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1章 缺少了一份感觉
    晚上睡觉,我一直在想,到底那个女的是不是薛羽眉。

    没理由这么巧啊。

    薛姐?

    羽眉美容店?

    而且那背影,真的就是她了。

    应该是她。

    可是她为什么不认我呢。

    是不想见我了吗。

    但那店的老板娘,和注册的名字,却又为何不是薛羽眉呢。

    不行,我要去等着,守着,看那个女的,到底是不是她。

    第二天,下班后,我马上出去,然后让陈逊带上十几个人,三辆车子,去了环城羽眉美容店的对面。

    我等。

    通知了王普,王普也来了。

    大家在车上等着。

    可是,一直等到她们十点钟关门,都没见到薛羽眉来。

    妈的,我也没有薛羽眉的照片,也不可能让陈逊找人来这里盯着,郁闷。

    等不到,没办法。

    又来。

    我只能自己来了,结果连来了四天,都见不着人,我心灰意冷了。

    难道真的不是她。

    然后,我去了王普那边,王普对面,果然有一家羽眉美容店,应该是连锁的,和环城的那个一模一样,而且,装修好了,还盖着红布,没开张,这些天还没开张。

    王普的伤好了一些,郁闷的问我这事怎么办。

    我说,人都等不到了,想报仇都报仇不了,还能怎么办。

    王普说:“那我只能认打了?白白被打了?”

    我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别急。”

    王普说:“靠。”

    王普扔给了我一包烟,我一看,上百块钱的烟,我说道:“老板好大方。”

    我环视了他办公室一圈,挺好,虽然说,不可能一夜间就能致富,但这么做下去,发展下去,也挺不错的。

    王普说道:“想不到现在你还成了老大。”

    我说:“你可别乱说,是我朋友是老大,我不过是他的好兄弟。”

    王普说:“你少来。”

    我说:“好吧,其实,我是他们的大脑,替他们出一些主意的狗头军师。”

    王普说:“在我面前,你都不老实。”

    我说:“行了行了,反正就是这意思,以后有人欺负你,报我的名字也是没用的,不过呢,帮你报一点小仇,还是不难的。”

    王普说:“妈的,你小子可别混这个混着混着混出事了。”

    我说:“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王普问我:“搞这个你是不是赚了很多钱,很多什么项目的你都有份?”

    我说:“哪有,表面看着什么都有份,实际上,我也替人做事,我不拿什么钱,真的。我走进去这个帮派中,其实也是为了自保,我得罪了不少实力强大的敌人,如果没有他们这些靠山,我早就被撕烂了。”

    王普问:“这么说,你还是被逼的?”

    我说:“本来就是他妈的被逼的。你以为我想呢,加入了,不知道哪天死,不加入,早就死了。”

    王普说:“好吧。那你现在怎么打算,是想着富贵险中求了?”

    我说:“求个屁,只想着不被人弄死,还有,把那些该死的人都弄死。”

    王普说:“好理想。这么说的话,你现在在后街,沙镇那边,是老大中的老大了?那些地盘,都归你管了。”

    我说:“管个屁,你想多了。后街我还没算说得上话,而沙镇,那里是黑衣帮的地盘,送货过去你小心点,别得罪那帮人,否则连你都被人打死了。”

    王普问我:“什么黑衣帮,你那帮不是黑衣帮吗。黑衣帮不是都管着那里吗。”

    我说:“好吧,我解释给你听,黑衣帮以前是一个帮派,后来,手下叛逃老大,自立帮派,老大被赶出沙镇,到了后街,就是两个黑衣帮对立了。”

    王普说:“好复杂。那你现在是其中一个黑衣帮的老大?”

    我说:“老大不是我,我是一个狗头军师。老大是那女的,彩姐,你懂吧。”

    王普说:“然后呢。”

    我说:“然后两边对抗,他们想弄死我们吞并我们,我们也想吞了他们,大家目前僵持下去,不知道谁被谁吞了。”

    王普说:“你不是说你还认识西城帮的吗,那里那么大的地盘,那么多人,怎么帮不到你呢。”

    我说:“你以为沙镇的黑衣帮好对付呢。靠,他们也不是好惹的。我们和他们打过几次大规模的架,大家互有胜负,反正现在,就只能先这样子。”

    王普说:“没想到啊,张河,现在可威风了啊,黑衣帮的扛把子!这让我想到了上海滩,许文强。”

    我说:“艹你。滚。”

    周末,今天没上班,中午,我过去美味大饭店,去吃饭,吃了饭,打算找谁陪我去晃荡一圈。

    我打算找梁语文陪我去玩。

    梁语文也是休息,给她打了电话,约她去郊区坐船。

    她同意了,说一会儿就过来。

    挂了电话,我吃着东西。

    有人走到了我面前,然后坐下来。

    是陈逊。

    我问道:“吃过了吗。”

