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0章 羽眉美容店
    环城帮,维斯,控制着那么一大片区域,也真是不简单。

    广场这边,还有肯德基什么的,然后再过去,就是到了王普所说的他送货的那个超市,送啤酒来的那家超市。

    王普指着对面,超市对面,说道:“他们就是从那边过来的。”

    我看过去,对面街道,都是商铺,有便利店,有书店,有眼镜店,有药店,有个店,美容养生会所。

    全名叫,羽眉美容养生会所。

    我擦了擦眼,再看一遍,没错,的确是羽眉美容养生会所。

    这他妈的该不是薛羽眉开的吧!

    王普指了指对面那几家,说道:“应该是那个什么养生会所,他们从那里过来的。”

    我说道:“这个,这个,该不会是和沙镇的那些什么挂羊头卖狗肉的店一样,专门搞拉皮条生意的吧。”

    司机却说道:“这个会所我知道,是正经的,专门给女人搞美容的,什么修眉,修指甲,按摩,拔罐,去火,这些。我老婆的妹妹就在这边,我老婆过来她就经常带去。”

    我说道:“王普,那不应该是几个大男人从那里冲出来的啊。”

    羽眉美容养生会所,会不会真的是薛羽眉开的。

    司机又说道:“这个是连锁店的,在市里很多个区都有。”

    我问:“新开?”

    司机说:“是新开的。”

    王普说道:“我们租的办公楼对面还有一家。挂牌了,还没开。”

    难道真的是薛羽眉开的?

    我下车,王普问我:“干嘛去。”

    我说:“去看看。”

    王普说:“你小心点。”

    我说:“没事。”

    我走过马路对面。

    羽眉美容养生会所。

    这难道真的只是一个巧合。

    粉红色的装修风格,招牌是,店里面也是。

    走进了店里,我看着前台的两位姑娘,两位姑娘也看着我。

    她们说道:“您好,欢迎光临。”

    然后,有一位给我倒水,我坐在前台前的沙发上,她把水杯放在茶几上,然后问我道:“请问先生,是来等人的吗。等谁,需不需要我们进去帮你通知。”

    她以为我来这里等人,以为我女朋友或者老婆在她们店里面做美容什么的。

    我说道:“不是的,我想来问你几个事。”

    她疑问:“什么事呢。”

    我说:“你们这个店,开了多久了啊?”

    如果是新开,真的可能就是薛羽眉。

    她说道:“有四五年了吧。”

    说着,她看看前台另外一个女孩,那女孩也说道:“有五年了差不多。”

    我失望,看来不是。

    我问道:“那,你们老板,贵姓呢?”

    她指了指墙上的员工照片墙,最上面的一个中年女子,说道:“我们老板娘姓李。”

    我看着最上面的那女子的照片,李汇凌。

    那更加不是了。

    看来,不是薛羽眉做的。

    我站了起来,说道:“谢谢你们。我以为是我朋友开的。”

    她们目送走了我。

    出了这个店,我又多看了一会儿,看来真的不是。

    我回到了车上,然后问王普:“你确定他们从那个店出来的?我进去的时候,只有女的啊。”

    王普说道:“明明从那边跑过来的啊。”

    我说:“要不你下车,在街上晃荡一下,我看看他们从哪儿跑出来。”

    王普说道:“妈的你想我去死啊。”

    我说:“钓鱼需要用鱼饵,你不这样,我们不是白来了?反正你都被打得跟猪头一样了,再被打多几下也不会丑到哪儿去。”

    王普说:“我疼啊!我怕我们两都跑不了。”

    我说:“我没事,他们不会打我的。”

    王普说:“我不下去!”

    司机问我们道:“你们是要找谁呢?”

    我说道:“这家伙今天出来这里送货,被人莫名其妙的打了一顿,我们在找凶手。”

    司机说:“你们不报警呢?”

    王普说:“当时都逃了,还怎么报警啊,他们就当街打我。”

    司机说:“有可能是这里的帮派打的。你是不是得罪人家地盘的帮派了。”

    王普说:“我也不知道。”

    司机说:“这里是环城帮管的地盘。”

    王普说:“是混混啊。”

    司机说:“是,但也不是很乱,你怎么得罪人家的?”

    王普说:“是误会的。”

    司机说:“那还是算了吧,别想报仇了,会惹来大麻烦的。”

    我问:“环城帮很厉害吗。”

    司机说:“他们管着这里的,倒不是经常打架,不过听说和人家抢生意的,就打了不少次,什么贾村这些,还有有枪的圆村,都打不过他们。走吧,自认倒霉吧。”

    我拍拍王普的肩膀:“走吧,自认倒霉吧。”

    王普不爽的拍开我的手:“艹!”

