家看你两眼怎么了?看你两眼,就叫兄弟们出来打架了?为了什么?为了你所谓的被人家看了两眼?为你打这场架,兄弟们得到了什么利益!”

    锅铲头一个劲的道歉。

    陈逊指着锅铲头:“今天我先放过你一次。”

    竹筏也骂锅铲头:“没事干找事呢!兄弟们多忙你懂吗!”

    锅铲头马不停蹄道歉着。

    陈逊说道:“你们都给我听着,以后这种闲着没事找事的人,踢出去!你听见没有。”

    锅铲头说道:“听见了听见了。对不起逊哥,逊哥,对不起。我下次不敢了,不敢了。”

    陈逊转过来,对斯文眼镜说道:“对不起了,这位小兄弟,我管手下管不好,让你见笑了。”

    斯文眼镜都不知道怎么搭话。

    陈逊又说道:“对你的朋友们,说声抱歉。”

    斯文眼镜说道:“这,这我们,我自己也有些不好。”

    陈逊说道:“这位朋友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请你吃个饭,郑重道歉,怎么样。”

    斯文眼镜看着一大群手里明晃晃刀子的人,哪敢啊,说道:“不了不了,我们先走了,我们先走了。”

    说着急忙离去。

    他的学生朋友们也赶紧的离开。

    现在的学生也真够厉害的啊,都不能惹了都。

    陈逊对竹筏说道:“带着他们散了!好好管教手下,别出来丢人!”

    竹筏忙赔笑。

    然后,带着一大群人急忙的走了。

    烧烤摊,总算静了下来。

    陈逊回到桌边,坐下,我回到和他们一桌。

    我说道:“现在的学生哥也太了不起了。随随便便的一喊,就那么多人出来了,而且还是一个斯斯文文的学生。”

    陈逊说道:“校长教的吧,共荣辱,共患难。”

    我说:“这校长有前途。不过,学生出来,在外面做了违反道义,违反道德,违反法律的事,难道校长还要护短吗。”

    陈逊说:“不该。”

    我说:“团队之中,有这么个一些败类存在,坏了一锅粥。我们是该护短,但不能护这样的人。都什么玩意?人家看自己两眼,就想弄死人家了,这还得了啊,这要出去外面逛街,那岂不是天天砍人了都。”

    陈逊说:“不会有下次这小子。”

    我说:“再有下次,丢出去。”

    陈逊说:“好的。”

    不一会儿,过来了一人,站在我们桌旁。

    竹筏。

    他过来赔罪的,还拿着几条好烟,说是刚才的小弟认错,给我们送来的。

    那小子还挺懂事啊。

    我让竹筏坐下了。

    竹筏帮小弟说话。

    陈逊看着我。

    我说道:“没什么了,烟,我们不要,他知错了就好,其实事情也没想象中的严重,不过呢。还是希望他会改。”

    竹筏再三保证说会改。

    我说道:“那就好了,好吧,我想问你,关于羽眉连锁店的事。”

    竹筏问道:“什么呢。”

    我说:“到底为什么起的冲突。”

    竹筏说道:“当时我们看到他们鸣炮开业,然后我们就等到下午了之后,才进去问的。都是女的,一个男的都没有。她们叫出了她们的门店经理,门店经理就问我们什么事,我们就告诉了她我们要拿这个。”

    竹筏做着数钱的手势:“然后那女的就说,你们是什么东西,敢问我们要钱,你知道我们店谁开的吗。我说不知道。她说环城维斯。我说哦,但这里是我们地盘。她说我们老大说,如果要问钱,跟他问去。我说你今天不交,那我们也不会问什么老大,跟你们要就是。她说凭什么。我说这里都是这规矩。她说行,你等着。然后就叫人了。我也叫人了。”

    我问道:“就这么简单,就起了冲突?”

    竹筏说道:“是啊,就这么简单。”

    我看着陈逊,说道:“看来他们不打算交保护费了。”

    陈逊说:“也许在很多个地盘,他们都没交,而且他们发展大了,我们这算什么呢。”

    我说:“嗯,我们确实不算什么,因为谁都认为自己最强的,在没被击败之前,谁都不会服气对方。”

    然后,我给竹筏倒酒,说道:“辛苦了。”

    竹筏碰了我这杯酒:“不辛苦,不辛苦。”

    喝完了后,竹筏说道:“她们的店现在还开着,刚才过来的时候,她们又继续开业了。”

    陈逊看着我。

    我说道:“真的有那么嚣张吗。环城帮就天下无敌了吗。”

    竹筏说:“我过来也是想请示,逊哥,怎么处理。”

    我看看陈逊。

    陈逊对我说:“你要不要给他们老大给个电话什么的。”

    我说:“给什么,他来他都不说一声,既然没把我们放眼里,我们干嘛把他放眼里。带我去看。”

    刚好喝了几瓶酒,去那里发泄点怒火去。

    买单的时候,竹筏去抢着买单。

    我急忙拿了钱给陈逊去买单,其实吃个烧烤花不了几个钱,但是,这我叫的,怎么好意思给他们掏钱,而且我也想用这么个方式拉近他们。

    不过,烧烤店老板明显的认竹筏,而不认我们,竹筏说:“老板,你敢收他们钱。”

    老板不敢了,然后竹筏递钱过去,老板也不敢要,竹筏喊他要了,才敢要的。

    好吧,既然他买单,就买吧,这家伙也担心我们还恼火刚才的事情。

    上车,一行人一起去珍珠酒店对面羽眉美容养生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