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6章 落寞的背影
    龙王说道:“恐怕,霸王龙反弹起来,没人挡得住。”

    我说:“应该不会,被打残了他们。现在他们的力量小了,很多,我们静观其变了。”

    龙王说道:“环城帮进驻那里,我们呢。打算怎么样。”

    我说:“什么也不打算,如你所说的,看他们先怎么样。看他们两边相斗,先看他们两败俱伤,然后他们到底谁赢。最主要的是他们谁会动到我们的利益。”

    龙王点点头。

    本来龙王不想喝太多酒,看我闷闷不乐,于是倒酒陪我喝,也不问什么。

    我心里郁闷。

    要是贺芷灵走了,我怎么办,要是我也被赶走了,柳智慧,完蛋了。

    靠。

    而且,那食堂,小卖部什么的,全都不能搞了,监狱长一定抢回去做,然后,我的外快也没了,我在里面的利益,全没了。

    闷闷的喝着酒,差不多了的时候,去酒店睡觉了。

    睡着了后,却做了一个梦。

    梦到,贺芷灵走出了监狱,我走在贺芷灵身后,送她出了监狱大门。

    我看到的,只是她落寞的背影,和低沉着头的她。

    我说道:“你就这么走了。”

    她说道:“我帮你把她给带出来了。”

    说完她指着另外一边,我扭头看过去,柳智慧!

    柳智慧出来了!

    我跑过去,抱住了柳智慧,柳智慧微微笑,然后抱住了我,温暖而舒服。

    然后我回头,高兴的对贺芷灵说谢谢。

    而此时,贺芷灵已经上了她的白色的车,离去了。

    我看到的,只有她的车子背影。

    我牵着柳智慧的手,心里却很沉,看着贺芷灵车子消失的方向,我心中越来越沉,越来越压抑,透不过气。

    我一下子醒来。

    妈的,被被子盖住脸了,呼吸不起来。

    我推开被子,大口呼吸,爬起来,去拿了水喝。

    凌晨三点钟。

    我打开了窗帘,看着窗外的城市凌晨夜空。

    依旧五颜六色光彩陆离。

    我想到了贺芷灵那落寞的背影,满脑子的挥之不去的她落寞的背影。

    妈的,女强人也会落寞吗?

    不可能吧。

    我点了一支烟。

    幻觉,女强人不会落寞的。

    或许她在这一行,受到的挫折和失败,太大了,所以,她偶尔的脆弱。

    不过我相信,她在别的行业,经商那一块,肯定做得很好,我相信她,她本是一个天才。

    可是,为什么我和她的聊天,不仅是落寞,还有伤感?

    那眼神中,分明流露出悲伤的落寞。

    我是想多了。

    抽完了烟,回到床上,继续睡觉。

    无精打采的上班,郁闷的去放风场,然后让人去把柳智慧带出来,一起晒风。

    今天没有太阳。

    柳智慧来了。

    我默然看着她,她依旧如此,第一眼就能让人怦然心动。

    冷酷,冰冷的冷酷。

    和丁琼,李琪琪,小朱那类型的软妹子,完全是相反的。

    过来后,她看了我一会儿,然后坐在了我的旁边,默然无语。

    好久之后,柳智慧开口了:“你别理我了。”

    我侧头:“你知道我想什么?”

    柳智慧说道:“对我的担忧,对我的绝望。对自己的担忧,对自己无能的绝望。”

    我说道:“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绝望。”

    柳智慧说:“不需要安慰我。”

    我说:“好吧,那如果死的话,我们,一起死好了。”

    柳智慧说:“不。别做无谓的傻事,别做无谓的牺牲,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懂吗。”

    我说:“我不想你死。”

    我看着柳智慧。

    柳智慧悠悠说道:“我也不想死。”

    我咬着嘴唇。

    她说道:“如果已经尽全力,还是那样的结果,那是天意。”

    我笑了笑,无奈的说道:“连你无神论的人也相信天意。难道,恶人胜,善人败,这就是天意?”

    柳智慧说:“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我挺羡慕有神论的人,他们相信有来生。”

    她突然的,亲了我一下。

    我看她眼中,却带着凄楚。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什么破有来生,来生都是骗人的,前世都是骗自己的!你说这话,明显的,是想自杀吗!”

    柳智慧盯着我的眼睛。

    我说:“我告诉你,你不许自杀!没有到无可奈何的最后一刻,不许自杀!”

