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7章 后街的对峙
    我看着贺芷灵发怒的那样赶我下车,绝对不是开玩笑的,她真的生气了。

    我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于是道歉道:“对不起嘛。”

    贺芷灵骂道:“给我滚下去!”

    语气极为强硬,毫无商量的余地。

    我说道:“这,你让我在这里,跟上次一样,我怎么打到车嘛。”

    贺芷灵从中控台拿了一瓶喷雾,我一看就知道什么东西。

    防狼喷雾。

    我一挡住眼睛:“我滚!”

    急忙的连滚带爬的下了车。

    她一脚踏油门,消失了。

    靠,太残忍了。

    真有把我扔在这里,有车了不起啊。

    每次都这样。

    说话不和,就直接发火,发火了就把我赶下车,算你狠。

    走了一段路,打了车。

    她说她会在监狱里做下去,不离开,是真还是假?

    是为了我,不忍离开,或是因为其他原因。

    或者真的是逗我玩。

    好在,目前还有个朱华华,花姐,哪怕我离开,花姐也会帮着我。

    回去了旅馆里。

    这段时间,想事情太多,担心的太多,睡觉都睡不好,上班也晕晕沉沉,白天也是晕晕沉沉。

    回到了旅馆,躺下来,睡觉。

    本来不想睡觉,但是实在累。

    睡了一会儿后,手机响了。

    陈逊找了我,说后街有事,需要我去处理。

    我迷迷糊糊问什么事。

    他也不说。

    好吧,那就去处理吧。

    我洗了脸,过去了。

    结果,从沙镇过去,在珍珠酒店那里,门口,就看到很多人了。

    这场面,熟悉得不得了。

    珍珠酒店纠集着一大帮人,一看就是我们的人,珍珠酒店对面,是东趣酒吧,楼下也是一大群的人。

    司机开车过去的时候,说道:“是在打架了吗。”

    双方对峙的人,不下于百人。

    在我们的队伍中,有陈逊的人,也有之前我们收编的什么竹筏竹林的一大帮人。

    而对面,不知道哪帮人。

    车子开过去了后,我让司机放我在这里下车了,我给了陈逊打电话。

    陈逊问我在哪,我说珍珠酒店过来。

    他把车子开过来到我身旁,我上了他车上。

    我指着那边隔着马路的两帮人:“怎么呢这是。”

    陈逊说道:“珍珠酒店,我们的人。”

    我说:“我知道。”

    陈逊指着对面:“那边,羽眉美容店叫来的。”

    我说道:“靠,环城帮!”

    陈逊说:“是环城帮,直接从沙镇过来了。过来这里用不了几分钟。”

    我说:“他妈的这群王八蛋,抢了沙镇我不管,连我们后街也来抢了吗。”

    陈逊说道:“是手下去收保护费引起。”

    竹筏竹林去收保护费,然后,他们拒交,然后就闹起来了。

    我问:“为什么拒交。”

    陈逊说:“他们就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我说:“没把竹筏竹林的放在眼里吧。”

    陈逊说:“闹大了,他们叫人,我们也叫人。”

    我问道:“这么说来,他们的连锁店要开业了啊。”

    陈逊说:“已经放了鞭炮,说是试业。”

    我说:“到别人的地盘,还比别人嚣张,环城帮是真的想占了这里不成。沙镇的还没打下,连我们后街的也要弄了?维斯不是不知道,上次喝酒的时候,龙王也给他介绍了彩姐的人管着后街,我和你替着彩姐管,他还来闹事。分明是没把我们放眼里了!”

    陈逊说:“既然不放在眼里,那就先打了再说!”

    我说:“别冲动。我担心,他们真的都有带枪。”

    陈逊说:“带枪也要打,已经踩到地盘上了,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倒是,在自己地盘都说不了话了,他们还敢拉人来对打,那还有商量的余地吗。

    陈逊看着我,征询的目光。

    我咬咬牙,说道:“打也好,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但,做好了开打的准备吗。有把握吗”

    陈逊说:“让人迂回包抄到了后方,打算突然袭击。”

    我说:“好,妈的,维斯这家伙挺自以为是的,就给他们一点教训,不然,在桌上吃饭,看他嚣张呢!打吧,但,教训就好,别闹出太大事。”

    陈逊拿了手机,打给了手下。

    手下却说道:“他们现在正在上车走了!”

    我抬头看,果然,他们在急忙的上车走人。

    怎么了?

    陈逊问我怎么办。

    我说:“先看看情况。”

    不一会儿,没到两分钟的时间,刚才黑压压他们的人,一下子就全上车跑了。

    也没见警察出来啊。

    陈逊忙让手下散了。

    我纳闷了,这几个意思呢。

    陈逊说道:“让手下去查吧。”

    然后他打了电话给手下,让手下跟上去,看是怎么回事。

    看天黑下来,陈逊说道:“饿了吗,先吃点东西吧。”

    我说:“好。”

    看着陈逊开车回饭店路上,我说道:“回去吃吗?”