    我点了一支烟,说道:“快下车,不是跟你开玩笑。不然,怎么引出来啊,怎么知道谁打你,怎么报仇啊。”

    王普四处张望了一下,说:“真的只能这样子了?”

    我说:“是的。”

    王普看看,说道:“等等吧,我再看看。”

    我说:“快点吧,几点了啊,要回去睡觉的哥哥。”

    王普看着对面的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羽眉美容店的门口,车上先下来了两个男的。

    王普说道:“就是那两个,那两个有份!”

    两个男的下车后,其中一个,到副驾驶座的门边开车门。

    副驾驶座那边,一个女的下车,高挑的女子下车,短发,背影,像极了薛羽眉。

    我急忙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薛羽眉?”

    我马上走过去。

    那个背影,一下子就被几个开车门的人的挡住,而且,一辆公交车开过来,挡住了视线,然后,公交车开过去了,已经看不到了那个像薛羽眉背影的女子。

    靠。

    我走到了店门口,然后看着里面。

    店里那两个男的,保镖的,看到我这样子,把我推出来外面:“干什么!”

    我说:“刚才进去的那女人,是你们的什么人?”

    他们两问我道:“是什么人关你什么事?”

    我说:“她是我一个好朋友。”

    他们两个问我:“你朋友?”

    我说:“对,是我朋友,麻烦你们把她叫出来一下,可以吗。”

    他们两个将信将疑,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张河。你们去叫一下,她一定认识我,是我的朋友,不信你去跟她说。”

    他们其中一个进去,一个还是拦着我。

    我期待的站着等。

    一会儿后,那男的出来了,对我说道:“赶紧走!不认识你!”

    我说:“怎么会呢。她都没出来,怎么知道不认识我。”

    他说:“刚才在楼上开窗看了你了,说不认识!”

    我抬头看上去,二楼有个窗,刚才她是从上面窗口看我的吗?

    难道真的不是薛羽眉?

    如果是薛羽眉,她不可能不认我啊。

    可是,看那背影,真的是很像。

    奇怪了。

    看我还站着,他们两个轰我走。

    我问道:“请问,她叫什么名字。”

    他们两个警惕的说道:“你想干嘛。”

    我说:“她叫什么名字。”

    他们两个直接推我:“赶紧滚!别乱问。”

    我说:“叫什么名字!”

    他们说:“姓李。”

    姓李?

    那不是了。

    是不是那刚才见的什么李汇凌,李老板娘的妹妹?

    好吧,那应该不是了。

    我走回来。

    王普坐在车里,躲着。

    我上车,说道:“靠,怕成这样子。”

    王普说:“就是那几个,就是那女的,让他们打我的!”

    我说:“还真是啊?”

    王普说:“是,就是那女的。”

    我说:“可是她姓李啊,你又说他们叫她薛姐。”

    王普说:“是啊,上次听,就是叫薛姐啊?”

    妈的,到底是不是薛羽眉啊,好,我等。

    王普说道:“你想怎么给我报仇啊!”

    我看了看时间,说道:“这样子吧,我叫人过来,帮你报仇。”

    司机师傅说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打架吗,我可不会载着你们,出事了我麻烦。”

    我说:“你别走啊,我们给你加钱。”

    司机说:“加钱我也不干,这不是给我找麻烦吗,你们要打架,自己打去,到时候闹出事了,我都麻烦。”

    我说:“没打啊。”

    司机说:“我在这里那么久了,你们要不要走,不走我可走了,你们包别的车。”

    我说:“我们加钱还不行啊。”

    司机说:“可是你们要打架啊,对不起了,我不敢拉你们了。你们下车吧。”

    这家伙一个劲的赶着我们下车。

    我说道:“好,我们下车,你把我们载到那边去再下车。”

    司机把我们拉到了肯德基门口,我们给他钱,下了车。

    然后,我去旁边便利店买了帽子给眼镜给王普戴着。

    应该不会被认出来了。

    然后,我们走回去,走去那家店门前,可是,没走到,已经见到那辆车行驶离去。

    靠,她走了?

    真的走了,车子离开了。

    妈的,真是郁闷。

    王普说:“他们走了。”

    我说:“我看见了,不用你告诉我。”

    王普问:“那怎么办。”

    我说:“先回去吧,明天,带人来等着,守着!”

    王普点点头。

    我们打车回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