    柳智慧的双目,变得温柔,说道:“离开吧,别做无谓的牺牲。”

    我说道:“不许!没到最后一刻,不要放弃。即便我被迫离开,我跪着求人都要让她们保护你。”

    身后一个声音:“这里,可不是谈恋爱的地方吧。”

    我一回头,是朱华华。

    我急忙站了起来。

    柳智慧也站了起来,低着头。

    我不想在柳智慧面前怎么样,便把朱华华拉到了远处。

    朱华华说道:“你这上班上的真是舒服,迟到早退,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来了就玩,上班谈恋爱,下班也谈恋爱。”

    我说:“你别冷嘲热讽的好吧。”

    朱华华说:“那是什么呢。我看到你们两眼含泪花,怎么呢,生离死别吗。”

    我说:“是,生离死别,你看不顺眼?”

    这家伙讲话实在难听,本想和她说说好话,一定让她帮我照顾好保护好柳智慧什么的,可她这么讲话,我实在受不了。

    朱华华说:“是你要死,还是她要死。”

    我说道:“你怎么讲话这么难听呢。”

    朱华华是带着她的手下来走走看看的,刚好看到我和柳智慧在靠着聊天,是不爽吗。

    朱华华说:“是么,难听吗。这里成了你谈恋爱的场合?你说我该不该管。”

    我说:“其实你误会了。”

    朱华华说:“是吗,我误会了吗。”

    我说:“好吧,你觉得不误会。”

    朱华华说:“是不误会。”

    我皱皱眉头,说道:“花姐,好好说吧。”

    朱华华问:“怎么好好说。”

    我说:“如果我离开了这里,你能不能,帮我保护好她。”

    朱华华愣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离开这里?干嘛去?”

    我说:“如果我说,我不干了的话。”

    朱华华走上来一步,问道:“为什么不干了。”

    我说:“我是说假如。”

    朱华华问:“那为什么假如不干了呢?”

    我说:“唉,因为有人想把我弄出去,给我做不成这份工作。”

    朱华华问:“谁那么厉害。”

    我说:“不爽我的人们。”

    朱华华说:“能那么轻易弄你出去?”

    我说:“是。你懂的。”

    朱华华说:“放心。”

    我说:“是帮我好好保护她吗?让我放心。”

    朱华华说:“我不会让她们开除你。”

    我说:“开除也是一种,把我整的离开,有很多个方式。”

    朱华华说:“我不会让你离开的。”

    我说:“我知道你舍不得我。可我也是没办法,到时候,人家直接辞了我,又能如何。”

    朱华华说:“谁舍不得你了。我舍不得你,你做梦吗。”

    我说:“是吧,我做梦,你告诉我,你怎么能让我不离开。”

    朱华华说:“是监狱长要你走吗。”

    我说:“是有人要监狱长让我走。”

    朱华华说:“那你做错了什么。”

    我说:“暂时什么也没错,不过,罩着我的人一离开,我可能就呆不下去了。”

    朱华华说:“放心吧,好好呆着。”

    我说:“你能罩着我?”

    朱华华说:“叫你放心,你就放心好了。”

    我问:“你那么有信心?告诉我,谁是你后台。”

    朱华华说:“我就是我自己后台。”

    我说:“行不行的。”

    朱华华说:“信不信,随便你。”

    说完她转身离去。

    好像真的很厉害的样子。

    我觉得,我应该相信她,轰轰烈烈的相信她。

    因为朱华华在这里,也是一个神级别的存在。

    好吧,我暂时放心吧。

    下班后,我和沈月走向停车场。

    我想搭着沈月的车出去。

    在停车场,我看到了贺芷灵。

    我跑了过去,跳上了她的车子。

    贺芷灵看了看我,没说话,开车了。

    车子出了监狱外面后,她直接开上环道,一句话也不说。

    我把窗降下了,点了一支烟,贺芷灵骂道:“说了几次,不要在我车上抽烟。”

    我狠狠吸了一口,扔掉了烟头:“终于说话了啊。”

    贺芷灵说:“信不信我踢你下车。”

    我说:“信,当然信,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了。”

    贺芷灵瞪了我一眼。

    我问道:“你要什么时候走啊。”

    贺芷灵说:“不走了。”

    我一扭头,看着她:“不走了?不是说不做了吗。”

    贺芷灵说:“现在不走了,不行吗。”

    我问道:“真的假的。”

    她没回答我。

    她说的,应该是真的,我心里高兴,靠过去说道:“爱死你了!”

    说着过去就要亲她脸。

    啪,一声。

    我捂住了脸。

    刚才是她甩手就给了我一巴掌。

    她说道:“滚远点!”

    我又问道:“我是心里高兴,你是真的不走了,选择留下来了,是吗?”

    贺芷灵说道:“刚才我是和你开玩笑,骗你玩的,不要当真。我还是要走的。”

    我怒道:“你麻辣隔壁。有意思吗!”

    贺芷灵问我道:“你用粗口骂我。”

    我说:“是,我骂你,怎么的。”

    她点了点头,说道:“滚下车!”

    然后她刹车,靠在路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