    陈逊说:“回去吃。”

    我说:“改个胃口,吃点其他的吧。我和你喝点酒。”

    陈逊说:“去哪里吃?”

    我指了指路边烧烤摊。

    陈逊问:“这儿?”

    我说:“是。”

    陈逊停好了车。

    两人在路边烧烤摊,点了烧烤,炒粉,田螺,点了啤酒。

    我说道:“我以前读高中的梦想之一,就是天天晚上都能吃烧烤喝啤酒。”

    陈逊说道:“我是小时候家里穷,经常没肉吃,吃了一次烧烤后,就梦想长大做烧烤摊老板。因为天天有肉吃。”

    我哈哈一笑,说:“真是有意思啊。”

    陈逊和我喝完了六瓶啤酒。

    天气热,轻松干完。

    又叫了六瓶。

    陈逊问我道:“如果环城的打过来,不交保护费,他们老大也不出面说话的话,我建议,和他们硬顶到底。”

    我说:“好,这点我同意。”

    陈逊说:“他们要是像打沙镇那样,过来进驻呢?和我们对抗呢。”

    我说:“靠,他们厉害,我们就差了吗?我们不就人比他们少而已。”

    陈逊说:“我想说的是,不管他们多不多,有多牛,我们死也要和他们打。”

    我说:“好,你看着来吧。”

    陈逊说:“这是我们唯一的一块地盘了,如果被赶走去了海边,真的难翻身了。”

    我说:“唉,以前多么的威风啊彩姐,想不到,今天走到这一步。放心吧,如果搞不过,我叫龙王西城的支援。”

    正说着,陈逊的手下打来了电话,陈逊直接叫他过来了。

    然后,他开着车过来,坐下来,和我们两一起吃烧烤。

    他跟踪着撤走的环城帮过去,环城帮是回去了沙镇,然后就各自回去店里面了。

    我说道:“奇怪了,这毫无征兆的撤兵啊,而且回去也不是为了什么,这怎么回事,是怕我们了,还是他们自己那边有事?”

    陈逊说:“应该是他们自己那边有事。也有可能,担心把人都拉过来了后,霸王龙抄他们后方。”

    我想了想,是有这个可能,因为把人都拉过来了,和我们要开打,担心霸王龙那边的有所行动,顾忌了。

    也有可能,是手下擅自过来,而维斯可能下命令不许开打这边。

    好吧,都是在猜测,真正的原因还不知道。

    正喝着,聊着,旁边两桌人吵架了起来。

    一桌痞子打扮的其中一人对着对面一桌说道:“看!看什么看!”

    对面那人戴着斯文眼镜,被当众那么一骂,回道:“看你怎么了!”

    痞子马上指过来:“你再说一次!”

    斯文眼镜说道:“看你怎么了!”

    靠,真无聊,看多几眼也能骂起来,真无语。

    陈逊和手下也看着那里。

    痞子马上指着这里:“你们看什么看,想一起挨揍是不是!”

    陈逊头一歪,痞子有麻烦了。

    我伸手拉住了陈逊:“别闹,给他们自己闹。这帮蠢货。”

    痞子一桌马上走过来威胁我们:“看,还看是吗,一起收拾了你们!”

    我按着陈逊,站起来,说道:“几位大哥,对不起,我们错了,我们不看了。”

    在几桌人面前,痞子听到这话,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说道:“滚他妈一边去!”

    然后他走过去,对着斯文眼镜道:“你他妈知道我是谁吗!”

    斯文眼镜说:“有种别凭着人多,等我叫人啊!”

    痞子说道:“叫,马上叫!就你会叫人,我他妈罩着这块地盘我怕你不成。”

    说完,痞子拿出手机,叫人,斯文眼镜也叫人。

    看起来,斯文眼镜比较年轻,应该还是学生。

    陈逊看看我,说道:“让我教训他们不成?”

    我说:“没必要,面对这样的愚蠢人,需要什么面子,道个歉死不了我们。让他们打吧,我们看着玩。”

    这种人不是聪明人,而是蠢人。

    他们没有学会一样本事,不做没目的的事,这样会节约很多时间,很多钱,跟这样的蠢人,不需要生气,不需要动怒,不需要动不动发生矛盾。

    万一发生矛盾,我宁愿像韩信那样,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没有目的的事,不仅费精力和时间,还会引发一些不可测的后果。会惹上更多麻烦。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说,和他们打架,对我们来说,有什么用。

    我们吃着烧烤,喝着酒,等他们两边支援的人手来开打上演现场直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