    陈逊点点头。

    我哦了一声。

    陈逊对我说道:“我们后街,也有羽眉美容店。”

    我一愣,然后抬起头,问陈逊:“也有?在哪。”

    陈逊说:“在桥头那边,就是珍珠酒店对面,以前东趣酒吧的楼下。”

    我问:“东趣酒吧,靠,东趣酒吧还在开吗。”

    陈逊说:“跑路了,不跑会被黑珍珠整死。”

    我说:“楼下居然有珍珠酒店?哦不是,羽眉美容店。奇怪了啊。”

    陈逊说:“对,昨天晚上我们路过刚看到,刚装修好。”

    我说:“这羽眉美容连锁店,怎么以前没听过,现在突然一下子好像到处都有啊。”

    陈逊说:“也可能以前我们没有注意到,就像没注意过一款车子,但注意的时候,整条街都有很多。”

    我说:“还没开张?”

    陈逊说:“还没有。”

    我说:“好的。”

    陈逊迟疑一会儿后问:“那,要不要让竹筏他们去收钱?”

    我问:“收什么钱。”

    陈逊说:“保护费。”

    我呵呵一笑,说:“收呗。干嘛不收。”

    陈逊说:“因为顾忌到老板娘可能是你的朋友,所以。”

    我说:“收了再说。说是我朋友,我都没见到她真人,如果真的是朋友,再道歉不迟。”

    陈逊点头。

    然后一会儿,他又说道:“沙镇也有羽眉美容店。”

    我吃惊道:“这连锁店,真的是遍地都开啊。”

    陈逊说:“听竹筏他们说,他们在沙镇开的。”

    我说:“载我去看看。”

    陈逊说:“晚点可以吗。”

    我问:“怎么呢。”

    陈逊说:“因为一会儿还有事,我去找彩姐一下。”

    我说:“好吧,那就晚上吧,等会儿我和梁语文去转转。”

    陈逊问:“谁是梁语文。”

    我一瞪他。

    他急忙道:“哦哦是前台那个。”

    我说:“好了去忙吧。”

    他离开了。

    羽眉美容连锁店,真有意思得很。

    我抽着烟,等着梁语文来。

    一会儿后,我手机响了。

    梁语文说她到了,在外面等我。

    我下楼,出去了,梁语文在街角等我。

    我过去,问道:“干嘛不去店里面呢。”

    梁语文说道:“会不好意思的。”

    我说:“好吧。”

    梁语文问我:“今天你有空呢。”

    我说:“有。”

    拦了一部计程车,谈好了价钱,然后去了郊外一处风景区,去坐船。

    挺不错的。

    到周末,好多人都喜欢开车出来玩。

    那边油菜花,好多人拍照,这边一条河流,好多人也拍照,那边搞了一个大水车,更多的人拍照。

    梁语文高兴的跑去大水车前,说道:“给我也拍照吧。”

    我说:“干嘛不给我拍。”

    梁语文把手机给我:“先帮我拍了。”

    然后我帮她拍,拍了后,她马上的发朋友圈。

    真是臭美。

    坐船的时候,我们上了顶层。

    梁语文发完了朋友圈,又和朋友圈的留言互动。

    我看了一下,基本都是很多男孩子留言,好漂亮啊什么什么的。

    都是夸她的。

    我说:“看来追求你的人挺多。”

    梁语文放下手机,笑了看看我,说道:“那就没有追求你的么。”

    我说:“有吧。”

    梁语文在我头发上,拿了一片叶子,说道:“你头上有叶子。”

    动作温柔娴雅,我有点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蛋。

    她说:“你怎么捏我脸呀。”

    我说:“你脸好圆啊。”

    她说:“圆脸有福气。”

    我呵呵一笑。

    她说道:“你不早点给我打电话,我可能都回家了呢。”

    我说:“回哪里家。”

    她说:“老家呀。回去看看爸爸妈妈。”

    我说:“你休息那么多天吗。”

    她说:“是呀,我请假呀。想回去看看妈妈,她感冒了。”

    我说:“严重吗。”

    她说:“不严重,就是打电话听到她声音,心里不舒服。”

    我说:“嗯。那怎么不去了。”

    她说:“妈妈也不让我去,说没什么的,可我就想去看看,休息也无聊,没有接到兼职。”

    我说:“好吧。”

    梁语文,也是挺不错,不是挺不错,是很好,很温柔,很贤妻良母,很适合做老婆的一个女孩,可是,总感觉缺了什么呢。

    缺了一份感觉,缺少了喜欢的那种感觉,没有心动,没有悸动,没有像柳智慧那样,给我魂牵梦绕,日夜思念的感觉。

    爱情,本身就是一份感觉,我想,讨老婆,找对象,还是要找一个自己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